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一百八十五章真的滾出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五章真的滾出去了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史萊克五怪目瞪口呆的看著樓高,這恐怕是史上最簡單的交接儀式了吧。泰坦忍不住道:「樓高,你不是當真的吧。」

樓高恨恨的哼了一聲,「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老子就非要加入這唐門不可了。小子,你敢不敢收?」

唐三微微一笑,道:「敢,當然敢。前輩願意加入唐門,今後就和泰坦前輩一樣,都是唐門長老的身份。」

樓高道:「那我是不是能知道這諸葛神弩的製造方法了?放心,我不外傳。」

唐三搖了搖頭,面帶微笑道:「這諸葛神弩不過是唐門最簡單的暗器,怎麼能配得上前輩神匠的名號呢?只有本門最頂尖的暗器,交給前輩來製作,才符合前輩的身份啊1

樓高一聽這話,頓時眉開眼笑,「真的。還有什麼頂尖的暗器?比這諸葛神弩還好么?」

唐三正色道:「那是當然,而且,這幾種頂尖的暗器,都足以威脅到封號斗羅的生命。一旦製作成功,那您就是開創了鐵匠界的先河。這些絕世暗器上,都將銘刻著您的名字。」

本來樓高決定加入唐門還有些賭氣的成分在內,他雖然痴迷於鑄造,但絕不像表面看上去那麼憨厚。在唐門的時候,我不泄露。難道等我都學會了,還不能退出唐門么?這就是樓高打的如意算盤。不過,此時的他,已經被唐三的話完全吸引了。他又哪裡知道,在他宣布加入唐門時閃爍的目光被唐三的紫極魔瞳捕捉的清清楚楚。雖然唐三不知道他具體的想法,但猜也猜得到他加入唐門並不是真心真意的。

唐三從二十四橋明月夜中取出一張圖紙遞到樓高手中,然後不動聲色的將桌子上的諸葛神弩收入自己地二十四橋明月夜。

「前輩,您先看看這張圖紙吧。我相信您也絕不會將它外傳的。這張圖紙是一件絕世暗器的一部份。您先好好參詳一下。我們這次確實是來購買一批金屬的,您作為前任會長,又是本門長老,是不是應該給我們點優惠呢?」

樓高此時的目光已經完全集中在了那張圖紙上。「行,行,思龍,交給你了。在協會內買什麼東西都免了他們的手續費。如果是從咱們協會會員手裡買東西,告訴那些傢伙,給打個八折。」

「是。老師。」以樓高在庚辛城地地位。誰不巴結?打個八折絕不算什麼。

唐三向樓高告辭道:「前輩。那我們先走了。等我們回唐門地時候。再叫您一同啟程。」

樓高揮揮手。道:「行了。你們先去吧。哦。對了。明天晚上有個拍賣會。應該有不少好東西。泰坦。拍賣會你熟。回頭你們自己去就是了。」

一邊說著。樓高已經走到魂導器燈下仔細地看著圖紙。在他眼裡。除了這圖紙以外。已是容不下任何東西了。以他神匠級地經驗。只是看了一眼。就被圖紙上地描繪地暗器所吸引。正像唐三所說地那樣。這張圖紙上顯示地東西和諸葛神弩相比。要精妙地太多太多。

除了樓高地鑄造室。奧斯卡忍不住湊到唐三身邊。低聲問道:「你給樓高地那張圖紙是什麼?你就不怕他真地泄露了么?他畢竟是鐵匠協會地會長。」

唐三微微一笑。道:「沒關係。泄露了也不怕。那只是三分之一地暴雨梨花針製造圖紙而已。沒有任何實際意義地。」

沒錯,單體暗器而言,諸葛神弩比暴雨梨花針差的太多太多了。但是,從實際意義上來看,諸葛神弩的製作工藝卻要比暴雨梨花針重要的多。暴雨梨花針是那麼好製造的么?如果是的話,也不會在唐三前一世的唐門失傳那麼多年了。先不說工藝地難度,單是那深海沉銀的銀母,就是一個大難題。哪怕是樓高能找到深海沉銀的銀母,他能找到多少呢?又能製造幾個暴雨梨花針呢?就算他真的成功了。幾個暴雨梨花針對於斗羅大陸根本不會產生太大的影響,但是,大批量製造而成的諸葛神弩卻可以做到。

