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一百九十九章唐三和小舞的幸福訂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九章唐三和小舞的幸福訂婚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唐嘯深深的看著唐三,良久,才緩緩說道:「好,好,好,你們這些年輕人果然有想法。這是當初我和你父親都不曾想到的。你說的沒錯,如果你們真的能從海神島逃回來。也算是真正激發你們自身的潛力了。去吧,我支持你。」

唐三謹慎的道:「伯父,在海神島都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么?」

唐嘯沉聲道:「只有一點,在海神島不要殺人。其實,海魂師大多性格溫和,雖然他們排斥外來者,但一般也只是驅趕而已。並不會殺人。但如果你們在那裡先動手殺人,那情況就不一樣了。海魂師的報復絕不是你們所能承受的。除此之外,就是小心海魂獸。海魂獸中雖然也有生性溫和的,但卻絕不缺乏性格暴戾的。而且因為很難辨認它們的級別,所以,一定要小心謹慎。小三,你跟我來。長老們既然已經正式承認了你的身份,那麼,也該是將一些本門絕學傳授給你的時候了。這套自創魂技正是你曾祖所創。雖然你的昊天錘還沒有附加魂環,但有了它,也算是為你增添一份自保的能力。」

十天後。落日森林。

小舞靜靜的靠在唐三懷中,任由周圍景物猶如風馳電掣般從身邊閃過,她竟然睡的很熟,雙手摟著唐三的脖子,俏臉緊貼在他胸前。她整個人都是被唐三抱起的,唐三一隻手摟在她的肩背處,一隻手抄起她那雙修長的。梳攏的很整齊地蠍子辮就搭在小舞自己身上。

八蛛矛帶動著唐三的身體就那麼在這片茂密的森林中穿行。對於這裡的環境唐三記憶實在太深刻了。就算不用眼睛去看,他也能夠清晰的辨別出自己所要前進的方位。

到了森林這種充滿了藍銀草的地方,唐三就像是鳥入天空。魚入大海一般。如果說大海是海魂師的天堂。那麼森林就絕對是他的地盤。如果是在森林中遇到千仞雪,唐三完全可以肯定,自己必定能夠戰勝對手。因為這裡是他的世界。

憑藉著藍銀領域與周圍藍銀草地精神聯繫,唐三能夠清楚的辨別出周圍哪裡有強大的魂獸,哪裡能夠輕鬆通過。順利地穿行,根本沒有遇到任何麻煩。哪怕是在路上遇到一些魂獸,憑藉著藍銀領域的作用,唐三自身地氣息已經轉化的和藍銀草一模一樣,包裹著自己的身體,根本就不會引起那些普通魂獸的注意。

八蛛矛每一次彈躍都會帶著兩人至少前進十米以上。唐三低頭看向懷中睡得香甜的小舞,臉上不禁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傻丫頭。就要見到公婆了哦。你恐怕是這個世界上見公婆時最不緊張地一個吧。」

他的笑容中充滿了寵溺,心中早已被溫柔漲滿。離開的時間雖然不算太長。但唐三對父母的思念卻越發的深了。他已經想好了,等未來毀滅了武魂殿,替父母和小舞報仇后。他就帶著小舞在這裡定居下來,陪伴父母。

在冰火兩儀眼的作用下,母親恢復的時間會大大縮短,可儘管如此。父親這一生中能否等到母親復活還是一個未知數。但不論怎樣,他都會陪伴著父親一起等待。他相信,有一天母親一定會活過來。到了那時候,他們一家也可以真正地團聚了。

終於。那座山峰已然在望。歸心似箭地唐三再次加速。八蛛矛驟然彎曲。彈起時已經將他推送到了數十米地空中。藍銀皇右腿骨飛行技能發動。當八蛛矛地彈力消失地瞬間。飛行技能展開。帶著他地身體宛如箭矢一般朝山頂射去。在唐三地藍銀領域保護下。不論是當初獨孤博布下地毒還是冰火兩儀眼地氣息。都不能傷害到小舞。

其實。就算是小舞本體。現在也完全能夠抵擋住冰火兩儀眼地侵襲。兩大仙草地作用可不只是幫她回復了人形而已。

冰火兩儀眼產生地特殊氣息令唐三精神一振。放眼望去。在那片特殊地小湖旁。各種植物生長地更為茂密了。

獨腿單臂地身影靜靜地站在那裡。那雙充滿溫和地眼眸正朝著自己地方向注視著。

「爸爸。」唐三有些忘形地大喊一聲。驚醒了懷中地小舞。背後八蛛矛收起。憑藉著藍銀皇右腿骨地飛行技能。唐三化身為一道流星。就那麼抱著小舞從天而降。一直飛到父親面前才停了下來。

