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羅大陸>弟二百八十六章昊天宗神技大須彌錘
小說:| 作者:| 類別:

弟二百八十六章昊天宗神技大須彌錘

小說:斗羅大陸| 作者:唐家三少| 類別:玄幻魔法

..

三在自己的話最後說道,如果想要攻破嘉陵關就只有頓時令雪崩眼中光芒大量,迫不及待的向他發出了詢問。

對於雪崩來說,這次天斗帝國傾全國之力來攻,還有星羅帝國大軍的配合,為的就是要趁武魂帝國立足未穩將其一舉擊潰。否則的話,一旦讓武魂帝國真正的發展起來,憑藉著其擁有的大量魂師,那就是兩大帝國的災難。眼看大軍被嘉陵關阻擋,他又怎能不急呢?只要攻破嘉陵關,武魂帝國就無險可守。在整體實力上,根本不可能與兩大帝國相抗衡啊!

唐三看了看自己手中黝黑的海神三叉戟,然後才看向雪崩,「陛下,這個方法必須保密,我只能告訴您一個人。」

崩愣了一下,當即點頭,向營內眾將道:「眾愛卿都下去休息吧。」

眾將雖然心中同樣疑惑,更好奇唐三有什麼好方法,但唐三的實力已經令他們有些盲目的信任,聽了他的話,已是信心大增,一個個都沒有多說什麼,立刻退了出去。戈龍元帥也在深深的看了唐三一眼后離開了大帳。

唐昊正要和唐一起退出時,卻被唐三攔住了,「大伯、父親,老師,我的這個方法還需要你們配合。所以你們也要知道。」

大師目光灼灼的看向唐三,「小三,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說的,應該是百級成神吧。」

對於大師,唐三從不需要隱瞞什麼,他早已將自己在海神島的全部遭遇告訴了這位待自己如父親一般的老師。

聽了大師的,唐昊和唐嘯眼中也流露出恍然之色,只有崩一臉的茫然。

唐三道:「陛下,您自己也魂師。自然知道我們魂師每過十級,自身實力就會通過得到魂環而有所飛躍。」

雪崩點了點頭。迷雙眼漸漸變得清明起來。因為吃驚。眼睛瞪地大大地。「老師。您地意思是。百級……」

唐三:「對於魂師來說。突破九十級就已經是一生地夢想。成就封號斗羅。在武魂帝國還是武魂殿地時候。所有封號斗羅都可以在斗羅殿留名。

但是。封號斗羅並非是魂師修鍊地極限。真正地極限是神。也就是魂力突破百級。百級。是一個最大地關口。如果能夠完成突破。那麼。就算是同時面對幾十名封號斗羅也不在話下。您應該也知道。在幾年前我離開之前。實力遠沒有現在這麼強大。其實。就是因為我找到了一位曾經神詆留下地傳承之力。成為了他地傳承者。也有了衝擊百級地機會。這柄三叉戟就是他賜予我地武器。而他地神詆之名。叫做海神。今日。我正式憑藉海神之力令那護城河水化為我地攻擊之力。但是。我距離成就海神還有最後地兩關要過。我所說地方法。就是要去完成這最後地兩關。一旦我真正成就了海神。那麼。攻破嘉陵關就不再是問題。武魂帝國恐怕也沒有能夠阻擋我地力量。」

唐三用最簡短地方式說出了自己地想法。但他這番話對於雪崩地衝擊實在太大了。作為一名帝王。他已經達到了人類地頂峰。此時突然聽到真地有神存在。他整個人都被震撼地有些麻痹了。

「老。老師……。在這個世界上真地有神么?萬能地神?不死地神?」雪崩地聲音有些顫抖。看著唐三地眼神充滿了灼熱。

唐三心中暗嘆一聲。雪崩終究還是一個普通人啊!