這就是為什麼唐三將最難製造的暗器交給樓高來做的重要原因了。而且他也相信,以暴雨梨花針的吸引力,樓高根本就沒心思想通這些。畢竟,他對鑄造技藝實在台痴迷了。而且,唐三現在給他地,才只是三分之一的圖紙而已。樓高確實狡猾了些,但是。如果用的好。將來也是唐門的一大助力。唐三正發愁孔雀翎、暴雨梨花針和佛怒唐蓮這幾件絕世暗器如何製作呢。他自己雖有經驗,但他同時還要修鍊。總不能將所有時間都用在鑄造上。而泰坦雖然也有足夠的工藝。但他一個人,還是太少了些。更何況他還要統馭全局。眼下多了這麼一位鐵匠協會會長,神匠,情況就完全不同了。唐三心中已經開始在勾畫著要如何來利用這位想要偷取唐門暗器精義的胖子了。

思龍並不知道自己的老師是因何做出傳位舉動的,不過,他作為蘿子,處事能力極強,表面上並沒有流露出太多神情。

「泰坦副會長,時間不早了,我先請各位吃頓午飯吧。然後再挑選金屬如何?」

泰坦呵呵一笑,道:「還是你懂事,樓高那老傢伙除了鑄造以外,是什麼都不關心。這些年來,協會裡很多事都是你處理地吧。樓高也真是地,就這樣還讓你繼續那守衛的任務。」

思龍微笑道:「這是我們自願地。如非一切按照規矩來,咱們鐵匠協會的貴賓拍賣場也無法做到現在這地步。坦白說,鐵匠協會的主要收入來源,都是來自於拍賣場了。」

泰坦點了點頭,道:「這我明白,誰讓咱們鐵匠不被人重視呢。我看這樣好了,我這裡有份單子,你交給下面的人去採購吧。我信得過你。」

一邊說著,泰坦從魂導器中取出一張早已準備的採購單遞給了思龍,確實,作為新任鐵匠協會會長。他要是還不值得信任,這裡也就沒人可以信任了。

思龍接過單子,只是看了一眼就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涼氣,「泰坦副會長,我沒看錯吧。」在那單子上。第一行就寫著:鐵精,十噸。

「我還從未聽說過誰買鐵精是論噸的。難怪你們大老遠的要來到庚辛城採購。恐怕整個大陸上除了我們庚辛城以外,也沒有什麼地方能擁有如此多的鐵精了。」

泰坦呵呵一笑,道:「別忘了給我們打折就好。」

思龍擦了擦額頭上浮現出的汗漬,「坦白說,泰坦副會長,您應該也知道行情。如果真按照老師說的那樣一律八折,恐怕鐵匠協會下屬地那些商鋪就都要破產了。您看這樣如何,我給您打個九折。這樣我們已經是成本價格了。」

泰坦看向唐三。唐三微微一笑,道:「這樣好了,總不能讓您白忙。打折就不必了,我聽泰坦長老說過,庚辛城的各種金屬價格是最便宜的,一公斤鐵精才一個金魂幣。我們就按照原價購買。但是,希望您能在最短時間內將我們所需要的各種金屬集齊。」

唐三並不是奸商,和眼前立刻就能節省的金錢相比,他更看重長久的合作。

思龍暗暗鬆了口氣,「那怎麼好意思。那就九五折吧。像你們這樣地大客戶,總是要有些優惠的。你們放心。這些金屬雖然也算貴重,但還都是常備的。三天之內,可以湊齊。只是,你們打算如何帶走呢?」

唐三道:「就用魂導器吧。如果我們自身的魂導器不夠,就在庚辛城內購買兩件大容量魂導器。應該差不多了。貨到付款。」

這次購買的金屬,以鐵精為主,還有純銀、鎢鋼、玄鐵、烏金、寒鐵,精金等等。唐三仔細計算過,這批金屬。足夠一兩年之內唐門所用了。只要一切順利,足以製造出一批適用的暗器。不但能夠滿足七寶琉璃宗的要求和裝備唐門自身之外,還能夠囤積一批,至於賣給誰,就要看情況而定了。反正這是一樁穩賺不賠的生意。

思龍心中暗暗盤算了一下這批金屬的總價,即使以他新任會長地身份,心跳也不禁一陣加速,這可是一大筆錢啊!單是協會從中抽取的交易費就是一筆不小的財富。更何況他去採購自然優先選擇屬於協會地商鋪進行採購。

