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二百五十一章借勢過關衝破第六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一章借勢過關衝破第六考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看著海神山上的植物瘋狂生長,衝擊海神殿,以守護?f己任的海神七聖柱斗羅們又怎會袖手旁觀。

半空之中,海神斗羅波賽西在那藍銀霸皇槍眼看就要落到海神殿之前,終於將其截住,一拳轟出,發出了劇烈的碰撞。龐大的聲浪震耳欲聾。一圈紅色波紋從藍銀霸皇槍爆炸的位置擴散開來。

哪怕是海神斗羅波賽西這樣的強者,身體在空中也停滯了一下,全身擴散出一拳淡淡的藍色波紋,將藍銀霸皇槍爆炸的餘波擋祝而早在藍銀霸皇槍即將於她攻擊碰撞的時候,唐三就已經切斷了自身與藍銀霸皇槍之間的聯繫,而且,波賽西發現,唐三這藍銀霸皇槍看上去雖然威猛無雙,可實際上,槍身上卻帶著一股回力,當她正面迎上的時候,藍銀霸皇槍已經猜減速,加上唐三切斷了聯繫,致使這恐怖的透點攻擊並沒有完全發揮出來。就算這樣,它的攻擊力還是令波賽西心中暗暗吃驚。

「不要阻擋那些植物。」波賽西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她此時身形在空中停滯了一下,轟出的能量又正好是去阻擋藍銀霸皇槍極其擴散開來的餘波,多少也需要一瞬間的回力。而就是這短短的瞬間,卻正好是植物衝到海神殿前的時刻。

波賽西的提醒還是晚了一拍,守護海神島,守護海神,早已成為了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門腦海中根深蒂固的觀念,面對來勢洶洶的植物,他們又怎會坐視不理呢?七人幾乎同時出手,強悍的魂力驟然爆發開來,為了阻擋四面八方湧上的植物,他們甚至都用出了自己的武魂真身,去阻擋植物的蔓延。

唐三眉心處光芒一閃,金色的海神三叉戟烙印上魔紋閃爍,他想要得到的東西已經出現。

「由於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參與第六考考核,考核難度增加,已經突破規則所限,特准接受考核者撤離考常退出海神島範圍,即算通過考核。」

得到提示的不只是唐三,海神斗羅波賽西以及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都得到了同樣的提示。七聖柱守護斗羅呆住了,而波賽西卻眉頭緊皺的動了,紅色的身影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朝著山下的方向撲去。

沒錯,這一切都在唐三的計算之中,當他看到海神七聖柱斗羅站在海神殿前的時候,他就已經在進行這個計劃。藍銀霸皇槍確實是他全力以赴發出的攻擊,不這樣做,就不足以牽制海神斗羅波賽西。正面攻擊,唐三這最強的魂技仍舊不會有效果。可是,攻擊的目標變成海神殿,就由不得波賽西不去救。哪怕她實力再強,唐三相信,她也不可能憑藉大範圍魂技阻擋住自己的藍銀霸皇槍,而她又絕不會讓海神殿受到絲毫損傷,因此,她必定會親身去救援。

而就在這時候,海神山上的植物在唐三催動下向海神殿發動攻擊。這是早在三天前,唐三向波賽西提出在海神山腳下決戰的時候就已經想到的方法。他要求在這裡決戰,並不是要憑藉藍銀領域與波賽西周旋。到了波賽西這種層次,以唐三目前的領域能力對她來說根本不會有任何作用。她之所以選擇在這裡,不是因為這裡有森林,而是因為這裡有海神殿。

攻擊海神殿,波賽西必救,而今天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們的出現,帶給唐三的是驚喜。他早已經計算出,當自己攻擊海神殿的時候,七聖柱守護斗羅絕不會坐視。波賽西被牽制,他們必定會全力以赴抵擋植物的攻擊。

而事實上。不論是藍銀霸皇槍還是這些植物。都不會真正地去攻擊海神殿。唐三何等聰明。他清楚地知道。如果自己真地攻擊了海神殿。那麼。這七聖柱斗羅。甚至是波賽西都會得到攻擊自己地命令。侵犯海神地尊嚴。那還了得?因此。他地所有攻擊都是留了後手地。不論是藍銀霸皇槍還是以藍銀領域催動地植物大陣。最多就只會到海神殿前。卻絕不會真地進行破壞。

