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一百九十五章六塊魂骨天使神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五章六塊魂骨天使神裝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看到他這樣的臉色,千仞雪原本從容冰冷的面龐上頓時如同冰封一般寒冷,但此時她也顧不得責怪蛇矛斗羅,急促的道:「快,佘叔叔,別管我,去調派所有我們的人,封鎖皇宮,捉拿唐三他們。務必不能讓他們帶著雪夜大帝逃走。」

蛇矛斗羅遲疑道:「那七寶琉璃宗那邊怎麼辦?」

千仞雪斷然道:「顧不了那麼多了。只要我們拿下雪夜大帝,或者確認他已經死亡,就還有機會。雪清河必須要繼承皇位,不然,我們就是功虧一簣。」

武魂殿還有另外兩名封號斗羅在皇宮之內,只要由他們帶領大量武魂殿魂師進行圍剿,唐三他們是不可能逃出皇宮的。只是蛇矛斗羅沒敢告訴千仞雪,從之前她昏迷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一段不短的時間。

蛇矛斗羅點了點頭,留下千仞雪,飛身而起,轉眼間消失不見。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千仞雪突然像是失去了全部力氣了一般軟倒在地,喃喃的道:「希望還來得及吧。唐三啊唐三,難道你真的是我命中的剋星么?在如此勝券在握的情況下,你依舊給我帶來這麼大的麻煩。」

喘息了一會兒后,千仞雪臉上恢復了幾分血色,看了一眼身邊被鮮血染紅的刺豚斗羅,勉強提起精神,重新戴上雪清河的面具后,將體內不多的天使魂力緩緩釋放出來,瀰漫在自己與刺豚斗羅身上,助其療傷。

半個時辰后,千仞雪在天使魂力的作用下,傷勢恢復到了五成以上,刺豚斗羅也清醒過來。正在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去主導皇宮局面時。蛇矛斗羅回來了。

「佘叔叔,情況怎麼樣?」千仞雪迫不及待的問道。

佘龍臉色鐵青的道:「唐三他們已經跑了,帶走了雪夜大帝。不過我們還控制著皇宮的局面,七寶琉璃宗沒有發現我們的動向,還是被困在宗門之中並未趁機出來。」

千仞雪腳下一個踉蹌。眼中光彩瞬間黯淡下去,「完了,這下全完了,一招敗,滿盤皆輸。」

蛇矛斗羅佘龍忍不住道:「少主,現在皇宮還在我們的控制之內。而且雪夜中毒已深必死無疑。只要我們對外宣布大帝已亡。順利繼位之後再收拾那些人也不晚啊1

千仞雪苦笑道:「你太小看唐三了。他怎麼會給我這樣地機會。唐三和獨孤博都是擅長用毒之人。尤其是獨孤博這個封號斗羅。之前他曾經數次暫時挽救了雪夜地命。如果他們發現雪夜地毒真地救治不了。完全可以讓他暫時清醒過來主持大局。而現在他們卻將雪夜帶走了。那就證明。他們又治療好雪夜地把握。不要忘了。在史萊克學院。還有千餘學員和屬於皇室地兩千多名魂師。這三千人加起來。又有雪夜親在。當他們重新來到皇宮時。你認為皇宮內地禁衛和那些屬於皇室地魂師會如何?他們會立刻反戈一擊。我們武魂殿來地人雖然不少。但絕不可能在天斗城內與他們抗衡。或許會兩敗俱傷。但最後全軍覆沒地肯定是我們。」

佘龍咬了咬牙。道:「少主。讓我們幾個老傢伙去試一試吧。不算刺血。我們也還有三名封號斗羅級別地強者。只要我們將雪夜襲殺。就能掌握這邊地情況。」

千仞雪默默地搖了搖頭。「佘叔叔。晚了。如果是平時。這並不是什麼問題。但現在唐三他們救走了雪夜。你認為他們會怎樣來保護呢?傳我命令。調集武魂殿所屬全部人等。以及皇宮內屬於皇室那兩千名魂師。今晚就對七寶琉璃宗動手。由皇室地兩千名魂師當作炮灰。就算這次我們失敗了。也要將七寶琉璃宗徹底毀滅。不然養虎為患。未來必然會給我們帶來大麻煩地。」