他也看得出,在這一行人中。唐三才是真正的首腦。當下趕忙滿口的答應下來。這樣的大客戶,就算沒有泰坦的關係。也一樣會受到鐵匠協會的重視。要知道,這筆交易下來,牽涉到的金額將達到恐怖的二十萬金魂幣之多。對於鐵匠這個並不景氣的行業來說,這已經是一筆天文數字了。相當於整個鐵匠協會一年地經營流水總額。

出了鐵匠協會,思龍面帶微笑的帶著眾人走向協會旁不遠的一家酒樓。就算外界還不知道他即將要繼任協會會長,以他鐵匠大宗師的身份,在這裡也是最尊貴的客人之一。

一進酒樓,原本站在櫃檯后的老闆立刻就贏了出來,恭恭敬敬的站到一旁,「思龍大宗師,您來了。快請。」

思龍面對外人就不是那麼客氣了,神情淡然的道:「還是老地方吧。」

那老闆的神情一下變得尷尬起來,「對,對不起,思龍大宗師,給您換另一間包房吧。今天那個房間已經被人訂下了。」

思龍眉頭一皺,「老包,今天我要宴請重要地客人。你就讓我面子這樣過不去么?」

老闆額頭上已經浮現出一層細密的汗珠,「不敢,不敢,只是,只是……」

思龍冷聲道:「只是什麼?」

老闆壓低聲音道:「訂下那間房的人我實在惹不起,思龍大宗師,就請您體諒體諒小的吧。是武魂主殿的人。」

庚辛城算是星羅帝國境內的主城之一,因此,這裡的武魂殿自然也是武魂主殿了。武魂殿在整個大陸上勢力極大,幾乎不論什麼級別的城市都有他們的存在。

一聽是武魂主殿地人,思龍地臉色不禁有些難看,但他還是忍住了,看了一眼身邊地泰坦等人並沒有什麼不滿神色,這才向那老闆道:「行了。老包,我也不難為你,給我們另找一間吧。」

那老闆如獲大赦,趕忙陪笑著連連點頭,「思龍大宗師,各位貴客快請。今天實在是我地不是,這頓算我的。」這老闆顯然很會做人,再加上那謙卑的樣子,就算是思龍也很難再責怪他什麼。

可思龍和唐三眾人雖然不想鬧事,卻並不代表別人也不想鬧。

正在一行人準備跟著老闆上樓的時候,背後卻傳來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思龍大宗師啊!要不要我們把地方讓給你們啊1

眾人回身看去,之間七八個身穿武魂殿執事裝扮地人走了過來,為首一人。年紀和思龍似乎差不多,頭髮已經有些花白了,鷹鉤鼻。小眼睛,大嘴叉,臉上的皮膚就像是風乾了的橘子皮一樣醜陋,一雙眼睛中卻流露著不屑的神情。而跟在他身後的那些人,更是一個個恨不能雙眼望天,囂張之氣溢於言表。不用問,唐三也知道,這些人必定是來自於武魂殿庚辛城主殿的了。

思龍臉色一沉,「邁爾斯主教。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武魂殿為首的老者,也就是邁爾斯,嘴角處多了一絲冷笑,緩步走了上來,「哦,我也沒什麼意思,大家認識也這麼多年了,我這不是要表示一下敬意么。你可是大宗師級別的鐵匠。你們知不知道,大宗師級的鐵匠是什麼?」最後一句話是向身後地武魂殿眾人問的。

這些傢伙配合的很有默契。立刻就有人回答道:「還是鐵匠。」

邁爾斯哈哈一笑,道:「沒錯,還是鐵匠。可憐你也有七十多級地修為,卻是個無用的器魂師。思龍,讓我把房間讓給你也不是不行。只要你能說服樓高會長,將你們鐵匠協會併入我們武魂殿,今後發展還不是要多好有多好么?」

思龍臉色已經氣得一片鐵青,沒錯,他確實是一名魂聖級別的魂師。可是。身為器魂師的他,就像是當初的小奧一樣。本身並沒有任何攻擊力。

「邁爾斯,不要忘了,這裡是庚辛城。」思龍幾乎是咬著牙說出這句話的。

邁爾斯冷笑一聲,「那有如何。別說是你,就算是庚辛城的城主見到我也要客氣幾分。滾開。好狗不擋道。」一邊說著,他隨手一揮,頓時,一股大力拉扯的思龍向一旁跌去。

不過,思龍的身體很快就穩定住了,奧斯卡輔助了他。思龍這一跌開,自然就露出了後面地唐三等人,邁爾斯頓時愣了一下,倒不是因為他認識唐三等人,而是一眼就看到了眾人中的兩個女孩子。

