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二百二十一章海神之光的奧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一章海神之光的奧秘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出身於敏之一族的白沉香,最擅長的就是速度,但當她第一步切入海神之光后,白沉香的臉色頓時變了。僅僅是這一步,她就已經生出寸步難行的感覺。潮水般的壓力排斥著她的身體,淡淡的金色霧氣開始在腳下升騰。

難怪,難怪他們只是攀登幾十步就不行了。看樣子,我似乎連十級台階都很困難。不,不行,我不能再落後下去。大家的年紀差不多,為什麼他們能夠做到,我就不行?

緊咬牙關,白沉香眼中流露著堅毅的光芒開始了攀登。

唐三看著白沉香困難而堅定的步伐,臉上流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希望她能夠在這裡有所收穫吧。

抬起自己的右臂,精神力緩緩注入其中,唐三向沉睡在他右臂魂骨中的小舞靈魂發起了呼喚。

這還是他第一次主動的呼喚小舞的靈魂,以往他都怕因為小舞靈魂出現而傷害到她,但這次不同,如果沒有與小舞有效的溝通,那麼,帶著她的身體登山,很容易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傷。

藍銀皇釋放,魂環與魂骨中沉睡的小舞靈魂在唐三的精神力引導下悄然釋放,唐三懷中的小舞嬌軀微微顫抖了一下,原本茫然的光芒漸漸煥發出奪目的神采。

「哥」一聲輕喚,深深的觸動了唐三心中最柔軟的地方,強忍著吻她的衝動,唐三道:「小舞,我們已經來到海神島了。我們之前經歷的一切你能感受到么?」

令唐三意外的是,小舞叫了他一聲之後,臉色突然一變,籠罩上了一層寒霜,從唐三懷中掙脫出來,扭過頭不去看他。

自從唐三和小舞認識以來,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出現。唐三不禁有些莫名其妙。

「小舞,你這是怎麼了?」

小舞哼了一聲。依舊沒有理會唐三。而是直接朝著那石階地方向走去。顯然。她地靈魂雖然隱藏於唐三地魂環和魂骨內。但對外界地一切還是知道地。也明白唐三呼喚她出來地目地。

看著小舞開始攀登石階。唐三撓了撓頭。儘管聰明如他。也不明白小舞為什麼會突然不理自己。而且似乎很是生氣地樣子。兩人認識這麼多年。小舞還從未向他發過脾氣。今天她這怒氣又是從何而來?

不敢怠慢。唐三趕忙跟了上去。跟在小舞身邊一同攀登上了石階。

第二次沐浴在海神之光中。唐三地感覺又有所不同。有了上次地經驗。他發現。自己身體地承受能力似乎增加了一些。尤其是前面這幾級台階。雖然壓力仍在。但彷彿沒有那麼恐怖了似地。

「小舞。你別不理我啊!到底是怎麼了?」唐三一邊向上攀登。不顧說話會影響魂力地運行。一邊焦急地低聲詢問。

小舞此時已經邁上了第三級台階。橫了唐三一眼后。小嘴明顯撅起幾分。繼續向上。

金色地霧氣瀰漫。隨著向上攀登,壓力漸漸增強起來,唐三體內的玄天功也開始了加速運轉。令他有些驚訝的是,小舞攀登的速度竟然很快,毫不猶豫的持續向上,一會兒地工夫,兩人就趕上了前面的白沉香。

白沉香的動作已經變得很慢了,站在第十四級台階上,艱難的向前邁腿。俏臉漲得通紅,身上地四個魂環不斷閃爍著光芒,身體輕微的扭動著,似乎在尋找著壓力地破綻。一層水霧混合著那金色的光霧在她身體周圍盤旋,顯然,她已經達到了極限。

這就是實力地差距,身體、武魂、魂力、魂骨,各方面實力加在一起,她和史萊克七怪之間確實有著不可逾越的鴻溝。但她卻沒有放棄,依舊咬牙苦撐。

唐三突然想到了什麼,在經過白沉香身邊地時候,對她說道:「不要太勉強,千萬不能被海神之光把身體反彈到環形海的範圍內。你沒有那考驗地光芒護體,會受到環形海中的海魂獸攻擊。」

