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二百一十四章主人要性服務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四章主人要性服務么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吉祥在這時候就擔負起了重要的任務,他主動要求幫助唐三給史萊克七怪眾人喂飯。唐三扶著,他來喂。讓每個人都喝了一碗稀粥。就像當初唐三剛被他救回來時一樣,現在眾人還不適宜吃太多東西。

大家都吃完后,唐三自己也吃了一點,小舞在房間內唯一的一張床上睡了。唐三走到紫珍珠面前。

「想不想吃點東西?我可以暫時先放開你。但請你嘴下留德。我叫唐三,你可以稱呼我的名字。如果你同意的話,就眨一下眼睛。」

聽了唐三的話,紫珍珠果然眨了一下眼睛。

唐三沒有去碰觸紫珍珠的身體,對方畢竟是女人,藍銀皇點出,解開了紫珍珠的麻穴和啞穴。

穴位解開,紫珍珠的身體一軟,險些摔倒在地,支撐住自己的身體,恨恨的瞪視著唐三,「你會妖術么?」

唐三淡然一笑,道:「你應該理解為這是一種技能。」

紫珍珠冷哼一聲,也不再說話,大步走到剩餘的食物面前,也不顧其已經涼了,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其吃相之難看,足以和以前的馬紅俊相比。怎麼看,她也不像個女人的樣子。看的唐三一陣皺眉。

一會兒的工夫,紫珍珠風捲殘雲一般將剩餘的食物都吃了,看也不看唐三一眼,自己走到角落中坐了下來,閉上眼睛就睡。

唐三嘴角處流露出一絲微笑,看得出,這位團長實在是鬱悶的很。他也沒有開口,目光隱隱掃向外圍,幾名探頭探腦的海盜趕忙隱去身形。他卻彷彿沒有看到似的。就坐在大廳中央閉合雙目,盤膝修鍊。

海風吹拂島上樹木,發出沙沙的聲音,不過現在已經要進入冬季了,森林中已經少有樹葉,不過,海上的溫度總要比內陸高上一些。海洋氣候令這裡並不算太寒冷。

夜色漸深。唐三在靜靜地修鍊。史萊克六怪都沉沉地睡去。這缺了一面牆壁地房間顯得很安靜。

就在這時。靠在角落裡地紫珍珠悄悄地睜開了雙眼。看著唐三。露出一個惡狠狠地眼神。朝著他地方向露出個鬼臉。看了看周圍。悄悄地移動著自己地身體。她移動地距離並不長。只有一米左右。那裡是一張桌子。紫珍珠就直接鑽到桌子下面。抬手在桌子下方輕輕一按。桌下地地板頓時翻轉過來。她整個人頃刻間消失在桌板之下。整個過程竟然沒有發出絲毫聲音。

「不用盯著看了。繼續修鍊吧。」就在紫珍珠離去後幾秒鐘地時間。唐三淡淡地聲音響起。

吉祥睜開雙眼。不解地看著唐三。「老師。您是故意放她走地么?」

唐三淡然一笑。道:「否則。你認為她能夠離開這裡么?我不但放她走。而且很快她就能感覺到。自己地實力又恢復了。半個時辰內。她一定會帶著大量地海盜殺回來。你信不信?」

吉祥看著唐三。眼中儘是疑惑。

唐三微笑道:「我只是要告訴她,不論她怎麼做,也根本無法對我構成威脅。我讓她走就是這個目地。夥伴們養傷至少還要五天以上的時間。我沒工夫整天提防著這些海盜,不如一次讓他們服氣。」

吉祥若有所悟,眨了眨眼睛。向唐三問道:「老師,您的第六魂環真的是十萬年級別的?」

唐三眉頭微皺,但還是輕輕的點了點頭。「待會兒,老師讓你看看本門的另一項絕學。你的武魂是針,非常適合這種絕學。」

正像唐三所說地那樣,不到半個時辰,外面就已經熱鬧起來,紫珍珠囂張的聲音在外面響起,「給我團團圍住,一隻蒼蠅都不能放出去。他媽的。這個混蛋。老娘要不讓他喝我兩盆洗腳水,他就不知道我紫珍珠的厲害。」

