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三十集瀚海城第二百零四章唐門第四一千零一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集瀚海城第二百零四章唐門第四一千零一夜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青色狼盜出現之前,那些普通的灰色狼盜並沒有停止他們的攻擊,而且攻擊的更加猛烈,極為有效的替那些青色狼盜吸引了唐三三人的注意,在這混亂的環境下,如果不是藍銀領域,還真的很難發現它們的存在。

戴沐白猛然轉身,一口白虎烈光波就噴了出去,正好迎上了那青色狼盜的突襲。

那青色狼盜雖然體積要比普通狼盜大了許多,卻非常靈活,面對戴沐白的攻擊瞬間伏低身體,緊接著全身出現了虛幻般的光影,彷彿整個身體都緊貼在地面向前滑行一般,竟然鑽過了戴沐白的攻擊。

當他身體揚起時已經來到了戴沐白面前。兩隻前爪從下向上撩起,鋒利的黑色狼爪帶起寬達一米的青色光刃形成一個巨大的月牙狀,竟是要將戴沐白從下向上開膛破肚。

馬紅俊和唐三那邊也同時遇到了攻擊,攻擊馬紅俊的那隻青色狼盜驟然加速之中,全身化為一團青色虛影,直接朝著馬紅俊撞了上去。它選擇的機會極好,正是馬紅俊用自己的火焰雙翼拍飛兩頭普通狼盜,身體露出破綻的時候。無奈之下,馬紅俊也只能雙手帶動翅膀回收,擋在自己身前,硬吃他這一撞。

詭異的是,那青色狼盜眼看著就要撞上那鳳凰火焰的雙翼時,竟然違反了自然規律般硬生生的停滯在半空之中,巨大的狼神猛然向後弓起,就像瞬間拉成滿月的一張大弓。兩隻前爪合攏在頭頂上方,青光暴射,化為一道長達兩米地青色光刃,劈頭蓋臉的斬向馬紅浚

而攻擊唐三的那隻青色狼盜的體積最大。比其他兩隻青色狼盜地身體還要大上幾分,一雙眼睛更是完全呈現為青色。悄無聲息的從背後撲向唐三。它也是三隻青色狼盜中第一個發動地,這也是為什麼唐三隻來得及提醒戴沐白,卻來不及提醒馬紅俊的原因。

森冷的青光在它的全力衝刺下渲染著他地身體宛如透明一般,他的攻擊方式和另外兩名青色狼盜不同。並不是用利爪化為光斬,而是在距離唐三隻有三米的地方猛的張開嘴,噴出了一圈青色光環,直奔唐三身體籠罩而去。

在它發動時那一刻,唐三就已經發現了,但此時他正面的壓力極大。足有十多隻狼盜悍不畏死的撲來,狀若瘋狂一般。

唐三臉上冷光一閃,雙手在胸前合攏,就在背後攻擊即將到達前地一瞬,他已經憑空消失了。那全青色光環掠過他之前所在的位置,正好籠罩住了兩隻狼盜。只見那兩隻狼盜身上頓時多了一層青蒙蒙的光彩,緊接著全身在劇烈的抽搐中鮮血狂噴而出,不但是血液。甚至連內臟也噴了出來。眼看是不活了。以他們那強悍的身體,竟然是被那青色光環直接震斃。

唐三身形再現時。正好出現在那頭青色狼盜頭頂上方。正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唐三身體悄然下撲。八蛛矛帶著濃郁的血腥氣息直奔那青色狼盜刺去。

但那青色狼盜地反應極快。當唐三以為八蛛矛已經貫穿了它地身體時。卻發現自己刺穿地竟然只是那頭青色狼盜留下地殘影。緊接著。身側一股大力傳來。令唐三不得不收攏八蛛矛。整個人在半空一陣急速翻滾。那劇烈地撞擊使得他胸前一陣氣血翻湧。

