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四十七章這老不死的打不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四十七章這老不死的打不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怪了,宗無秋難道不累,你看,他還站在現常他們在幹什麼,你看看蛇窟洞道口,好像他們正在壘砌石頭。

對了,莫非是要澆灌混泥土把這洞窟給完全封死了。不過,這樣一來三毒教可就肉痛了。

而丑無端一下子也不會死,三毒教倒要時刻防著,等於在這裡埋了一不定時的炸彈。」葉凡說道。

「如果換作你我也只能如此了,進不敢進去,打不過他。放他出來三毒教估計全得玩完了。所以,解決掉丑無端比解決掉我們還要重要。不過,如果給我們逃走後這三毒教的總壇估計得重新換地兒了。」王仁磅講道。

「不好教主,左側一塊地方的岩石突然在叭叭震響著而且微微有震落鬆動的樣子。」這時,站在蛇窟右側一個三毒教徒有些驚慌的叫道。

「怎麼回事?」宗無秋趕緊帶著人轉了過去。

「不好,這側面難道有我們沒發現的小洞之類的側洞或者是岩縫。現在被那老傢伙發現了從這裡打穿過來了。」宗浮峰說道。

「好像是有這樣的東西,以前是用石頭堵死了。」大長老宗明天講道。

「全給我圍過來,那老傢伙一冒頭咱們就打,打死他1宗無秋黑著個臉下了命令。

這邊。十幾竿槍給調了過來,而弓弩手有好幾十個。火箭彈居然還有三個,全對準了那鬆動的地方。

轟顱…

宗無秋的話剛完,還真給丑無端打開了。不過。丑無端沒冒頭來,先出來的全是石頭,如雨一般的從裡頭砸了出來。一時未及防備之下,那些拿弓箭的箭手們被砸死了十來個。現場頓時血肉模糊一片。

「打1宗無秋氣得嘴唇都在顫慄。

子彈響著。不久,洞里冒出的居然是蛇。蛇窟的蛇也不曉得丑無端用了什麼法子,給他驅趕到了這裡。

全從穿透的山岩處冒了出來。宗無秋心在滴血,不過,沒辦法,自己養的蛇也得自個兒下手殺了。

戰鬥持續了十幾分鐘。

蛇也被殺死了估計不下萬條了,就在這時候,一塊很大的石頭從洞里砸了出來。速度很快。

「快閃開1宗浮峰叫道。

「射擊,老傢伙在石頭後邊1宗無秋眼尖,大叫道。雙掌往石頭上攻擊了過去。

火箭筒一震,一發火箭射擊了過去。

轟隆一聲巨響,巨石炸開了。不過,從煙霧中騰出一人影來跌倒在了地下。

葉凡發現,還真是丑無端這老傢伙。好像受了重傷,這貨蓬頭散發的。臉腫得像豬頭,而全身都在冒血,也不曉得是人血還是蛇血了。

宗無秋等人不要命的圍攻了過去。

丑無端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居然騰空而起足有七八米高。老傢伙速度奇快,一巴掌拍向了宗無秋。

地一聲悶響。宗無秋這12段位大圓滿高手居然閃不過去,被拍得直接就跌倒在了幾十米開外,一半身體給砸進了紫狼花里。

「教主1這時,從外邊衝進來一個全身黑色的傢伙。這傢伙悍不畏死,速度也不慢,居然一下子從背後狠狠的抱住了丑無端。

丑無端給急了,手肘子往後一拐,那個黑色皮膚的傢伙嘴下巴馬上就掉地下了。

那是活生生的被丑無端給砸落在地下的,頓時,那人滿臉都是血。

不過,那傢伙很頑強,居然死抱住不放。

宗無秋彈了起來,十幾顆毒球在手中一旋轉砸了過來。而宗無秋的眼睛都快變成紫色的了。

此刻,宗無秋運用的是三毒教的拚命秘術,把全身內氣和毒氣聚集於掌上跟著毒球飛砸了過來。

「教主快跑1黑人大叫了一聲,突然身體一震,跟著毒球炸開了。頓時,滿天血雨飄飛。

「嗎的,這難道就是傳說中所說的自爆1王仁磅擦巴了一下眼睛,差點驚掉了眼球。

「應該是。」葉凡說道。

「我聽爺爺講這種人體自爆需要12段大圓滿境界的高手才能做到。這種高手體內的內氣經過高壓之後本人收縮震動丹田,最後氣壓受不了時就會產生高熱自爆。12段位高手自爆產生的能量不啞於一顆五六百公斤當量的重磅炸彈。」王仁磅講道。

