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三十一集登陸海神島第二百一十一章險死還生塞翁失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集登陸海神島第二百一十一章險死還生塞翁失馬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很快,唐三就鎮定下來,臉上牽強的流露出一絲微笑。之所以牽強,是因為哪怕是微笑這麼一個小小的動作也同樣會給他帶來劇痛。他已經確定了,自己確實沒死。小舞的靈魂也好好的沉睡在自己的魂環和魂骨之中。而體內的魂力……

那是一種令唐三啼笑皆非的感覺,他此時才發現,自己身體的劇痛,竟然全都是魂力帶來的。並不是因為魂力衰竭、透支,而是因為他體內的魂力實在太多了。多到將自己的身體內每一條經脈都完全撐滿,根本無法運行,就像是阻塞了的血脈一樣。而那劇痛的感覺,正是這些經脈被漲滿導致的。他唯一能夠慶幸的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自己的身體並沒有被撐裂,這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周圍只有嘩嘩水響,海浪不斷拍打著岸邊,也沖刷著他的身體。唐三當然知道,在這種情況下修鍊並不安全。但他現在根本沒有辦法改變自己的情況。單是剛剛那坐起來的簡單動作都險些令他疼昏過去。更不用說是走路了。如果只是痛苦,他或許還能忍耐,可如果體內的經脈因為自己的行動破裂了,那麻煩可就大了。

昏迷前的情景浮現在腦海之中,唐三漸漸回想起當時的情況,體內經脈漲滿的能量,分明是因為自己過度吞噬深海魔鯨體內能量所導致的。那大傢伙雖然實力強悍,可防禦力卻很一般,被自己的八蛛矛刺入、吞噬。

其實,他又哪裡知道,並不是深海魔鯨的防禦力不行。而是他選擇攻擊的地方,正是深海魔鯨要害所在。一般情況下,其他生物就算敢於攻擊深海魔鯨,但還沒到他身邊,就已經被狂暴的能量撕地粉碎了。唐三能夠侵入深海魔鯨身邊,也是他的瞬間轉移和無敵金身兩個技能結合導致。

八蛛矛二次進化后。鋒利程度比以前增加了幾乎一倍,那血色長矛的穿透力遠比唐三想象的強,再加上刺中的正好是深海魔鯨最脆弱的地方。這才能夠扎入其皮膚之內,進行吞噬。

我究竟是怎麼活下來地?深海魔鯨的暴怒唐三還深深的記得,他絕不相信那恐怖的大傢伙會平白無故的放過自己。而且。在那海水砸下來地時候,自己也沒有能活下來的理由。

不管了,不論怎樣,活著就好。劫後餘生的感覺實在令人身心舒暢。儘管身體情況很糟糕,但也總比死了的好。

唐三是聰明人,找不到答案的問題他自然也不會去深究。深吸口氣,開始了自己的修鍊。

這一深吸氣,全身的疼痛頓時如同潮水般襲來。令他險些立刻放棄。但他還是咬牙忍住了。

大腦中的精神力有些空虛,但還勉強能夠調動,在開始修鍊之前,唐三先仔細檢查了一下自己地身體。

他發現。當時自己吞噬深海魔鯨地能量過於龐大。導致自己身體都因為吞噬而膨脹起來。而此時。自己地身體雖然恢復了正常。但當時吞噬地能量卻一點也不見減少。而是被自己地身體硬生生地壓縮在了自己體內。沒有分毫泄露。

難怪會這麼痛苦。唐三不禁暗暗苦笑。當時只是想儘可能地創傷深海魔鯨。可誰能想到竟然會變成了這樣子。要知道能活下來。當時少吞噬一點就是了。

吞噬而來地能量並不是說就直接能夠為自己所用了。那是不可能地。以往。唐三也用八蛛矛殺過人。也仔細感受過通過八蛛矛吞噬而來地能量。

吞噬來地能量因人而異。不同地人或者魂獸。帶給他地能量都是不一樣地。但和他自身地魂力相比。這些吞噬而來地能量都顯得駁雜不純。一般來說。唐三都會憑藉自己地玄天功直接將這些能量瞬間凈化掉。雜質地部分直接通過下次攻擊輸出體外。而凈化后留下地一些能量用來補充體力和魂力。也只能起到一點地補充作用而已。