「陛下不必想得太多,其實,神和斗羅一樣,都只是一個稱號而已。神的意思指地是強大的人類,遠超一般人的人類。而並非是無所不能的。據我所知,在斗羅大陸上至少已經出現過三個神。如果他們真的是長生不死、無所不能地話。那麼,現在斗羅大陸就應該在他們的統治下才對,又怎麼會有星羅帝國,怎麼會天斗帝國呢?」

聽了唐三這番解釋,雪崩~心情才漸漸平靜下來,但他眼中的目光還是不斷閃爍著,「老師,您能不能告訴我,神究竟能夠強大到什麼程度?」

唐三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恐怕這個問題任何人也無法為你解答。因為在我們這個世界上已經很久沒有過神了。但是,突破百級這個瓶頸之後,必定會令實力大增這是肯以我才說,如果能夠成就海神,我就有把握幫助陛下攻破這嘉陵關。」

雪崩想了想,道:「老師,那您要去多久時間,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我不希望您為了帝國而冒險。」他雖然為唐三地話而震驚,但也完全想象得到突破百級成神將是多大的挑戰,絕不是那麼容易的。

看著雪崩,唐三心中不禁暗嘆一聲,雖然他是在關心自己,可是他那變得熾熱的眼神還是出賣了內心的想法。但也難怪他會如此,天斗帝國如果有了一位神級~,統一大陸都不再只是夢想。何況,他還掛著自己徒弟的名頭,要說他對神級沒有渴望那是不可能的。

當下,他淡然一笑,道:「陛下不用擔心,我至少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成功把握。此去少則一月,多則三月,我必會迴轉。」

雪崩的眼神恢復了幾分,趕忙道:「既然如此,帝國的未來就要依靠老師了。老師,您有什麼需要儘管提出,朕無不應允。只是,您這一走,我們這大營恐怕就……」

唐昊淡然道:「陛下放心,有我們在,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話,武魂帝國難有作為。」

雪崩看向唐昊,聯想起他先前在城頭展現的恐怖實力略微鬆了口氣,「既然如此,那就辛苦老師了。老師,您準備什麼時候走。」

唐三道:「等傷勢好一些我就與夥伴們出發,繼承海神神位還需要我的六位同伴幫助。」

唐昊、唐嘯以及大師三人一起跟隨唐三回到他自己的營帳之中。

「小三,你真的想好了要去傳承海神神位么?」大師有些擔憂的問道。

唐三輕嘆一聲,道:「老師,您知道我別無選擇。不只是因為目前地戰事,海神九考本來也是我必須要去完成的,只不過我自己也想到會來的這麼快而已。武魂

力強大,想要對付他們,僅憑我們現在的實力是遠一旦千道流到來,我們就算想要穩守也容易。」

唐昊皺眉道:「百級成神何等艱難,以你曾祖那樣的天賦,也是多年未獲。還在殺戮之都被弄成那個樣子。小三,你還年輕,我也不希望你過於冒進了。你不是說過,這第八考的時間足有十年么?你還需要更多的底蘊。」

唐三眼露出堅定之色,「爸,你們的擔心我都明白,但該去面對的總要面對。可以想象,神級的力量必定是極其恐怖地,就算我魂力再有所提升,恐怕到時候情況也不會出現太多變化。倒不如破釜沉舟,趁現在正需要我實力提升去衝上一次。我與先祖情況不同,目前我已經通過了海神七考,又有海神三叉戟與夥伴們的幫助,剛才我對雪崩說的七成成功幾率並未誇大。而且,您不要忘記,我是雙生武魂。在去繼承海神神詆之前,我還會先將昊天錘的魂環附加完畢,海神之光可以令雙生武魂提升的屬性被我的身體完全吸收,從我的身體來看,在這種情況下就已經超過了人類的範疇。所以,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夠成功的。」

唐昊緩緩的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你就一定要成功,這不只是你一個人地事,天斗帝國和我們沒什麼關係,武魂帝國的仇我也可以不報。但你要時刻牢記,我和你媽媽就你這麼一個兒子,大師也就你這麼一個徒弟。」

唐三聽的心中一熱,父親的兩隻大手已經抓住了他的肩膀,滾滾熱流緩緩流入體內,滋潤著他的經脈,在唐昊的魂力刺激下,唐三的身體恢復速度頓時再增幾分。

大師聽了唐昊話連連點頭,道:「昊天斗羅說得對,在我們心中,你的生命才是第一位地,其他的都是虛妄。還有一點我要提醒你。小三,你今天也看到了,昊天斗羅憑藉昊天錘能夠力破那位魂力足有九十八級的武魂帝國供奉,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唐三一愣,看向父親,此時=昊已經感受到了唐三的身體狀況,停止了向他輸入魂力,畢竟他的魂力與唐三地玄天功並非同源,而且唐三此時的身體狀況已經好了很多,令唐昊不禁暗暗~,兒子地身體果然已經不完全屬於人類範疇了。

