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二百一十七章海馬聖柱黑級六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七章海馬聖柱黑級六考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吼」一聲滔天怒吼驟然從戴沐白口中響起,握緊的雙拳猛然下收,強烈的白光宛如火焰一般在他身體周圍騰起,也在剎那間釋放出了他自己的六個魂環。

肌肉急劇膨脹,皮膚表面浮現出帶有黑紋的白色皮毛,獸中之王那無與倫比的威霸之勢宛如一顆瞬間爆開的炸彈一般四散開來。腳下的沙粒呈現出波浪狀朝周圍散開,那恐怖的霸氣、威稜四射的邪眸,哪怕是遠在二百多米外的海馬斗羅都不禁微微動容。

海馬斗羅右手一揮,面前的海浪頓時翻騰起來,海浪高度直達十米,竟似封死了所有前進的通路。宛如沸騰般的海水帶著隆隆巨響宛如滔天之勢,卻又絲毫不溢出海中海的範圍。

面對此情景,戴沐白卻沒有絲毫畏懼之心,身上第三魂環驟然亮起,施展出了他的千年魂環之技,白虎金剛變。

原本就已極其魁梧的身體再次膨脹,白色毛髮瞬間轉化為金色,額頭上的王字元號變得那樣清晰,全身每一塊肌肉似乎都迸發出了爆炸性的力量。

就在這白虎金剛變的增幅之下,戴沐白虎吼一聲,強烈的金光在身前瀰漫,白虎烈光波噴吐而出,化為一道強橫的白光直衝海浪。

轟然巨響中,正面的海浪竟然就那麼被他炸開了一個大洞,與此同時,戴沐白雄壯的身體已經彈身而起,帶著無與倫比的霸氣直奔海浪沖了過去。

轟,白虎烈光波一直衝擊到三十米左右地地方才完全爆開。那滔天海浪如同天女散花般被炸地四散飛濺。但更加強大的海浪卻迎向了戴沐白的身體,重重的拍擊在他那雄壯的身體上,眼看著,戴沐白那充滿金光的身軀就被那恐怖地海浪所吞沒。

朱竹清心中一急,忍不住搶上一步,卻被唐三攔住了。唐三沉聲道:「沒事,戴老大既然敢以這種方式沖入海中,自然有他的辦法。我們等等看。」

眼看著戴沐白雷聲大、雨點小似的被海浪所吞沒,岸邊的黃衣海魂師們不僅都一陣愕然。心中都泛起陸地魂師不過爾爾的念頭。雖然這海中海並不是真正的大海,但在海馬斗羅地控制下,這裡甚至會比真正的大海還要危險。

就在這時。突然間,伴隨著一聲轟鳴,一頭體長五米左右的巨大海馬猛然從海水中拋飛而出,身體在空中翻轉,藍光四溢。

「我明白了。」唐三眼中流露出一絲佩服地光芒。「戴老大是用了我們登陸海神島地方法。他不會游泳。但以他地實力。短時間內在大海中行進絕無問題。這海中海地深度並不像真正地大海那麼深。憑藉著白虎金剛變護體。他是要從海底走過去。」

唐三話音未落。伴隨著一聲聲轟鳴。一條接一條體型龐大地海馬從海浪中翻卷而出。顯然。這些都是海中海內地海魂獸。看上去大約有千年魂獸左右地實力。凡是從海浪中破浪而出地海馬。似乎都是被震地暈了過去。身體上卻並沒有什麼損傷。

時間不長。就在距離海馬聖柱平台只有五米地地方。海浪驟然反卷開來。一道巨大地水柱衝天而起。狠狠地撞擊在上空地光幕之上。那通體燦金雄壯地身體就在這海浪中騰起。於空中深吸口氣。雙手后拍。擊在海浪之上。身體藉助衝力。穩穩地落在了海馬斗羅面前。

海馬斗羅眼中流露出幾分讚許。向戴沐白點了點頭。「擁有王者之氣地霸道魂力。獸中之王武魂。憑藉第三魂技突破我地考驗。在陸地魂師中。你也算是魂帝這個級別地佼佼者了。更難得地是如此年輕。難怪你會有信心來到這裡。好。你有接受海神大人考驗地資格。」