聽著紫珍珠的聲音。唐三不禁莞爾一笑。卻依舊巋然不動。吉祥一直坐在旁邊靜靜的觀察著唐三,唐三的沉穩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彷彿外面發生什麼,他都不需要有絲毫擔心似的。唐三就像一座可以保護他們所有人地堅實保壘一般。

「唐三,你個王八蛋,你給我出來。媽的,老娘長這麼大,還沒受過這麼大的侮辱。我到,你憑什麼以一個人的力量對抗我們幾千人。老娘也不難為你,你喝兩盆老娘的洗腳水,老娘就放你們走。當然,那小姑娘必須要留給我做老婆。」

此時,紫珍珠的這間房外面已經密密麻麻圍的都是海盜,火把高照,令村子里燈火通明。幾乎所有的魂師都集中到了內圈,一個個小心翼翼的警惕的看著木屋。

白天和唐三交流過地那名老海盜此時就站在紫珍珠身邊,低聲向紫珍珠道:「團長,那個人並不好對付。我看,還是算了吧。反正他們也只是要在咱們這裡休息休息就離去了。既然您已經脫險了,他又沒做過什麼真正危害咱們紫珍珠海盜團地事,還是不要過多樹敵的好。」

「放屁。」紫珍珠因為憤怒,極為豐滿地胸脯有力的起伏著,「老娘什麼時候受過這樣地氣,我說讓他喝兩盆洗腳水,就一定要讓他喝。唐三,你個王八蛋,你給我滾出來。」

正在這時,優雅的聲音從房間中傳出,「紫珍珠,你沒聽過那句話么?天做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紫珍珠愣了一下,「都他媽的這個時候了,你還和老娘拽文。小子,你給我聽著。我可以不為難你那些夥伴。但你今天做的事必須要給老娘一個交代。我們這裡有幾千人,一人一口吐沫都能淹死你。」

遠遠的,透過破掉的牆壁她能夠看到房間內的情景,唐三始終坐在原來的位置上,一點也沒有因為她出現在外面而吃驚,甚至還閉著眼睛坐在那裡。雖然紫珍珠自己是絕不會承認地。但唐三這份氣度還是令她暗暗有些心折。

海盜們步步緊逼,朝著木屋壓來,但唐三白天的表現還是起到了很大的震懾作用,他們雖然在不斷向前,但卻不敢過快,越是實力強的魂師,就越明白白天唐三控制住紫珍珠時表現的實力又多麼強悍。尤其是他身上那十萬年魂環。對這些海盜魂師的衝擊力極大。誰知道他那第六魂技是怎樣恐怖的技能呢?

緩緩站起身,唐三拍了拍吉祥地肩膀,「儘可能的去體會我的手法。不用試圖看清楚。這項絕技首先要有大局觀。至於其他的一切,都是可以通過後天進行修鍊的。」

淡淡的光芒閃爍,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夥伴們都健在,並且重新聚攏,此時他的心態已經完全恢復了正常,對於外面這些海盜也自然就沒有什麼殺意。

當唐三出現在木屋門口時,所有海盜都自覺的停下了腳步。一個個緊張的注視著唐三。身為魂師地海盜們都毫不猶豫的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但他們卻依舊有點戰戰兢兢的意思。

紫珍珠作為團長,立刻就發現了自己這些手下的問題,怒道:「你們這群膽小鬼,我們二百多魂師,他就一個人。我們每人扔出一個魂技,也能將這小子碎屍萬段了。你們在怕什麼?」