唐昊看上去和以前並沒有什麼區別。依舊是亂蓬蓬地鬚髮。獨腿單臂。但他眼中地光芒卻比唐三離去時看上去更加平和。

唐三的目光從父親臉上掠過,落在父親身後的母親身上。在他這離開不到一年的時間,藍銀皇已是茁壯成長。巨大的草葉寬度已經接近一尺,長度更是超過了五米。草葉上原本一根金色紋路已經變成了三根。就在唐三落地的同時,幾乎所有草葉都波動起來,快速的蔓延到他與小舞身邊,輕柔的纏繞而上,包裹住了他們的身體。

溫和、慈祥的母愛瞬間浸潤著唐三和小舞的身體,唐三整個人都呆住了,淚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但這次不再是悲傷的淚水,而是喜極而泣。

小舞也有些發獃,眨了眨眼睛,看著那同樣纏繞在自己身上的寬大草葉,沒有靈魂的她眼圈竟然健

唐三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母親恢復的速度比自己想象中還要快得多,僅僅是不到一年的時間,感覺上現在母親散發的氣息已經與數千年級別的植物系魂獸相差不多了。最令他驚訝的是藍銀皇所散發的靈性。很顯然,母親是有意識的,靈魂依舊是存在的。這一點與小舞地情況截然相反。

從母親現在的情況,唐三立刻就判斷出。母親絕不只是因為冰火兩儀眼才恢復的這麼快。她原本就是植物系的十萬年魂獸,冰火兩儀眼更像是起到了一個激發作用,再加上當初自己的鮮血引導。母親正以極其驚人的速度恢復著。按照這個速度恢復下去,那麼,在父親有生之年,一家人真的有可能會團聚呢。

唐昊笑了,笑的很溫和,一點也沒有以前昊天斗羅的霸氣,就像是洗盡鉛華一般,「你媽媽很高興你們回來了。她是在歡迎你們呢。」

「我知道。我知道。」唐三的聲音哽咽著說道。

唐昊抬起僅剩地一隻手,抹掉唐三臉上的淚水,「哭什麼。你應該高興才對。」

唐三趕忙擦乾淚水,用力的點了點頭。「是地,我應該高興才對。爸爸。媽媽恢復的速度比我想象中要快地多。我相信,她一定能夠恢復成以前樣子的。」

唐昊眼中光芒大亮,「我也深信這一點。小三,你知道么?在你離開的這段時間中。是我近二十年來最快樂的時光。每天看著你媽媽的身體在不斷生長,就是我最滿足的了。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們終於能夠在一起。雖然我們父子之間不應該說謝字,但你給你媽媽找到了這個地方……」

說到這裡,他用力地拍了拍唐三的肩膀。父子對視中,一切已盡在不言中。

藍銀皇從唐三和小舞身上退去,只留下一根,輕輕的摩挲著小舞的頭,葉片輕擺。接下了小舞眼中流下的一滴淚水。一抹悲傷的情緒頓時從藍銀皇上瀰漫而出。

唐三知道,媽媽已經發現了小舞的情況。

唐昊與妻子之間地感應多麼密切。目光頓時落在小舞身上,嘆息一聲。「不久前,我和你媽媽都感應到了你出現了危險。小舞她……」

一說到小舞,唐三剛剛止住地淚水又有滑落的傾向,摟緊那動人地嬌軀,唐三將自己離開后的事情講述了一遍。

當唐昊聽到小舞為了救唐三而用了獻祭地方法時,原本已經消失的暴戾和霸氣再次出現,緊緊的握住了單拳。而藍銀皇更是每一片葉子都劇烈的顫抖起來,就像是無聲的哭泣。

唐三又講到了自己後來的遭遇,將自己成立唐門,以及後來發生的事都詳細說了一遍。

聽完唐三的話,唐昊臉上的神色漸漸放鬆下來,看看唐三,再看看他懷中的小舞,「處理這些事,你比我強。好好對待單屬四宗族,當初,也算是我連累了他們。小三,我造下的罪孽,都要讓你來承受……」

他沒有再說下去,但眼中的愧疚卻令唐三的心一陣絞痛。父親真的做錯了么?不,當初換了自己,必定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爸,我是您的兒子。您也沒有做錯什麼。」他這句話說的斬釘截鐵,沒有過多的安慰,只是這麼一句話,卻令唐昊的神色放鬆了許多。兒子能夠理解自己,還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的呢?

