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二百一十九章海神九考三叉戟烙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九章海神九考三叉戟烙印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在此之前,唐三也曾經見過金色的魂力,最有代表性的無疑就是千仞雪的六翼天使武魂。但是,眼前這一道金光和以往他所見到的任何金色都截然不同。這是充滿了威嚴和恢宏的王道之光。當它出現的那一瞬間,整座海神島上,不論是七聖柱、森林、丘陵,還是海中海,在這一刻已經完全被渲染成了金色。甚至所有的海魂師身上,史萊克七怪和白沉香身上,也都渲染上了那層特殊的金光。

而這道金光的終點卻只有一個,那就是站在海馬聖柱下,略微有些茫然的唐三。

如此恢宏浩大的場面,不亞於大自然的威嚴,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么?這是此時唐三心中思考的問題。

那金色光柱帶給他一種很奇異的感覺,彷彿體內有什麼東西被觸動了似的,緊接著,接連九片正方形的金色光幕憑空而至,出現在他面前。第一片光幕上的光芒最為閃亮,其他八面都顯得有些暗淡。沒等唐三多做思考,這些光幕已經宛如一顆顆金色流星一般直接飄入他眉心之中。

頓時,巨大的信息量直接灌入腦海之中,而這些信息由偏偏模糊不清,其中只有一股能夠辨識清楚。唐三明白,這也是為什麼之前朱竹清和戴沐白坐下思索的原因。

腦海中被那龐大的金色所充滿,緊接著,唐三感受到一種醍醐灌頂般的特殊能量波動,全身上下,彷彿都浸泡在清涼的液體之中,說不出的舒服。潛移默化中,唐三隱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這道金光之中發生了什麼細微的改變。究竟是什麼他說不清,但那種感覺很神奇,就像是理順了他身體的機能一般,說不出的舒服。

不自覺的張口吐出一口濁氣。這似乎就是金光將體內所有雜質逼迫而出地濁氣。

金光漸漸淡化,首先是從空中和海中海處漸漸淡化。然後是四面八方的淡化。唐三地身體,就是這全部金光最後的終點。而那所有金光最後收斂的地方,就是他額頭正中。在那裡,留下的並不是一個星狀痕,而是一個金色的三叉戟標記。淡淡的金色三叉戟,帶給唐三地。是一種充滿威嚴的高貴。儘管他只是站在那裡,那三叉戟卻帶著一種俯視蒼生的感覺。

緩緩睜開雙眼,唐三那原本澄藍色地眸光看上去更加澄澈了。抬起手,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平滑的額頭,唐三向完全獃滯,宛如雕塑一般的海馬斗羅問道:「前輩,紅色是頂級考核,那這金色又是什麼考核?我好想需要完成九樣考核才算通過。」

海馬斗羅用力晃了晃頭,再仔細看向唐三,他看到的,依舊是那閃爍著燦爛金光的三叉戟烙櫻沒錯,這不是在做夢。

「我也不知道。」這五個字從海馬斗羅口中吐出似乎十分艱難。

唐三疑惑地看著海馬斗羅。道:「那她呢?為什麼她會出現頂級一考地情況?」唐三摟過小舞。伴隨著他身上金光地消失。之前環繞在小舞身體周圍地紅光也已經悄然不見了。只剩下那一顆圓圓地紅點。

海馬斗羅深深地注視著唐三。「頂級一考為什麼會出現。我同樣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她所要面臨地這一考是什麼。雖然只有一考。但卻絕對當得起頂級考核地難度。因為。她地考驗就是跟隨在你身邊。完成九考。」

聽了海馬斗羅地話。唐三不禁一愣。他想不到海神考驗居然還會出現這樣地情況。但海馬斗羅地話也無意令他地情緒放鬆了許多。只要能夠讓他幫助小舞。他也就放心了。總比小舞自己要面臨什麼考驗好地多。