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果然上當了。同時。結果也和唐三判斷地一模一樣。現在唐三正在波賽西地攻擊下苦苦支撐。七聖柱斗羅阻擋了他地攻擊。就相當於加入到了考核之中。而以史萊克六怪地實力。如果在波賽西和七聖柱斗羅地圍攻下進行考核。那是萬分之一地機會也不會有。海神既然是公平地。那麼。這考核自然會再出現變化。第五考核能夠因為被自己取巧而另第六考核增加難度。那麼。這第六考核難度大幅度提升。海神總要有所表示吧。

正是因為這樣。才出現了眼前地一幕。先前。唐三為了躲避波賽西地魂力與精神力融合地探查。本就已經退到了海神山腳下。所謂退出海神山範圍也就是說。只要他邁入環形海。這無比艱難地第六考就要通過了。

不比再顧忌那根香地燃燒。

不過。面對近在咫尺地環形海。唐三卻並沒有後退。身體反而向前衝去。而就在他前沖地同時。一片紅芒已經從他先前所在地位置掠過。重重地轟擊在了海神山腳下地沙灘上。

恐怖地轟鳴聲中。沙灘上出現了一個直徑百米。深十米地巨坑。以至於環形海地海水直灌而入。波賽西地身體已經出現在了那個位置。如果先前唐三後退了。那麼。他已經被波賽西那一拳正面命中。

就在這時,唐三突然從海神山上騰起,竟然不在閃避,反而是正面朝著波賽西撲了過去,伴隨著第八魂環的奪目閃耀,一圈圈紅色波紋擴散開來,向波賽西罩去,正是他的第八魂技,藍銀虎鯨魔之攝。強制的三秒暈眩。

與此同時,唐三身形在空中翻轉一周,左腿驟然下劈,虎鯨邪魔斧帶著一圈彎月一般的光輪從天而降,直奔波賽西頂門而去。

這一次,連波斯西都覺得有些詫異了,唐三憑藉著他的智慧好不容易製造出了這種對他絕對有利的機會,按理說,他不論是隱身還是瞬間轉移,都應該儘快從自己的攻擊範圍中逃脫才對,可他為什麼反而選擇了正面進攻呢?難道他認為他的攻擊能夠打退自己,令他進入環形海么?

那又怎麼可能?波賽西沒有

,面對唐三的雙重攻擊,她左腳在地面上輕輕一跺,9t+巨浪從腳下升起,那可不是真的海浪,而是純粹的由能量形成。唐三那強悍的第八魂技群體限制技能竟然就那麼被這股能量衝擊的支離破碎,根本就沒有落在波賽西身上。

波賽西釋放的這股波濤與她的精神力完全融合,這一次可是在發出魂力的同時就完成了契合的過程,這才是這位海神斗羅真正的實力。

而就在這時,唐三左腳帶起的虎鯨邪魔斧已是從天而降,來到了波賽西頂門之上,十萬年魂骨技能畢竟非同小可,那破掉了藍銀虎鯨魔之攝的巨浪被它從中刨開,閃爍著森然紅光的斧刃,閃電般下斬。

面對唐三的攻擊,波賽西連動都沒動,只做出了一個簡單的動作,右手翻腕,手掌化刃,直奔唐三的左腿劈去。看上去她這一掌輕飄飄的,但曾經被她一巴掌拍入海底泥沙之中的唐三當然知道波賽西這一掌的威力有多麼強大。但是,他這一腳還是義無反顧的劈了下去。

轟——

十萬年魂骨技能再好,奈何雙方的魂力相差實在太遠太遠,波賽西甚至連晃都沒晃一下,唐三的身體卻已經如同炮彈一般翻滾著斜飛了出去。速度之快,甚至比他使用白沉香鮮血製造的複製鏡像腸時更加快捷。

一掌震飛唐三,波賽西卻突然醒悟過來,暗叫一聲不好。她一掌劈中唐三的虎鯨邪魔斧時,清楚的感覺到唐三又施展出了無敵真身。而此時,他的身體已經遠飛而出。

「多謝前輩相送。」唐三的聲音從空中傳來,就在波賽西起身欲追時,兩道金線從天而降,逼迫的她不得不正面應對。精神層面的碰撞再次出現。結果甚至也和上一次沒什麼區別,身在空中,唐三這次更是七竅出血,但他卻不可抑止的哈哈大笑起來。