「多謝。」戴沐白地回答只有簡單地兩個字。說完后。他直接站在一邊。看向岸邊地其他人。用目光傳遞著某種消息。別人或許看不到。但他相信。唐三一定能夠看得到。

海馬斗羅眼中地讚許並不是因為戴沐白地實力。而是因為他在從海下通過時並沒有殺死一頭海馬魂獸。唐三能夠猜到戴沐白登陸海馬聖柱地方式。作為這裡地實際控制著。他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唐三確實看到了戴沐白的目光,也從中讀懂了戴沐白也告訴他們的信息。立刻向夥伴們轉達,「到海馬聖柱那裡去,並不算是海馬斗羅對我們的考驗。戴老大告訴我們,並不是十分困難。在這片海中海內,也只有剛才那種實力的海馬。沒有更強的海魂獸存在。竹清,你第二個。」

「好。」朱竹清答應一聲,她沒有戴沐白那樣的準備動作,身體騰空而起時才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第一魂技幽冥突刺在半空中發動,身體在空中驟然加速,直奔前方海浪迎去。

和戴沐白相比,她的速度就要快的多了,宛如幽靈一般毫不受力的前行,身形閃爍間,已經騰空到十米高度,距離海馬聖柱散發出的光幕僅有半米左右的時候,竟然在半空中改變方向直奔海馬聖柱掠去。

兇猛的海浪自然不會就這麼放過她,波濤洶湧中沖向朱竹清的身體。朱竹清面對海浪的方式和戴沐白完全不同,只見她身上紫光閃亮,同樣是第三魂技光芒大放,一道黑色的虛影宛如從她身上蔓延開來一般,悄無聲息的斬上了面前的海浪。正是朱竹清的第三魂技,幽冥斬。

兇猛的海水,就在即將衝擊到她的身體時從她身體兩側掠過,幽冥斬直接展開了面前的海浪。此時,朱竹清已經前衝出了接近三十米的距離。

她當然不會像戴沐白那樣選擇,沉入水下前行。她並沒有戴沐白那樣強健地體魄。但作為敏攻系魂師。她有她地辦法。

眼看著身體即將落入海浪之中,幽冥斬再次出現,只不過這次並不是將正面的海浪分開,而是奇異的斬出了一個三角形,就在自身沖勢將竭之時,腳尖點在自己幽冥斬切出的海浪之上。第一魂環技幽冥突刺再次發動。又一次前沖。

海水的浮力雖然要比淡水大,但那又能有多少呢?可就是這小小的浮力,卻足以支持朱竹清身體地前行。幽冥斬開路,幽冥突刺加速。兩個技能混合使用,在這海浪的穿行中起到了極好的效果。

須臾之間,大約經過十次加速。朱竹清終於衝破了海浪的束縛,身形一展,悄無聲息的落在戴沐白身邊,身上沒有沾染一絲水漬。面不紅、氣不喘的收回了自己地武魂。朝著海馬斗羅頷首示意。

海馬斗羅原本緊繃的面龐浮現出一絲淡淡的微笑,「很好。我可以用驚艷來形容你的表現。敏攻系戰魂師。貓類武魂,速度與攻擊並重。你的實力或許不如他。但你做的卻比他更好。看上去。比他也要更加年輕。六環魂帝,看來我對於陸地魂師地了解確實少了一些。你也同樣有資格接受海神大人地考驗。」

朱竹清向海馬斗羅再次施禮後走到戴沐白身邊。握住他還帶有海水的大手,靜靜地站在那裡。在他們眼中。都沒有絲毫擔憂。因為他們相信夥伴們的實力。

岸邊。

「小奧,榮榮。看你們地了。」

奧斯卡哈哈一笑,道:「沒問題。榮榮,我們走。」只見奧斯卡飛快的摸出一根自己地第六魂技複製鏡像腸吃下,伴隨著銀光閃爍,他的雙眼突然亮了一下,搖身一晃,另一個奧斯卡頓時出現在自己身邊。

他不但吃下了自己的第六魂技,也同時用出了魂骨技能,複製。

分身出來的奧斯卡下蹲彎腰,背起了寧榮榮,在奧斯卡本體的帶領下,同時朝著海中海衝去。

黑光同時出現在奧斯卡本體和複製體身上,他那兩個身體同時用出了幽冥突刺。沒錯,奧斯卡所吃下的複製鏡像腸,正是用朱竹清的一滴鮮血配合製作而成的。

只不過他這複製而來的技能和朱竹清本身使用時相比還有著不小的瑕疵,對身體的控制自然也不能和朱竹清相比。

但是,不要忘記,此時踏入海中海的並不是奧斯卡一個人。

絢麗奪目的光彩在奧斯卡複製體背後閃亮,九寶琉璃塔出現在寧榮榮掌心之上,前三層寶塔同時光芒綻放,寧榮榮的第一魂技力量增幅、第二魂技敏捷增幅、第三魂技魂力增幅同時落在了奧斯卡身上。