唐三淡然一笑,道:「紫珍珠團長。我們來打個賭如何?」

紫珍珠愣了一下。「打賭?小子,你也喜歡賭?」聽到賭這個字,紫珍珠雙目放光,平日里,賭博可以說是海盜們最大的樂趣所在。雖然此時雙方是敵對關係,但唐三這一個賭字還是充分吸引了她。

唐三也沒想到紫珍珠的反應會是這樣,但這對他的計劃來說卻更好,「白天我將你擒拿。想必你不太服氣吧。」

紫珍珠怒道:「什麼狗屁擒拿?你那是偷襲,要不是偷襲。你能抓得住我?」

唐三不理她地憤怒,「這麼說,如果我們一對一的話,你有把握贏我了?」

紫珍珠頓時語塞,強辯道:「我為什麼要和你一對一?這裡是我的地盤,只要我一聲令下,就能將你生撕活裂。」

唐三道:「那我們就來打個賭吧。一炷香的時間,我不用任何武魂技能,你可以讓任何夥伴幫助。就在這段時間之中,我再次將你抓祝並且返回木屋。如果我做到了。就是我贏。如果我沒能抓到你,就是我輸。」

紫珍珠愣了一下。轉而進入近乎瘋狂的暴怒狀態,「王八蛋。你在做夢么?不用魂技你也想抓老娘?來啊,老娘和你賭了。賭什麼?」

唐三道:「如果我贏了,你要認我為主,從此聽我號令。如果我輸了。任你處置就是。」

紫珍珠上下掃視了唐三幾眼,能夠成為一團之主,她絕不會是個莽撞人。脾氣雖然暴躁,可內心卻相當細膩。但如果讓她相信唐三不實用魂技也能在萬軍從中將她抓到,她是如何都不會相信的。

「好。我就和你賭了。你要輸了,我也不如何處置你。喝兩盆老娘的洗腳水,再從老娘跨下鑽過。老娘就放過你們這些人。」一邊說著,還很沒有儀態的抬起自己的左腿,指了指跨下。

唐三神色不變,「等你贏我再說吧。」一邊說著唐三手腕一翻,已經多了一枝香,手指捻動中,香已經飛出,穿過一名海盜受傷地火把,那根香劃出一道弧線,輕輕的釘入了木屋的牆壁上。

這一手頓時震懾了正在大笑的海盜們。讓香從火焰中穿過並且點燃,這並不難,難的是讓那香劃出弧線,並且以脆弱之軀釘入木牆之中。這是何等巧妙的力量才能做到?

木屋內的吉祥看到這一幕頓時眼睛一亮,隱約中已經明白了唐三要教給他的絕學。

「香已點燃,紫珍珠,我要開始了。」唐三並沒有急於行動,反而是先提醒了紫珍珠一下。他這次就是要讓紫珍珠心服口服。

紫珍珠看著唐三那平靜的沒有任何情緒的目光,心中暗暗凜然。武魂釋放地同時,身體一滑,已經滑入本方人群之中。打不過你,難道我躲還躲不了么?而且你還不用武魂。如果這樣都躲不過被你抓到,那老娘認你為主又怎樣?抱著這樣地念頭,紫珍珠與唐三地這場賭約正式開始。

紫珍珠手下地海盜們都相當的機靈,眼看著團長飛速後退。海盜們頓時排成一片人牆,唐三並沒有說過不許他們攻擊,這些海盜自然毫不吝嗇地發動了自己的魂技。不求有功,但求無過。一個個都將自己的防禦魂技大開,準備抵擋唐三。他們不攻擊是個聰明的選擇,因為他們怕激怒唐三。連團長都打不過眼前這個年輕人,更不用說他們這些普遍二、三十級地魂師了。

可惜,唐三根本就沒打算憑藉身法去抓紫珍珠,只見他雙手在腰間二十四橋明月夜上抹過,一片亮晶晶的光彩已經飄然而出。在火光的照耀下。那亮晶晶的光芒頓時飄飛而起,帶著一道道尖銳的嘯聲沖入海盜群中。