令唐三驚訝的是,白沉香在持續了半天的動作后,竟然終於邁上了第十五級台階,只是她的身體已經在顫抖中搖擺不定。通紅的俏臉卻流露出一絲喜色,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剛才這一步,已經領她突破了極限。她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已經許久沒有提升的魂力竟然突破了,提升到了四十六級的程度。

沒有再勉強,唐三的提醒令她不敢再做嘗試,學著之前唐三的樣子,緩緩的向後退去。

唐三在與白沉香說話的工夫,小舞卻已經繼續向上攀登,到達了二十級台階的地方。唐三吃驚的發現,此時小舞的攀登速度竟然比他第一次進入海神之光時還要快一些。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說,小舞的實力已經超過了自己么?不,不會的。唐三還清楚的記得,小舞再向自己獻祭的時候,魂力等級大約在六十一級到六十二級之間。這些日子以來,她又不能修鍊,怎麼可能比自己更強?

加快腳步,調勻自身內力,唐三向小舞追去。在海神之光強大的壓力面前,他剛剛恢復到最佳狀體的魂力又開始了高速消耗。但這一次唐三卻學聰明了。為了節省魂力。他在登上第二十級台階的時候就同時施展出了自己的殺神領域和藍銀領域。果然如他料想的那樣,在兩大領域的作用下,壓力大減,從二十級到三十級的攀登過程明顯比第一次要輕鬆了很多,魂力消耗自然也減小了很多。領域消耗的是魂力與精神力,但由於都是天賦領域,其實消耗並不是很大,至少比海神之光帶來的壓力要少的多。

但儘管如此,唐三也是在登上第三十五級台階的時候,才追上了小舞。

小舞前進的腳步也變得困難起來,每一步都變得極為緩慢,唐三還清楚的記得,戴沐白第一次攀登的時候,就是倒在了三十五級台階的位置,而此時。小舞卻已經登上了第三十六級台階。

怎麼回事?小舞的實力已經超過了沐白?唐三心中一驚,魂力控制頓時鬆動了一下,頓時感覺到自身承受的壓力大增,前進步伐也隨之遲滯下來。幸好這還只是第三十五級台階。他趕忙收斂心神,跟隨著小舞一起向前。

他本來現在已經可以比小舞快一些了。但他卻並沒有超過小舞,只是守護在小舞身邊,他可不希望小舞出事。跟著她。一旦出現什麼狀況,自己也好及時應變。

令唐三大跌眼鏡地是,小舞前進的步伐雖然艱難。可漸漸的,卻已經超過了四十級台階。

這是她的第一次攀登啊,而且她也沒有使用任何技能。為什麼出現這種狀況呢?要知道,人體承受地壓力達到極限后,哪怕再前進一步也是十分困難的。小舞的身體不可能比戴沐白更好吧?

帶著滿心的疑惑,唐三很想提醒小舞。千萬不要勉強。但是,超過了四十級台階后。他所承受地壓力也十分巨大,根本無法出聲來提醒小舞。否則自己就無法再繼續前進了。

但是,小舞帶給他的驚訝還沒有結束。她的身體開始微微的扭動,看上去。似乎是承受不住壓力而產生的變化,但唐三很快就發現並不是這麼簡單。小舞略微扭動地身體始終保持著一個固定的節奏,似乎每一次扭動時,海神之光帶給她的壓力都會從身邊滑過,而她也依舊在保持前進的勢頭。

同時,小舞白嫩地肌膚上,開始出現了一層金紅色的光彩。看到這層金紅色,唐三頓時恍然大悟,明白了為什麼小舞會跟隨著自己一起攀登到這個地方還能繼續前進地原因。

沒錯,小舞是將靈魂獻祭給了自己,但是,她的也在後來吃下了兩種仙品藥草。

如果說水晶血龍參還只是個藥引地話,那麼,相思斷腸紅就是極品中的極品。在當初唐三從冰火兩儀眼中帶回來地藥物之中,最為珍貴的就是這株仙品中地帝王,相思斷腸紅。當時小舞在得到這株藥草后,因為憐惜它而沒有吃下,導致她的魂力一度遠低於眾人。