正所謂一力降十惠,奧斯卡在對於幽冥靈貓技能的使用上自然是遠遠不如朱竹清的,但此時他卻承受著來自寧榮榮百分之七十的能力增幅,能夠使用朱竹清八成能力的他在魂力、敏捷和力量上都大大的超過了朱竹清本體。

同樣一記幽冥斬用出,奧斯卡在應用的巧妙上雖然不足,可幽冥斬的威力卻大幅度增加,海水被破開的口子更大,足以給他更多的反應時間。

而複製體的能力是根據奧斯卡本體的能力而產生變化的,所以,寧榮榮對奧斯卡的增幅就相當於是對複製體進行增幅。儘管複製體只有奧斯卡的百分之七十左右的實力,但不需要發動幽冥斬,只是背著寧榮榮緊跟在奧斯卡背後卻已經足夠了。

海中海上呈現出奇異的一幕,前方一人,手中黑光連閃,不斷騰躍向前,後方兩人,一個背著另一個,在背上的那人手中一個絢麗的寶塔中射出三道光芒落在前一人身上,就像是橋樑一般連接著彼此。當他們來到海馬聖柱前時,所用去的時間甚至要比朱竹清還短。

眼看著奧斯卡和寧榮榮身上同樣是最佳魂環配比的六個魂環漸漸隱沒,海馬斗羅緩緩站起身,他首先看向寧榮榮,「你的武魂是七寶琉璃塔?」儘管身處於這大海之中。但陸地魂師七大宗門他還是知道的。

寧榮榮微微一笑。不卑不亢地道:「應該是九寶琉璃塔才對。不過晚輩確實出身於七寶琉璃宗。」

「九寶琉璃塔?」海馬斗羅眼中流露出若有所思地光芒,「好,好一個九寶琉璃塔。」

轉向奧斯卡,這位海馬斗羅的目光卻顯得有些猶疑了,「很難想象,我竟然看不出你的武魂是什麼。看上去。你似乎擁有和那個小姑娘一樣的能力。但我卻知道不是。從你運用技能時的生疏就能看出,那並非你的本來技能。能否告訴我,你地武魂是什麼?」

奧斯卡微笑道:「告訴了您我的武魂是什麼,那海神大人的考驗能否簡單一點?」

海馬斗羅淡然一笑,道:「那並不是我能做主的。」

奧斯卡看著這位封號斗羅級別海魂師灼灼的目光,道:「我的武魂是香腸。準確地說,我是一名食物系魂帝。至於為什麼能施展出剛才的能力,想必您也能猜到了。」

食物系魂師?海馬斗羅愣了一下,他此時的感覺,就有點像當初史萊克七怪參加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時那些看著他們的對手。

第一個來到海馬聖柱前的戴沐白其實已經帶給了這位海馬斗羅極大的震撼,但接下來地三個人卻同樣是那麼驚才絕艷。最令他吃驚地就是剛剛來到這裡的這一對男女。一個食物系魂師。一個輔助系魂師。竟然能通過海浪地考驗。穩穩的登上了海馬聖柱台。

尤其關鍵地是,這些來自斗羅大陸的魂師又都是如此地年輕。看上去不過都是二十歲出頭的樣子,可眼前這四個。卻都是擁有最佳魂環配比的魂帝。通過這四個人,海馬斗羅就已經清晰的認識到此次前來的這些陸地魂師是一個怎樣的組合了。假以時日。這些年輕人的未來只能用不可限量來形容。

海馬斗羅這邊思索著,岸邊卻產生了一些爭執。

「香香,還是讓我帶你過去吧。」馬紅俊勸說道。

白沉香固執的搖搖頭,「不用,我自己可以。我不能總給你們添麻煩。」

馬紅俊剛想再說什麼時,白沉香卻已經毫不猶豫的撲了出去,身形一閃,宛如一道白影般張開靈巧的雙翼,直奔海中海飛去。

唐三向馬紅俊使個眼色,胖子趕忙追了出去,鳳凰武魂釋放,第三魂技鳳翼天翔帶起兩道巨大的火焰雙翼,追著白沉香撲了出去。一旦白沉香遇到危險,他也能在後面有所照應。

他們這邊一動,自然吸引了海馬斗羅的注意。當他看到白沉香身上的四個魂環和馬紅俊身上的五個魂環時,心頭不禁微微放鬆了一點。總算這些年輕人不都是魂帝這個級別的。其實,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平日古井不波的心情會因為這遠道而來的年輕人而產生波動。