「好漂亮地三叉戟。三哥。你更帥了。」寧榮榮忍不住讚歎道。

唐三看不到自己地容貌。「三叉戟?你說我額頭出現地烙印和你們不一樣么?」

寧榮榮點了點頭。道:「不一樣地。你額頭上是一個金色地三叉戟。很漂亮。看上去特別高貴。」

唐三不禁有些無語了,抱著半分希望,他再次問向海馬斗羅,「前輩,您再仔細想想,剛才的金光代表的究竟是什麼?我要面臨是頂級九考?」

海馬斗羅剛想說話,一個悠然的聲音卻從遠方傳來,這聲音彷彿來自天界,優美動聽宛如來自天界一般,但又充滿了慈和的味道。

「不用難為他了。從海神島出現到現在,這種情況也還是第一次出現。你所要承受的,並不是頂級九考。而是海神九考。」

聲音由遠而近,當最後一個字傳入史萊克七怪耳中時,遠處,一個紅色的光點緩緩放大,眾人只是覺得空間似乎略微扭曲了一下,下一刻,海馬聖柱前就已經多了一個人。

她的身高看上去與小舞差不多,全身都籠罩在一層鮮紅色的長袍內,海藍色的長發披散在身後,雖然沒有小舞那麼長,但散開后也接近垂至地面。柔美的容顏看上去最多也就三十歲左右,她的美更多是來源於氣質,高貴、優雅還有和煦的溫潤。在她右手之中,握著一柄長達三米的權杖,權杖是金色的,就像剛才天際出現的那種金。通體雕刻著魔紋,杖首處是宛如長矛一般的菱形凸起。那長矛尖端下方五寸處,鑲嵌著一顆菱形的金色寶石。

如果只是看容貌,她絕對是不可多得的美女,而她的氣質確實任何人也無法相比的。哪怕是唐三曾經見過的教皇比比東,在氣質上也要遜色於她。

最令人驚訝的,還是她那雙眼睛,澄澈的藍眸比大海更加深邃,其中慈和的滄桑卻彷彿經歷了恆古歲月。這雙眼眸,又豈是三十歲的女子所能擁有的呢?

「參見大供奉。」海馬斗羅微微躬身,向紅袍女子行禮,「屬下未能完成好海神大人的指引,請大供奉責罰。」

紅袍女子微微一笑,海中海似乎也因為她的笑容而波動著。

「這不怪你。我也同樣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況。」只見她目光流轉。在場地每一個人似乎都感覺到她在看著自己。而紅袍女子的目光,最後卻定格在了唐三身上。或者說是定在了他額頭上那金色地三叉戟烙印之上。

「年輕人。我等待了一百多年,終於在行將朽木之年見到了你。可以告訴我你的來歷么?」

近距離的聆聽著她的聲音,唐三立刻感覺到自己的心跳驟然加速,那當然不是因為她的美麗,而是因為她那聲音之中充滿了來源於靈魂深處地觸動。她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普通的人類女子,可是。唐三卻深刻的知道,眼前地她,就是當初曾與自己曾祖齊名。並且戰勝過曾祖以及武魂殿大供奉千道流的海神斗羅波賽西。

就像是沒想到波賽西坐下的五大領主變成了七位一樣,唐三也沒想到這位強大到九十九級的絕世強者,竟然是一位女子,而且青春永駐,宛如三十許人。她的真實年齡,少說也要超過一百二十歲了吧。

「晚輩唐三參見前輩,家曾祖名諱為單字晨。」唐三幾乎彎腰近九十度,恭敬的向眼前這位代表著海神島最高權威的海神斗羅行禮。

但是,令他沒想到的是,海神斗羅波賽西身形微微一閃。出現在他側面。並沒有承受他的禮數。

「不必多禮。你是唐晨的曾孫?」波賽西地聲音中帶著幾分詫異。

唐三恭敬地道:「是的。」

波賽西深邃地藍眸中流露出一絲惘然的光輝,「時間過得真快啊!連他地曾孫都已經這麼大了。沒想到。我要等的人,竟然是他地曾孫。」

唐三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聆聽著波賽西的話,他的實力雖然遠遠不能與眼前的九十九級海神斗羅相比。但他也能感覺得出,海神斗羅波賽西對他並沒有任何惡意。

波賽西很快就回過神來,雙眼注視著唐三,「唐三,你看著我。」

唐三注視向波賽西的眼眸,目光澄澈,沒有絲毫退縮。波賽西鄭重的道:「從現在開始,你要記住,在海神島上,沒有任何人有資格承受你的禮數。包括我在內。」

「啊?」唐三驚訝的看著海神斗羅,他不明白為什麼這位巔峰強者會對自己說出這樣一句話。

波賽西轉向海馬斗羅,「歐亞,傳我的命令。這八人在完成海神大人的考驗之前,都是本島貴賓,任何人不得怠慢或冒犯。除了不可幫助他們完成考驗之外,儘可能滿足他們的條件。就住在你的海馬城吧。還有,召集其他六人,明日海神殿議事。」