聽了千仞雪地話。佘龍駭然發現。她竟然要放棄多年地謀划。「少主。你在天斗皇宮潛伏這麼多年。難道。難道我們就這麼放棄了?」

千仞雪深吸口氣。二十年地潛伏啊!儘管她保養地很好。但她實際地年齡也是和雪清河差不多地。少女最美好地十年。她都用在了潛伏之中。每天都要使用特殊地變形術改變自己地體態。以男性示人。就這麼失敗了。她怎能甘心?但是。千仞雪雖是女子。可卻有著一代梟雄地心性。她很清楚目前地局勢。雖然她不願意承認。但這次卻是是她輸了。輸給了唐三。

「當斷則斷。不然反受其亂。佘叔叔。傳我地命令吧。擊潰七寶琉璃宗后。我們立刻離開天斗城。今後還有地是機會。」銀牙緊咬。千仞雪遙望史萊克學院地方向。用力地呼吸著並不算純凈地空氣。腦海中滿是那被她當作一生對手地英俊相貌。

出了皇宮,唐三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向身後的弗蘭德問道:「弗蘭德院長,守在學院外的魂師有多少?他們是天斗帝國皇室的人?還是武魂殿的人?」

弗蘭德道:「應該不是天斗帝國皇室的人。我們特意讓在學院中修鍊的那些皇室魂師辨認過。並非他們地人。數量大概在一千左右。」

唐三瞳孔略微收縮了一下,「千仞雪果然沒有騙我。楊無敵長老,麻煩你帶老怪物回咱們唐門,立刻為雪夜大帝進行療傷。弗蘭德院長,您和老師、二龍老師一起回學院。調遣一部份高等魂師。稍後我們唐門的人會到學院,我們裡外夾攻,擊潰那支魂師隊伍。」

其實有楊無敵一個人帶著雪夜大帝返回唐門也已經足夠了。但雪夜大帝實在太重要了,有獨孤博在,兩人相互照應,只要別遇到兩名以上的封號斗羅,就不會有問題。

弗蘭德眉頭微皺,道:「小三,這樣會不會太冒險了?學院的學員實力都不強,加上四元素學院那邊,老師的數量也只有五十人左右。」

唐三道:「千仞雪之前說過,這次武魂殿侵入的魂師一共有三千人。其中兩千與皇室的兩千餘魂師控制著七寶琉璃宗那邊。他帶來的封號斗羅除了之前對付我們的兩名以外,剩餘地兩名也在那邊。也就是說,我們學院外地這千名魂師中並沒有封號斗羅級別地存在。這對我們來說,是個極好地機會。我們唐門也有千名左右的魂師,以單屬四宗族為主。單屬四宗族單一一個雖然都有破綻,但在一起卻是相得益彰。又有三位魂斗羅級別的族長帶領。實力絕不會弱於對手。學院的老師們都是強者。還有你們形成不次於封號斗羅級別的實力。擊潰對手絕無問題。」

弗蘭德道:「那為什麼不把雪夜大帝帶過去。有他在,我們應該能夠調動地了那些皇室的魂師。」

沒等唐三開口,弗蘭德的話就已經被大師否定了,「那不可能。看到我們帶著中毒的雪夜大帝,恐怕會起到反作用。」

唐三眼中閃爍著猶豫的光芒,良久,嘆息一聲,「算了。就放過他們吧。我們還是一同去學院。驅趕那些魂師就是了。我必須要考慮到唐門弟子的傷亡問題。可惜,我們的暗器還沒有成型。」

聽了他這句話。眾人紛紛點頭,楊無敵是個例外,但他看著唐三的目光明顯多了點什麼。

不過。有些事情似乎是上天注彼們來到史萊克學院附近地時候,這裡已經變成了一片戰常令眾人吃驚的是,投入戰鬥的魂師總數竟然超過了三千以上。而這其中還並沒有任何來自史萊克學院地魂師。

一道道炫麗的彩光在空中縱橫,雙方魂師中,一邊已經完全潰敗,只剩餘幾百魂師,他們還是被總數超過兩千的兩撥魂師夾攻在中央,眼看著就要全軍覆沒了。

中央剩餘的幾百魂師正是屬於武魂殿的,而正在不斷吞噬他們的兩撥魂師中。左側最前方。是兩個身材極其高大的魂師。兩人身上都有八個魂環閃亮。宛如推土機一般前進。

左側那名魂師根本不做任何防禦,任由對手的攻擊落在自己身上,而站在他身邊的強壯魂師,則不斷爆發出一次又一次地強橫攻擊。被夾攻的幾百名魂師中,分出五、六名魂聖才勉強擋住他們。