後來她將自身獻祭給唐三,即將身亡時,唐三幫她服下了這株仙品藥草,從而令小舞的起死回生。而後來的水晶血龍參除了自身藥效被小舞吸收之外,更大的作用卻是將相思斷腸紅隱藏在小舞體內的藥效充分發揮出來。這些日子以來,小舞之所以這麼嗜睡,恐怕就是因為要在休息狀態下吸收藥草效果的緣故。她的魂力不但提升了,而且提升的幅度恐怕還相當恐怖,甚至不會比自己低。那可是兩大仙品啊!還包括了傳說中能助人修鍊金剛不壞之體的相思斷腸紅。難怪小舞身體的承受能力會這麼強,魂力也明顯大增。竟是這個原因。

此時,她身上浮現出的金紅色光芒,應該就是來自於相思斷腸紅的效力。只是不知道她的身體是否已經達到了金剛不壞的程度。

想通了關鍵,唐三頓時心中大定,跟在小舞身邊,兩人繼續向上。

小舞那有節奏的奇異扭動似乎很有作用,雖然比不上唐三的領域,但也讓她承受壓力的能力大為增強,在相思斷腸紅洗筋易髓的改善後,她的身體也同樣達到了一個機器強韌的地步,竟然就那麼一步步向前,漸漸接近了第五十級台階。

踏上第五十級,小舞的腳步終於停了下來,俏臉上流露出幾分痛苦之色,沒有再繼續前進,而是緩緩開始後退。唐三也沒有嘗試繼續向前,而是將剩餘的魂力全部注入到自己的兩大領域之中,領域範圍擴張,將小舞的身體籠罩其中,陪伴著她一起下行。

得到唐三兩大領域的支持,小舞緊鎖的眉頭這才舒展開來,看了唐三一眼,漸漸加快腳步。很快,兩人就來到了山腳下。

全身被汗水浸透的白沉香已經坐在一旁開始修鍊了,唐三一下來,立刻扶住小舞的嬌軀,由於這次他並沒有去衝擊極限,所以魂力還有不少剩餘,身體狀況還算不錯。

「小舞。你怎麼樣?沒事吧。」

小舞輕輕的搖了搖頭,「身體還沒達到極限,但我的靈魂卻有些禁受不住了。如果是在你的領域幫助下,我想。前進到六十級台階應該問題不大。所以,如果你只是帶著我的,前六十級台階不需要考慮我的承受能力。其實,我還有可能承受地更大。相思斷腸紅對身體的改造令人吃驚。我現在內視的時候,能夠看到自己的經脈、血液、骨骼,似乎都變成了金色地。不但堅硬,而且異常柔韌。這可能與我原本就是修鍊柔技有關。」

唐三點了點頭,道:「趕快回到我體內吧。靈魂千萬不能受損。」

小舞雖然靠在唐三肩頭。但眼中卻失去了以往的溫柔,「就算受損了又怎麼樣?你就會擔心我,那你自己呢?」

「我?」唐三愣了一下,看著發怒的小舞。不禁有些噤若寒蟬的感覺。

小舞恨恨地道:「唐三,你給我記祝下次要是再遇到危險的時候你還強行阻止我靈魂出來,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看著小舞充滿嗔怪的眼神。唐三這才明白她的憤怒是從何而來。那天面對深海魔鯨的最後攻擊時,唐三為了保全夥伴們。準備犧牲自己發動攻擊。而且為了不讓小舞地靈魂受創,他強行用精神力限制小舞在魂環魂骨內的靈魂。不讓其出來。這樣的話,就算唐三自己死了,小舞的靈魂還能內蘊於魂骨之中,還有生存地希望。

「原來你是為了這個生氣……」唐三想解釋,可一向聰明的他,此時卻不知道如何說起。

小舞張開嘴,在他肩頭用力地咬了一下,疼的唐三直咧嘴,「哥,以後每天讓我出來陪你一起攀登。剛才那壓力地感覺,似乎對我的身體和靈魂都有鍛煉地傾向。如果我猜測的是正確地話,靈魂得到鍛煉后,以後應該能夠附體更長時間。我先回去了。不要忘了我的話,哼,再有瑕疵,我就……」

說到最後,她的目光終於重化柔媚,動人的眼神險些將唐三的靈魂也勾去,紅光涌動之中,小舞的嬌軀軟了下來,靈魂也重新回歸唐三體內的魂環、魂骨之中。

小舞的靈魂回歸,唐三也不禁長出口氣,他發現,小舞發怒對他的影響甚至比頂著海神之光攀登上五十五級台階時還要大。

就在這時,唐三聽到背後傳來故意壓制著的偷笑聲。扭頭看時,只見除了白沉香之外,夥伴們都已經從修鍊狀態中回醒過來,正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其中不無幸災樂禍之意。