以前能夠輕鬆解決。可不代表現在唐三也能輕鬆解決。因為以前吞噬而來地。大都是對方氣血所化能量。和唐三自身地能量相比。那根本不算什麼。可眼前唐三體內吞噬而來地能量確實深海魔鯨那恐怖地十萬年魂獸自身地氣血和能量。到了它那種級別。全身上下幾乎無處不充滿了龐大地能量。

這樣一來。就導致了唐三此時身體內吞噬而來地能量甚至比他自身地魂力還要龐大。壓制地他地玄天功內力根本就無法動彈。否則。以玄天功地能力。早就自行將這些能量消化了。

經過壓縮之後,這些吞噬而來的能量甚至像是固體一般,橫梗在唐三的經脈之中,幸好血液還能勉強流通,不然的話,他也就醒不過來了。

探查清楚了自己的身體狀況,唐三不禁一陣無語。這究竟怎麼辦?玄天功內力被壓制的動都動不了,就別說是修鍊了。想將這些能量排出體外更是不可能。現在他的身體就像是一個膨脹起來的氣球。一旦出現一個宣洩口,那麼,排出的就不只是能量,同時還有他自身的氣血和生命。

靜靜的坐在海水之中,唐三的精力漸漸恢復著,正在他思考之時,突然,右臂上傳來溫熱的感覺。一絲來自靈魂的溝通傳入腦海之中。

小舞的靈魂依附於十萬年魂環和魂骨之中,是不能直接和唐三進行溝通的,只有回歸本體后,才能在靈魂能夠控制的短暫時間內和唐三進行真正溝通。但是,她現在畢竟是唐三身體的一部份,也自然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唐三的身體狀況。雖然不能真正的交流,但傳來一些潛意識的模糊意念還是可以做到地。

伴隨著唐三的清醒,沉睡於唐三魂環、魂骨內的小舞靈魂也清醒過來了。感受到唐三的身體情況后,她也是大為吃驚。但更多的卻是興奮,不論怎麼說。唐三還活著,她的靈魂也還存在著。這就使得小舞地意念變得活絡起來,通過自身依附的魂骨,向唐三傳出了意念。

感受到來自右臂的意念波動,唐三心中一喜,以他的聰明。馬上就領會了小舞的意思。

「不行。」唐三幾乎是脫口而出,「把這些駁雜地固態魂力傳入你的魂骨太危險了。一個不好,會影響到你的靈魂。」

小舞的意思很簡單,既然唐三體內的能量不能宣洩出去,那麼。就要將多餘的能量找到一個合適的地方進行儲存,只留下少部分在他體內,這樣一來,他就能夠憑藉自身的魂力逐步地將這些駁雜不純的魂力化去,從而解除自己的危機。

「你說我笨?」唐三感受到了來自小舞的第二道意念。緊接著,他立刻就反應過來,眼中頓時流露出一絲喜色,「對啊!不能將魂力注入你地魂骨。我還有其他魂骨存在啊1

唐三身上一共有四塊魂骨,分別是精神凝聚之智慧頭骨,十萬年級別的藍銀皇右腿骨,十萬年級別的小舞右臂骨以及背後的外附魂骨八蛛矛。

簡單的判斷後。唐三已經想到了用來暫時儲存這些駁雜能量的地方。小舞的魂骨肯定是不行的,藍銀皇右腿骨也有一絲母親的靈魂力量存在著,他自然也不能冒險。至於精神凝聚之智慧頭骨那可是在自己頭部的,萬一能量泄露,沖入大腦,不死也是白痴。簡單地對比之後,用來完成這個任務地也只能是背後的外附魂骨八蛛矛。

精神力轉入背部,唐三發現,那天寸寸斷裂地八蛛矛已經重新生長出來。這不只是藍銀皇右腿骨的作用,也是八蛛矛本身地特性。魂骨這東西。只要本體不被徹底破壞。有所破損之後,都能夠自行修復。當然。修復的時候是需要魂師本體提供能量的。

修復八蛛矛本來需要不少能量,要是平時。至少會導致唐三一段時間的虛弱。可現在卻根本不會,他體內能量多的讓人發愁。八蛛矛早已經恢復完畢。可唐三體內的能量還是多的令人髮指。