不過,海馬斗羅的心情並沒有放鬆多久,眼中就重新流露出了驚訝之色。

白沉香那白色的身影宛如一縷輕煙般在海浪上穿行,這海浪就算再密集,也有潮起潮落的起伏,而白沉香則像是見縫插針一般,隨著海浪的起伏而動。哪怕是看上去沒有什麼縫隙的地方,她也能夠輕而易舉的找到些許縫隙穿行而過,二百多米的距離,幾乎只是幾次眨眼的工夫,就見那白色煙塵一般的身影已經飄然下落,穩穩的站在了海馬聖柱台之上。論速度,到目前為止,到是白沉香第一。

緊隨著白沉香之後,胖子的前進則更加直接,沒有任何退避的,他直接一頭就扎入了海浪之中。浴火鳳凰與鳳翼天翔兩大魂技雙開,這一次他吸取了上次在瀚海大斗魂場時的教訓,在撞入海浪時,儘可能的收斂雙翼,藉助沖勢而入,而一旦衝過一個浪頭,雙翼就立刻展開,再次加速,沖入下一道海浪。

大量的白色煙霧在海中海上空冒起,馬紅俊就用這直接而近乎蠻橫的方式衝破了一道又一道海浪的阻隔,第六個落在了海馬聖柱台上。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應該是一名純敏系魂師吧。」海馬斗羅看向白沉香。

白沉香輕輕地點了點頭。

海馬斗羅笑了。「有趣。真是有趣。」目光轉向剛剛落在平台,同樣身上沒有沾染半分水漬地馬紅俊,「高溫烈火,鳳凰武魂。單從武魂上看,在陸地上,你應該是極品魂師。可惜。你的魂力還是落後了一些。」

馬紅俊老臉一紅,雖然他也達到了六十級,但和其他人相比,確實落後。

就在這時候,身處岸邊的唐三,帶著小舞最後一個動了。

海馬斗羅本來並未去注意。但是,眼前這海中海是他所操控的,很快他就發現不對。下意識的扭頭看去,頓時吃了一驚。

唐三右手摟著小舞纖細的腰肢騰空而起。對於外界地一切,小舞彷彿都沒有感知似的,長長的蠍子辮垂在胸前。帶著茫然的目光。她那絕美的嬌顏依偎在唐三肩頭。

藍色的發,藍色地眼眸。優雅的氣質,英俊的相貌。騰起在空中的唐三和小舞竟似不帶一絲煙火氣。正是一對神仙眷侶般的模樣。

眼看著沖入海浪之中,唐三左手中多了一柄黝黑的錘。錘柄長約一米五,鎚頭奇大,只見他手腕輕抖,也未見如何作勢,眼前巨浪就已經轟然散開,他就那麼帶著小舞在空中前飛。速度並不是很快,但卻顯得那麼優雅自然,彷彿眼前所面對地滔天巨浪只不過是一件很簡單地事情而已。

唐三的昊天錘,乃是在瀑布下錘鍊而成,眼前巨浪雖大,但和那數百米落差而下地瀑布還是遠遠無法相比,而他此時的魂力更是遠勝當初,以藍銀皇右腿骨飛行,以昊天錘開路。浪濤雖大,卻又怎能阻擋他前進地身形?

在昊天錘的揮擊下,隆隆巨響有節奏地傳出,那巨浪就像是敞開了一條通道迎接著他們似的,須臾之間,唐三已經帶著小舞,最後一個踏上了海馬聖柱台。

如果說奧斯卡的能力令海馬斗羅不解,那麼眼前的唐三他就更看不明白了。從唐三身上,他分明沒有看到一個魂環。甚至感覺不到他身上釋放的魂力達到了什麼程度,可他就那麼從從容容的來到自己面前。要知道,海馬斗羅掀起的巨浪對於陸地魂師來說,沒有五十級以上的修為想要通過是極難的。白沉香那種特殊情況可不是隨處可見。

上下打量著唐三,海馬斗羅的目光突然變得冷淡下來,「按照剛才登台的順序站好。」一邊說著,只見他雙手虛按,眾人只覺得一股能量悄然散開,那沸騰的海水頓時平靜下來。由海馬聖柱頂端散發的光幕也在悄然淡化中消失了。