其中笑得最厲害的自然就是戴沐白、奧斯卡和馬紅俊這三個損友。

唐三有些惱羞成怒的道:「笑什麼笑?」

戴沐白咳嗽一聲,道:「小三,是這樣的。其實吧,怕老婆也是一種幸福。大家都是男人,我理解你。」

唐三沒好氣的道:「那這麼說,你也很怕竹清了?」

戴沐白一挺胸,道:「怎麼會?我會怕老婆?」一邊說著,他悄悄的掃了一眼旁邊已經開始有變臉傾向的幽冥靈貓,趕忙加上一句,「我們是相敬如賓嘛。」

奧斯卡哈哈一笑,道:「行了,戴老大,你就別解釋了。你和竹清的事我們兄弟誰不知道。只不過,我沒想到一向那麼剛的小三也有如此軟弱的一面,哈哈,哈哈哈哈。」

「小奧。」唐三的臉色突然變得平靜下來。

奧斯卡愣了一下,「幹嘛?」

唐三兩隻手互相捏了捏,發出一陣骨骼啪的聲響,「你現在雖然有了複製鏡像腸,可以使用我們任何人的魂技。但是,你以前畢竟是一名食物系魂師,實戰能力還有待提高。來吧,就讓我幫你好好提高一下實戰能力。我想,在我帶給你的壓力下,一定對你的實力提升有很大的好處。」

看著唐三一本正經的樣子,奧斯卡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小三,不帶這樣的,你這是公報私仇。榮榮,救我。」一邊說著,他很沒氣概的飛速躲到了寧榮榮背後。

可誰知道。寧榮榮卻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道:「我覺得三哥說的沒錯啊!你地實戰能力確實需要提高。」

奧斯卡眼珠一轉,嬉皮笑臉的道:「那你可要給我增幅,成不成?」

沒等寧榮榮開口。唐三已經道:「可以。來吧。」

奧斯卡立刻從寧榮榮背後跳了出來,「小三,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實戰時間三分鐘。」

唐三瞥了他一眼。「尚未戰,氣勢已泄。三分鐘足夠了。」

奧斯卡的想法他怎麼會看不出,這傢伙明顯是看到了自己剛剛攀登了五十級台階,魂力大幅度消耗,而他自己又有來自寧榮榮的七寶琉璃塔增幅。自認勝券在握。可是,正像唐三所說地那樣,以前身為食物系魂師的他,實戰能力能與唐三相比么?

三分鐘后……

「礙…。小三,我恨你。你這是裸的報復。假公濟私……」

奧斯卡此時的樣子要多狼狽有多狼狽。在剛才三分鐘地戰鬥中,他直接吃下了一根以唐三鮮血為引的複製景象腸。更是立刻複製出另一個自己,本體使用藍銀皇武魂。複製體使用昊天錘,寧榮榮的增幅也同時落在了他身上。

但就是這樣。結果卻依舊是慘敗。

複製鏡像腸唯一不能複製的,就是魂骨附帶的技能。唐三隻用了很簡單地方式,就徹底擊潰了奧斯卡的本體和複製體。

瞬間轉移加鬼影迷蹤加小擒拿手。唐門的武學並不屬於魂技範圍,自然也是不能複製的。在唐三那閃爍不定如同狂風暴雨般地攻擊下。奧斯卡只是剛開始的時候憑藉著唐三地第四魂技苟延殘喘了一會兒,就被瞬間擊潰。

當然,唐三也不會對他進行太強的攻擊,只不過是結結實實地摔了他幾下而已。摔的奧斯卡覺得自己地身體都要散架了。

看著奧斯卡一臉不服氣的樣子,唐三嘿嘿一笑,道:「沒辦法,怕老婆地實力都強。」

奧斯卡一臉無奈的看著唐三,從地上跳了起來,苦著臉道:「真不是一點半點的差距,看來,我的實戰經驗確實不行。不過,關鍵也是你那魂骨技能太變態。瞬間轉移這個就是耍賴技能啊!還有那個絕對防禦。太變態了。」