唐三做事一向謹慎,想好了方法后,他並沒有直接開始修鍊,而是小心翼翼的通過精神力調動隱藏在自己眉心之中的瀚海乾坤罩,釋放出了瀚海護身罩。

藍光籠罩,從外面看,海灘上頓時失去了唐三的身影,就連海水也無法再衝擊他的身體。

但是,用出了瀚海乾坤罩后,唐三卻發現了一個問題,原本光芒晶瑩剔透的瀚海乾坤罩此時竟然變得極為黯淡。雖然依舊能夠保持瀚海護身罩的效果。可他卻從其中無法感受到那令自己靈魂也隨之顫抖過的特殊能量。

瀚海乾坤罩變得虛弱了?或者說,它自身的能量減少了。難道說……

唐三想到了一個可能,看著那淡淡的藍色光壁,不禁心中一熱。難道說,是這瀚海乾坤罩救了自己么?這個念頭產生不久,立刻就被他自己否定了。不可能。瀚海乾坤罩雖好,但也不能和那深海魔鯨相比啊!而且,沒有自己的指揮,瀚海乾坤罩又怎麼能發揮威力呢?

沒有再多想什麼,唐三開始了自己的修鍊。

首先,他小心翼翼的釋放出了自己的八蛛矛。這絕對是個機器痛苦的過程。身體哪怕是輕微的動作都會傳來劇烈的疼痛,更何況是釋放出自己的魂骨了。在八蛛矛破背而出的這個過程中,唐三險些昏死過去。無法忍受的劇烈疼痛中,他卻咬緊牙光,硬生生的忍耐著。

汗如雨下,滴落在他那已經破敗的不像樣子的衣襟上,強烈的劇痛像是將他放在火焰上烤著。體內的漲滿的魂力也因為他這個動作而略微的波動起來。他的經脈又一次承受了能量漲滿欲爆的痛苦。

單是八蛛矛釋放的過程就足足用了半個時辰,唐三身上殘破的衣服已經完全濕透了,不是海水,而是汗水。

咬緊牙關,唐三眼中充滿了堅毅的光芒。他知道,眼前自己地這種情況持續時間越長,對自己的身體就越不利。必須要儘快解決。

八蛛矛在背後舒展開來,向身體兩旁平伸,唐三開始試探著,一點一滴的將體內那些駁雜的魂力驅趕向背後的八蛛矛。

這個過程甚至比剛才還要痛苦。就像是經脈中多了一塊塊金屬,而此時他在挪動金屬,這些金屬塊與經脈摩擦的滋味兒可想而知。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唐三的意識已經變得越來越模糊,劇烈的疼痛已經令他全身的神經都有些麻木。本就情況不好的身體經過這嚴重地透支,更是要漸漸堅持不住了。

他現在所承受的這些,哪怕是換一個封號斗羅來也絕對受不了。此時就顯現出唐三自身的毅力,以及他那被兩大仙草改造,藍銀皇與小舞魂骨加成、以及在瀑布下鍛造后的身體有多麼強韌。哪怕是這樣痛苦的過程,他的身體依舊沒有崩潰,依舊堅持住了。

伴隨著能量的注入,一根根八蛛矛漸漸挺直。原本血紅色的長矛變成了紅藍兩色。那看上去渾濁地藍色,自然就是來自深海魔鯨的能量了。

當第八根八蛛矛也終於被那駁雜的能量灌滿時,唐三再也堅持不住,身體緩緩的軟倒下去。劇烈地透支和那撕心裂肺的劇痛他已經頂的太久了。

這一次昏迷。唐三足足昏迷了三天的時間,這麼多天不吃不喝,也就是他那小強般的身體還能堅持祝

再次清醒過來時,唐三發現,自己身體周圍的瀚海護身罩已經都消失了。而且,自己也不是再躺在海邊。而是一張看上去十分簡陋的床上。

嘴唇已經乾裂了,因為虛弱,雙眼都有些無法睜開。隱約中,他聽到似乎有人在交談。

「兄弟,聽哥哥一句。這個人應該是船遇到了海魂獸襲擊。才導致了身體變成這樣。救他有什麼意義?萬一讓紫珍珠那些人知道了,說不定還會找我們麻煩。我看。不如把他那條漂亮的腰帶還有革囊拿下來,然後再把他扔回海灘去。任他自生自滅就算了。」

「哥。你怎麼能這麼說?這可是一條人命啊!我們雖然住在這紫珍珠島上,但我們可不是海盜,不能草菅人命。我的事你別管,我要救他。紫珍珠的人要是找麻煩,就讓他們找我地麻煩好了,和你沒關係。當初我就說了,不讓你跟我來。你非不聽。」清朗地聲音中充斥著怒氣。