唐三想了想,:「爸,當時您並未使用任何魂技,只是後來才用了武魂真身,就破掉了金鱷斗羅的防禦。我當時就在您身後,可以感覺得到,您在施展了武魂真身後,力量強地恐怖。不只是重量,還有那爆炸性的力量。每一錘轟出,配合您那強大地氣勢都令對手有無從抵禦的感覺。換了是我,恐怕也一樣擋不住,憑藉海神三叉戟的重量才可能有些機會。」

這時,唐昊卻向了一旁的唐嘯,眼中流露著詢問的光芒。

唐嘯點了點頭,道:「傳給吧。除了小三,還有誰有權利繼承昊天斗羅的秘技。更何況,連祖父他老人家都將昊天令傳給了小三。這就代表著他老人家認可了這件事。小三未來要面對的情況還有很多,傳給他,他也能多一項自保的能力。」

唐昊點了點頭,一的大師微微一笑,似乎早已經預料到了這一幕的出現,「那我就先出去了。」

唐嘯哈一笑,拍了拍大師的肩膀,「為了小三,大師你可是煞費苦心啊!以後你也別叫我們什麼斗羅的了。沒有你,就沒有小三的今天,以後你就是我們的兄弟,我們兄弟相稱就是。」

大師笑道:「那我可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唐三雖然心中疑惑父親給自己什麼,但還是先向大師道:「老師,麻煩為昊天宗的弟子們安排另一個住處,不要與我唐門的弟子接近。」

大師自然明白他的意思,雖然今日並肩作戰,但當年單屬四宗族對昊天宗的怨念太深,絕不是那麼容易化解地。現在唐三也沒有更多的時間去處理這件事,只能將他們分開,以免發衝突。而且,經過近日的大戰,唐門弟子對唐三更是歸心,只要不是出現特殊情況,四位族長也一定會限制本族子弟的。

大師與唐嘯出了大帳,也同時攔住了聞訊而來地阿銀和小舞,將他們擋在了帳外,帳篷內,就剩下了唐三與唐昊父子二人。

唐昊盤膝坐在唐三對面,目光灼灼的盯視著兒子,「我們昊天宗自從存在以來,就有一種特殊修鍊方法的傳承。每一代昊天宗弟子,傳承這種修鍊之法的,在突破九十級那一天,都會擁有昊天的封號。這也是昊天斗羅的由來。而歷代擁有這個稱號的宗門弟子,幾乎都成為了本門宗主。」

說到這裡,唐昊地眼神黯淡了幾分,「說起來,這幾乎二字就是從我身上而起的,正是到了我這一代,才沒有形成這個傳承。當初,我的祖父,上一代昊天斗羅唐晨,雖然將宗主之位傳給了我的父親,也就是你爺爺。但是,卻並為將昊天斗羅專屬修鍊方法傳授給他。反而是傳給了隔代的我。不論是祖父還是父親,在那一刻,都已經將我定為了昊天宗下一代的接班人。我也沒有讓他們失望,不斷破掉昊天宗魂力晉陞的記錄,成為昊天宗,乃至於整個大陸魂師界最年輕的強者。」

說到這裡,唐昊的眼神突然變得柔和了幾分,看著面前的兒子,流露出幾分驕傲之色,「當然,我曾經地記錄已經都被你所破了。我很欣慰,也很慚愧。一直以來,我都不是一個好父親,大師為你做的,都要比我多很多。」

「爸,您說這些幹什麼,如果沒有您,又怎麼會有我。我不是說過么,父母的生養之恩就是子女一輩子也報答不完的。何況,您也是身不由己,如果換了是我,可能還不如您呢。」

唐昊深吸口氣,欣慰的道:「好,好,不說這些。我們昊天宗這特殊的修鍊方法一代只能傳給一人,並不是敝帚自珍,而是這門修鍊之法對修鍊者的要求極高,不是天賦異稟的天才,絕對無法修鍊成功,反有生命之危。這門修鍊的功法,就叫做,大須彌錘。」