但是,這邊的魂師攻擊卻依舊犀利,他們組合成近乎完美的陣型,每四個人一組,其中一道飛速的身影擾亂敵人。另外三人中,一防禦,兩進攻。強悍的力量加上鋒銳的破魂槍,殺的對手不斷後退。留下一具具屍體。而對手想要傷害到他們卻極其困難,因為在四人小組中那名負責防禦的魂師防禦力實在太強了。只要等級差距不超過十級以上,任何魂技都別想對他們造成傷害。

這些正在不斷強攻地魂師正是來自於唐門,原屬於單屬四宗族的魂師們。他們得到了白鶴傳來的消息朝這邊撤來。迎面就遇到了武魂殿那千名魂師。就在他們考慮是否要動手的時候,另一邊卻突然出現了接近兩千名魂師之多。當泰坦看到對面那些魂師施展的魂技時,立刻毫不猶豫的下令強攻。因為。與他們一同夾攻對手的另一批魂師中。那一道道閃亮的光彩正是天下第一輔助武魂七寶琉璃塔所閃現的光芒。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七寶琉璃宗所屬魂師出現在這裡,但眼看著面前地機會。唐三自然不會放棄,而且也不用他說。大師、弗蘭德、柳二龍三人已經飛撲而出,楊無敵直接回歸到唐門陣營之中,統帥自己破之一族地族人。只留下獨孤博保護唐三和勉強吊住口氣的雪夜大帝。

進化狀態地三炮再次出現,在多達二十個魂環的附加下,他只是用出了一個以前從未使用過的技能,就徹底擊潰了武魂殿剩餘魂師最後的防線。

金色的菱形鱗片在陽光照射下散發出奪目的光彩,羅三炮猛的張開大嘴,宛如長鯨吸水一般瘋狂而貪婪的吞噬著空氣,下腹處伴隨著空氣的注入猛然膨脹起來,瞬間放大,只是一會兒的工夫,它的身體就像是刺豚斗羅施展武魂真身時那樣膨脹成了一個巨大的球體。如果此時刺豚斗羅在這裡,和它相比也只是小巫見大巫而已。

膨脹成圓形地身體絲毫不顯得蠢笨,在空中滴溜溜的轉了個圈,用它那肥大的屁股對準武魂殿的剩餘魂師。

唐三目瞪口呆的看著一團濃郁的金黃色霧氣驟然從羅三炮身後噴出。宛如雷鳴一般地震動令它身體周圍直徑三百米範圍內所有魂斗羅以下級別的魂師都暫時陷入了僵持狀態。金黃色霧氣所到之處,武魂殿的魂師們宛如割麥子一般一片片倒下。

「這才是真正的放屁如打雷,轟天裂地羅三炮啊1唐三腦海中還深刻的記憶著當初大師的那句咒語。黃金聖龍狀態下的羅三炮,才真正發揮出了它那屁功的恐怖實力。

接下來的戰鬥已經沒有任何懸念,武魂殿這整整一千名魂師全軍覆沒。或許是因為七寶琉璃宗積蓄了太多地恨意,這場戰鬥結束之後。武魂殿千名魂師還能活著的不足三成。全部俘虜。其餘魂師都已沒有任何生命的氣息。他們將當初武魂殿對七寶琉璃宗地屠殺終於返還了一部份。

戰鬥結束,唐門四大長老堂主來到唐三身邊,微微躬身,「宗主。」不論是最後加入戰場的楊無敵,還是另外三名長老,此時臉上都充斥著難以掩飾的興奮。

多少年了?自從昊天宗宣布封閉之後,單屬四宗族在魂師界就飽受壓迫,包括昊天宗歸隱,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武魂殿而起。今日大戰。全殲對手,終於令他們揚眉吐氣了一回。

唐三微笑道:「四位長老辛苦了,我們的人損失如何?」

泰坦哈哈一笑。道:「損失很小,大都是受了傷,但也沒什麼重傷的。說起來我們算是撿了便宜。我們到這裡的時候,七寶琉璃宗的人就已經和那些武魂殿的傢伙動上手了。不用問我們也能大概猜到是怎麼回事。他們是主攻,我們只是擋住武魂殿那些人,不讓他們逃跑。再加上老犀牛他們御堂地弟子一個個皮糙肉厚的跟城牆似的擋在前面,除非是大敗虧輸,否則我們的損失都不會太大。」