波賽西沒有再追,化解了精神力帶來的衝擊波,輕嘆一聲,喃喃的自語道:「看來,天意如此。此子果是天縱奇才。如此絕境仍能以一己之力度過。海神大人的旨意我還有什麼可拒絕的呢?」

半空之中,唐三額頭上的三叉戟烙印第六次噴吐出一片金黃色的光幕,光幕悄然破碎,化為點點金光融入他的身體。提示聲響起,「以智慧與實力,在海神斗羅與七聖柱守護斗羅的圍攻下存活。超額完成第六考考核。海神親和度增加百分之二十,總親和度百分之七十。」

逃出海神島範圍,並不是說必須要進入環形海,所謂海神島範圍,就是海神島的投影範圍。唐三攻擊波賽西,當然不是要攻擊得手,為的只是要波賽西那一記恐怖的反擊。憑藉著無敵金身他足以自保,而在他對角度的計算之中,那強烈的衝擊力正好將他的身體斜斜的送出,等到波賽西想要反應的時候,唐三已經即將出了海神島投影範圍。那一記紫極魔瞳甚至都是錦上添花,將波賽西最後一絲攔截自己的機會粉碎。

海神島上的植物沒有了藍銀領域的支持重新恢復了正常,徐徐退去,自知闖禍的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們飛身來到波賽西面前單膝跪倒。

「大人,我們冒失了,請您責罰。」

波賽西搖了搖頭,淡然道:「天意如此,不怪你們。是他太聰明了。都起來吧。」

唐三幾乎是垂直的從天上落下,噗通一聲砸入環形海之中。從極度緊張的戰鬥到此時的放鬆,他只覺得自己的四肢百骸都已經散架了一般,尤其是兩次精神碰撞對大腦的衝擊,令他頭痛欲裂,全身氣息極不穩定的波動著。

海水的浮力將他重新推到海面上,平躺在海水之中,唐三近乎貪婪的呼吸著那略帶咸醒氣息的清新空氣。

終於過關了,儘管海神斗羅的強大比他想象中還要恐怖,但這第六考還是成功度過,並且得到了高大百分之二十的海神親和度獎勵。雖然最後他是憑藉自己的智慧才能通關成功,但是,在整個考核過程中,不論是對魂力、精神力還是心力的消耗都達到了頂點。以他魂斗羅的實力,此時也覺得全身酸軟,一點也提不起勁來,疲倦與傷痛蔓延全身,可內心之中又是出奇的放鬆。

唐三能夠通過考核絕不是僥倖二字就能代表的,從一開始讓夥伴們分散逃離,到後來與波賽西的種種博弈,直到最後一刻他才力挽狂瀾尋找到了通關的方法,這其中他可以說是將實力與智慧完美的結合在了一起。

一股渾厚的力量從身下海水中湧起,唐三沒有反抗,任由著海水推動著他的身體重新回到海神山山腳下。直到身體碰觸到沙灘,他才支撐著自己爬起來,有些艱難的走上岸。

海神斗羅波賽西,以及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們都站在那裡,靜靜的注視著他。

無疑,此時的唐三是十分狼狽的,但在海神島這八位最強者眼中,現在的他似乎已經變了一個樣子。第六考,是全部九考中最重要的一個考核,也是九考中的生死之考,通過這一考,唐三在海神島上的地位可以說直接提升了一個台階,至少達到了與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們等同的位置。

「多謝前輩手下留情。」唐三微微躬身,向波賽西行禮。

波賽西右手輕揮,一股柔和的力量箍住唐三的身體,沒讓他拜下去,「我並沒有手下留情,你不需如此。你是不是早已猜到,我要殺你。」

唐三苦笑道:「準確的說,應該是名正言順的殺我吧。」

波賽西雙眼中光芒一閃,凌厲的氣息令唐三悶哼一聲,後退兩步才站穩身形。但他卻並沒有在意,反而微笑道:「前輩現在已經沒有殺心,這算不算是色厲內荏?」

波賽西看著唐三,幽幽的道:「多年以前,我曾以為,你的曾祖與千道流將是我一生最大的對手。不論是他們還是我,都是天縱之資,否則,我們也不可能修鍊到這巔峰斗羅的級別。當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雖然有些驚訝,但我看得出,你天分雖好,最多也只不過是與我們同一等級的天份而已。儘管你是雙生武魂,但是,到了我們