這也就是他身體極其堅韌。再加上有八蛛矛防護。換了普通魂師。這一撞至少也要去掉半條命。

唐三暗罵自己大意。在身體翻轉地同時。他再次施展出了瞬間轉移。躲開了那青色狼盜緊接著追蹤打擊地數十道青色風刃。落在一旁。這青色狼盜發出地風刃可就不是普通狼盜那麼簡單了。

普通狼盜發出地縫紉只有尺余寬度。厚度更是不足三寸。而這青色狼盜發出地風刃。單是厚度就足足超過了一尺。扇形刃面更是寬達米余。威力不可同日而語。所過之處。植物被切割地粉碎。空氣中發出一連串刺耳地尖嘯。唐三這邊情況緊急。另外兩邊戴沐白和馬紅俊地情況也好不了多少。戴沐白一口白虎烈光波噴出。怎麼也想不到對手在被自己鎖定地情況下竟然能從白虎烈光波下方穿過。而此時。他正一掌擊斃了一隻普通狼盜。胸前空門大開。

面對對手撲來。由下向上撩起地光刃。他只能選擇硬擋。兩隻虎掌帶著鋒利地爪刃驟然下擊。與那青色狼盜地攻擊悍然撞在一起。

轟然巨響中。青色狼盜被轟擊地飛退而出。但戴沐白也絕不好受。不但身形跌退。而且身前還被那青光帶起地風刃割破了皮膚。儘管白虎護身障和白虎金剛罩幫他擋住了攻擊。但還是被那鋒利地勁氣內侵經脈之中。劇烈地疼痛以及肆虐地能量令他不得不全力催動自身魂力將其排出。

他清晰的判斷出,這隻青色狼盜的力量或許不及自己,但也和自己五十級魂力時差不多。關鍵是,自己對他的能力並不了解,周圍還有眾多普通狼盜的圍攻。恐怕要陷入苦戰了。

另一邊,馬紅俊的情況也同樣不好。攻擊他的那名青色狼盜攻擊力發揮的更加恐怖,刺耳的摩擦聲中,胖子的鳳翼天翔竟然被斬開近半,雖然他的鳳凰火焰也附著在對方手臂上一些,但他也同樣被那鋒利的勁氣侵入體內,雙臂傳來宛如折斷一般的劇痛。

三名青色狼盜的偷襲無疑是成功的,唐三和戴沐白在發現的情況下還都受了輕傷,馬紅俊的傷勢更是要重一些。

那名毛髮上沾染了鳳凰火焰的青色狼盜動作極快,手抓上利刃閃爍,直接將自己沾染上火焰的皮毛割掉。它地血液竟然都是青色的。

三名青色狼盜自然沒有放過唐三三人的意思,此時,其他的普通狼盜已經圍成一個圈,但卻不像之前那樣瘋狂撲擊了。更多地是在旁邊虛張聲勢,偶爾偷襲。而三名青色狼盜則全力攻向唐三三人。

戴沐白的性格一向是遇強越強。被對手偷襲得手頓時大怒,怒吼一聲,「媽地,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啊1怒吼中,全身金光綻放,正面迎著那隻青色狼盜就沖了出去,兩隻虎爪金光閃爍,每一根虎爪利刃上都爆射出尺長金光。

那青色狼盜卻絲毫不懼,速度奇快無比的纏上了戴沐白。論實力。戴沐白是穩穩在這隻青色狼盜之上的。但經過之前的消耗后,他地魂力也有所下降。何況周圍還有那麼多普通狼盜虎視眈眈,他也不得不留下一些餘力應對。這樣一來,兩者之間的差距就被拉近了許多。

不過,就算如此,戴沐白強橫的實力也不是這隻青色狼盜所能比擬的,幾次硬拼之下,青色狼盜已經被他的虎爪震得連連後退。身上留下了數道深深的傷痕。

但令戴沐白有些鬱悶地是。這隻青色狼盜異常滑溜,先後幾次。他眼看著就能將對手開膛破肚時,這青色狼盜身上卻都是虛幻般的閃爍了一下。卸掉了大部分攻擊力,甚至還曾閃開過他的攻擊。