皮膚白嫩的彷彿要滴出水來的寧榮榮,單純的彷彿百合花一般的小舞,兩大絕色出現在眼前,令他的精神都不禁一陣恍惚。儘管作為庚辛城主殿的殿主,他也算是見過不少漂亮女孩兒,但像眼前這兩位的絕色,他還從未見過,更不用說是近距離地接觸了。

幾乎在眾人肉眼可變的情況下吞咽了一口唾液,邁爾斯臉上的表情頓時變了,剛才的冰冷化為一片慈祥,配上他那年紀,到真有幾分道貌岸然的意思。

「思龍,你是從哪裡拐賣來的這兩位姑娘?恩,長得還真漂亮。」一邊說著,他直接朝著寧榮榮和小舞走了過去。

或許是感覺到對方的歹意,小舞下意識的朝著唐三懷中縮了縮。站在唐三身邊的馬紅俊剛要動,卻被唐三一把拉住了,而泰坦卻已經迎了上去,怒哼一聲,毫不掩飾地釋放出了自己強橫地魂力波動。頓時,巨大的壓力宛如海浪一般驟然綻放。

邁爾斯剛準備抬手向小舞摸去,卻只覺得胸口一悶,身體不受控制地後退幾步,臉上頓現一片驚容。看著泰坦那高大的身體和身上迸發出來的氣勢,不禁臉色大變。

武魂殿可謂是權勢滔天,邁爾斯剛才並沒有吹牛,就算是這座庚辛城的城主看到他也要禮讓三分。魂師的身份本就高貴,再加上武魂殿的勢力。他在這庚辛城中可以說像是土皇帝一般。但是,歸根結底。他依舊是一名魂師。在魂師的世界中,實力才是說話地本錢。當他感受到泰坦那滔天的氣勢之後,整個人臉上的輕浮頓時變成了凝重。身後的手下們一個個更加不堪,在泰坦的威壓面前紛紛後退,一個個臉色已經變得慘白。

邁爾斯本身也是一名六十級以上的魂帝,可他卻清晰地感覺到面前這位老者絕非自己能夠抗衡的。那強橫的氣息至少也要比自己高兩個層次。也就是說,這位老人應該是魂斗羅以上級別的強者。要是在武魂殿,這就是相當於紅衣主教以上的實力。他們雖然人多,但面對一位這樣的強者也只能是吃不了兜著走。

「你是?」邁爾斯驚疑不定的看著泰坦。

沒等泰坦開口,唐三突然一抖手,一塊令牌飛了出來,扔到了邁爾斯身上。

邁爾斯下意識的抬手接過,這一次,他的臉色已經變得慘白。慌張中全身一陣顫抖,手中地令牌脫手滑落。

但是,令牌上那熟悉的留個圖案卻深深的印入了他腦海之中。

唐三淡淡地聲音響起。「我不想被打擾了吃飯的心情,還不快滾。」

馬爾斯如獲大赦,趕忙彎腰撿起令牌,恭敬的遞還到唐三手中,然後向手下們一使眼色,竟然真的就趴在地上朝外面滾了出去。在這個時候,為了自己的性命,他已經顧不得什麼面子了。

眼看老大都這麼做了,這些魂師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他們也不是傻子,知道今天撞上了鐵板,一個個也趕忙學著邁爾斯的樣子就那麼滾了出去。

唐三的令牌自然是當初唐昊給大師的那塊,這次唐三回到史萊克學院后,大師又將令牌給了他。儘管和武魂殿是絕對的對立關係,但這塊令牌地作用卻相當之大。也難怪邁爾斯會害怕,令牌代表的是長老級別的身份。而武魂殿的長老,哪一位不是封號斗羅級別的?再加上泰坦先前釋放的威壓,頓時令他的判斷出現了問題。他可是知道長老會權威的。那是連教皇也要忌憚三分的武魂殿最高權力機構。見唐三輕易地就肯放過他,這才趕忙滾了出去。出了門,一溜煙的就跑了。甚至連看都不敢再向酒店裡看上一眼。

此時,整個酒店裡已經是一片寂靜,不論是思龍、酒店老闆,還是那些客人,看著唐三他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怪物一樣。泰坦回過身,向那酒店老闆,道:「還不帶路?」

酒店老闆這才醒悟過來。樣子頓時變的更加謙卑了。「各位貴客,快請。快請。」當然,他們吃飯的地方又變成了思龍開始時想要的那個房間。根本沒用思龍去點菜,老闆就飛快的下去安排了。