「是。」海馬斗羅歐亞極其恭敬的答應著。儘管十年未見這位大供奉,但在這海神島上,波賽西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除非是海神親自降臨才能凌駕於她。

波賽西的目光再次落在唐三身上,向他微笑點頭,「很好,很好,我相信,你一定能夠通過海神大人的考驗。有什麼需要你們可以向歐亞提出。記住,你的海神九考,每年至少要完成一樣。否則,將會前功盡棄。」

唐三問道:「如果我失敗了,沒能通過考驗,結果和黑級考核一樣,也是死么?」

波賽西臉色一變,唐三隻覺得眼前一花,波賽西就已經出現在距離他只有幾公分的位置上,原本慈和的雙目突然變得冰冷起來,無與倫比的威壓壓迫的唐三連呼吸都無法做到。

「唐三,你要記住,永遠不要讓你腦海中出現失敗這樣的念頭。我可以告訴你,你的考核,關係到海神島的存亡。如果你失敗了。那麼,後果絕不只是死亡那麼簡單。要比死亡可怕的多。」

話音一落,眾人只覺得眼前紅光大放,下一刻,原本站在唐三面前的海神斗羅波賽西已是鴻飛冥冥,消失不見。

戴沐白、馬紅竣奧斯卡等人幾乎同時長出口氣,臉色一片蒼白,額頭上已是密布的汗珠。

「太強大了。僅僅是她剛才綻放那一絲氣息,我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像是要被壓爆了一般。」奧斯卡心有餘悸的說道。

唐三沒有開口,波賽西臨走前的話語深深的烙印在他腦海之中。他仔細的琢磨著波賽西話語中地寒意。發現,這位海神斗羅的出現應該就是因為自己地海神九考。能夠連她也驚動。並且說出自己考核關係到整座海神島,這究竟是為什麼呢?論實力,自己雖然比夥伴們略強一些,可海神考驗卻要明顯比他們難一大截。這又是為什麼?此時此刻,唐三心中已經充滿了疑惑。

正在這時,海馬斗羅的聲音響起。「各位貴賓,請隨我來吧。」

濃郁的藍光從海馬斗羅歐亞手中亮起,微微一揮間。奇異的一幕出現了,海中海一側的海水湧起,在空中凝結,只是一會兒的工夫就已經化為一座橋樑。並不是通往他們來時地地方,而是通往海神島更深的森林。

海馬斗羅的神態十分恭謹,顯然是因為之前海神斗羅波賽西地話。一位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如此恭敬的對他們這麼說話,史萊克七怪不禁都有些不適應。目光都落在了唐三身上。

唐三收斂思緒,他知道,此時並不是深思的好時間,向海馬斗羅還禮道:「麻煩前輩了。」

當他們踏上海水凝結的橋樑時。驚訝的發現。這橋樑宛如腳踏實地一般。腳下是晶瑩的海水,這種奇異的感覺令每個人心中都充滿了新鮮和好奇的感覺。

踏上岸邊。立刻有十名黃衣海魂師迎了上來,恭敬的立於兩側。跟隨眾人前行。

海馬斗羅並沒有走在第一位。在他地強烈要求下,竟是唐三走在首位。

海馬斗羅一邊走。一邊微笑道:「各位貴賓,歡迎你們入住海神島,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你們可能都要住在這裡了。海神島沒有什麼過多地規矩。到了海馬城入住后,各位可自行決定何時開始進行考驗。除了已經完成考驗的這位小姐以外。其他貴賓每年都需要完成一件考核。你們可以自行感受海神大人詞語地考驗任務。任務是按照順序進行的。每完成一件,下一件地任務條件才會顯現出來,直到所有任務全部完成為止。有任何需要,各位貴賓都可以提出,我會盡量滿足各位。還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各位在海神島上除了中央地禁地以外,任何地方都可以去,但請不要遮擋住額頭上的烙印,那是你們身份的象徵。」