馬紅俊這邊可就不像戴沐白這麼主動了,之前那一擊他受創不輕,不但被震傷了內腑,雙臂上也是各自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傷痕,有些血肉模糊。雖然再次用出了鳳翼天翔與對手周旋。但卻在對手快速的攻擊下連連後退。

馬紅俊的爆發力無疑是極強的,但此時卻被對手的速度完全壓制,看上去一副岌岌可危地樣子。

攻擊唐三地青色狼盜,是所有狼盜中最為強橫的一個,體型巨大地他,如果用魂力來評價,一點也不在唐三之下。不但速度奇快無比,而且那令自身變得虛幻的技能也用地比另外兩隻青色狼盜要嫻熟的多。雖然還不能和唐三的虛無技能相比,但也能夠閃躲開大部分攻擊了。

發現馬紅俊那邊的情況有些不妙,唐三知道不能再耽誤下去了,必須儘快結束戰鬥。這隻青色狼盜雖然實力不弱。但他還沒真正看在眼裡。和曾經面對過的強大魂師相比,這種殘忍的生物又算得了什麼呢?

身形在空中一閃,又一次運用了瞬間轉移,這次,唐三儘可能與那隻青色狼盜拉開了彼此的距離。此時他就展現出了作為史萊克七怪靈魂的實力。他所出現的位置,正是馬紅竣戴沐白兩人戰鬥著的中央處。距離兩人的距離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第四魂環驟然閃亮,黑光奔涌,萬年魂技藍銀囚籠發動。

在藍銀領域的作用下,藍銀皇的每一個技能無疑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增幅。光芒閃爍之中,馬紅俊和戴沐白面前的對手同時都被一個巨大的藍銀囚籠困在其中。他們雖然有那虛化的能力,但還不足以穿越這樣的障礙。更何況,唐三為了穩妥起見,殺神領域的進化技能殺神突擊也同時發動。

來自心靈深處的恐懼感在那冰冷的氣息中狠狠的刺中了兩隻青色狼盜,令他們的身體遲滯了一下。就更沒可能逃脫藍銀囚籠的限制了。

戴沐白和馬紅俊與唐三配合也不是一次兩次了,當唐三出現在兩人中間位置時,他們就已經開始蓄力。眼看著對手在藍銀囚籠限制中開始拚命的攻擊那堅硬的藍銀皇,兩人也同時發起了自己的強勢攻擊。

白虎流星雨從天而降,穿過藍銀皇留下的縫隙,全部攢射那頭青色狼盜。而馬紅俊早已經憋了一肚子氣。他在後退過程中本來就在蓄力,就是要等待機會給對手以致命一擊,只是因為對手速度實在太快,如果他的攻擊不能有效狙擊對手的話很容易遭到反擊,所以才一直在抵擋中後退。此時,那青色狼盜被唐三的藍銀囚籠成功控制,他還有什麼好忌諱的?發動地甚至比戴沐白還要快。鮮血淋漓的右臂猛然轟向藍銀皇下方的地面。

他的右臂中因為有魂骨地存在,堅忍程度遠強於左臂。受傷並不算太重。第四魂技,鳳凰嘯天擊,發動。當那扭曲的光芒伴隨著大地地顫抖出現在那名青色狼盜腳下時,他的命運就已經註定了。

此時。周圍的普通狼盜顯然也看出了不妙,立刻瘋狂的向戴沐白和馬紅竣唐三三人撲去。試圖打斷馬紅俊和戴沐白地攻擊。

但是。唐三既然開始發動了,又怎麼會給他們這樣的機會呢?