唐三目光轉向母親,「爸、媽,你們放心,我一定會讓小舞復活的。不過,在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我恐怕不能來看你們了。這次回來,我還想請求你們答應我一件事。」

唐昊愣了一下,「什麼事?」

唐三看向身邊的小舞,眼中已是一片溫柔,「我和小舞的婚事。我想,在你們的見證下先和小舞訂婚。等她完全恢復了之後,立刻結婚。請你們同意。」一邊說著,他拉著小舞在父母面前跪了下來。

唐昊有些驚訝的看著兒子,但他蒼老的面龐很快就被笑容布滿了,「好,好,好。小舞是個好孩子。能娶到這樣的妻子是你的福氣。我們同意,我們同意。」看著那臉色茫然的小舞,唐昊的雙眼也不禁濕潤了。雖然唐三並沒有過多的描述自己和小舞在星斗大森林時的全部遭遇,但他又怎麼會想不到這兩個孩子受了多少苦呢?他也是從那樣的經歷走過來的,此時更能理解兒子和小舞之間的感情。

兩根藍銀皇悄然掠起,分別牽住了唐三和小舞地手,再將他們的手疊在一起。牢牢的纏繞祝溫和、慈祥的感情再次充斥在小舞和唐三身邊。包圍著他們。

就在這時,唐三身上藍金色的光芒閃爍,六個魂環已經悄無聲息的瀰漫在他身體周圍,那炫麗的紅色第六魂環悄然閃現,一道紅光掠起,融入小舞體內。她那空洞的雙眼頓時恢復了神采。

這一次,唐三沒有壓制小舞靈魂出來的衝動,兩人對視一眼,同時朝著唐昊和阿銀拜了下去。

唐昊哈哈大笑,單手拉著唐三和小舞疊在一起的手掌。將他們拉起,「得媳如此,夫復何求。小三。今後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小舞。以後她就是你地未婚妻了。」

大滴的淚水順著小舞面龐滑落,她那臨時回到體內的靈魂劇烈地悸動著。輕聲喚出兩個字,「爸,媽」

一根藍銀皇翹起,在輕輕的抖動下來到他們面前,只見那藍銀皇大片地草葉在輕輕抖動中,一根金絲緩緩從草葉上脫落。宛如有靈性一般分別纏繞上了唐三和小舞的手指。唐三是左手中指,而小舞是右手。

金光閃現,金絲在強烈的光芒和充滿柔和的情緒中分別化為一枚纖細的金色戒指,分別套在他們的手指上。

唐三和小舞驚訝地看著手上那不斷給他們帶來奇異感覺的淡淡金光,就在這一剎那,他們頓時有種心靈相通的感覺。似乎兩人的靈魂已經被這一根奇異的金絲纏繞在一起,永不分離。

唐昊微笑的看著面前的兒子和兒媳。「這是你們媽媽給你們地結婚禮物。爸爸沒有什麼拿得出手地。但我和你媽媽會一直在這裡祝福你們。小舞。早日好起來吧。我們都在等待著你真正成為我們兒媳的那一天。」

小舞猛地撲入唐三懷中,緊緊的摟著他。已是泣不成聲。

儘管現在還並不完美,但他和她。終於名正言順地在一起了。那金色的戒指,象徵著他們的感情。這一刻,冰火兩儀眼周圍所有的植物似乎都在歡快的隨風舞動著,祝福著這對有情人。

七寶琉璃宗。

「宗主,您真的同意榮榮和唐三他們一起去冒險么?」骨斗羅眉頭緊皺的說道。

寧風致點了點頭,「大師說的沒錯。武魂殿對我們現在來說,幾乎是不可戰勝的,我們都不可能在未來成為與武魂殿對抗的中堅力量。但史萊克七怪不同,這七個孩子包括榮榮在內,都有著得天獨厚的天分。只有他們真正成長起來,我們才有對抗武魂殿的實力和機會。讓他們去吧。如果他們永遠在我們的羽翼下成長,是無法獨立翱翔於九天的。史萊克七怪性格互補,他們的感情更勝於兄弟姐妹。」

