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第二百五十九章殺戮之王曾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九章殺戮之王曾祖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己竭盡全力的一擊,就那麼被對手的舉火撩天輕易擊t7手身上產生的變化,卻只是膝蓋以下陷入地面之中。那巨大的深坑是三叉戟與長劍碰撞時產生的爆炸性能量,同時也是唐三和殺戮之王卸掉對手能量衝擊時所產生的力量所致。

僅僅是一次碰撞,唐三就已經徹底潰敗,甚至連海神三叉戟都被震飛脫手。自從幼年還是修鍊魂力到現在,唐三還從未經歷過如此慘敗。哪怕是當年小舞為了救他獻祭時,也是被眾多人圍攻所致。可眼前的殺戮之王卻只有一個人,而且竟然還擊潰了他的神器。

唐三無論如何也想不通,為什麼先前完全在自己計算之內的殺戮之王,在受到海神之光的籠罩后,居然會變的如此強大,強大到了自己根本無法抗衡的程度。

強大的不只是他的魂力,還有他手中那柄劍。因為唐三相信,就算是海神斗羅波賽西面對自己先前那全力以赴的攻擊時也決不可能抵擋的這麼輕鬆。而眼前的殺戮之王實力不但絲毫不遜色于波賽西,而且,他手中那柄劍似乎也並不遜色於自己的海神三叉戟。所以自己才會敗的如此之慘。

不過,雖然身受重創,但唐三卻有種感覺,先前對手明明能夠帶給自己更強的衝擊,可到後面,殺戮之王卻似乎收力了,沒有讓他那劍鋒上最鋒銳的能量切入自己的身體。否則,現在的自己恐怕已經被斬殺了。

一向將戰鬥計算的巨細無遺的唐三此時腦海中卻已是一片混亂,身體的痛楚他能忍受,但那種發自內心的挫敗感,以及無法抗衡的感覺卻令他極其痛苦。他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哪怕在遇到強大的對手時,也是信心十足的想盡辦法與對方周旋。可是,殺戮之王突然暴增的實力,以及眼前的局面卻令他心中一陣絕望。

後悔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唐三現在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如何在自己被殺后保住小舞。或許,能有什麼辦法在自己被殺死的同時幫助小舞在如意百寶囊中完成復活的過程,畢竟,自己真正的實力早已經到了封號斗羅境界。

正在唐三思緒紊亂的同時,殺戮之王的聲音卻響了起來,「這是海神的力量,為什麼海神三叉戟會在你手中?你認識波賽西么?」

他的聲音和先前相比有了很大的變化,沒有了尖銳和邪異,變得蒼老而厚重,根本不像是一個中年人的聲音,到像是一位威嚴的長者。

嗯?唐三畢竟是聰明人,雖然受到的打擊巨大,但聽到殺戮之王聲音的變化,原本絕望的心中希望重燃。魂力釋放,推動著自己的身體從周圍的土石中掙脫出來。腳踏深坑時因為用力引發傷勢,再次噴出一口鮮血。但他還是立刻就挺直了自己的搖桿,父親曾經的教導無論何時他也不會忘記。

殺戮之王確實和以前不一樣了,雖然全身依舊釋放著血色光彩,但他的雙眼卻變得格外清明,深邃的目光凝望著唐三,眼神中流露著思索和一些複雜的情緒。感覺上,就像是大夢方醒一般。

「你也認識波賽西前輩?」唐三面露疑惑地問道。他並沒有絲毫逃跑地打算。眼前這個人地實力絲毫不在波賽西之下。而且他手中那柄重劍更是波賽西所沒有地強大武器。哪怕是瀚海護身罩地隱身效果也決不可能從他面前逃遁。

殺戮之王眼中閃過一道濃濃地悲哀。「多少年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過了多少年了。她還好么?」

唐三淡淡地道:「我也不知道該說她好還是不好。你究竟是誰?」

「我是誰?我是誰?哈哈哈哈哈……」殺戮之王突然仰天大笑。但在大笑聲中。他地表情卻是極其痛苦地。兩行血淚順著眼角處流淌而出。

「我贏了?還是輸了?所有地一切對我來說都已經沒有任何意義。我錯了?我對了?幾十年如一夢。我卻落下了如此罪孽。修羅。好一個修羅。我終究還是沒能通過你地考驗。這並不是什麼錯與對。或許是時與運。」