嗡,藍銀領域的作用在這一刻最為完美的展現出來,藍銀囚籠變異技能藍銀突刺陣釋放。

無數蓄勢以待的藍銀草穿刺而出。化為一根根利刺衝天而起,狼盜的身體雖然極為堅韌,但在這萬年魂技地穿刺下,尤其是大面積的攻擊中,他們根本沒有閃躲的可能。

雖然藍銀突刺陣還不足以真正的殺死他們,但狼盜中也出現了大量腳被刺穿。身體某些部位被刺透的情景,憑藉這一擊,唐三幾乎傷到了所有普通狼盜,並且讓他們陷入眩暈狀態。當然,其中也有七、八隻狼盜格外倒霉,被藍銀突刺陣直接從全身少數幾個脆弱位置刺入,比如下體……,雖然一時未死。但他們所承受的痛苦卻比死還要難過。

唐三發動的毫無預兆。一切都來的太快了,當那名最健壯地青色狼盜發現不對時。另外兩名青色狼盜都已經開始承受戴沐白和馬紅俊地攻擊了。

「嗷」最健壯的這隻青色狼盜仰天發出一聲怒吼,並沒有去援救夥伴。而是直奔唐三沖了過來。全身上下,都散發出那虛幻般地光彩,背後拖起一連串長長的光影。

唐三雖然在施展技能,但他當然不會忘記了自己這個對手,從他剛開始施展技能那一刻,就已經決定了要徹底解決這三隻強大地狼盜。只要將他們幹掉,那麼,今天這場戰鬥也就隨之結束了。

因此,在接連兩次施展出第四魂技的時候,他的目光卻始終鎖定在那隻最強的青色狼盜身上。眼看著它朝自己沖了過來,唐三的雙眼頓時變成了一片澄藍色。紫金色的光芒宛如實質般噴吐而出,紫級神光發動。

那青色巨狼的虛化能力雖然能夠抵擋大部分物理攻擊,但唐三這紫極神光卻是正宗的精神屬性攻擊,它又如何能閃躲的了?就算它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光。在憤怒中,這隻青色巨狼又是直線發動攻擊的,因此,它那雄壯的身體正好與紫級神光撞個正著。

轟然巨響之中,青色巨狼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但是,它卻並沒有被紫極神光殺死,它的身體強度極其驚人,而且竟然也擁有著異常強大的精神力。在紫極神光的轟擊之下,雖然口鼻噴血,全身陷入短暫的僵持,但它自身的肌肉也同時在瘋狂暴漲。像極了以前唐三曾經見過的一個魂技,嗜血。

不能再給這傢伙機會了。唐三眼中閃耀著凌厲的光芒。這頭青色狼盜普通狀態就已經那麼強橫,要是真讓它這嗜血狀態施展開來,今天自己三人想要全身而退就難了。此時雖然他們重新佔據了上風,但實際上,三人也是在同時消耗著龐大的魂力來換取的這個上風。如不能一舉斃敵,他們就必須要承受魂力大量消耗后的結果。

唐三的雙手動了起來,以手代臂。那同時化為玉色的雙手每一次從腰間掠出都會帶起一片晶瑩的光彩。在這一刻,再也沒有人能夠看清他的手臂和雙手是怎樣律動的。剎那間,他彷彿生長了千條手臂一般,身體兩側完全都是手臂所化的虛影。