正是唐門暗器手法中的天女散花。

天女散花,本身是唐門暗器中一個比較普通的手法,但卻是施展大量暗器的基礎手法,像唐門第四的一千零一夜,就是要以天女散花為基礎的。唐三在暗器上浸淫這麼多年,這天女散花手法自然是熟地不能再熟了。他甩出的都是針類暗器,每一枚暗器都像是長了眼睛一般飛灑而出。唐三這一把銀針足足超過了五十枚。

幾乎只是眨眼的工夫。在他面前的海盜已經如同割麥子一般倒下一片。倒下的海盜,無一例外,全部是魂師。

眼看著自己的夥伴倒下,前排的海盜們頓時愣住了,他們根本沒看清唐三是如何做到的。緊接著,唐三地第二把銀針已經又甩了出去。

唐門弟子,最擅長的就是混亂中作戰和群戰。尤其是達到了大師級的水準后,只要身上暗器足夠,根本就不懼怕敵人人多。

這些海盜並沒有致命的惡意。更不會去威脅木屋中的眾人,唐三自然也能放得開手腳。在第二把銀針甩出的同時,他自己也已經飄身前行,就那麼孤身沖入海盜群中。

銀針所致,大量的海盜摔倒在地,這些倒下的海盜魂師,都是不超過四十寄十級以下魂師,唐三地銀針足以破其防禦魂技。

紫珍珠此時已經遁入海盜群中,她還沒有發現外面的情況,但也聽到了一片片驚呼之聲。正在她不知怎麼回事的時。突然。一股溫暖的感覺傳入體內。同時看到地面上隱約出現了一層淡淡的藍光。

紫珍珠島上也同樣有著藍銀草的存在,只不過數量並不是很多而已。憑藉著藍銀領域的指引。別說這裡只有幾千人,就算有幾萬人。唐三也同樣能夠輕鬆的鎖定紫珍珠所在的位置。

鬼影迷蹤步展開,海盜們已經開始向唐三發動了攻擊,但是,唐三卻像是長了千條手臂一般,每一次雙手抬起,必有海盜倒下。近身的被封穴,遠一些地就是暗器招呼。

在這些海盜中,也有數十名四十級以上地魂師,他們對唐三展開了圍追堵截。可惜的是,在神妙地鬼影迷蹤步面前,就算是純敏系的白沉香都沒有任何辦法,何況是他們這些只有在大海之中才能發揮出全部實力地海魂師呢?

以一人之力,縱橫於數千海盜之中,卻無一人能夠阻擋唐三前進的腳步,只見他那白色身影在海盜之中縱橫穿梭,大量的海盜不斷倒下,暗器漸漸的不只是拘泥於銀針,唐三身上的暗器畢竟是有限的。各種各樣的暗器開始出現,這些暗器都沒有展現出殺傷力,它們在唐三那靈巧的十指指引下,專找海盜身上的穴位。

紫珍珠終於發現了這樣的情況,她也看到了就在距離自己只有幾十米的唐三。眼看著大量的團員倒下,她的腦海中已經陷入了一片空白。

他,他還是人么?她清楚的看到,唐三遵守諾言,並沒有使用任何魂技。甚至連那擁有藍金色光芒地武魂都沒有釋放出來。可就是這樣的他,卻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擋他前進的腳步。