劍斗羅塵心點了點頭,道:「宗主的決定是正確的。榮榮已經六十級了。在七寶琉璃宗中,也算是強者之一。雖然她的武魂進化為九寶琉璃塔,可能否真的擁有九寶琉璃塔的實力,還要看她自己。當初她在史萊克學院修鍊的過程已經證明宗主的選擇是正確的。這七個年輕人在一起,很可能會成為未來的七個奇。」

骨斗羅苦笑道:「我是捨不得榮榮啊!我們七寶琉璃宗,就只有這一根獨苗有資格繼承未來的宗主之位。寧風致堅決的道:「玉不琢,不成器。我也捨不得女兒。但留她在身邊,七寶琉璃宗就不會衰落了么?雖然我不願意承認,但我們已經在走下坡路。天斗帝國對我們也存在著幾分戒懼之心。宗門能否中興,不在我們。而是在於榮榮。當九寶琉璃塔九光綻放時,就是我們七寶琉璃宗進化,重出魂師界的一刻。」站在史萊克學院大門前,兩人對視一眼,眼中都流露出了難以抑制的興奮。

「沐白,我一直想問。你是怎麼說服你父皇,同意你帶我出來的?」天使面容,魔鬼身材的少女輕聲道。

青年微微一笑,「我對父皇說,如果我不能活著回來,皇位就由大哥繼任。如果我能活著回來。那麼,就是我們正式向武魂殿動手的時刻。我們星羅帝國,皇室之間最重利益,如果沒有大哥的存在,父親是不會讓我離開地。但現在卻不一樣。與其說是他讓我出來,倒不如說是他期盼著我能夠回去。變得強大后回去。」

這一男一女,可不正是史萊克七怪中的老大邪眸白虎戴沐白和最小的幽冥靈貓朱竹清么?

接到大師的信箋后。戴沐白說服了自己的父親,星羅帝國當今的皇帝陛下。帶著朱竹清日夜兼程趕來。

聽著戴沐白的話,朱竹清不禁噗哧一笑,「你說的倒是冠冕堂皇。我還不知道你么?」

戴沐白眨了眨眼睛。邪眸雙瞳光芒一閃,看著朱竹清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無奈的道:「就知道瞞不過你。好吧。我投降。我承認這次來更多地是為了私心。難道你就不想和大家重聚么?我們史萊克七怪又能走到一起,一同戰鬥。一同成長,這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啊!當初在史萊克學院和大家在一起的那幾年,雖然我們在不斷地戰鬥,可那段時間也是我有生以來過的最痛快地。坦白說,如果不是為了我們自身的安全,我真的懶得去爭奪那皇位。皇室的勾心鬥角不適合我。我更願意和兄弟們一起笑傲山林。大師在信中說小奧這傢伙也回來了。哈哈。不知道這傢伙的大香腸修鍊到什麼程度了。只是小舞……」

大師在信中將這段時間發生的事都簡單地說了。所以他們雖然不在,但對天斗帝國發生的一切也算是有所了解。

朱竹清嘆息一聲,「只是苦了三哥了。不過我相信,小舞是一定會復活的。就算是上天,也不該忍心拆散他們吧。」

戴沐白揉揉朱竹清的頭,「走,我們進去吧。不知道大家在不在。」

說來也巧。這時候。馬紅竣寧榮榮、奧斯卡還真的都在史萊克學院中。即將遠赴海神島了。大師正在指點他們修鍊。這些年過去,史萊克七怪中每個人都成長了。而其中變化最大的就是奧斯卡。奧斯卡擁有了鏡像頭骨和鏡像大香腸之後。對整個團隊的實力有了極大地改善。同時他也可以成為連接史萊克七怪地紐帶。只要事先有所準備,史萊克七怪的每個人都能通過他地鏡像大香腸使用其他人的力量。雖然不可能像奧斯卡那樣使用地那麼多。但只是一部份就足以改變很多了。

海神島對於史萊克七怪是個未知的世界,大師就利用這最後的時間,主要鍛煉寧榮榮、奧斯卡和其他人的配合。而馬紅俊則是主要提升他那本就已經十分恐怖的爆發力。

除了他們三個以外,大師這次專門教導的還多了一個人。

「死胖子,閃開點。你是不是故意擋在我去路上的?」白沉香一腳踢在馬紅俊屁股上。怒氣沖沖的說道。

寧榮榮和奧斯卡兩人在旁邊偷笑,很明顯,他們誰也沒有來勸說的意思。看著白沉香天天純虐馬紅俊,是很容易產生快感的。而偏偏馬紅俊又不敢得罪他們。唯恐他們將自己以前的醜事說出去。