亮晶晶的光彩從唐三身上揮灑而出,帶尖的,帶刺的,帶棱的,帶刃的,彎曲的,弧形的,錐形的,針形的。無數暗器就像突然從他身上炸起一般四散紛

或直飛,或斜飛,或化成弧線,或相互碰撞。幾乎就是那一瞬間,在唐三身前彷彿綻放出了一朵炫麗的花朵般,那無數暗器在叮叮噹噹的碰撞聲中炫麗展開。

每一枚暗器都像是長了眼睛一般,輕鬆地繞過森林中的植物。在它們背後,都帶著淡淡的白色尾焰,炫麗的光彩彷彿令整片森林都為之一亮。

紫極魔瞳雖然重創了那隻青色狼盜,但卻並沒有限制住他太長時間。在被紫極魔瞳命中前地一瞬間,當它發現不對時。這隻聰明的狼盜首領就用出了自己地嗜血技能。

嗜血技能使用后,一切只憑本能進行殺戮,根本就不需要過多的意識。因此,他的意識雖然受到紫級神光重創。但在嗜血狀態下它相信自己也一定能將唐三三人撕成碎片。

但是,當它剛剛恢復行動,全身再次籠罩上那虛化的光芒時,鋪天蓋地般地無數暗器卻已經匯攏成了一個巨大的球體。將他的身體完全籠罩在內,根本再沒有任何一個可以閃躲的空間。那每一枚暗器上所附帶的白色尾焰都是來自於唐三的玄天功內勁。

唐三在發出這些暗器之後,不但未顯得疲憊。臉上反而閃耀著一層興奮地艷紅,淡淡的自言自語道:「能死在我唐門排名第四的暗器手法一千零一夜中,也算是你的幸運了。這不在是暗器,是寂寞。死亡的寂寞。」

暗器到達了終點,幾乎就和唐三說出了最後一個字同時結束。

所有的絢麗歸於中央。不同的暗器展現出了不同的效果,穿透性地狠狠刺入對手體內,爆炸性地已經轟然炸響,帶毒的將毒素傳入對手體內。帶刃地切割著對手的身體。不論是哪一種暗器。不要忘記。它都出自於唐門。

一千零一夜,暗器百解中排名第四地暗器手法。能夠排在它前面的只有那絕世的三種。而它之所以排名第四,並非是它的威力不夠。如果只論技巧的話。一千零一夜可以說是所有暗器手法中最難的。

唐三在那一瞬間發出的暗器是正好一千零一枚。每一枚暗器上還都要帶有玄天功的輔助。一旦施展,除非是擁有瞬間轉移之類的能力。否則,沒有任何人能夠閃躲開它的攻擊。

而在施展一千零一夜這種暗器手法時,施展者必須要先使用玄天功秘術,在短時間內激發自己潛力,讓自身魂力的總量提升三倍。並且玄天功修為要在六重以上,才有施展這種手法的可能。而使用了這種秘術之後,施展者要虛弱三天才能恢復過來。

一千零一夜,唐三練成並不久。這種手法其實是其他各種暗器手法融合在一起,融會貫通之後才能施展的。最開始時要練習三枚暗器同時發射,分別以直線、斜線和弧形攻擊同一個目標。之後是六枚、十二枚,……,一直增加到一千零一枚,才算是徹底練成了這種手法。

一旦施展,其攻擊威力足以毀滅比自己實力強上三成以上的敵人。全方位的攻擊配合各種特性的唐門暗器,根本是無法防禦的。一旦一千零一夜這種手法用出,唐門歷史上,還從未有人能活下來。

當然,一千零一夜也有著它的缺點,一個是需要的暗器太多,其次是手法練習極其艱辛,第三個,就是對自身的消耗太大。這種手法是專門針對那種速度奇快無比,無法被鎖定的對手時才使用。試問,當暗器從四面八方同時射來時,你又如何閃躲呢?但也正因為那些缺點的存在,它才只能排名在閻王帖之後,名列第四。但毋庸置疑的是,在唐三前一世界中的唐門內,能夠施展這一千零一夜手法的強者,最終都能使用唐門最頂級的幾種暗器。

唐三的紫極神光並不只是要攻擊那青色狼盜,同時也是給自己帶來施展暗器的時間。他已經接連施展兩個萬年魂技了,想要再施展技能需要時間,在這種情況下,使用暗器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當然,他一開始並沒有想要施展自己剛剛練成不久的一千零一夜。而是看到那青色狼盜進入嗜血狀態后臨時起意才使用的。