境界,雙生武魂未必就能帶來什麼好處。一旦處理t:巨大的危機。我不明白,為什麼海神大人會選擇了你。在我看來,你能得到頂級八考的尊榮已是極限。可是,出現在你身上的卻是海神九考。不知道多少年了,嫉妒的情緒第一次出現在我心頭。但是,現在看來,海神大人的選擇並沒有錯,你的修鍊天份或許是與我們同一層次的,但是,在你身上卻有著許多我們並不具備的特質。或許,這些才是海神大人看中你的地方吧。」

唐三看著波賽西眼中流露出的淡淡哀傷,道:「前輩,您知道么,在得知我要承受的是海神九考時,我感覺到的並不是興奮,而是危機。這危機感並非是來自考核本身。因為我明白,這既然是考核,那麼,就一定是在我們實力承受範圍內能夠通過的。只不過在考核中要看我們能否發揮出自身能力而已。而從考核的實際情況來看,尤其是前三項考核,可以說是對我們的磨練和提升。抓住每一個機會不放過,是我們絕大的機緣。而事實證明,我的判斷是十分正確的。我的危機感來自於海神島。海神九考,連您都沒有經歷過的海神九考,可想而知,會帶給我巨大的好處。但與此同時,越是巨大的利益背後,就隱藏著巨大的危險。如果我猜的沒錯,如果我真的完成了海神九考,必定會在一定程度上對您造成損失,而且這損失也是您很難接受的。」

「人類都是自私的,哪怕像您這樣,已經無限接近於神的人,也同樣是自私的。但是,您是海神島的大供奉,我又接受了海神九考,您不能動手殺我,甚至可以說海神島上的任何人都不能這麼做。想要將我抹殺,令我這個威脅消失,那麼,您就只能從考核中著手,名正言順的向我下殺手。」

「還有一點我也猜到了。雖然之前海馬斗羅曾經說過,黑級考核如果不能通過,結果只會是死。

但我看得出,您是一個善良的人。如果今天我死在這裡,夥伴們也在您的攻擊下沒能完成六考,那麼,您也不會讓他們死去,雖然我不知道您會怎麼做,但以您大祭司的權威,應該能夠令他們免死。在六考開始時,我讓他們先離開,更多的是怕他們遭受池魚之殃。他們都是我的兄弟姐妹,要是我遇到了生命危險,他們必定會毫不猶豫的相救。而您的實力又實在太強大了。所以,我選擇一對一的面對您的考核。而且我想,這也應該是我在海神島上唯一的一次危機。度過了您的這次全力考核,接下來,您應該也不會有機會再名正言順的殺我了,您也自然會放棄殺我的念頭。」

站在波賽西背後的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們聽的目瞪口呆,唐三的分析可以說很多都是沒有根據的,但他們卻分明感覺到已經將魂力修鍊到天人合一境界的海神斗羅大祭司身上竟然出現了不穩定的魂力波動。顯然,唐三的話對她觸動極大。

深深的嘆息從波賽西口中想起,「沒想到,你竟然聰明到如此地步。更有著如此敏銳的判斷力。雖然你的猜測並不完全正確,但雖不中亦不遠矣。不論怎麼說,我都要恭喜你,成功通過了第六考。你說的沒錯,當第六考結束之後,我已經沒有了殺你的機會。但是,我必須要提醒你,對於你來說,危機並沒有解除,因為,接受海神九考的人,除非九考全部完成,否則隨時有被反噬的風險,只要你任何一考不過,都必死無疑。」

唐三點了點頭,「多謝前輩提醒。我想,我的夥伴們應該也得到了考核通過的提示。還要麻煩前輩,請您不要將我剛才的話告訴他們,也不要說出您對我考核的具體情況。」

波賽西深深的看了唐三一眼,而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們看著唐三的目光也多了幾分欽佩。