「好,好,好,你做你的爛好人吧。我喝酒去了。不過你小心點,還是別讓紫珍珠那些人知道。」

清朗聲音有些不耐煩地道:「知道了。你走吧。」

交談的聲音到此為止,伴隨著腳步聲,房間中地兩個人已經有一個離去。

聽著這些聲音,唐三的意識漸漸清醒過來,他只覺得自己的眼皮很沉,雖然意識清醒了,但卻很難睜開雙眼。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后,他還是第一次面臨這種情況。身體虛弱的感覺絕不是美妙的事。

唐三明白,自己之所以會變的這麼虛弱,一個是不知道多少天沒有吃喝過東西,另一個,就是因為自己那天講駁雜能量逼入八蛛矛時,體力、精力的消耗和上的痛苦實在太大了。就算是他那樣變態的體質也無法承受。

身體的虛弱導致了他意識雖然漸漸清醒過來,卻什麼也做不了,精神力與身體同樣虛弱,那天的消耗實在太大了,承受的痛苦也是在太大,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煎熬,現在想起來,唐三心中還是一陣后怕,重來一次的話,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

此時他身體的虛弱程度相當可怕,甚至沒有可以催動的精神力,更無法調動體內的魂力,只能那麼靜靜的躺著,任由身體自行修補。至於什麼時候能夠修補好,他自己也不知道。

正在這時,唐三感覺到一條有力的手臂探到自己的頸肩下,微一用力,將自己的上身略微抬起幾分,很快。後面就多了兩個枕頭。

「你已經醒了吧。真難以想象,你的身體究竟是什麼做地。在如此虛弱的情況下竟然還能不死。感覺上,你至少已經超過十天沒有吃過東西了。身體也遭受到了什麼重創。就算是以我的醫術也無法完全看清楚。既然你醒了,我先喂你吃一點東西,然後再吃些藥物。這樣你會恢復的快點。希望你那堅韌的生命力能夠持續下去。因為,我希望自己救下的是個活人。」

他知道我清醒了?唐三心中有些驚訝。但從對方地話語中,他能清晰的感受到,這個人心地十分善良。

一個溫熱的物體湊到嘴邊,唐三勉強把嘴張開一點,一勺溫熱的稀粥已經送入他口中。尺度掌握的很好,這一勺粥並不多。

勉強吞咽入腹,唐三頓時感覺到一股溫熱地暖流順著食道傳入胃中,再傳遍全身。原本極度虛弱的感覺在這溫熱的燙慰中,頓時舒服了許多。體內的每一條經脈也似乎在這溫熱的感覺中被喚醒一般。

吃下了一碗稀粥,雖然唐三還是十分渴望,可那個人卻並沒有再喂他。

「你許久未曾吃過東西,不能一次吃的太多。那樣會對身體有反作用。這些就可以了。我再喂你吃一點溫和的藥物,可能毋難吃,但你還是要吃下去,對你身體好。」

溫熱的勺子再次遞到唇邊。這次卻充滿了濃重地藥味兒,唐三吃下第一口后,就已經完全放心了。以他對藥物的了解,就算是在現在這樣的狀態下,也能夠輕易辨別出這勺藥物中所包含的各種成分,正像那個人所說地那樣,完全是溫補效果,對自己的身體恢復十分有利。

吃完葯,唐三緩緩放鬆了自己的精神,體內熱乎乎的。自從那天與深海魔鯨對轟之後。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舒適的感覺,就在這溫熱的包裹下。沉沉睡去。

當唐三意識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他的身體狀態已經好了許多。精神力大概恢復到了兩成。身體的狀況也恢復了一些。過度的透支后,一度讓他地藍銀皇右腿骨效果削弱大半,但經過食物和藥物地攝入,他那強悍的身體重新煥發了光彩,這一覺醒來,唐三頓覺身體多了幾分力氣,體內地經脈也只有背部附著八蛛矛的位置還十分疼痛,其他地方雖然也疼,但卻並不是那種無法忍受地疼痛了。