老闆一出門,思龍的臉色就不禁沉了下來,看向唐三,「你們是武魂殿的人?」作為樓高地弟子,鐵匠協會大宗師級地人物,唐三扔出的那塊牌子他自然也認識。

不用唐三開口,泰坦已經主動說道:「你小子就放心吧。我們和武魂殿沒有任何關係,如果非要說有什麼關聯地話,那就是絕對的敵對關係。我給你介紹個人你就明白了。這位寧榮榮姑娘,出身於七寶琉璃宗。」

寧榮榮自然也看得出鐵匠協會與武魂殿之間的不和諧,語言上的解釋總不如用事實說話。右手抬起,伴隨著寶光閃爍,她的九寶琉璃塔帶著炫麗的光彩浮現在右手掌心之上。

思龍並沒有注意到她手上的寶塔是九層,因為他整個人已經被上面那炫麗的六個魂環驚呆了。

寧榮榮才多大?在史萊克七怪中,她的年紀只是比朱竹清略大一點而已,而且,她本身又長的顯小,怎麼看都不像有二十歲的樣子。可她手中出現的九寶琉璃塔上,那眩目的六個魂環卻是如此清晰。

泰坦有所保留的話寧榮榮自己說了出來,「家父寧風致。」

思龍深吸口氣,對眼前這些人不禁另眼相看,他現在才明白為什麼這些人準備購買那麼多貴重金屬卻對價格並沒有過多的商討。七寶琉璃宗那可是魂師世界中最富有的宗門啊!他們的財富連武魂殿恐怕都要妒忌。

同時,他看向唐三地目光也變得有些變化了。很明顯。這一行人中,是以唐三為首的。能讓力之一族族長跟隨,讓七寶琉璃宗宗主之女乖巧的跟在身旁,那這個年輕人,就是是何等身份?

不過,老於世故的他也並沒有多問。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整個人的神情也放鬆了下來。

馬紅俊有些不滿地向唐三道:「三哥,你剛才為什麼不讓我教訓教訓那些混蛋。你沒看到他們那囂張的樣子么?真想弄死他們。」

唐三向馬紅俊搖了搖頭,淡淡的道:「我們不能給鐵匠協會帶來麻煩。你要是動手了,武魂殿會將這筆賬記在鐵匠協會身上。到時候,協會就會有大麻煩了。我還希望與鐵匠協會一直合作下去,怎能如此草率。」

奧斯卡沒有吭聲,因為他知道,唐三絕不是一個善於容忍的人,尤其是剛才那個邁爾斯要挑逗小舞時的樣子。小舞是唐三的禁臠,此時他看上去平靜,但在那平靜之下隱藏著什麼呢?

聽了唐三的話。思龍看著唐三的目光已經不能用吃驚來形容了,甚至多了幾分尊敬,毫無疑問,唐三說的是對地。要是剛才他們真的動了手,那麼,本就對鐵匠協會虎視眈眈的武魂殿絕對會毫不客氣地直接向鐵匠協會發起迅猛的報復。武魂殿一直就在尋找這樣一個機會,畢竟,這裡是庚辛城,鐵匠協會根深蒂固。武魂殿如果莫須有的就想要動他們。也並不容易。

「謝謝你,小友。還未請教,小友貴姓高名?」思龍帶著幾分感激的說道。

唐三道:「在下唐三。思龍前輩,能不能給我們說說鐵匠協會現在與武魂殿的關係?」

聽唐三再次提起武魂殿,思龍眼中不禁閃過一絲寒意,「還能是什麼關係。在武魂殿看來,我們鐵匠協會就是個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所以才一直沒有動我們。你們也看到了。我和師弟們親自守衛協會三層以上。其實,以我們器魂師的身份,這種守護更多的是一種象徵性質。表示對所有貴賓的尊重。可現在,這種防備卻真的變成了對外地防禦。最近這段時間,已經先後幾次有人來鐵匠協會鬧事了。而且都是武魂殿的人。我這魂聖級別,最多也就是給他們點壓力,真正動起手來就露餡了。這也是為什麼剛才那邁爾斯明明魂力比我低,見到我卻那麼囂張的原因。就是因為上次有武魂殿的人來鬧事,打傷過我。他們才知道。原來我們幾個都只是器魂師而已。為了這件事。我們一直都在頭疼。」