「你是一個近乎完美的團隊領袖。不但能夠指引夥伴走上最正確的道路,當危機來臨時又能一肩承擔。好,我答應你。你有最多七天的休整時間,當你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全部恢復后,帶著寧榮榮和小舞,登上神山,來海神殿找我。進行你們的第七考。」

說完這句話,波賽西緩緩轉身,面向海神殿的方向,這一刻,她看上去似乎蒼老了幾分,停頓了一下,這才邁步登上了海神山上的台階,沒有飛躍,就是那麼一步步的向上走去。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們緊隨其後。

眼看著他們的身影越來越遠,唐三長吁口氣,噗通一下坐倒在地,這一次,他才是真正的放鬆下來,喃喃的自言自語道:「真的讓我賭對了。好險,好險……」

其實,他也沒把握波賽西不會殺他。在第六考開始之前,所有的一切他也只是猜測而已,而當戰鬥開始后,波賽西精神力中釋放出的堅定殺意令唐三險些心膽俱裂,但也正是如此,他的潛能也被超越極限的激發出來,才有了後來的種種表現。可就算是通過了第六考,他也沒感覺自己就能活下去。天知道波賽西會不會違背海神的旨意將自己擊殺。她對自己的能力看的很清楚,也明白未來自己一定有趕超她的機會。現在殺自己正是最好的時機。海神畢竟是虛無縹緲的存在,身為大祭司的波賽西要是違背了海神的旨意,未必就會如何。但唐三的小命卻要沒了。事實證明,波賽西和他猜想的一樣,本性善良,而且對於海神的崇敬比他想象的還要深。直到他們離開后,唐三這第六考帶來的危機才算是真正意義的度過了。

身體不適,唐三索性躺倒在沙灘上,柔軟的沙灘就像軟墊子一般舒適,自從來到海神島后,這還是他第一次如此放鬆。他是史萊克七怪真正的首腦,平日里,就算在修鍊間隙,夥伴們能夠放鬆的去休息,但他卻不行,他必須要為大家的未來以及在海神島將要面對的種種考核考慮。

現在一切情況都好起來了,除了他、小舞和寧榮榮之外,其他四位夥伴都已經通過了考核,同時,他們的實力也能夠相應的提升到八十級以上,擁有第八魂環了。使史萊克七怪整體實力埋入魂斗羅境界,唐

,只要不是遇到像波賽西這樣強大的巔峰斗羅,在自t3下,他們足以面對絕大多數可能遇到的危機,也真正擁有了與武魂殿較量一番的實力。

「三哥,你沒事吧。」朱清和白沉香跑了過來。先前的情景她們都看在眼中,只不過最後唐三與海神斗羅波賽西交談時刻意收束了自己的聲音沒讓她們聽到。眼看唐三躺倒在沙灘上,二女趕忙跑過來。

唐三也不起來,他是在疲倦的很,「放心吧,我沒事,大家的第六考算是通過了。我想睡一會兒。清,沐白他們回來后,你讓他們直接開始吸收通過全部考核后獲得的神賜魂環,讓榮榮也趕快休息,波賽西前輩說,我們的第七考將要在七天之內進行。」

說完這些,唐三再也頂不住那疲倦的感覺,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這一覺,他睡得格外香甜,始終也沒有人打擾他,睡眠雖然不是恢復魂力最好的方法,但卻絕對是恢復精神力的好辦法。

唐三這一覺,足足睡了兩天兩夜,直到第三天中午,才醒了過來。

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或許因為睡得太久,唐三感覺到有些昏昏沉沉的,但睡下前那種頭痛欲裂的感覺已經消失了。體內魂力也已經全部恢復正常。

頭下似乎枕著什麼,柔軟而充滿彈性,下意識的想要抬頭,卻撞入了兩團更加柔軟的峰巒之中。

「哥,你醒了。」用一個哥字來稱呼唐三的在史萊克七怪中只有一人,不用看他也知道是誰,先前的觸感加上這聲音的聯想,不難知道剛才自己撞上了什麼地方。唐三雖然是個地地道道的處男,但對和戴沐白、奧斯卡、馬紅俊這三個傢伙在一起混了這麼久,耳濡目染之下,多少也明白一些男女之事。