唐三點了點頭,道:「多謝前輩指點。今後還要請前輩多多關照。」

海馬斗羅歐亞微笑道:「唐先生客氣了。您是大供奉欽定的貴賓。有什麼需要只要吩咐一聲就行了。」

前行大約一刻鐘的時間,走出樹林,映入眼帘的竟然真的是一座城市。

這是一座小城,城牆只有五米的高度,他們走出樹林時,所在的位置地勢較高,一眼就能看清這座小城的面貌。這座城市和天斗帝國的城市相比要小的多,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城市中央一座高大的建築,那建築看上去和海馬聖柱有幾分相像,只是要寬大的多,而且在建築頂端,有一個極大的海馬雕像。

海馬斗羅歐亞道:「海神島一共有七聖柱七城市。這裡是由我守護的海馬城。你們所看到的那座建築,是城主府。海馬城一共生活著大約一千多人,都是海神大人最忠誠的信徒。」

戴沐白道:「我們聽說,在海神島一共只有三千多位海魂師。您這海馬城就有一千多人,那其他城市的海魂師,豈不是很少么?」

海馬斗羅微笑道:「並非如此。所謂的三千位海魂師,是指守護海神大人的三千五百名海神戰士。每一座城市有五百名魂師守護。但海神戰士在年紀超過七十歲以後,就可以退休頤養天年。還有十八歲以下,尚未通過考驗的孩子們也不計算在海神戰士之中。所以每座城市實際的人數都在千餘左右。我這裡的人數還算少的。最大的海龍城,人數已經超過兩千人了。各位貴賓,請隨我入城吧。」

這確實是一座小城,城門都只有最基本的四座。說是城門,其實更像是府門。眾人所來到的城門前,只有兩白兩黃,四名海魂師守衛。見到一身黑衣的海馬斗羅出現。無不立刻躬身行禮。恭謹地迎接眾人入城。

不過,海馬城雖校但也算是五臟俱全。不算寬闊的街道上極為乾淨,兩旁地建築都不算高大,以木質和石質為主。店鋪不多,但卻是是存在的。

看著這些城市中的店鋪,很難想象這是在一座島嶼上,彷彿又回到了內陸似的。

海馬斗羅道:「各位就暫時安頓在城主府中休息。我不能離開海馬聖柱太久。所以一般都會在聖柱下修鍊。我們這裡的人基本可以自給自足,種植一些簡單的農作物,再加上大海地養育。就可以生存了。所以海神島並不需要貨幣,一般都是以物易物的方式進行交易。當然,我們海神島也有專門的外出購買商隊。一定時間還是會出海一次地,與較近的海濱城市進行交易,購買一些必需品。」

唐三道:「我聽說,海神島上的魂師是不能離開海神島的。」

海馬斗羅微微一笑,道:「海神島的船隊並非是由海神島魂師組成,而是一些不屬於海神島的海魂師,或者是曾經接受考驗失敗的海魂師自發組成,準確的說。是每隔一段時間。他們就會送來一批物資到島上。換取島上的一些特產。」

馬紅俊道:「這不好吧。不穩定啊,要是哪天那些人不想給海神島送東西了。海神島的魂師又不能外出。豈不是麻煩了么?」

海馬斗羅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所有地海斗羅都是海神大人的孩子。沒有人會背叛。海神島,是海斗羅地聖地。」

唐三微微點頭。海魂師的情況確實與陸地魂師不一樣,從紫珍珠海盜團那裡就能看得出,這海神島,乃是海魂師絕對地信仰,並不像武魂殿那樣依靠強權來統治。海魂師的凝聚力要強大地多了。這也是為什麼武魂殿一直沒有把手伸到海魂師這邊的原因。當然,這也和海魂師並不會觸動武魂殿利益有很大關係,就像再強大的陸地魂師來到大海也要受到極大的制約一樣,再強大的海魂師到了陸地上,實力也會大減。因此,雙方才一直相安無事。

走進海馬城,唐三一行人頓時引起了不少關注的目光,但有海馬斗羅在,城裡的海魂師也沒有敢於靠近的。之前天空異象早已傳遍海神島。異象更是出現在海馬城。唐三他們想不引起關注也是不可能的。尤其是他們額頭上的標記實在是太明顯了。只要稍微留意一些,就能聽到來自海馬城住民們的驚嘆聲。