「其實,從武魂殿本身來說。對我們鐵匠協會根本就沒什麼興趣,畢竟,鐵匠這個職業和魂師相比實在差的太多了。想要收編我們鐵匠協會,根本就是邁爾斯那個混蛋自己的意思,他是打算從我們鐵匠協會身上撈一筆外快。畢竟,整個協會在庚辛城的收入還是比較可觀的。」

聽了思龍的話,唐三已經基本明白了這裡地鐵匠協會與武魂殿之間的關係了。握著小舞嫩滑的小手,微笑道:「那這庚辛城的武魂主殿又在什麼位置呢?」

思龍突然發現,在唐三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眼神中明顯流露出一絲森冷的殺意。而那道殺意閃過時,以他這樣的級別都不禁心裡一陣發寒。

「唐三小友,你這是……」

唐三依舊是一臉的微笑,「我只是隨便打聽一下而已。等吃完飯後,還要麻煩思龍會長儘快將我們需要地東西準備好。哦,對了。明天我們也會參加鐵匠協會地拍賣會。還要麻煩您安排一下。」

思龍點了點頭,道:「這沒問題。你們是我們的大客戶。武魂主殿就在城東。很明顯地建築,修葺的比城主府還要華麗的多。這裡的武魂主殿大約有四十多名魂師。其中,邁爾斯的等級最高,大約在六十三到六十六級之間。其他的魂師中,還有四名在五十級以上的。剩餘都是五十級以下的普通魂師了。絕大部分都在二、三十級的樣子。畢竟,這裡並不是重要城市。武魂主殿的人員配備也算不上豪華。」

唐三和思龍對視一眼,心照不宣的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但對於思龍詳細的描述了一下武魂殿實力構成,唐三還是很滿意的。這位魂聖級別的器魂師可是一點也不迷糊啊!

這頓中餐吃的十分和諧,在酒店老闆的刻意招待下,幾乎拿出了所有最好的材料,由最好的廚師精心製作。雖然說不上是珍饈美味,但也絕對是價值不菲。

飯後,雖然酒店老闆一再表示不收錢,但思龍還是支付了五個金魂幣。儘管那也就是成本價格而已。但也充分證明了鐵匠協會和武魂殿的不同。要知道,邁爾斯那傢伙來吃飯,是從來不給錢的。

思龍一直為唐三一行人安排好了住處,這才去張羅他們需要的各種金屬去了。

住處位於鐵匠協會另一側,乃是鐵匠協會專門用來招待客人,自己開設的旅店。雖然算不上豪華,但卻絕對乾淨。為了眾人的入住,思龍特意吩咐,將旅店最高層單獨封閉起來,由眾人入住其中。

思龍前腳剛走,馬紅俊就忍不住了,他從唐三和思龍的交談中自然也看出了些什麼,此時迫不及待的問道:「三哥,我們是不是要教訓一下武魂殿那些傢伙?他們竟然敢侮辱小舞和榮榮,想起來我就生氣,這麼多年了,咱們兄弟什麼時候受過這種氣。」

沒有了外人,唐三也不需要再掩飾什麼,「武魂殿欠了我們那麼多,也該是收點利息的時候了。」

馬紅俊大喜,「那我們什麼時候行動?」

唐三顯然已經想好了,「明天晚上拍賣會結束之後。月黑風高殺人夜。」

唐三對於時間的選擇顯然是經過思考的,思龍需要三天的準備時間,也就是說,後天他們所需金屬就會湊齊。而明天晚上拍賣會上還能再碰碰運氣。不論對武魂殿如何報復,後天他們也會離開這裡。

泰坦攥了攥拳頭,骨骼發出一身啪聲響,「早就想找武魂殿的麻煩了。這裡又不是我們的地方。收拾收拾他們也好。」

唐三看了看身邊的小舞那空洞的眼神,眼前不禁又浮現出當初自己和小舞被武魂殿那些高手們圍攻時,小舞為了救自己而獻祭的情景。內心中強烈的刺痛化為冰冷的殺機不斷侵蝕著他的

「泰坦長老,您明天不能出面。您的目標太明顯了。不能輕易走漏風聲。胖子,明天你和我去。就我們兩個人。」

泰坦遲疑了一下,道:「少主,那邊畢竟有幾十名魂師,你們兩個人,是不是太少了點?」

唐三搖了搖頭,「兩個人足夠了。一個殺人,一個放火。」

今天我家糖整百天,嘿嘿,朋友們砸票來慶祝一下吧,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