「小舞,你怎麼在外面?」他指的自然是小舞的靈魂。

小舞先前一直彎著腰,低頭看著唐三,這才有唐三抬頭撞上某處的羞窘,此時她已經坐直身體,扶著唐三坐起來。

「你睡了這麼久,我出來透透氣。這裡也沒有床和枕頭,我陪著你,也能讓你睡得舒服一點。」毫無疑問,唐三先前感受到那舒適的枕頭就是小舞那格外修長的大腿了。

「小三醒了。」不知道是誰叫了一聲,嘩的一下,眾人都圍了上來。一個不少。不過,他們看著唐三的眼神卻令他感到有些陌生,那眼神中,竟然充斥著憤怒和強烈的不滿。

「你們這是怎麼了?」唐三莫名所以的問道。

一向喜歡嬉笑的奧斯卡此時卻是一臉的嚴肅,「小三,你可算是醒了。我們也該算算賬了吧。」

「算賬?算什麼帳?」唐三皺眉問道。

奧斯卡道:「就算算你不信任夥伴的帳。」

唐三苦笑道:「小奧,你發燒了?怎麼竟說胡話。你這話是從何說起啊?」

奧斯卡沒好氣的道:「醒了,小三。你就別跟我們裝糊塗了。雖然我們沒你那麼聰明,但我們大家也不是傻子。聽竹清和香香描述了你與波賽西那一戰,我們要是還不明白。還算是你的兄弟么?坦白交代,你是不是從一開始計劃的時候,就決定一個人面對波賽西了。」

唐三一陣無語,波賽西答應他保密,但卻被夥伴們看出來了,這實在令他無奈。到了這時候,也只能裝傻了。

「小奧,你說什麼呢?你當我是誰啊?雖然我自認天賦不錯,但可還沒自大到認為自己能夠與一位巔峰斗羅抗衡的程度。你以為我願意單獨面對波賽西啊!你們別忘了,我的考核是海神九考。當時,我們大家一起跑,但波賽西的氣息卻始終鎖定在我身上,顯然是拿我做了首要目標。我倒是想跑出去呢,我也要跑得了才行啊!被她那種級別的實力鎖定,要不是我有無敵金身護體,你們就見不到我了。」

朱竹清心有餘悸的道:「海神斗羅的實力實在太可怕了。」她親眼看到波賽西一巴掌將唐三拍入環形海中的情景,又一掌令環形海下沉。那簡直就是天地之力。

「真的?小三,你不是在掩飾吧。」旁邊的戴沐白也開口了。

唐三正色道:「戴老大,你還不了解我么?我什麼時候說過謊話?就算我們齊心合力都未必能通過第六考,更何況是我一個人來承擔了,我要是選擇一對一,那就是飲鴆止渴。說起來,這次運氣成分到佔了很大比重。要不是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們在海神殿前被我利用了一把,那我們恐怕就真的失敗了。我幾乎可以肯定,波賽西收拾了我之後能夠輕而易舉的將你們抓回來。」

戴沐白點了點頭,道:「那好吧,我們就暫且相信你。不過,小三你必須要記住,我們兄弟是一體的,遇到什麼危險絕不是你一個人的事。你要是真的以犧牲自己為代價來換取我們的安全,那我們這兄弟就沒得做了。你明白么?」

唐三懇切的道:「我們是完全可以將自己後背交託給對方的手足兄弟。你的意思我懂。哦,對了,榮榮、小舞,我們第七考的內容是什麼?波賽西前輩說讓我們七天內就去進行考核呢。」終於算是矇混過關了,他趕忙轉移話題,他可不想再繼續討論下去,萬一露出點破綻,看樣子夥伴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小舞臉色平靜的道:「別問我,我的考核只是跟隨你。可沒有內容提示。」

寧榮榮好奇的道:「三哥,我也正想問你呢,我的第七考核內容顯示是輔助唐三完成第七考核。你快看看。」

聽她們這麼一說,唐三自己也好奇起來,趕忙將精神凝聚集中到自己的三叉戟烙印之中,半晌,在眾人關切的注視下,唐三抬起頭,沉聲說道:「海神第七考,神器,拔出,海神的三叉戟。」

喜歡斗羅就請砸票支持小三吧,謝謝。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