城主府比想象的要小,住在這裡的除了海馬斗羅歐亞之外,還有十餘名通過紫級考驗的海魂師。可以說是海馬城的中堅力量。城主府一共分為三層。在海馬斗羅的強烈要求下,他住的房間騰了出來給了唐三。三層的面積雖然不小,但卻沒有分隔什麼房間,一個巨大的客廳超過兩百平米,室卻只有一間。因此,史萊克七怪的其他人就都被安排在了二層居祝

海馬斗羅安頓好眾人後,立刻就離開了,不用問,他是去傳達大供奉海神斗羅波賽西的命令。

馬紅俊一屁股坐在三層大廳內柔軟的沙發上,長出口氣,「真不錯,沒想到來了這裡之後會這麼順利。三哥,這還是託了你的福啊1

眾人紛紛坐下,唐三沉吟道:「我們確實成功的進入了海神島。但這只是個開始。對我們來說更關鍵的是能否完成那些考驗。現在只有香香算是通過了,而我們七個人最低的都有黑級五考。從海馬斗羅當時的表情來看,我們要經歷的考驗絕不會輕鬆。一切還要從長計議。首先要面臨的就是第一個考驗。大家的第一考驗是什麼?」

戴沐白沉聲道:「我的第一考驗很怪,名叫穿越,海神之光。你們呢?」

朱竹清愣了一下,道:「我的也是。我們的第一考驗一樣啊1

馬紅竣奧斯卡和寧榮榮都還沒來得及查看自己的第一考驗是什麼,立刻凝神靜氣,精神力與自己額頭上的烙印相連,彼此的第一考驗也都漸漸地浮現出來。

「一樣,我也是穿越,海神之光。」

令眾人意外的是。他們地第一考驗竟然一模一樣,包括頂級七考的寧榮榮。也同樣是穿越海神之光這個考驗。

「小三,你的第一考驗是什麼?」

唐三的眼神顯得有些怪異,看看身邊的小舞,他現在越來越明白為什麼小舞只有一考,卻高達頂級考核了,「我的第一考核是。穿越,雙倍,海神之光。」

眾人面面相覷。再看看唐三,都有些無語了。

朱竹清道:「第一考核,穿越,海神之光,提示。前往海神島核心禁地。登上禁地前一百零八級台階。視為通過考驗。中圖可退出。時限一年。」

唐三撓撓頭,以他心性地沉穩,看著眾人的目光都流露出幾分羨慕,「第一考核,穿越,雙倍。海神之光。提示。前往海神島核心禁地。登上禁地前三百三十三級台階。視為通過考驗。中圖可退出。時限一年。」

馬紅俊愕然道:「不是雙倍么?怎麼你的台階數快是我們地三倍了?」

唐三苦笑道:「我怎麼知道。不過,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既然大家的第一考驗都差不多。我們來簡單分析一下。從考核提示和考核名稱來看。我們要通過的第一考核,應該是要穿過海神島禁地的一種特殊防禦。就類似於今天海馬斗羅封鎖天空的那種光芒。而這海神島禁地的海神之光。在強度上肯定要更勝一籌。想必我們每通過一級台階,都要承受莫大的壓力。」

眾人紛紛點頭。寧榮榮苦著臉開口了,「我還以為我和你們一樣,原來也是不同的,我的穿越,海神之光,要登上一百三十六級台階才行。這就是頂級考核和黑級考核地區別吧。」

奧斯卡碰了碰寧榮榮地手臂,道:「沒事,不就是一百三十六級台階么,我陪你就是了。」

正在他們說話間,唐三突然眼睛一亮,「我突然想到個問題。如果海神之光是用來阻擋敵人入侵的屏障,會在我們踏入其中時帶給我們壓力。那麼,這壓力會否激發我們自身地潛力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這第一考核大家一樣,對於我們來說只會是好事。」

史萊克七怪都是聰明人,眾人對視一眼,頓時明白了唐三地意思,奧斯卡道:「等我們休息過來,去看看就是了。聽上去一年挺從那海馬斗羅地神情就能看出,想要通過這考核絕不是那麼容易。我們要抓緊時間才行。」