狂躁地能量波動令周圍地一切都在顫抖。殺戮之王手中地重劍也不斷溢出一片片血光。

唐三隻是站在那裡,靜靜的看著他,隱約中他明白,眼前的殺戮之王與之前那完全血色的殺戮之王有了很大的不同。似乎,現在的他才是本來的他。但他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卻是他猜不到的。

良久,殺戮之王的情緒才漸漸平靜下來,血淚停止流淌,目光也重新變得凝練起來。

「看你手持海神三叉戟,又擁有海神之光這樣的能力,你應該是海神選中的人吧。」

唐三也沒什麼好隱瞞的,點了點頭。

殺戮之王淡淡的道:「可惜,你還並不是真正的海神,否則,剛才敗的就是我了。人成神,這艱難的一步我邁了數十年,卻依舊沒能完全邁過去,也永遠不可能邁過去了。年輕人,謝謝你。」

「謝我?」唐三有些不解的看著殺戮之王。

殺戮之王淡淡的道:「如果不是你的海神之光,我的本性也不可能清醒過來。會一直在那邪惡的血色中迷失自我,被惡念所掌控。是你的海神之光讓我從那囚籠中掙脫出來,並且成就了這半神之體。雖然這一切都已經晚了,不過,能夠感受到神級的力量,我這一生的夙願也算是了結了一半。」

一邊說著,他手中紅光收斂,那柄重劍已經化為絲絲血色融入他的手掌之中漸漸消失不見。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前後為什麼有這麼巨大的變化。是你將我從那之中拯救出來,告訴你也沒什麼。從某種意義上來看,其實我們是一類人。

」殺戮之王淡淡的說道,此時他的情緒似乎已經完全平穩了。

「前輩請講。」唐三同樣平靜的問道。

殺戮之王道:「我之所以說我們是同一類人,是因為我們都是被神選中的人,只不過選中我們的神不同而已。選中你的,是海神,海洋之神。而選中我的,卻是惡念之神,也可以稱之為殺戮之神,而它真正的名字叫做修羅神。」

「當年,因為一個許諾,我將全部心力都用在突破成神上。但是,想要成神卻是在太難太難。只有千百年積聚的信仰之力,才能幫助頂級強者肉身成神。千百年,對我來說實在是太久遠了,誰又能肯定自己能夠活上多久呢?只爭朝夕。

我選擇了另一條路,尋覓神位來繼承。」

「在這個世界上,本有著不少的神,但只有真正的主神才能在超脫這個世界時留下自己的神念氣息,以尋找自己的繼承人。像選中你的海神,武魂殿的光明神都是這一類。想要尋找神留下的神念是何等困難,哪怕當初我已自認有通天徹地之能也很難尋找到蛛絲馬跡。直到我進入了殺戮之都,我才終於找到了神的氣息。那就是修羅神。」

「惡念之神在世間其實有兩個,一個是主管殺戮的修羅神,另一個則是主管邪念的羅剎神。墮落之都就是他們超脫這個世界時留下的遺。修羅神與羅剎神並不是雙生存在的,他們反而是永浴P蘼奚裾瓶氐氖親看獾納甭灸芰浚而羅剎神掌控的,卻是至邪之力。只有相互制約,他們才不會令世間大亂。當時,我以為自己找到的是修羅神的神位,頓時大為興奮,修羅神也認可了我的實力和能力,賜予了我修羅神的考驗。前面幾項考驗都很容易就通過了,畢竟那時候我已經達到了人類魂師最頂級的實力。我還記得,那時候自己很興奮,成神,是我對一個人的承諾,只有完成了這個承諾,我才有去尋找她的權力。也終於能夠和她在一起了。但是,在接下來的考驗,我卻漸漸的迷失了。在面對血紅九頭蝙蝠王的時候,我的心已被惡念所侵蝕,邪惡執念從體內剝離開來,真正的本心被完全封鎖,我的身體也從而成為了血紅九頭蝙蝠王的寄生體,變成了你所見到的殺戮之王。」

「直到剛才清醒過來時我才明白,當初我接受的,絕不是純粹的修羅神考驗,在那考驗中,摻雜了羅剎神的氣息。顯然是羅剎神在超脫這個世界時,為了不讓自己的繼承人再遇到修羅神的阻撓而特意迎向了修羅神的神念,也改變了殺戮之都原本的形態。這原來只是殺戮世界的地方,卻變成了墮落、邪惡的所在。修羅神的神念不斷受到侵蝕,沾染了無數雜質。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才會被羅剎神神念干擾,沒能完成修羅神的考核,還完全陷入了惡念之中,被血紅九頭蝙蝠王寄生。