看到海馬斗羅眼帶寒意的目光,唐三有些不解,看向史萊克七怪其他人時,眾人也都露出幾分茫然之色。

戴沐白邪眸突然光芒一閃,似乎想到了什麼,向海馬斗羅道:「前輩,有件事我想我應該先說清楚。我們並非來自武魂殿。您應該也看到了,榮榮的武魂是九寶琉璃塔,她正是出身於七寶琉璃宗。小三則出身於昊天宗。我和竹清出身於星羅帝國皇室。香香是前昊天宗下屬敏之一族的弟子。至於小奧和胖子,他們算是自由魂師吧。」他在說到每個人的時候,都將手指到那個人身上。

聽著戴沐白的話,唐三第一個醒悟過來。作為陸地魂師,而且大家又都是如此年輕就展現出了這樣的實力,這位海馬斗羅很容易會將己方當作來自於武魂殿。而當初武魂殿曾經襲擊過海神島,這位海馬斗羅自然不會有什麼好印象了。戴沐白關鍵時刻解釋他們的來歷,正好將海馬斗羅的猜測否定。

並不是說唐三的思考能力不如戴沐白,而是因為戴沐白作為第一個登上海馬聖柱台的人,他之前是清楚的看到海馬斗羅對於大家還算溫和的態度。而唐三作為最後一個上台的,之前他的目光大部分都被浪濤隔絕著,自然看不清這邊的動向。只能隱約看到大家登台時的情景而已。

果然,隨著戴沐白的解釋,海馬斗羅的臉色緩和過來。隨意地問了一句。「既然你們出身不同,甚至是天南海北。那又為什麼能夠聚集在一起呢?」

唐三微笑道:「因為我們同在一所學院上學。或許您沒有聽說過,我們畢業於史萊克學院。」

奧斯卡介面道:「我們還曾代表史萊克學院參加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並且獲得了最終地勝利。」

海馬斗羅深邃如汪洋般的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那這麼說,你們來海神島的目的。就不只是希望加入海神島那麼簡單了吧。」

眾人心中一凜,下意識的將目光集中在唐三身上。簡單的幾句交談,他們雖然將自己與武魂殿之間地關係擇清楚了。但此行的目的還是引起了眼前這位海馬斗羅的懷疑。

唐三坦然道:「為了歷練,所以我們來了。前輩,開始海神大人對我們的考驗吧。如果我們能夠通過考驗,您再深究我們此行的目地也不遲。」

他話語中的潛台詞就是。如果我們通過考驗,你再懷疑我們的目的也來得及,通不過考驗,直接就回被驅逐出島,有什麼目的也不可能實現。避重就輕,算是化解了海馬斗羅的疑問。

海馬斗羅緩步走到海馬聖柱前。面對聖柱。眼中流露著虔誠地光芒。「上前一人。」

史萊克七怪心頭一緊,他們知道。真正地考驗就要到來了。而這也是他們所期待的。此行海神島,要地不就是在壓力中提升實力的機會么?

不用說。第一個走上前地仍舊是戴沐白。在海馬斗羅身後一步處站定。

海馬斗羅緩緩抬起雙手,臉上儘是虔誠之色。雙手提至胸前,掌心間隔半尺虛相對,淡淡的藍光緩緩出現在他雙手掌心正中地位置,隨著藍光漸漸增強,唐三突然有種特殊的感覺,這藍光似曾相識。

當藍光充滿海馬斗羅雙掌掌心時,光芒驟然綻放,令整座海馬聖柱台上都氤氳起一片澄藍色的光芒。緊接著,海馬聖柱下方光芒一閃,一道藍光順著聖柱上的紋路蔓延而上。幾乎是眨眼的工夫就攀升到頂端。

海馬斗羅轉過身,面對戴沐白,右手朝著戴沐白的身體一指。

一道藍色光柱從天而降,籠罩住戴沐白的身體,沐浴在那光柱中的戴沐白有些茫然,顯然是並沒有什麼感覺。

光柱的顏色開始發生轉變,由藍色變成了白色,緊接著,又迅速由白色變成了黃色,幾乎毫無停頓的再轉化為紫色。紫色漸漸加深,這一次轉變的速度慢了一些,但卻依舊持續變化著。

看著戴沐白身上光芒的變化,海馬斗羅似乎有些驚愕,時間不長,那紫光已經完全變成了黑色,幾乎將戴沐白的身體完全掩蓋在光柱之下。而在海馬斗羅背後的海馬聖柱上,最下方的紋路也開始變成了黑色,並且逐步向上方攀升著。