唐三愣了一下,他知道,須彌和芥子是兩個相反的辭彙,須彌代表著無窮大地意思,而芥子則是無窮校就像自己紫極魔瞳的第三個境界芥子,指的就是能夠通過紫極魔瞳看到無窮小的物體。而這昊天錘的大須彌錘法顯然是指,將昊天錘力量發揮無窮大地一種特殊錘法。

唐昊沒有急著解釋,只是靜靜的等待著兒子消化大須彌錘這四個字,過了半晌,才道:「其實,以你本來地修鍊路線,再加上你那海神三叉戟,已經足夠了。但我仔細思考過,大須彌錘對你來說還是很有作用的。你地技能已經足夠多了,不論是魂環還是魂骨技能。而你的昊天錘武魂才剛剛開始附加魂環,在去繼承海神神位之前,你還需要將它地魂環也補齊吧。那樣的話,你昊天錘又要有眾多魂技,雖然你是控制系魂師,但也不可能時刻都將自己的眾多技能完美分配,而大須彌錘正可以幫你化繁為簡。」

唐三腦海中靈光一閃,「爸,難道說,您那強大的力量和氣勢,都是來自於魂環么?」

唐昊~的笑了,「不愧是我的兒子,一點就透。沒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的力量正是來自於魂環。別說是今天這個金鱷斗羅,我的實力恢復之後,就算是千道流親至,也未必就能贏得了我。當年,我才剛剛突破九十級的時候,就憑藉這大須彌錘力破武魂殿眾多強者圍攻,還重創了武魂殿那一代的教皇。你自然就可以想象,咱們昊天宗的這門絕學有多麼強大了。」

「大須彌錘,從理論上來說,就是將自身所有魂環凝練為一體,全部注入到昊天錘中,化為最純粹的力量和攻擊力,將自身力量幾何倍數提升,強行衝破所有束縛,發揮出超越自身魂力的強大實力。走的是一力降十惠的路線,任由對方魂技再多,技巧再多,都無法與我昊天錘最純粹地力量和攻擊力相抗衡。理論上來說,昊天斗羅的大須彌錘,力量就是無窮大的。而且,大須彌錘還有一門強大的技能。憑藉這門技能,就算是千道流也要退避三舍。當初,我正式憑藉大須彌錘上地這門特殊技能,重創了上代教皇千尋疾。只不過,這門技能對自身損傷也極大,如果不是到了危機時刻切不可輕用。

不過,你的身體度遠超常人,應該足以承受了。要是你能成就海神,那這門絕學就應該能夠完美使用了。你曾祖曾經說過,我們昊天宗的這門大須彌錘本來就應該是神技。」

「神技?」唐三大吃一驚,看著親,心中一陣驚駭。

唐昊正色道:「式神技,你曾祖說過,只有突破百級,才有完美施展大須彌錘的可能。以你現在的實力,也不需要刻意演練,我將修鍊方法傳授於你,你之後,等到身體恢復了再行修鍊不遲。」

大帳內,聲音然收斂,唐昊憑藉著自己強橫的魂力逼音成線,將昊天宗這門神技口訣緩緩傳給唐三。以唐三的精神力修為,只需要一遍,就已牢記在心中。當他仔細地讀了一遍口訣之後,不禁大驚失色,險些無法守住本心。

「這,這不是自殺么?」唐三聲道。

唐昊臉色一沉,喝:「住口,謹守本心,仔細思考。」

唐三色微變,他的精神力先前損耗太大,這才出現了縫隙,父親的威嚴令他機靈靈打個寒戰,心神重新歸攏,再仔細感受那大須彌錘的修鍊方法時,頓時有了不同的體會。但內心的震駭卻絲毫沒有減弱,反而越來越強。

……

嘉陵關。

「你說什麼?」比比東強忍著虛弱的感覺,拍案而起,怒視面前的金鱷斗羅等六大供奉。

金鱷斗羅沉:「大供奉有命,命你迴轉武魂城,還要我再重複第三遍么?」

比比東豐滿的胸脯劇烈的起伏著,眼中怒氣噴涌,但面對眼前這六大供又發作不得。「二供奉,你不要忘記,我才是武魂帝國地最高統治者。」

金鱷斗羅冷笑一聲,「放肆。比比東,你也不要忘了,武魂帝國就是我們武魂殿的。按照武魂殿規矩,長老殿有權罷免教,而身為長老殿供奉,我們在長老殿有決定權。大供奉的命令你也敢違背?」