唐三道:「技能是一方面,使用的人是另一方面。要不,我不用瞬間轉移和無敵金身,我們再來一次?」

看著唐三眼中狡黠的光芒,奧斯卡機靈靈打了個寒戰,「算了,別想讓我上鉤。我才不給你虐我的機會。等我回頭好好練練再說吧。實戰經驗確實要加強,不然怎麼保護榮榮?」

唐三當然是有點公報私仇的意味,畢竟,是個男人被人說成怕老婆,而偏偏又是事實的時候,多少都會有點惱羞成怒。但同時他也是在提醒奧斯卡,食物系出身的他,想要在戰鬥中發揮出強大的實力,就必須要付出更多努力來修鍊實戰。

「胖子,你躲什麼?」戴沐白一伸手,把躲到自己背後的馬紅俊揪了出來。

馬紅俊訕訕的一笑,看著唐三道:「三哥,剛才我什麼都沒看見。我就不用實戰了吧。」一邊說著,他還看看一旁正在修鍊中的白沉香,似乎生怕她看到此時自己吃癟的樣子是的。

看著胖子臉上滑稽的表情,眾人不禁都笑了起來。

唐三一屁股坐在地上,道:「誰要和你實戰了?沒看我剛從山上下來么?又和小奧打了一場,魂力早消耗乾淨了。」

一聽這話,奧斯卡頓時在一旁慫恿,「胖子,這可是你虐小三不可多得的好機會啊!上,和他實戰。」

馬紅俊頓時義憤填膺的道:「三哥,我可不是挑事的人。你看小奧這傢伙竟然挑我我們兄弟關係,我要是你,我可忍不了。沒事,兄弟幫你守護,你趕快回復魂力,然後好好教導教導他怎麼實戰。」

奧斯卡目瞪口呆的看著胖子,「我靠,胖子,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慫了?還反挑事。」

馬紅俊嘿嘿一笑。道:「聰明人都知道該站在強者身邊。我當然是三哥這邊的。你要是認為三哥真的魂力不足了,你怎麼不上?我要是上了你的當,我就是傻子了。」

「你……」奧斯卡無語的看著馬紅俊,抬腳想踢他。卻被胖子靈巧的躲了過去。

無奈中,挑事失敗,奧斯卡甩出兩根恢復大香腸給唐三,咳嗽一聲。板起面孔,說起來,他本身相貌英俊,只要不笑,到真有幾分正人君子的模樣。「不鬧了。來吧,大家討論一下攀登階梯的經驗。」

眾人都一臉好笑地看著轉移話題的奧斯卡,但這個時候也沒有人來拆穿他。唐三問道:「之前我在修鍊。你們都攀登了多少級台階?」

奧斯卡臉色一紅,道:「我用了根複製鏡像腸。勉強到二十七級。胖子三十級,榮榮最慘。才二十級就不行了。竹清到了三十二級台階。說起來。我和榮榮穿越這海神之光十分吃虧。我們本身都不屬於戰鬥系魂師。儘管魂力不差,自身屬性也在獲得魂環時有所增幅。但和你們戰鬥系魂師相比。還是差了很多。主要體現在身體的強韌程度和輔助魂技上。沒有魂技幫助,簡直是寸步難行。我到還好一點。還有複製鏡像腸幫助,可以使用你們的技能。可榮榮就十分困難了。她地身體最弱。就算用七寶琉璃塔給自身增幅,也無法令自己的身體變得強壯。而且她所要攀登的階梯比我們都多。一百三十六級台階,只有一年的時間,恐怕……」

說到這裡,奧斯卡不再是轉移話題了,眼中流露著難以掩飾地擔憂。

唐三也沒想到寧榮榮竟然只能攀升二十級台階,奧斯卡說的沒錯,他和寧榮榮因為輔助系魂師的特殊性,武魂對於身體的增幅遠不像戰魂師那麼強。攀登階梯自然也要比其他人費勁的多。

「我先後兩次承受海神之光地壓力,多少也感受到了一些其中的變化。看上去,這個考驗對於我們每個人來說都極為困難。但是,這其中卻也有破綻存在。海神賜予的考驗絕不會是不可完成的。如果我地計算沒錯的話,甚至現在就可以幫助一人來完成這個任務。」

唐三地話頓時引起了眾人的驚訝,他們不明白唐三地信心是從何而來。

唐三繼續道:「剛才我和小舞一同攀升階梯的時候,曾經用領域地力量輔助她下行。我的領域同樣可以作用在她身上。而經過之前地探查,我們發現,這海神之光雖然強大,但卻無法阻擋輔助型的魂技和對自身增幅的魂技。我們並不是每一個人單獨在這裡接受考驗,不要忘記,我們是一個整體。」