馬紅俊一臉冤枉的道:「我怎麼會突然擋住你呢?我這是正常的走位啊!香香,你可不能冤枉我。話說,為什麼你總是踢我屁股。萬一踢壞了怎麼辦?」

白沉香沒好氣的道:「你屁股那麼肥,哪有那麼容易踢壞的。皮糙肉厚的。哼。你就是故意的。你明知道我速度快,剛才還擋在我前面,不是故意是什麼?」

馬紅俊委屈的道:「我這不是怕你受傷么?你不知道,小奧這傢伙可狡猾的緊。剛才又用了以三哥血液製造出的鏡像腸,還有榮榮的增幅。你冒然衝過去,很可能會上當的。」

白沉香疑惑的看向寧榮榮和奧斯卡,「榮榮姐,是這樣么?」

寧榮榮撲哧一笑,道:「香香,胖子還真不是故意擋著你的。三哥的武魂以控制力為主。你的速度雖快,但如果撞入三哥魂技中的那張大網,也就別想逃脫了。」

此時奧斯卡使用了鏡像香腸后的效果還沒消失,右手一抖。一團黃綠色光芒已經飛了出來,在空中驟然張開,直奔馬紅俊飛去。

胖子眼中精光一閃,一道金紅色地火焰驟然從口中噴吐而出,頓時頂住了張開的蛛網,緊接著,只見他身體掠起,背後兩隻龐大的鳳凰羽翼驟然展開,身形掠過之處,那張蛛網頓時化為了灰燼。整個人在空中留下一道炫麗的火影。奧斯卡使用的藍銀皇。畢竟不是唐三用的。雖然有火免效果,但奧斯卡卻控制不好那來自血脈中的力量,而且他鏡像香腸中畢竟也只是用了一滴唐三的鮮血而已。可胖子現在的鳳凰火焰已經達到了極其變態的程度。這才一舉破掉了蛛網束縛。

白沉香朝著洋洋得意落在地上地馬紅俊吐了吐舌頭。不屑的道:「那麼愛表現,你怎麼不去演雜耍。」

馬紅俊有些忍不住了。「香香,你不要總是針對我好不好?我們這是在練習,在提升實力。你要是對我不滿意,等回家后隨便你還不行么?」

白沉香瞪大了眼睛,「死胖子,你還學會反抗了?跟你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香香。還有,什麼叫回家後任我擺布?我和你是一家的么?」

寧榮榮在奧斯卡耳邊低笑道:「胖子這次是真地遇到剋星了。香香這丫頭這張小嘴可真是厲害啊1

奧斯卡壓低聲音道:「你覺得香香怎麼樣?和胖子有沒有可能?」

寧榮榮道:「有沒有可能我就不知道了。這要看胖子自己的本事。當初我們剛認識地時候,又怎麼知道能在一起呢?不過,我可以肯定,香香的心地很善良。雖然略有驕縱,但可比我當初好多了。」

奧斯卡嘿嘿一笑,「是啊!她怎麼能和你比呢?當初你可是七寶琉璃宗的小魔女。連古爺爺和劍爺爺那樣的封號斗羅都怕你三分呢。」

寧榮榮嗔怪的瞪了他一眼。在他腰間的軟肉上輕輕掐了一把。「壞人,再取笑我。我就……」

奧斯卡輕挑地在寧榮榮粉嫩的面龐上摸了一把,「你就怎麼樣啊?」

寧榮榮俏臉飛紅。在羞澀中也沒多做考慮,衝口而出道:「我就不讓你摸了。」說完這句話,她才意識到自己的語病,俏臉頓時大紅。奧斯卡則是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我好怕哦。」

「你……」寧榮榮飛起一腳,就像是白沉香踢馬紅俊那樣踢在奧斯卡屁股上。但奧斯卡這猥瑣的傢伙卻故意翹起屁股,嘴上還說著,「好爽,好爽。」弄的寧榮榮一臉氣結,可偏又忍不住笑出聲來。

白沉香站在一旁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們,馬紅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溜到她身邊,低聲道:「是不是沒見過這麼猥瑣、的傢伙?」