唐三他們並沒有注意到,之前帶他們來此的那些黃衣海魂師看到海馬聖柱的變化,此時一個個臉上都充滿了駭然之色。尤其是那名中年魂師,甚至流露出幾分憐憫。輕嘆一聲,自言自語道:「不讓他們來接受考驗,卻偏偏要來。海神大人對陸地魂師的考驗,果然……」

黑色的光紋一直攀升到海馬聖柱接近三分之一的位置才停頓了一下,但很快,它又繼續向上蔓延,這一次的速度更快,一會兒的工夫,黑色光紋已經遍布整根海馬聖柱。

緊接著,一共六道黑光電射而出,同時出現在戴沐白面前,化為六面正方形的光幕,每一層光幕上,都閃爍著一些特殊的金色文字。其中,第一片光幕上的文字光芒閃亮,另外五片光幕上的文字則相對黯淡許多。

海馬斗羅的嘴角略微牽動了一下,苦笑道:「黑級六考。比我當初還多了兩考。海神大人,難道這個人是罪人么?」

六道光幕收斂,化為六點黑光同時沒入戴沐白額頭之中,在他額頭上,多了一個黑色的六角星,其色如墨。

戴沐白彷彿感覺到了什麼,眼中的茫然被深邃所代替,一句話也沒有說,快速後退幾步,盤膝坐在地上,閉合雙目,眉頭微皺,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海馬聖柱的黑光漸漸褪去,一切都恢復了正常。但海馬斗羅看著戴沐白的目光卻有些複雜,如果從唐三的角度來理解,這位海馬斗羅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馬紅俊忍不住問道:「前輩,什麼是黑級六考?您能不能給我們解釋一下?」

海馬斗羅緩緩點頭,「海神大人所給的考驗是分等既級不同,考驗的難度也不同。和魂環的顏色一樣,從低到高,分別是白級考核,黃級考核,紫級考核,黑級考核和紅色的頂級考核。海神大人會根據不同的人,進行不同的考核。而考核的內容,就在剛才出現的光幕之中,被考核者與考官才能得知。我就是你們的考官。通過不同級別的考核,在海神島上也會得到相應的權力。考核不但會根據被考核者的實力,同時也包括潛力。這是海神大人的旨意。」

「其中,白級考核與黃級考核只會有一項考驗。通過了,就算成功。到了紫級考核,則開始出現區分,紫級考核會有一到三種考驗。也就是說,如果聖柱中射出的光芒出現在你面前是一道,那麼,你就要經歷一項紫級的考驗,如果是三道,那麼,你就要經過三道考驗才算通過。考驗越多,難度自然就越大。在通過後獲得的權威也就越高。而到了黑級考核,最少也會出現四項考核,最多是六項。也就是我剛才所說的黑級六考。黑級六考,可以說是黑級考核中最難的。我可以告訴你們的是,近百年之內,黑級考核一共出現了三十一次,其中,七次通過,二十四次失敗。我就是那七次通過者之一,通過的七個人,就是現在海神島七聖柱的守護者。而在我們七個人中,只有海龍聖柱的守護者海龍斗羅才經過了黑級六考。他也是我們中最強的一個,魂力現在已經突破了九十五級。」

海馬斗羅的解釋很詳細,目的卻只有一個,就是告訴眼前的這些年輕人,黑級六考是多麼艱難的一件事。通過了,就有相當於聖柱守護者一樣的權威。失敗的話,就只有一個結果,死亡。

史萊克七怪眾人面面相覷一時間,誰也說不出話來。

海馬斗羅補充道:「接受了海神大人的考驗,那麼,立刻就要開始進行。黑級考驗對你們陸地的時限是,每一年必須要完成一種考驗。完成一種后,下一項考驗才會出現。如果超時,或者試圖逃避。那麼,先前印入他額頭的海神封印就會爆裂,將參考者抹殺。黑級考核,從來沒有失敗者,只有通過者和死者。所以,又名天堂與地獄。我也沒想到,海神大人對你們這些陸地魂師的考核會如此艱難。你們這些人後悔還來得及。否則,一旦再出現黑級考核,也會和他一樣。看在你們並不是來自於武魂殿,我可以坦白的告訴你們。以他六十多級的實力,根本沒有通過黑級六考的可能,必死無疑。」

喜歡斗羅的朋友們,請砸票支持小三吧,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動力,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