「嗯,你看到沒,地下被炸出了一個四十來米的大坑。不過,這黑人是誰,怎麼肯自爆?」葉凡說道。

「丑無端終於死了,嗎的,這老不死的,都130歲了還不死。」王仁磅罵道,「宗無秋估計就剩下半條命了,你看,好像連站都站不穩當了。」

「130歲,我看未必。而且,死沒死也不能確定。」葉凡搖了搖頭。

「怎麼講?」王仁磅問道。

「丑無端講自己有130歲,誰曉得他是不是騙車一刀的。至於有沒死,你等著看就是了。」葉凡說道,這貨顯得一臉的神秘。

灰塵跟草葉花朵飛騰到了幾十米高的地方,現在漸漸的掉了下來。

「哈哈哈,老傢伙,你終於死了,死得好,我呸1宗無秋一邊狂笑著一邊噴著血走向了那個不曉得有多深的大坑。而幾位長老以及護法們都圍過來了。

「人呢?」一個三毒教徒驚訝的叫道,因為坑中沒人。

「早炸碎了,你們不清楚。這位黑皮膚的人叫宗德,他還是我一個叔爺。

自身功底子已達12段大圓滿。只不過他說自己老了,無法進階了。而且,他活了120歲,全身都給毒染成了黑色。

他一輩子都駐守在祖廟,不過,最近他自己知道大限將至,一直跟我說估計不久了。

所以,這次也是自爆了。這一炸,什麼人能逃開。就是傳說中境界的人也不行。

唉,叔爺,您走好1宗無秋有些悲傷的說道,雙腿居然跪下了。其它三毒教徒一看也跟著跪拜了下去。

「拿酒來,我叔爺喜歡酒1宗無秋沙啞著嗓門叫道。

「教主,聽說那幫奸詐小子還沒有逃出村子。估計現在還躲在什麼地方。咱們是不是得趕緊收抓滅了他們。」這時,護法馬石問道。

「滾一邊去,拿酒來,我要先祭拜叔爺。他們算什麼?」宗無秋大怒了,一巴掌甩得馬石嘴裡噴著血直接就跌倒在幾十米開外。要知道宗無秋是個喜怒無常的人。

「酒到了,二十年的老窖藏1這時,二個教徒捧著兩個酒罈飛跑過來了。

「叔爺,你慢走1宗無秋打開了酒罈,一股香味飄來,就是遠隔二百多米的王仁磅都忍不住舔了舔舌頭。

「拿來1就在這時候,坑底下傳來一道沙啞的聲音,嚇得宗無秋等人趕緊彈起,全都往坑裡攻擊了下去。

不過,顯然晚了些。全身冒血的丑無端已經騰空到了上頭。這貨雙腳往下一踢,啪啪啪……

宗無秋以及三毒教四大長老還有一些高手全給踢了一遍下來。個個都給踢得摔倒在了坑裡。

奇怪的是丑無端並沒再停留,身子一晃伸手一招把酒給搶走瞬間就不見了身影。

「可惜了,老丑也太沒膽了吧,應該趁機全給解決掉才對。」王仁磅差點扼腕嘆息了。

「老丑不行了,你看到沒,他也在強撐著。估計再逗留下去宗無秋等人全上來,估計老丑也真得葬送在這裡了。畢竟剛才的火箭彈的威力可是不小,我估計,老丑僅剩下半條命了。」葉凡說道。

「老傢伙太厲害了,嗎的,聽說這老小子只是半進階傳說中的境界。還沒全進階。那真正的『先天大能者』也不曉得厲害到何種地步了?」王仁磅沒來由的抖了一下。

不久,宗無秋等人全上了坑。不過,宗無秋顯然受了重傷,安排了些低階位的教徒們處理後事,帶著人全散去了。估計全都窩到什麼地方養傷去了。

葉凡跟王仁磅悄悄在葯園折騰了起來。

「你看,那不是藍老弟的東西嗎?」葉凡指著一叢長得鮮艷紅色的葯叢講道。

「沒錯,就是藍老弟的。平時都戴脖子上的,完了,連脖子上的玉佩都給扔這裡了,藍老弟難道……」王仁磅聲音有些發涼了。

「怪了,這紅色藥草怎麼聞一下特別的興奮,你有沒這感覺?」葉凡問道,還嗅了嗅鼻子。而且,眼神有意無意的瞄了瞄王仁磅的胯下。

王仁磅一聽,也沒鬧騰明白,覺得葉老大眼神有些怪異,於是趕緊深吸一口氣吸了過去。

頓時,這傢伙臉漲得通紅,看了看胯下,說道:「厲害,這個,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春藥草之類的東東?肯定有催情的作用。你看,我就深吸了一下,胯下那玩意兒差點硬成了金箍棒。」

「絕對是,莫非是藍老弟剛才跟咱們失散后胡亂的撞到了這裡爾後中了這催情之毒了?」葉凡說道。

「估計是了,一定是了,咱們中毒了后覺得對全身發熱,跟動物發春差不多少。到時熱得受不了時就得找母的去解決掉。不然,這種東西對身體的傷害就大了,甚至會至人瘋狂。而這種情毒特別厲害,這可是用毒高手宗無秋搞的。難怪藍老弟連玉佩都給扯掉在這裡了。莫不是熱得受不了啦去找發泄的地方了?」王仁磅說道。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