香,已經燃燒了一半。可是,倒下的海盜已經足有數百人之多。唐三平靜的沒有一絲情緒的目光看在海盜們眼中就像是死神蒞臨一半。

驟然間,唐三的目光與紫珍珠相對,紫珍珠看到了他臉上淡淡地微笑,並沒有帶有任何輕蔑。但卻充滿了信心,絕對的信心。

在這種氣勢完全被壓制的情況下,紫珍珠的實力連七成都沒有發揮出來。她現在想到的就是跑。儘快的跑到大海去,她相信,作為陸地魂師的唐三,在大海中絕對無法抓到自己。

此時此刻,紫珍珠不禁有些憎恨自己為什麼將這海盜村安置在島嶼中心的位置了。如果是在海濱,說不定自己就已經沖入大海之中了。

唯一令她還算欣慰的是,她看的出,唐三並沒有下殺手。那些倒下地海盜也只是暫時失去了行動能力而已。

「擋住他,給我擋住他。」紫珍珠大喝一聲,身上的第四魂環驟然閃亮,整個人突然匍匐在地面上,全身灰黑色的鱗片變得越發濃密起來,帶著淡淡的幻影,飛速朝著海濱的方向而去。

唐三心中一凜,通過藍銀領域。他清晰的感受到此時紫珍珠前行的速度極快,穿過自己屬下的時候,速度也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她這魂技應該是以規避攻擊為主地。按照眼前的速度,雖然阻擋自己的海盜微不足道。可是人數畢竟眾多,等到自己追上紫珍珠的時候,要麼是時間已過,要麼是紫珍珠逃入大海。

正像紫珍珠判斷的那樣,如果她真的進入大海,唐三也確實拿她沒有任何辦法。

一聲嘹亮的長嘯從唐三口中響起。不再隱藏自身實力,一個瞬間轉移,唐三已經出現在五十米外,瞬間轉移開始使用。每一次唐三閃現在海盜群中,必然會有一片海盜倒地。距離紫珍珠也已經變得越來越近了。

紫珍珠拚命的逃著,眼看著,海濱已然在望,但是,她也同時感覺到背後的氣息正在極速接近著。

光影一閃,唐三已經憑空出現在紫珍珠面前。正面帶微笑地看著她。

紫珍珠驟然停了下來。「你耍賴。」

唐三淡然道:「我沒有耍賴,我只是說過不實用武魂技能。卻沒說不實用魂骨技能。你應該看的很清楚,我連武魂都沒有釋放。不用試圖拖延時間。沒用的。認輸吧。」

「你去死吧。」紫珍珠身上的灰黑色光芒驟然亮了起來,整個人背後浮現出一個盤繞的巨大虛影。那虛影漸漸凝結成形,並且快速分列,竟然分裂成九條身長超過十米的大蛇,撲向唐三。

第六魂技?唐三的目光依舊沒有任何變化,他能夠感覺到,此時的紫珍珠只是色厲內荏而已。根本就沒有孤注一擲的決心。在釋放出魂技的同時,這位團長大人已經在光影地掩護下,悄然從旁邊鑽出,直奔大海撲去。她這第六魂技,更多地只是為了迷惑唐三,擋住唐三。

當然,這第六魂技的威力還是相當恐怖地,唐三相信,如果這個魂技是在海面上施展,威力一定比現在要大得多。

九條巨蛇,同時朝著唐三的身體撞擊而至,唐三卻張開雙臂,閉合雙眼,宛如享受一般,硬接了這九頭巨蛇地撞擊。

所有還能煉記邐的看到了這一幕,只見唐三身上亮起一圈金色的光芒,九條巨蛇驟然撞擊在他身上,自身卻變得支離破碎,根本沒能給唐三帶來任何傷害。而就在這時候,一道藍光從唐三眉心處電射而出,眨眼間已經追上了紫珍珠顯露的身形。藍光一閃一定,紫珍珠已經無法再前進一步。正是瀚海乾坤罩附帶技能,乾坤定神罩。唐三深信,魂力等級與自己相差無幾的紫珍珠,是絕對沒有突破乾坤定神罩能力的。而此時,紫珍珠距離大海,只剩下一步之遙。

寂靜,數千名海盜聚集的海盜上一片寂靜。唐三左手一揮。那籠罩著紫珍珠的乾坤定神罩已經憑空飛回。奇異的一幕發生了,那三角體狀地光罩在半空之中收縮,當它來到唐三左手上時,就只剩下三十公分高,托在唐三掌心之中。而裡面的紫珍珠,身體也隨之縮校一臉頹然的跌坐在其中。