微微吸了口氣,精神力與玄天功內力連為一體,唐三終於可以再次看清自己體內的狀況。

八蛛矛比他想象中能夠容納的能量還要多,那天,他在拼盡全力將自己體內的駁雜能量輸入八蛛矛時,到最後昏迷,八蛛矛足足承受了近六成的駁雜能量。這就令唐三體內經脈的情況好了許多。至少體內剩餘的駁雜能量已經並不比他的玄天功多了。

當然,這是指他玄天功完全狀態的情況下,而事實上,伴隨著身體的虛弱,玄天功也減弱了許多,這一切都需要時間來恢復。但總算也是能夠進入一個恢復的過程了。

小心翼翼的催動起玄天功,以平時修鍊時不到十分之一的速度運行著,不去管那些異種能量,只是按照玄天功的方式修鍊。

唐三絕不是一個急躁的人,而且他是一個聰明人。在眼前這種情況,可以說自己的危機始終都未解除。但越是這樣,越不能操之過急,否則只會起到反效果。

感覺中,只是一個周天的修鍊就用去了整整一個時辰的工夫,但這一個周天,也終於喚醒了他身體各處的技能。玄天功也開始佔據身體的主導地位了。

唐三沒有急於去消化那些異種能量,而是催動著玄天功配合從藍銀皇右腿骨傳來的效力修補著自己的經脈。

其實,就算承受了那麼龐大的壓力,他的經脈也並沒有一處破損,否則他早就完了。但經脈也明顯受到了一些創傷。在藍銀皇右腿骨與玄天功的雙重效力作用下。唐三體內的經脈開始重新恢復彈性,堅韌重現。

直到完成了所有經脈的修補后,唐三彩再次陷入沉睡之中。他的精神力畢竟距離恢復還有很長的距離。睡眠,是他現在最好地恢復精力方法。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腳步聲驚醒了睡夢中的唐三。他的警覺能力已經恢復了許多。

「醒了么?你的恢復能力真的很讓人吃驚,你應該是一名實力不俗的魂師。只是不知道你地武魂是什麼,竟然能夠讓你擁有如此頑強的生命力和意志力。比起昨天,你的狀態已經好多了。如果可以的話,請你睜開眼睛吧。」

緩緩睜開雙眼,剛開始的時候。眼前還是一陣模糊,但唐三畢竟擁有紫極魔瞳這樣強悍地能力,只是一會兒的工夫,雙瞳就已聚焦。

他發現,自己躺在一間小木屋之中。木屋不大,只有十幾平米的樣子,屋子裡也沒有什麼多餘的裝飾,感覺上就像是海邊一個普通的漁夫家似的。在自己床前,站著一名相貌普通的青年。說他普通吧,唐三卻又覺得他並不普通。因為,他的神色看上去是那麼風輕雲淡,沒有半分地煙火氣息。看上去比自己要小上幾歲。臉色平靜的注視著自己,就像他的聲音中也始終沒有半分情緒的變化一樣。

「謝謝你救了我。」多日之後再次開口,唐三地聲音有些沙啞。

青年注視著唐三的雙眼,流露出一絲淡淡的驚訝。「看你的瞳孔,你的身體狀況比我檢查到的恢復還要快。就算是最強大的海魂獸,恐怕也沒有你這樣的恢復能力。」

唐三苦笑道:「不,其實我的身體還遠未恢復,可能是因為我修鍊一種眼功的緣故,所以眼睛看起來比常人有神一些。還未請教,恩人貴姓高名?」

青年淡然道:「我叫吉祥。你也可以這樣叫我。我也不是你什麼恩人。是你自己救了自己。沒有你自身地恢復能力,雖然我懂些醫術,也無力回天。而且,你地身體狀況。是我從未見過的。想救你也無從下手。」