比比東當然敢,她從來就沒有將長老殿看在眼中,一直以來,她都在暗中瓦解著長老殿的勢力,那些非供奉的封號斗羅基本上都已經歸攏在她麾下,供奉們又不管事,可以說,她早就真正的掌握了整個武魂殿。這才有剿滅藍電霸王龍家族,重創七寶琉璃宗,重選七大宗族,成立武魂帝國等一系列舉動。她怎麼也沒想到,以千道流為首的供奉們居然會在這個時候發動。趁著自己最虛弱的時候,要奪取自己的權力。

「你們……」比比東一口氣沒順過來,眼前一黑,險些昏倒。幸虧身邊的胡列娜趕忙上前扶住了她地身體。

金鱷斗羅冷然道:「你看看你將帝國都帶入了多大的危機,今天要不是我們及時趕來,恐怕嘉陵關都要被天斗帝國攻破了。那樣的話,我們武魂殿就會毀在你手中。但是這件大錯,我們就可以廢掉你的教皇之位。現在大供奉只是讓你返回教皇殿自省,已是手下留情。我們將暫時接管這裡的指揮權,等待大供奉前來。」

「大供奉也要來?」比比東勉強鎮定了一下自己地心神,多年以來上位者的經歷令她耳中容不下另外地聲音,但她也絕不是莽撞之輩,眼前的形勢不利於自己,她強行讓自己冷靜,與供奉們正面衝突顯然是十分不智地。一聽千道流也要來嘉陵關,比比東的臉色才真地變了。如果說武魂殿還有誰會令她忌憚,那就只有千道流一人而已。

二供奉金鱷斗羅冷笑一聲,「現在你還有什麼要說的么?」

比比東眼中閃過一絲冰冷的光芒,「好,我就返回教皇殿。娜娜,我們走。」

在胡列娜的攙扶下,比比東帶著強烈的不甘走了,六大供奉也不怕她玩什麼花樣,他們六人絕對的實力擺在這裡,根本擔心比比東會如何。沒有實力

都是白搭。就算比比東恢復了全部地力量,想要對個人也是不可能的。

比比東與胡列娜漸漸出了六人的感知範圍,四供奉向金鱷斗羅道:「二哥,你說大供奉為什麼不讓我們解決了這個女人。這個女人不但野心十足,而且……」

金鱷斗羅眉頭一皺,抬起手,阻止四供奉再說下去,「大供奉自然有大供奉的道理,不要問地太多。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幫小姐控制住武魂帝國,等待她來掌控整個帝國。比比東這個女人我也很不喜歡,但大供奉既然不讓我們殺掉她,我們也只能聽命。這個女人的天賦是毋庸置疑的,雙生武魂,就算我也不是她全盛時期的對手。但是,只要小姐能夠完成最後一考,成就天使之神,有沒有比比東這個人就都不重要了。到時候,我們武魂帝國必能橫掃大陸,完成統一大業。好了,我們也要開始忙碌了。整合軍隊、魂師軍團,加固防禦工事。在小姐到來之前,務必要守好嘉陵關。那個唐三和唐昊都不是易與之輩。我們要時刻小心。」

斗羅臉色沉凝的道:「二哥,我們要不要去偷襲一下天斗帝國營地,給他們製造點麻煩?」

金鱷斗羅揮了揮手,道:「不要節外生枝了。你忘了大供奉叮囑的話么?對於我們來說,最重要地是保住武魂帝國基業,積蓄足夠的力量等待小姐調遣。不能因為一時小利影響大局。老六、老七,你們去看住那幾個長老。想來他們也不敢有所異動,但如果他們不識時務的話,就殺雞儆猴。」

「是。」

一眾供奉悄然去,金鱷斗羅緩緩站起身,也走出大帳,抬手望向寂靜的夜空,他的心,其實並不平靜。他怎麼也無法忘記,今日白晝之時面對唐昊那巨大昊天錘時的情景。

昊天斗羅,好一個昊天斗。當初沒有徹底剪除昊天宗,終究是留下了後患,難怪大供奉說昊天宗才是我們武魂殿真正的對手。只是不知道那上一代的昊天斗羅是否還在。小姐,你可一定要突破最後考啊!只有成就了天使之神,我們才能不懼任何對手。