轉過身,唐三一步步朝著海盜村子的方向走去。至少還有兩千多名能粒默默的讓開一條通路。眼睜睜的看著唐三從他們面前走過,卻沒有一人敢上來阻攔。唐三腳尖每一次點地,身體都會向前滑行出數十米,飄然若仙。

在絕對地實力面前,他們也只能保持寂靜。有心人略微輕點了一下,驚駭的發現,就在這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內,倒在地上失去行動能力的海盜竟然超過整整五百,其中包括百餘名實力相對較低的魂師。

這是怎樣的實力啊!

白天的時候。唐三曾經以威脅的語氣對紫珍珠說過,要殺得這裡雞犬不留。當時海盜們也只是當做威脅來聽。可此時此刻,唐三所展現出的實力卻令他們發自靈魂的戰慄。如果這個男人真地要殺人,誰又能阻止的了他?或許,一時半刻他無法將所有人都殺掉,但只要給他充足的時間,這未必是不能做到的。

當唐三回到木屋前的時候,那炷香正好燃到末端。卻尚未熄滅。

吉祥看著唐三手中那藍色三角體內的紫珍珠,瞳孔一陣收縮。他雖然沒有看到唐三最後是怎樣做到的。但他已經被唐三的實力完全征服了。

同等級別,不使用武魂,在數千人中抓其歸來宛如探囊取物一般,還附帶著令數百名海盜失去戰鬥能力。這是何等實力?要是自己這位老師真地展開殺戮。那麼,這裡能夠活下來的又有多少人?

手腕一抖,唐三收回了自己的瀚海乾坤罩,紫珍珠的身體在空中滴溜溜旋轉一周,迅速放大。當她落在地面時,整個人已經恢復了本來大校

「你輸了。」唐三的聲音依舊平靜,似乎這場勝利本就是理所應當的。

緩緩站起身,紫珍珠眼中流露著難以名狀的情緒,這個時候,她也不再罵人了,只是看著唐三,她的表情有些怪異。半晌沒有說出一個字。而在她背後,所有看著唐三的海盜們,目光除了恐懼之外。已經容不下其他東西。

唐三叫過吉祥。對他說道:「那些倒下地人都被我封住了麻穴,你去給他們一一解除。就用你剛學的玄天功,將功力運轉到手掌上。然後拍擊在他們胸前這個位置。控制好力度,大約用你現在十分之一的魂力就可以了。把釘在他們身上的針或者其他暗器取回來,這些暗器都在他們肩膀的位置。去吧。」唐三在吉祥胸前輕點了一下,告訴他穴道的位置。

「是,老師。」吉祥知道,這是老師對自己的一種鍛煉。快步而去。

吉祥匆匆去了,唐三的目光再次轉向紫珍珠,他並沒有催促,只是平靜的看著對方。

紫珍珠猛一咬牙,「輸了就輸了,老娘認了。」說著,她噗通一聲跪倒在唐三面前,扯著嗓子大聲叫道:「主人。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

唐三原本平靜地臉上流露出一分愕然,無奈地搖搖頭。

紫珍珠這時卻轉向身後,「媽的,還都站著幹什麼,老娘都跪了,你們還站著?他是我地主人,以後也就是咱們紫珍珠島的主人了。」

海盜們這才回醒過來,頓時,人群整體矮了一截,「主人。」他們叫地並不算勉強,反而有種心悅誠服的感覺。唐三憑藉自己的實力,折服了這些海盜。雖然他們對唐三未必是忠心的,但對唐三的實力卻絕對是敬佩的。