寧榮榮道:「三哥,你的意思是,如果將我們所有人的力量集中在一個人身上,那麼,就能幫助他完成這次考驗么?」

唐三點了點頭,道:「就是這個意思。雖然我們並不是所有人都能用技能輔助別人。但是,小奧的香腸,你的九寶琉璃塔各項輔助能力,我的殺神、藍銀雙領域,卻都可以對夥伴們進行增幅。尤其是像沐白本身就有三個強化身體的技能。只要他在進入海神之光前,將自身的所有增幅技能全部用出,再加上他那魂骨的嗜血效果,以及我們三人全力輔助他的話,相信就可以幫助他完成考驗。」

戴沐白邪眸中光芒大量,猛的從地上跳起來,「原來如此,那我們還等什麼,現在就試試。」

唐三道:「不,別著急。雖然我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能夠幫你完成考驗,但現在卻絕不能去完成它。而且,你不但不能成為第一個完成任務的人,甚至要放在最後,和我一起最後來完成才行。具體順序,我還要仔細想想。」

馬紅俊道:「三哥,為什麼不先幫戴老大完成任務呢?每多一個人完成任務,我們不就能輕鬆一分么?」

唐三看了他一眼,沉聲道:「我就是不希望我們中的任何人提前感受到輕鬆的感覺。我仔細想過了,從海馬斗羅在看到你們出現黑級考核時的表情就能看出,這黑級考核已經極其恐怖。而且明顯是對於我們這個等級來說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他們海魂師每完成一個考驗要十年,可我們卻只有一年。可是,海神會給我們真的無法完成的任務么?答案必然是否定的。因此,在海神給我們的考驗中必定有什麼能夠幫助我們通過考驗的奧秘存在。而這奧秘,就在我們這一模一樣的第一考驗,穿越,海神之光。」

「不論海神是否是真正的神詆,從這海神島的情況就能看出,他至少也是擁有著我們無法想象威能的強大存在。既然如此,這海神之光為什麼會給我們作弊的機會呢?海馬聖柱上出現的海神之光既然能夠根據我們各自不同的情況給予我們不同程度的考核,那就不可能不知道我們能夠彼此輔助。我們所能想到的,身為神的他,自然不會算漏。所以,這裡的破綻對於我們來說,其實是一個誘惑。如果我們禁受不住這誘惑的話,或許第二個考驗就是我們的死期。」

這一下,連戴沐白也有些無法理解了,「小三,你說的也太誇張了一些吧?」

唐三淡然一笑,道:「不。老大,你聽我說完。我說的絕不誇張,而且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可以證明自己的猜測是對的。我問你們,經過之前的攀登之後再修鍊,是否感覺到修鍊速度明顯增加,而且身體也有不錯的反應?」

眾人紛紛點頭,他們身上也都出現了類似於唐三的情況。

唐三道:「這就對了。這裡的海神之光對我們來說是巨大的壓力,可以壓榨我們的魂力大幅度消耗,在這種壓力的作用下,我們修鍊的速度會產生事半功倍的效果。同時,也會不斷增強身體本身的抗壓能力。那麼,如果完成考驗之後,海神之光還會阻擋我們登上海神殿么?答案同樣是否定的。也就是說,只要我們完成了第一考驗,就會失去海神之光帶來的壓力。所以,我可以肯定的告訴大家,穿越,海神之光作為第一考驗的意義並不是難為我們,而是給予我們一個增強自身實力的機會。只有在這第一年中,通過海神之光的幫助儘可能提升自己的實力,我們才有通過後面考驗的可能。因此,我們不但不能提前去完成這個考驗,還要將完成的時間拖延到最後一天。讓海神之光帶給我們的好處最大化。」

啪啪啪,就在眾人聽了唐三的話陷入沉思的同時,鼓掌聲響起,不知道什麼時候,那紅色的身影又一次出現,只不過這次她出現的地方,正是那通往海神殿的階梯。

海神斗羅波賽西緩步而下,高貴的面龐上充滿了讚賞的神色,那鼓掌聲正是來自於她那雙嫩如蔥白般的手掌。

喜歡斗羅的朋友們請砸票支持小三吧,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動力,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