正像他所說的那樣,四堂弟子中。敏堂起騷擾作用,御堂主防禦,力堂和葯堂主攻擊,近乎完美的配合。再加上四位堂主都是老油條了,那邊有比他們更恨武魂殿的七寶琉璃宗在拚命,他們下達的命令也自然是在首先自保的情況下再求傷敵。損失自然就小地多。

白鶴有些慚愧的道:「請宗主責罰,我們事先居然沒有探查到武魂殿的這次行動。失職了。」

唐三微笑搖頭,道:「舅公,這怎麼能怪你們敏堂呢?你們剛來到天斗城不久。如果我預料的不錯,武魂殿這次潛入城中的三千魂師都是通過秘密途徑進來的,也應該是在你們來到天斗城之間就到了。」

白鶴點點頭,道:「今後絕不會再出現同樣的錯誤。」他的話語中充滿了堅決的味道。

此時,另一邊也有五個人朝他們這邊走了過來,為首地正是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在他身後兩側分別是骨斗羅古榕和只剩餘一條手臂,實力受損地劍斗羅塵心。再後面就是奧斯卡和寧榮榮了。

這一戰,七寶琉璃宗的損失也並不大。有寧風致與兩位封號斗羅級別地強者坐鎮。武魂殿那些群龍無首的魂師又怎能與這曾經的天下第二宗門抗衡?這根本就是完勝的一戰。

「寧叔叔。」唐三此時的身體狀況已經恢復了幾分,趕忙迎上前向寧風致微微施禮。

寧風致微微一笑。道:「唐宗主,感謝貴宗援手,這才讓我們能夠輕鬆的全殲敵人。」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句話,但他無疑是將唐門和七寶琉璃宗放在了同等的位置上。他這麼做不只是表達了自己的態度,同時也是在告訴唐三身邊的四位長老七寶琉璃宗與唐門之間只是合作的關係,絕不是凌駕於其上的駕馭關係。

寧榮榮此時已經拉著奧斯卡走到前面,嘻嘻一笑,「三哥,沒想到吧。」

唐三微笑道:「確實沒想到,聽那裝扮成雪清河的千仞雪說,你們被兩千名武魂殿魂師與皇室的兩千名魂師一起圍困在皇宮內的宗門之中。怎麼會……」

寧風致嘆息一聲,道:「有了上次的教訓,我們又怎能不謹慎行事。所謂狡兔三窟。在皇宮建立宗門之後。我們就秘密修建了一條暗道。這件事只有陛下才知道。發現被困。我們只是留下了少量弟子吸引對方注意,立刻通過地道潛出,準備到史萊克學院匯合,正好碰到聚集在這裡地武魂殿那些人,就動起手來。」

七寶琉璃宗被毀,宗門弟子大量傷亡是寧風致一生中最大的恥辱。睿智如他,怎會讓悲劇重演?

「唐宗主,你剛才說化身雪清河的千仞雪?究竟是怎麼回事?這件事我能猜到與雪清河有關,但具體情況如何卻不清楚。」

唐三將自己與獨孤博、楊無敵進入皇宮準備為雪夜大帝解毒,結果遇到了千仞雪帶領兩名封號斗羅伏擊的事完整的說了一遍。

聽完他的話,寧風致也不禁一臉驚訝,「雪清河竟然是冒充地?難怪他能對雪夜大帝下手。而且竟然還是女子,這個千仞雪隱藏的真實很深啊,我作為她老師多年。竟然都沒看出來。武魂殿真是用心良苦。」

唐三道:「寧叔叔,我們先回學院集中吧。替雪夜大帝解毒最重要。只要陛下劇毒解除,我們就能調動學院內的兩千名皇室魂師。加上七寶琉璃宗與我們唐門弟子,足以擊潰武魂殿此次來犯之敵。穩定局面最重要。」

寧風致點頭稱是。眾人不敢耽誤時間,立刻帶領著眾多魂師以及那些被俘虜的武魂殿魂師趕回史萊克學院。

獨孤博與楊無敵一起為雪夜大帝解毒,寧風致與弗蘭德、大師他們商量反攻事宜。唐三則找了間靜室修鍊恢復。在整個史萊克學院之中,包括兩大學院的所有學員在內,此時已經集結了超過了六千數量的魂師。但現在他們還不能展開行動。如果貿然攻擊皇宮,相當於要與天斗帝隊碰撞,只會讓局面變得更加混亂。只要雪夜大帝不死,等他劇毒解除之後。一切都不是問題。所以,現在所有人只能焦急的等待著。