白沉香下意識地點了點頭,馬紅俊趕忙道:「我們史萊克七怪中,論人品,那無疑是我三哥第一。不過,我也和三哥差不多。我們都是感情專一地好男人。小奧雖然人賤了點。不過人品也是很好的。你是不知道他和榮榮之間發生了多少事。那其中地故事,可算得上是曲折離奇了。回頭,我給你講講我們史萊克七怪當初的故事吧。」

「好啊1白沉香下意識地答應著。她從側面也聽說過不少史萊克七怪的故事,尤其是來到史萊克學院后。這裡的學員見了奧斯卡、馬紅竣寧榮榮他們,眼中的尊敬是無法掩飾的。就連這裡的老師們對他們也是客氣有加。白沉香也聽說了當初史萊克七怪力挫各大學院,最後獲得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冠軍。但也只是知道皮毛而已。

馬紅俊一看白沉香答應了,就忍不住有些得意忘形了,「那今天晚上我去你房間,給你講故事吧。」

「去我房間?」白沉香此時已經反應過來,緩緩扭過頭,看向近在咫尺,已經開始有要流口水意思的馬紅浚

她展顏一笑,頓時宛如百花盛開,看的馬紅俊都不禁有些呆了。

「臭流氓,死色鬼。你想得美。」驟然爆發,白沉香猛的擰住馬紅俊的一隻耳朵,用力旋轉一百八十度。疼的馬紅俊頓時慘叫一聲,心中的綺念被沖的七零八落。

奧斯卡摟著寧榮榮,輕嘆一聲,「看來,大師的建議是正確的。我們現在所承受的壓力太小了。大家在一起,每天都很開心。可沒有壓力,我們修鍊的動力和以前相比也會大幅度降低。自從回來見到你之後,坦白說,我一點修良都沒有,只想陪著你,有你在身邊,什麼都不重要了。」

寧榮榮點了點頭,道:「我也是。希望這次我們去海神島,能夠在壓力下加速提升吧。」

奧斯卡微微一笑,道:「其實,我知道你更願意過現在的生活。但是,你是未來的七寶琉璃宗繼承人。我會儘可能的幫你分擔身上的責任。而且,這次我們史萊克七怪也終於可以重聚了。大家在一起,就算是面對壓力中修鍊也同樣是快樂的。我們都是可以將後背交託給對方的夥伴。這可比我在北方哪會兒幸福的多了。」

寧榮榮嘻嘻一笑,道:「是啊,我們又能在一起了。這種感覺真好。經過了這麼多風風雨雨,我們也都長大了。」

「呦,榮榮長大啦,哈哈。小奧,你這個賤人,你還肯回來啊!你知不知道榮榮為了你留了多少眼淚。」

奧斯卡剛一回過身,就已經被一個雄壯的身體緊緊抱住,當然,只是用力的抱了一下而已。但就是這一下,也令他全身骨骼一陣作響。

「戴老大,你就不能輕點么?」奧斯卡苦笑著看著已經鬆開手臂的戴沐白。

四目相對,兩人都不禁笑了起來,在史萊克七怪中,最先認識的就是他們兩個和馬紅浚當年一起風騷的泡妞時,這兩個傢伙是沒少做搭檔的。只不過風格不同而已。

戴沐白用力抓住奧斯卡的肩膀,「活著回來就好。哈哈,你小子破相了。很好,我終於比你帥了。」

奧斯卡氣結道:「那你也不是最帥的,別忘了還有小三呢。」

戴沐白嘿嘿笑道:「誰和他那個非人類比。比你帥我就滿足了。」

朱竹清在寧榮榮耳邊低聲說了幾句什麼,寧榮榮俏臉頓時再次漲紅,偷眼看了看奧斯卡,向朱竹清輕輕的點了點頭。

白沉香有些好奇的看著他們,就算是她這個外人也能從戴沐白和奧斯卡之間的簡單幾句交談中感受到他們那濃濃的兄弟之情。

馬紅俊道:「這眼鏡跟有毛病似的傢伙就是我們史萊克七怪的老大,邪眸白虎戴沐白。那個美女是我們中最小的一個,幽冥靈貓朱竹清。在我們七個中,戴老大的實力僅次於三哥。不過,如果他和竹清在一起,就算是三哥也要遜色一籌。」

「死胖子,你說誰眼睛有問題?」妹們,用你們的月票和推薦票來祝福唐三和小舞的訂婚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