「這麼多年以來,血紅九頭蝙蝠王一直在不斷腐蝕著我的身體,想要真正侵佔我的肉身,吸收我全部的能量。但我的本心卻畢竟存在著,不斷的與它進行抗爭,爭奪者身體的掌控權。直到剛才,藉助你海神之光的力量,我終於衝破了阻隔,利用海神之光的神聖光明氣息,化去了羅剎神留在修羅神神念中的全部惡念。從而通過了修羅神的第八考,擁有了修羅聖劍的認可。可惜,這一切都已經晚了,都已經太晚了……」

這時,唐三突然開口了,「前輩,您向之做出承諾的那個人,是不是海神斗羅波賽西前輩?」

殺戮之王原本已經沉浸在自己這些年所經歷的痛苦之中,此時聽到唐三的疑問忍不住愣了一下,「你怎麼知道?難道,她對你說起過這件事?」

心中謎團豁然開朗,唐三沒有直接回答殺戮之王的話,而是抬起自己的左手,「您看。」

黑光涌動,為了不引起殺戮之王的警惕,唐三特意將魂力凝聚的速度放慢,如絲如縷的黑色光芒在他左手之上漸漸成型,銘刻著殺神領域魔紋的昊天錘,被他緊握在手掌之中。

殺戮之王的眼神凝固了,看著唐三左手上的昊天錘,他身體周圍的血光劇烈的波動了一下,令唐三不禁接連後退幾步,才站穩身形。

「你……,你是……昊天……宗的……子弟……,你是……誰的孩……子?」殺戮之王的聲音顫抖著,黑色的眼眸中不斷有血淚溢出,令他的面龐看上去有些獰厲。

唐三恭敬的道:「家父唐昊。前輩,您……」

「唐昊,原來你是昊兒的兒子。真是過去了好多年,連昊兒的兒子都已經長得這麼大了。好,你很好,很好……,孩子,我叫唐晨。」

一邊說著,他手中黑光涌動,一柄無比巨大,通體被暗金色魔紋布滿的重鎚出現在唐晨手中。儘管那鎚子的形態已經和唐三的昊天錘差距巨大,可那實實在在的昊天錘氣息卻假不了。正是昊天宗一脈相傳的絕世武魂,而且是最巔峰形態的絕世武魂。

看到那實實在在的昊天錘,唐三再不猶豫,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拜了下去,哽咽著叫道:「曾祖。」此時,他的情緒也變得極其激動,他怎麼也想不到,那殺戮之都中的殺戮之王,竟然就是自己的曾祖。

原本內心中的絕望和痛苦,在這一刻已是蕩然無存,心中的疑惑豁然貫通。是啊!曾祖也同樣擁有著真正的神器,修為更是遠在自己之上,敗給自己的曾祖又算什麼恥辱呢?無意中能夠幫助曾祖恢復清醒令唐三欣喜若狂。在這最缺乏力量的時刻,如果能有曾祖領軍,不但昊天宗重出大陸毫無問題,兩大帝國的魂師也算有了領軍人物。試問,天下間誰能比得上曾祖的威望呢?作為曾經天下第一宗門的宗主,九十九級半神巔峰斗羅,那是何等強大的實力?

「起來,快起來,好孩子,讓曾祖好好看看你。」唐晨想要上前去扶唐三,但當他身上的血光來到唐三面前時,他眼中閃過一道濃濃的悲哀,只是雙手虛扶,卻並沒有去碰觸他。

唐三因為是低著頭,並沒有看到唐晨眼中的神色變化。

「曾祖,您可以要為我父親作主啊1唐三再次拜了下去。

唐晨驚訝的道:「你先起來,你父親?昊兒怎麼了?他是最有希望繼承我衣缽的人,難道,他現在不是昊天宗宗主?我身陷殺戮之都數十年,外界發生了什麼全不知道。隱約中,我似乎感受到過你父親的氣息在身邊出現。究竟發生了什麼,你詳細對我說說。」