自從這種手法練成以後,唐三還是第一次用出。玄天功秘術刺激所產生的內力,必須要在短短几秒內用出,否則就全然無效了。唐三也曾經試過用這種秘術與自己的魂技配合。但結果卻都不好。魂技需要地魂力雖然越多越好,但突然的爆發,卻令唐三失去了對魂技的控制,反而不如正常使用的效果好。而那秘術。卻像是專為一千零一夜而設計地。在使用這個手法時,一切都是那麼圓融如意。唐三也第一次用出了這排名第四的手法。至此。唐門暗器百解中地手法,他也只有排名前兩位的尚未用過了。

嗜血,令那青色狼盜首領全身氣血奔涌,可此時。卻只能從那無數傷口處噴洒漫天血霧。在一千零一夜面前,等待它的結果就只有秒殺。幾乎全身上下每一處要害都被那一千零一夜帶來的死亡寂寞籠罩著。

劇烈地轟鳴也同時從兩側響起,戴沐白與馬紅俊也徹底完成了他們的攻擊。藍銀囚籠散開,戴沐白攻擊的那名青色狼盜已經在白虎流星雨中被炸的一片血肉模糊。而另一邊馬紅俊的對手,更是已經徹底變成了一具焦炭。

這麼多年了,馬紅俊都沒受過這種程度的傷。身體地傷痛無疑令這胖子憤怒了。因此,在鳳凰嘯天擊結束之後,緊接著他的第五魂技也釋放了出來。

鳳凰流星雨。

馬紅俊的鳳凰流星雨與戴沐白的白虎流星雨還是有很大區別的。首先,這兩個技能一個是萬年魂技,一個是千年魂技,攻擊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胖子這鳳凰流星雨籠罩的範圍極大,而且每一顆火焰流星都附帶著他那鳳凰火焰的攻擊威力。自然是極其恐怖的。

劇烈地轟鳴聲中,被藍銀突刺陣刺傷眩暈地狼盜們。就這麼沐浴在鳳凰流星雨之中。那結果還能好到哪兒去?

這一輪攻擊結束時。能夠還活著的狼盜已經不足三分之一,而且幾乎都受了不輕地創傷。唐三不會給他們逃走機會的。雖然身體已經開始出現虛弱狀態,但他還是再次釋放出了藍銀領域地進化技能。藍銀範圍纏繞。將最後受傷的這些狼盜全部纏繞祝接下來發生的,就完全是單方面的屠殺了。

而發動屠殺的竟然不是唐三和戴沐白,而是因為憤怒,眼睛都被火焰染紅了的胖子。幾乎是瘋狂的衝出去,拚命的殺戮著那些狼盜。

直到戰鬥結束唐三和戴沐白才看到。胖子左臂上的傷口深可及骨,整個上半身都被鮮血染紅了,將那最後一具屍體焚化之後,整個人站在那裡大口大口的喘息著,接連吃下兩根奧斯卡之前給的恢復大香腸。

三個人可以說都是渾身浴血,當然,絕大部分都是敵人的血。此時唐三的虛弱狀態已經出現了,跌坐在那裡大口的喘息著。三人中,狀況最好的恐怕就是戴沐白了,不過他此時的樣子看上去同樣狼狽。

戴沐白沒有休息,他挨個檢查著那些狼盜的屍體,他可不希望在離開的時候,被未死的偷襲。

不過,也確實沒有能夠活下來的狼盜了,他們的攻擊那樣猛烈,狼盜根本就沒有任何機會。尤其是攻擊唐三那頭青色狼盜,如果按照魂獸的等級來劃分,那隻狼盜至少也有兩萬年以上的修為,而他的狡猾程度可不是萬年魂獸能夠媲美的。