唐三點了點頭,目光轉向坐在角落中,俏臉紅暈未退的白沉香,道:「香香,回頭你也要跟我們一同前往。」

白沉香正在想著心事,突然聽到唐三叫自己的名字,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趕忙答應,「好。」

正在眾人說話的工夫,一名紫衣海魂師來到三層,告訴眾人,午飯準備好了,請他們去用餐。

吃飯的地方在一層,海馬斗羅已經走了,讓人留話給唐三他們,有什麼需求儘管向這裡的紫衣海魂師提出。

午飯十分豐盛,要比紫珍珠海盜團那裡好的多了。長度超過兩尺的大龍蝦,直徑一尺的帝王蟹,還有各種貝殼類的海洋生物、魚類和一些蔬菜、主食。

這些日子在紫珍珠海盜團的伙食很一般,今天也就吃了點早飯,辛苦的來到海神島,大家也不客氣,立刻大吃起來。只有唐三還算斯文一些,因為他要照顧小舞。

小舞只吃一些青菜類的食物,唐三試探著擇出一些龍蝦肉和螃蟹肉喂到她嘴裡,她到也吃。這些海洋生物都是鮮活時進行烹飪的,味道極為鮮美,又營養十足。

唐三最後一個吃完,看著大家一副滿足的樣子,微笑道:「看來我們的待遇實在不低啊!我們是明天再去看看那海神之光,還是下午就去?」

戴沐白道:「下午就去吧。剛才小奧說得對。我們來是為了修鍊的,不能耽誤任何一點時間。剛吃完東西,大家回去休息一個時辰,狀態應該也就差不多調整到最佳了,然後我們就去看看。」

眾人紛紛點頭,表示贊同。各自返回房間休息。因為只有一個時辰的時間就要出發了,唐三也沒把小舞交給寧榮榮,而是自己帶著她回到房間之中。

扶著小舞讓她在沙發上坐下,唐三的眉頭微微皺起,當著夥伴們的面他並沒有提出,可實際上,他對小舞的情況還是十分擔心的。小舞的頂級一考考驗是跟隨。跟隨自己完成所有考核。也就是說,她的考核是與自己連接在一起的。如果是面,自己還能夠去戰鬥。儘可能保護小舞。但是,像穿越,海神之光這種考核,自己有該怎樣幫助她呢?萬一小舞的身體承受不住壓力,出現任何危險,都絕不是自己希望看到的。

摟過小舞,讓她舒服的靠在自己懷中,在她平滑的額頭上輕吻,唐三的目光漸漸變得堅定起來。絕不能讓小舞受到任何危險,這一切,就都由我來承受好了。

一個時辰后。

史萊克七怪重新在三層聚齊,並請來了一位紫衣海魂師。

「各位貴賓要去禁地?」聽到眾人表示要前往海神島禁地,這位年約五旬的紫衣海魂師十分驚訝。

唐三道:「是這樣的,我們接受海神大人賜予的考驗,第一考的內容是穿越,海神之光。因此,必須要到海神島禁地才行。所以還要麻煩您。」

紫衣海魂師這才恍然,趕忙道:「好的,那我這就帶各位貴賓前往。不知是否還有其他需要?」

唐三搖了搖頭,表示沒有。

在紫衣海魂師的帶領下,眾人出了海馬城,直奔城外而去。

一邊走著,戴沐白有些疑惑的逼音成線向唐三問道:「小三,這是不是太容易了?我們要去的可是禁地,為什麼這名紫衣海魂師都沒有多問一句就帶我們去?」

唐三傳音道:「容易?現在的容易才代表我們要遇到的考驗有多麼艱難。如果我猜得不錯,這位紫衣海魂師之所以毫不猶豫的就答應帶我們前往禁地,有幾個原因。首先,是因為我們額頭上的烙櫻如果我猜得不錯,海神賜予考驗的時候,不只是會考慮到被考驗者自身的實力和潛力,對於我們這些外來者,應該還會有心性的因素在內。而我們都獲得了高等考驗,尤其是驚動了大供奉海神斗羅。所以,他們才不需要對我們有任何懷疑。而事實上,我們也確實不會做什麼對海神島不利的事。其次,既然我們要在海神島禁地接受第一個考驗,那麼,這海神島禁地的防禦一定是極其驚人的。其中就包括我們要禁受的海神之光。」

喜歡斗羅就請砸票支持小三吧,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