唐三明白,唐晨之所以曾經感受到過父親的氣息,應該就是在父親通過殺戮之都地獄路,獲取殺神領域時。只可惜,祖孫之間未能相認。

當下,他將這些年以來昊天宗的情況詳細的講述了一遍,父親與母親的相愛,武魂殿的迫害,宗門的驅逐,宗門封閉,以及現在昊天宗隱退的事毫無遺漏的說了出來。

唐晨乃是唐三曾祖,上上代的唐門宗主,一身實力甚至還在海神斗羅波賽西之上,現在更是繼承了修羅神的部分神力,他和自己可不一樣,有著高

九級的魂力支持,恐怕現在他才是天下魂師第一人。祖的支持,唐三深信,不論是昊天宗,還是當今天下大勢,再不會像自己去面對的那麼艱難了。

聽著唐三的話,唐晨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臉上神色每一次變化,都令空氣如同凝固中破碎般發出鏗鏘的聲音。

「好,好一個武魂殿。好一個千道流。你祖父這個糊塗蛋。隱忍就是辦法了么?」血光奔涌,紊亂的波動著,唐三隱約能夠看到曾祖皮膚下有血絲不斷閃過。

「昊兒,昊兒竟然落得如此境地。這孩子,怎麼那麼傻啊1唐晨老淚縱橫,但他的淚水卻依舊是血色的。

「曾祖,您別難過。現在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如何能夠讓昊天宗重出魂師界,破壞武魂殿的野心。將他們徹底剷除。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不將他們徹底毀滅,我絕不善罷甘休。」

唐晨怔怔的看著唐三,半晌說不出話來,唐三懇切的看著他,在他想來,曾祖得知了宗門的情況,一定會帶著自己返回宗門收拾大局。

但是,唐晨眼中的光芒卻漸漸暗淡下來,長嘆一聲,搖了搖頭,痛苦的閉上了雙眼,「宗門如此,都是我的責任。但是,我不能隨你一同返回宗門了。孩子,你今年才二十幾歲吧。你的海神考核通過了幾考?」

唐三有些不解的看著唐晨,「曾祖,我已經通過了海神第七考。」

唐晨道:「那這麼說,等到海神第九考的時候,你還要返回海神島了?」

唐三點了點頭,「是的。」

唐晨探手入懷,摸出一柄金色的小錘,小錘兩端各自鑲嵌著一枚黑色寶石,看上去極為精緻,「孩子,這個給你。它是我的信物。也是我們昊天宗的首席長老信物。有了他,長老堂將全部聽你調遣,有權廢除宗主,決定宗門大事。你今年不過二十幾歲的年紀,竟然就達到了八環,並且通過了海神的七項考核,我雖然自負當年,但在你這麼大的時候也和你相差甚遠。好孩子,我以你為傲,你也是咱們昊天宗的驕傲。昊天宗的未來,就交給你了。等你要進行海神九考時,返回海神殿,我會在那裡等你。我欠波賽西的太多太多,儘管我沒能完成對她的承諾,但我也要去看看她。」

說著,他將那金色小錘拋向唐三,猛然騰身而起,宛如一隻血色大鳥般升入高空之中,瞬間化為一顆血色流星在唐三視線中消失。

唐三獃獃的看著曾祖消失的方向,曾祖他老人家怎麼會就這樣走了?難道說,海神斗羅波賽西在他心中的重要性甚至要超過宗門么?不,肯定不會的。在他走的時候,臉上分明流露著痛苦的神色,明顯是對宗門十分不舍的。可他卻依舊走了,這究竟是……

唐三思前想後,卻怎麼也無法想通事情的關鍵,但不論怎麼說,曾祖的出現終究是好事。就算他老人家現在去找波賽西了,總有一天還是會回來的吧。他不是也說了,會在海神島上等待自己前去么?

想到這裡,唐三的心情漸漸平復,珍而重之的將那柄金色小錘收入二十四橋明月夜之中,騰身而起,來到海神三叉戟墜落的地方,施展出控鶴擒龍,將三叉戟從陷入的地面中吸了出來。小心的擦拭掉三叉戟上的塵土,唐三心中暗道,三叉戟啊三叉戟,都是我不好,沒有足夠的實力令你發揮,我一定會儘快成為真正的海神,讓你綻放出應有的光彩。

咦,胡列娜呢?唐三此時才想起那位武魂殿聖女,精神力如同蛛網般散開,引領著他找到了胡列娜的下落。

胡列娜已經昏迷了過去,身上的衣服多出破損,露出裡面白皙的肌膚。儘管以前也曾經看到過,但唐三還是忍不住心頭一跳。胡列娜是他見過的所有女人中最嫵媚的一個。他沒有用手去接觸胡列娜,額頭上射出一道海神之光,落在胡列娜身上。海神之光雖然沒有直接的治療功效,但在他的控制下卻而已激活人體的潛能,加快恢復速度。隨著使用的次數越來越多,對於海神之光的奧妙,唐三也越來越熟悉了。