唐三微微一笑。道:「你是個好人。不論怎麼說,都是你救我回來地。我欠你一條命。」

吉祥淡然一笑。道:「欠我命的人很多。你不是第一個,應該也不是最後一個。好了。你剛剛清醒,不宜過多說話,我去拿點食物給你。」

又是粥,不過比上次地要稠了一些,這一次吉祥沒有制止唐三多吃,配著魚肉鬆,唐三香甜的吃了三大碗才停了下來,這還是他顧忌自己的身體狀況。

吃飽了,唐三才注意到,自己身上已經換上了一套布衣,布衣顯得很乾凈,雖然上面有幾個補叮

「吉祥,我的腰帶,還有一個革囊,能否給我?」

聽唐三說出這句話,吉祥眉宇中流露出一絲淡淡的不屑,但他卻沒有說什麼,從一旁的桌案下摸出一個布包,打開布包,裡面正是二十四橋明月夜與如意百寶囊。

唐三知道他可能是誤會了,沒有解釋,接過兩件魂導器后,勉強催動體內的一絲魂力,探手入如意百寶囊之中,取出了一片龍芝葉。

看到唐三取出那捲曲翠綠的葉子,吉祥愣了一下,「這是龍芝葉?你要吃?」

唐三點了點頭,「這裡的條件不允許煉藥,只能直接吃了。」將龍芝葉送入口中,細細的咀嚼后吞咽入腹。這東西是最好的固本培元之物,對他的身體很有好處。

吉祥眉宇間的不屑已經消失了,他明白唐三要回魂導器並不是怕自己覬覦,而是要吃龍芝葉恢復身體。「看來,你不需要吃我配的藥物了。你也懂葯么?」

唐三點了點頭,道:「略知一二,但我知道的更多是毒藥。在醫術上並不算擅長。」

「哦。你休息吧。」吉祥向唐三點了點頭,不等他回答,轉身就出去了。

看著他的背影,唐三心中有種怪異的感覺,這個青年給他的印象很好,但從他的目光和神情上能夠看的出,他的性格淡漠一定是因為發生過什麼事,而實際上,他的內心世界應該是極為純凈的,不然也不會那麼容易就在臉上流露出情緒上的變化。

不去想這些了,當務之急還是儘快恢復自己的實力才好。不知道大家怎麼樣了。一想到史萊克七怪其他人的安危,唐三心中不禁泛起一陣焦躁的情緒。趕忙深吸口氣,穩定情緒,盤膝坐定,開始了修鍊。

經過上一次清醒過來時對經脈的修補,他的身體確實已經好的多了,此時再次修鍊起玄天功,也就不像上次那麼困難。

在修鍊的過程中,玄天功每運轉一周,自身就會恢復幾分,而那些異種能量就會隨之消化幾分,通過玄天功的過濾、同化,這些駁雜的能量中,雜質被唐三通過呼吸排出體外,被同化的部分則加入到玄天功之中。

剛開始的時候,這是一個杯水車薪的過程,修鍊的速度十分緩慢。那些來自深海魔鯨的異種能量可不是那麼好吸收的。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唐三的玄天功內力變得越來越渾厚,異種能量變得越來越少,此消彼長之下,這修鍊的過程也就變得越來越順利起來。

這一次修鍊,唐三整整用去了三天的時間,期間,吉祥曾經進來過幾次,見他修鍊,都沒有打擾他。

三天後,當唐三再次睜開雙眼時,他眼眸中的虛弱已經徹底消失,重新恢復了神采。

用了整整三天的時間,唐三終於將體內的駁雜能量處理完畢,全身經脈暢通無阻。更令他驚喜的是,經過這次的事,他的經脈比以前擴張了接近一倍,魂力也大幅度的提升了。由原來的六十六級,提升到了六十七,接近六十八級的程度。按照唐三的計算,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讓他將八蛛矛內的異種能量全部消化后,應該能夠穩穩的突破六十八級。

之所以能夠這麼快的連跳兩級,除了不計後果的吞噬深海魔鯨能量之外,深海魔鯨帶給唐三的壓力,也是充分激發他自身潛能的重要原因。大師就曾經說過,魂師在面臨生死危機的時候,是最好的提升時機。當然,一定要度過這危機,否則,一切都是白搭的。

正應了那句話,利益最大的,也是最危險的。唐三這次險死還生正是塞翁失馬,到了六十級以上的境界,每提升一級,魂力都會增長許多。這一次經歷,至少讓他可以少奮鬥一年。

不過,要是可以選擇的話,唐三絕不願意重來一回。他可不相信自己還有這麼好的運氣能夠在深海魔鯨那樣恐怖的存在面前活下來。

飄身下床,雖然他一直沒有活動過身體,但血脈卻在修鍊中完全暢通,腳踏實地有點暈暈的感覺,唐三此時最大的感觸,就是餓。

他的二十四橋明月夜中有不少食物,顧不上其他,坐在木屋內簡陋的桌案前,唐三快速的補充了自己身體所需的營養。身體基本恢復了,接下來他就要想辦法尋找自己的夥伴了。喜歡斗羅的朋友們請砸票支持小三吧,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