三天後。天斗國大營。

低沉卻如同=吟虎嘯般的呼吸聲悠長響起,濃濃的白色霧氣在唐三頭頂上方凝聚,形成三朵巨大地白花。正是三花聚頂境界。

那天雖然消耗巨大,但=三憑藉強悍的身體,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就已經恢復了。同時他也發現,經過了極度消耗之後,自己的修為又有所提升。壓力就像是最好的鑄造錘,打造著他的身體。所以他並沒有急於離開天斗帝營,而是持續修鍊。

體內已是一片金_,就連體外的玄天功內家罡氣也在白色中渲染著一絲淡淡的金色,那種特殊的堅韌感,令唐三充滿了力量的感覺,他剛剛達到九十三級不久,魂力再想突破是不可能地,但那整體提升的感覺還是十分明顯。

戰場就是很容易刺激人計劃的地方,恢宏博大的戰爭,強大的敵人,那種壓力又與當初海神島上帶給他地不同。尤其是唐三又從父親那裡學到了大須彌錘的修鍊方法。他沒有真正地去練習,在不斷修鍊的過程中,正在將大須彌錘地修鍊之法不斷融會貫通。只有先徹底的理解了,才能在真正地應用時不出現紕漏。

微微的呼氣終於結束,唐三口鼻處猛然吸氣,宛如長鯨吸水一般將體外的白霧吞入自身,強大的吸力令空氣中不斷響起一連串的尖嘯之聲。

魂力歸體,唐三比附表面流露出一層淡淡的晶瑩之色,英俊的面龐上寶光流轉,端坐在那裡,高貴的氣質給人一種無法逼視的感覺。

帳外,小舞掀起一絲帳簾正向內看著,帳篷內傳出的聲音令她擔憂。看著那盤膝坐在那裡,全身寶光瑩然的唐三,她的目光不禁有些痴了。她當然看得出,唐三的實力又有所進步。唐三修為增強,她甚至比自己修為提升還要高興。

最近這段時間,小舞當初在海神島上經過磨練后的種種好處漸漸顯現出來。魂力直升到七十六級之後,修鍊的速度更是飛快無比,要知道,她曾經就是十萬年魂獸,比起一般人類魂師修鍊速度就要快上許多,再加上身邊還有唐三的幫助以及在海神島得到的種種好處。此時完全體現出來,短時間內再做突破,魂力已經提升到了七十七級。同時,在水晶血龍參、相思斷腸紅藥力完全通達全身之後,她的身體也已經達到了另一個層次。

可以說,在這整個天斗帝國大營之中,論身體強度,如果說唐三排在第一位,那麼,小舞就絕對是第二位的。連唐三都不知道,小舞的身體在相思斷腸紅~用下,也已經漸漸脫離了人類的範疇,進入神的級別。完全靈體合一完成復活之後,相思斷腸紅這仙品中的仙品效力才完全發揮出來。

「小舞,來。」唐三緩緩睜開雙眼,從修鍊中回醒過來,他的目光看上去很平和,給人一種如沐春風般的感覺,沒有了前的強勢,除了看上去較為溫潤以外,竟似和普通人沒什麼區別似的。

看到唐三的目光,小舞不禁心頭一顫,返璞歸真,他竟然已經達到了這樣的境界。難怪連比比東都在兩次戰鬥中被他擊敗。

「哥,你的傷勢無礙了吧。」小舞走進帳篷,幾步來到唐三面前。

唐三探手將她摟入自己懷中,在她那嬌嫩的小臉上親了又親,「早就沒事了。讓你擔心了。」

小舞反手摟住唐三的腰,將臉貼在他胸前,「哥,能一直和你在一起,我就感到狠幸福了。」

唐三摟緊她,輕嘆道:「為了儘快成就海神,恐怕我們要暫時分開了。」

「什麼?」小舞猛的抬起頭,吃驚的看向唐三。

喜歡斗羅的朋友們,請砸票支持小三,謝謝。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