在金光的籠罩下,胡列娜漸漸有了動靜,她本身受傷也不算太重,先前只不過是被震暈了過去,在海神之光的輔助下,一會兒的工夫,就從昏迷狀態中清醒過來。

睜開眼,首先看到面前的唐三,胡列娜長吁口氣,「你殺了他?」她臉上充滿了興奮的喜悅,就在先前,她痛苦的在殺戮領域中掙扎的時候,眼看著身邊的屬下一個個倒斃,她心中已經充滿了絕望。在她絕望的時候,腦海中卻只是浮現出一個身影,她奢望的想著,哪怕只是在死前再見他一面,自己也就滿足了。就在這時,他真的出現了,金色的神光籠罩,宛如天神下凡一般,和以前相比,他更加英武,也多了幾分成熟的魅力,舉手投足之間,阻擋住敵人,在最危機的時刻救下了她。還有什麼比這更加完美的呢?雖然胡列娜從未想到過會在這樣一種情況下與他重逢,可再一次被他相救,胡列娜心中擁有的卻只是幸福和滿足的感覺。哪怕她明知道這個男人的心並不在他身上,此時此刻也不再重要。

唐三淡淡的點了點頭,「算是吧。」說他殺了以前的殺戮之王也沒什麼不對。

胡列娜掙扎著爬起身,頓時發現自己身上多處春光外泄的樣子,俏臉一紅,趕忙回過身去,飛快的從隨身魂導器中取出一件長袍罩在自己身上。

「謝謝你,你又一次救了我。」胡列娜有些忸怩的說道。

唐三淡然一笑,「沒什麼,適逢其會而已,何況,就算這次我不面對他,他也會來找我的。」

重新轉過身,胡列娜臉上已經帶起幾分紅暈,低聲道:「上次,上次在星斗大森林……」

唐三眉頭一皺,「不用再說了,這筆賬我會和你們武魂帝國算的。」

胡列娜嘆息一聲,「我知道,這份仇恨很難化解,可是,唐三,如果有一天,你戰勝了我們武魂帝國,能不能不要殺我老師?她其實也是一個苦命的人。」

唐三冷笑一聲,「苦命?身為武魂殿教皇,現任武魂帝國帝王,你說她苦命么?就算她真的苦命,就能將自己的痛苦加諸在別人身上?如果不是她派遣你們前往星斗大森林,我們會遭遇衝突?小舞會因你們

而獻祭?你什麼都不用說了,我知道,你心中還有善的到了那一天,我不會殺你,但比比東必須要死。

如果你不希望親眼看到那一幕,那就早日脫離武魂帝國吧。」

胡列娜獃獃的看著唐三,眼圈微微有些發紅,「唐三,你真的認為憑藉兩大帝國的力量就能與我們武魂帝國抗衡么?該走的是你,這些年你不是一直都沒有出現么?為什麼又要重出大陸?我明白你內心的執著,可是,我們武魂帝國真的不是你一個人所能抗衡的。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達到眼前這等實力,但就算你成為了封號斗羅又能怎樣?你不過是一個人,要面對的卻是武魂帝國數以萬計的魂師,兩大帝國的魂師加起來還不到我們武魂帝國的三分之一,只要我們將帝國各個行省整合完畢,大軍一統之日,就是毀滅兩大帝國之時。難道你認為,憑藉你一人之力就能與整片大陸抗衡么?」

唐三淡淡的道:「我們現在討論這些沒有任何意義。既然你已經沒事了,那我就告辭了。下次見面,或許我們就是兵戎相見的仇敵。再見吧。」

說著,唐三手持海神三叉戟,轉身就走。

「等一下。」胡列娜急切的叫了一聲,美眸中已經充滿了悲苦之色,這些年過去了,自己始終無法接受焱的感情是為什麼?雖然她自己也不願意承認,可她卻很清楚,就是因為眼前這個男人。她永遠也忘不了當年一起走過地獄路的經歷,更忘不了這男人的氣息。

愛有的時候就是盲目的,她和唐三真正待在一起的時間很短很短,可那刻骨銘心的感覺卻是從小到大一起長大的焱無論如何也無法帶給她的。她也試圖忘記他,可他的音容笑貌卻根本無法從心中驅除。此時眼看著自己心儀男子對待自己如此冷漠,她又怎會不難受呢?