「都起來。時間不早了。大家回去歇了吧。」唐三揮揮手,轉身向木屋中走去。

紫珍珠愣了一下,第一個站起身,叫道:「主人,這就完了?你不打算讓我干點什麼?」

唐三停下腳步,扭頭看向她,「你想干點什麼?我們本無仇恨。去休息吧。」說完。再次向木屋內走去。

紫珍珠臉上竟然流露出幾分羞澀,「主人,我突然發現,我又開始喜歡男人了。要性服務么?」

正向房間內走著的唐三腳下一個趔趄,背影也因為這句話而顯得有些僵硬。看著他的樣子,紫珍珠不禁毫無顧忌的哈哈大笑起來。被唐三壓制了一天一夜,終於報仇了。至少她是這樣認為的。

吉祥為海盜們解穴足足忙了一夜。由於每出手一次,他都要運轉一下自己的玄天功,雖然幾次消耗到魂力枯竭,需要通過修鍊恢復,但他對玄天功地掌控也增強了許多。

越為海盜們進行解穴,吉祥對唐三的欽佩就越深,那麼多海盜,只是一炷香的時間就倒下。而且每一名海盜受到攻擊的都是同一個地方。雖然點穴的吉祥看不到。但他相信,那些海盜也必然是肩膀受到攻擊。

當吉祥拖著疲倦的身體,帶著有些亢奮的精神返回木屋時。史萊克六怪和白沉香已經都醒了過來。

劫後餘生,眾人再次見到唐三,忍不住一陣唏噓。將分別後地情況訴說了一遍。

吉祥進門后,老老實實的在一旁坐下,唐三看了他一眼,道:「不要睡覺,按照我教你的方法進行修鍊。今後也要用這種方法取代睡覺,對你有好處。」

「是。老師。」吉祥對唐三可以說是言聽計從,趕忙盤膝坐好,按照記憶中玄天功的運行路線開始了他的修鍊。根據大師的十大核心競爭力,哪怕沒有獲得魂環,魂力也會在不斷的修鍊過程中提升。只不過要等到擁有魂環后才能顯示出來而已。

「小三,你收徒了?」戴沐白靠坐在那裡,有些驚訝的看著唐三。

史萊克七怪眾人的身體都是相當強韌的,當初都吃過唐三提供地仙品藥草。經過一天的休息,身體雖然尚未恢復。但也不至於那麼虛弱了。惟有白沉香的情況比較差。她的身體底子不如史萊克七怪,還需要一段時間的修養才行。

唐三道:「幸虧是吉祥救了我。不然,你們未必見得到我了。說實話,我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能從深海魔鯨那裡逃生。在我昏迷的時候,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要被那從天擠碎了。這次能夠活下來,只能用幸運二字來形容。至少表面上我已經收復了這裡地紫珍珠海盜團。等你們身體好起來,我們就前往海神島。相信紫珍珠應該知道這個地方。」

「老師,你們要去海神島?」剛要進入修鍊狀態的吉祥突然睜開眼睛,充滿驚訝的看向唐三。

唐三點了點頭,「你知道海神島的情況?」

吉祥臉上流露出一絲黯然。淡淡的道:「其實。我就是從海神島來到這裡的。」

首先,還是求月票。下面幫朋友發個尋人啟事。不計算字數的。呵呵。

緊急尋人啟事

陶汪洋。男,四川南充人士。現年21歲,本是湖南中南大學學生,2008年5月其母親王碧英到院校探訪期間走失,至今未歸,也未與家人有任何聯繫。家人四處找尋未獲音訊,現今其母親病危,念念不忘想著能見兒子最後一面。鑒於陶汪洋本人對網路小說的喜愛,在報刊、電視台廣告尋人未果之際,抱著最後的希望在各大文學網站發布一篇尋人啟事,若陶汪洋本人看到,請儘快與家人聯繫。母親現在只想見你最後一面,不管前面曾發生什麼事情都不重要。

若有任何知情人士提供線索,家屬將不甚感激,並給與重酬。

聯繫方式:

13698282156135746203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