在這段等待的時間中,唐三充分展示出了他超強的恢復能力,他所受到地傷勢早在趕回來時就已經在藍銀皇右腿骨的恢復能力中痊癒,所差的只是魂力恢復而已。通過兩個時辰地修鍊,他的魂力已經全部恢復。只是精神還略微有些疲憊而已。比恢復能力,哪怕是擁有六翼天使武魂的千仞雪也絕對無法和他相比。

「還沒好么?」唐三來到獨孤博和楊無敵為雪夜大帝解毒的房間外。此時,所有重要人物都聚集在這裡。

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骨斗羅、劍斗羅。唐門四位長老堂主,以及黃金鐵三角守護在這裡,就算是武魂殿教皇比比東親至,想要刺殺雪夜大帝也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寧風致拍拍唐三的肩頭,「再等等吧,沒有壞消息就是好消息。我相信陛下一定能夠轉危為安的。只要陛下沒事,這一次與武魂殿的博弈就是我們大獲全勝。還拔出了千仞雪這顆毒瘤。不過,帝國與武魂殿的爭鬥也將漸漸擺上檯面。今後博弈會更加殘酷。你覺得千仞雪這個人地各方面能力如何?」

唐三毫不猶豫的道:「很強,非常強。她能在天斗帝國皇宮內至少隱忍了十幾年的時間。這是何等忍耐。就像是巨腹蛇一樣,為了守候獵物能夠等待幾周的時間一動不動。而一旦發動。就是雷霆萬鈞。這次武魂殿的行動可以說毫無先兆。坦白說,我們能夠救下陛下,很大程度上是運氣。而且,這個女人行事極為果決,自身實力也極為強悍。這一次,如果不是小舞賦予我的十萬年魂環起了作用,敗的就是我。她的六翼天使武魂極其可怕。」

寧風致有些吃驚的看著唐三,「六翼天使武魂?」

唐三點了點頭,道:「一種超強地武魂,因為它出現的實在太少,老師也沒有太深的研究。而且千仞雪的這個武魂上還附加有一個極其強悍的天賦領域,名叫天使領域,其中地凈化能力能夠在戰鬥中凈化對手的魂力,限制對手。增幅自身,防不勝防。只是我在與她的戰鬥中,並沒有發現她使用過魂骨技能。如果只是六翼天使武魂就讓她強到了這種程度,那麼,除非今後我能將雙生武魂修鍊到一定程度,否則絕不是她的對手。表面看去。她地魂力等級比我高一個層次,達到了魂聖境界,可實際上,我擁有四塊魂骨之多,還有兩塊都是十萬年魂骨,在這種情況下,我才勉強擊敗她,可見她所擁有地武魂是多麼強力了。」

寧風致臉色變地凝重起來,「上一代教皇地武魂也是六翼天使。千仞雪就是傳承了他的武魂。可是,在我教導她的時候,她的武魂卻是天斗帝國皇室的天鵝武魂。魂環也只是五個而已,連我都看不出破綻。這又是怎麼回事?難道她也是雙生武魂不成?」

「是偽裝。」一旁的大師開口了,「沒有任何擁有雙生武魂的魂師捨得那樣浪費自己未來潛力的。天使武魂與天鵝武魂本身就有些類似,只是翅膀地數量不同而已。千仞雪能夠化裝成雪清河,顯然是早已做好了準備。小三,你說他沒有魂骨是不對的。我認為,他至少有一塊魂骨,而且肯定是接近十萬年級別的魂骨。而這塊魂骨賦予她地就是偽裝技能。雙重偽裝,一方面是偽裝身體與聲音的變化。另一方面就是偽裝武魂。只是你說她還帶了面具,那就證明這塊魂骨的附加效果還沒達到十萬年魂骨的程度,否則的話,她甚至連臉都不需要帶面具了,完全可以通過偽裝技能來隨意操縱自己身體的變化。」

寧風致驚訝的道:「還有這樣的技能?那這種人去做殺手的話,豈不是會很可怕?」

大師臉色凝重地點了點頭,「這個千仞雪確實很可怕。寧宗主,七寶琉璃宗有沒有這方面的資料?按說她是上代教皇之女,總應該有些記錄吧。」

寧風致想了想。道:「對於上代教皇後代的記錄好像只有一條,育有一女,夭折。按照記錄的時間來看,千仞雪的年紀應該在二十九歲左右。這樣看來,真正的太子殿下早已遇害了,她潛入代替,也至少超過了十年時間。以她二十九歲的年紀,魂力就達到七十級以上,確實是天賦異稟。甚至不比小三他們差。大師。我還是不明白,您所說的這種擁有偽裝魂技的魂骨。我以前怎麼從未聽說過?」