「還有什麼事么?」唐三頭也不回的問道。

胡列娜有些軟弱的問道:「能不能告訴我,你要去什麼地方?」

唐三淡淡的道:「怎麼?你打算派遣武魂帝國大軍圍剿我么?」

「你知道我不會那麼做的。」胡列娜有些激潰淚水已經不可抑止的順著面龐流淌而下。她無法忍耐他的冤枉。

唐三猛的回過頭,眼中釋放著凌厲的光芒,「胡列娜,你要記住,我們並不是朋友,而是仇敵。只要你還在武魂帝國一天,這種關係就不會改變。我今天也不是救你,只是為了自保而已。你我之前曾經發生過的一切,到此為止,今後,我們只是敵人。」一邊說著,唐三掉轉手中的海神三叉戟,寬大鋒銳的戟刃劃過,地面上頓時出現了一道深邃的溝壑。將兩人阻隔在兩端。

畫地為界,三叉戟彷彿切割在了胡列娜的心上,她臉色變得一片慘白,下意識的跌退兩步,險些摔倒在地,嘴唇嗡動著,「你,你……」

唐三沒有再看她,轉身騰空而起,朝著遠方飛去。

就在這時,胡列娜突然用儘力氣吶喊著,「唐三,你去什麼地方都可以,但千萬不要去星斗大森林,我老師帶著六位長老在那裡獵殺魂獸。」不論他怎樣對自己,胡列娜心中卻只有那份無法割捨的情感。

已經飛在半空之中的唐三身體停頓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再次加速,眨眼間消失在胡列娜的視野之中。

胡列娜再也支撐不住,噗通一聲摔倒在地,哇的吐出一口鮮血,俏臉一片慘然。

飛行在半空之中,唐三的心同樣也不平靜,胡列娜最後說的話令他大吃一驚。比比東親率六位武魂帝國長老前往星斗大森林,她要幹什麼是毋庸置疑的。除了森林之王泰坦巨猿二明和天青蟒牛大明,還有什麼能讓這位武魂帝國帝王率領六位封號斗羅圍攻的呢?如此強大的陣容圍剿,就算是大明和二明想要逃跑也很難辦到。星斗大森林雖然是他們的地盤,但武魂帝國派出的陣容實在太強大了。

至於唐三對胡列娜的態度,他是故意為之。正像他所說的那樣,他和胡列娜之間,只可能是敵人,以他的聰明,又怎會不明白鬍列娜對自己的那份情感呢?但他又怎麼能接受?在他心中,早已容不下第二個女人,他雖然對胡列娜印象不錯,但卻絕不願意給她任何遐想的機會,這才說出了那些絕情的話。當斷不斷必會反受其亂,唐三正是深明這一點,才斷然劃清了自己與胡列娜之間的界限。也切斷了自己對胡列娜的那份好感。否則,以後如果他面對武魂帝國的時候,有胡列娜在場難道就不動手了么?既然不可能在一起,索性果決的解決問題,以免再受其擾。

一邊飛著,唐三從如意百寶囊中抱出了小舞的本體,同時用自己的精神力喚醒了小舞在魂環、魂骨中沉睡的靈魂。把胡列娜剛才說的話告訴了她。

聽了唐三的講述,小舞頓時心中大急,「哥,那我們趕快過去。大明、二明危險了。比比東一定是向獵殺他們,奪取他們的魂環、魂骨。我們快去救他們吧。」

三十七集結束,請大家關注,三十八集,復活吧!我的愛人

九月的最後一天了。月票拚鬥也到了白熱化的階段。最後的時刻,最後的支持,還有最後的心愿。

謝謝大家的支持。真的。說實話,拉票這幾天,小三都覺得寫書特別有動力。哪怕昨天已經接近的時候被他拉票再拉大了差距,小三也依舊沒有鬱悶。書友們的每一分支持,小三的銘記在心。我能做的,就是努力創作,不斷更,不請假,將更多的精彩帶給你們。一直支持小三的兄弟姐妹們。

今天是九月三十日,估計下午書友們就都放假了。如果晚上大家睡的不太早的話,可以等待小三十一的獻禮。

過了凌晨12點,小三將直接更新兩大章,一萬七。這是說好的。十一期間,小三會在家努力創作。直到十月七日晚登上前往德國的飛機前。小三一定要把參加法蘭克福書展期間十餘天的更新寫出來。

最後再吼一句,月票不要留著了,再不投就長毛了哦。最後一天,最後求票。謝謝大家。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n,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