檢查一遍后,戴沐白最後坐回唐三身邊,除了那些肯定必死的狼盜之外,其他的屍體他都補上一腳,決不可能再有活著的狼盜留下了。

馬紅俊也已經走回到唐三身邊,三個人背靠背坐在那裡,將奧斯卡給的恢復大香腸吃掉,恢復著自己的體力。

戴沐白苦笑道:「沒想到這一戰居然會如此艱苦。」

唐三道:「是我墓蘭撇蛔恪C幌氳秸廡├塹林謝褂姓庵智嗌的強者存在。如果我猜的不錯,他們應該是狼盜中的變異存在。各方面能力比普通狼盜強得多了。」

戴沐白點了點頭,有些后怕的道:「要不是你反應快,沒讓他們將全部實力都發揮出來,我們恐怕就真麻煩了。小三,剛才你那暗器用的真讓人無語,這東西能不能學?」

唐三肯定的向戴沐白點了點頭,笑道:「學是能學,但要從小開始學才行。你們現在想學的話,首先就要廢掉自己的武魂,然後一切從頭再來,修鍊個幾十年,應該就可以了。」

戴沐白哈哈一笑,道:「那還是算了吧。胖子,你怎麼樣?」

馬紅俊此時心情也平穩下來,苦笑道:「還好吧。小奧的恢復大香腸效果比以前又有所增強,受的傷在恢復,但我的左臂抬補起來了,估計要修養一段時間才行。」

戴沐白道:「你們先在這裡休息,我去看看那些村民,也順便看看還有沒有狼盜餘孽。」

唐三向戴沐白點了點頭,他雖然身處於虛弱狀態,但和馬紅俊在一起,自保還是沒問題的。畢竟,前一世修鍊玄天功的人誰能有奧斯卡這種恢復香腸來恢復呢?唐三吃下幾根恢復香腸后,發現自己虛弱的感覺已經好多了。應該用不了三天的時間就能恢復過來。

時間不長,戴沐白就回來了,臉色鐵青。

「媽的,這些狼盜真不是人,那些女人和孩子都死了。」

「什麼?」唐三和馬紅俊同時驚呼。

戴沐白道:「應該是和我們動手之前就殺死了那些女人和孩子。沒想到,我們的出現,卻……」說到這裡,他虎目中流露出痛苦的光芒。是他要求正面與對方戰鬥的。可也正是因為三人帶給狼盜的壓力,才讓那些狼盜先屠戮了婦女和孩子。諾大的森林中,此時除了他們三個外卻已經沒有一個活人。

雖然他們全殲了狼盜,但卻沒能救下村民,這種感覺就像一塊大石般壓在心頭。

唐三站起身,拍拍戴沐白的肩膀,「老大,別多想了,至少我們已經替他們報仇了。」

戴沐白漠然不語,唐三徑自走到那名青色狼盜首領身旁,一枚枚的拔出嵌在對方身上的暗器。雖然有些暗器是一次性的已經不能用了,但大多數暗器還是可以重複使用。他們即將前往海神島,暗器對唐三來說極為珍貴,這可是用一枚就少一枚了。

正在他拔下青色狼盜首領身上的一枚柳葉刀時,突然發現,這柳葉刀嵌在的位置下面閃過一片青光。兵沒有鮮血流出。

「咦,這是什麼?」唐三手中柳葉刀連動,劃開了那青色狼盜的大腿,露出了裡面一團閃亮的青芒。

青光也同樣吸引了馬紅俊和戴沐白的注意,兩人都湊了過來。三人面面相覷,一時間都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

那青色的物體竟然是一塊魂骨,一塊右腿骨。淡淡的青光內蘊,顯示著相當強悍的氣息。

戴沐白向唐三道:「小三,你說這東西是它自己身上存在的,還是獵殺魂獸獲得的?」

不知不覺中,斗羅已經到了第三十集了。對書友們的支持,小三隻想說一句話。唐門弟子千千萬,你們才是我一生中最寶貴的財富。今後方緊迫,敵軍步步緊逼。讓我們共同努力,捍衛斗羅第一的主權。謝謝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