大師地面龐看上去更加僵硬了,「我也只是知道一點,還是當初比比東告訴我的。她曾經提到過一點皮毛的東西,說是在武魂殿中,有六塊傳承千年的魂骨。這六塊魂骨只有擁有六翼天使武魂的魂師才能使用。每一塊魂骨都是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年,只差一線才是十萬年級別。除非有人能夠同時使用這六塊魂骨,才能將它們同時激發到十萬年級別,從而成為神一般的存在。這六塊魂骨被稱之為天使神裝。」

這件事大師甚至沒對唐三講述過,唐三驚訝的問道:「老師,難道使用這六塊魂骨還有什麼難度么?」

大師點了點頭,道:「使用這六塊魂骨對魂師的要求非常高,不但要擁有六翼天使武魂,而且還必須有極其強大的天賦,才能得到它們地認可。根據我地判斷,上一代教皇之所以死在你父親手中,就是因為自身實力的問題。他雖然也擁有六翼天使武魂,但在面對你父親地時候,最多也就是剛剛達到封號斗羅級別,甚至還只是一名魂斗羅。你所說的天使領域又被你父親擁有的殺神領域克制。這才一舉擊殺。而且我能肯定,上代教皇擁有的天使神裝數量絕對不會超過三塊,甚至很有可能只是一、兩塊而已。看來,在天賦和後天的領悟上,這個千仞雪要比上代教皇強了許多。我可以肯定,當這六塊魂骨同時被使用時,就會形成上次你身上出現的那種魂骨鎧甲之類的能力。而且增幅效果會恐怖到我們無法想像的程度。確實可以被稱之為神一般的存在了。」

唐三道:「那千仞雪的天賦極好,領悟力也絕不會差。她要是擁有了這六塊魂骨,再輔佐比比東,我們豈不是……」

大師搖搖頭,「想擁有天使神裝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據說,吸收最後一塊魂骨時一個必須的條件就是魂力百級。」

寧風致吃驚的道:「魂力百級?這果然是個苛刻的條件。在我們魂師的歷史上,似乎也只有傳說中才有那樣的存在。魂力達到九十級以上,沒增加一級都極其困難。尤其是到了九十五級以後,更是一片艱難險阻。不知道九十九級衝擊百級是一個怎樣的情景。」

「我知道。」低沉內蘊的聲音通過這三個字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這說話的,正是獨臂的劍斗羅塵心。

再見這位劍斗羅,唐三心中有種奇異的感覺,塵心似乎變得比以前更加靜默了,整個人都像是沉寂於無形之中的塵埃一般,可越是這樣,他帶給唐三的感覺就越是奇異。儘管看上去他失去了用劍最為重要的右臂,可唐三卻絲毫沒有覺得他的實力減弱了。

在剛開始接觸七寶琉璃宗的時候,大師就曾經對唐三說過,這位劍斗羅才是七寶琉璃宗內最為可怕的一個。就算沒有宗主寧風致的增幅,他的實力也強的可怕,乃是當今天下第一攻擊魂師。他那獨一無二的武魂裁決之劍更是器武魂中少有的能和昊天錘相比的強大武魂。而他的魂力更是高達九十六級。

可以說,上一次武魂殿襲擊七寶琉璃宗,如果沒有劍斗羅塵心的爆發,與骨斗羅一起在寧風致的增幅下力挫對手四名封號斗羅,七寶琉璃宗的結局就和藍電霸王龍家族一樣。

雖然寧風致的增幅可以達到恐怖的百分之百效果,但是,這只是數字上的計算而已,實際上,一名封號斗羅在他的全力增幅下也很難與同等實力的兩名封號斗羅相比。對手完全可以選擇游斗或者是攻擊寧風致的方式來消耗他們的聯繫。可就是這樣,劍斗羅和骨斗羅還是擊敗了四名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這就證明了,他們兩人要比武魂殿派來的四名封號斗羅強上不少。

此時,從塵心口中說出我知道這三個字,沒有任何人會懷疑,因為他是在場所有強者中,唯一一個魂力超過了九十五級的人。

月底了還有vip票推薦票的朋友們請砸票支持小三吧,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