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四十八章正快活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四十八章正快活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有道理,咱們趕緊找找有沒腳櫻」葉凡講道,施展開氣波探測之術,不久,果然發現有一線淡淡的紅線罩在了藍存鈞的腳印上方。葉凡發現,自己這鷹眼形成的『生物雷達』跟狗鼻子有得一比。完全可以在現場先熟悉一下某人的身上物品或留下的痕特徵。然後記憶下來,爾後根據這些特徵循著跳線追去。

葉凡隨手拔了些催情草塞進了背包里。

「老大拿回去搞春宮丸的吧?」王仁磅乾笑了一聲。

「呵呵,這種對男人來講可是好東西,你有錢都買不到什麼偉歌跟咱搞的『龍抬頭丸』相比,屁都不是。」葉凡乾笑了一聲,專心的循著氣波探測的路線悄悄的往前走去。

而王仁磅就專門負責警戒,此刻若大的三毒教中高手全躲啥地方養傷去了,倒是可以大膽的找人了。

拐了幾個彎又過了幾座房子,眼前出現了一座相當精緻的屋子。葉王二人輕巧的翻了進去,發現地下躺著幾具屍體。

葉凡觀察了一陣子,隱隱約約的聽到了一些令人蝕骨的呻叫聲。

「不會正干好事兒吧?」葉凡嘀咕了一句,帶著王仁磅悄悄進去了。果然,聲音越來越大。一聽,不正是藍存鈞的吼叫聲還有誰,當然,其中還夾雜著女子的慘叫聲。

「丫的,咱們為他擔驚受怕的,這貨居然正風流快活著了。」王仁磅直汗顏。

兩個悄悄支開窗戶一看。房間側旁倒著兩個女子。不過,好像只是擊暈了,並沒有鮮血流出來。

而一鋪精緻的大床上,藍存鈞同志此刻是全身赤裸。正在賣力的做著人類最原始的活塞運動。

「你個禽獸,牲畜!混蛋……」床上那看不清面龐的女子大聲的破罵著,講的居然是英語。

她嘶啞著嗓子叫著。手腳亂踢亂扯著。葉凡的眼力勁足,嘀咕道:「這貨還真是賣力。別把那娘們折騰死了就是了。」

「那女子太慘了,這傢伙,一點不懂得憐香惜玉的,咱們趕緊制止吧。」王仁磅一皺眉頭,看了看滿床的鮮血,說道。

「別動,讓他發泄完。不然,情毒在身他會瘋了。」葉凡扯往了王仁磅。

「這個。我一時急糊塗了,倒是忘了。」王仁磅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看裡面,講道,「這傢伙還真會挑人,旁邊倒地下的估計是丫環之流。他居然不屑於一搞,這床上的估計是主子了。」

「人嘛,再迷糊時也會挑漂亮的下手是不是?」葉凡乾笑了一聲。

足足等了半個小時后藍存鈞好像也的確累了。這貨喘氣如牛,汗下如雨的一下子從床上栽倒在了地下。

而那女子癱在了床上,連話都講不出來了。雙眼獃獃的盯著天花板。

葉凡隨手一動,地下的被子飛去遮住了女子那赤裸的身體。轉爾,趕緊趕緊施展內氣給藍存鈞疏導了一下。

而王仁磅也趕緊把那幾十年份的老山參拿來擠出液體來灌進了藍存鈞嘴裡。

「我……我這是怎麼啦?」幾分鐘過後。藍存鈞好像清醒了過來,獃獃的看了葉凡一眼,問道。

「你中了催情之毒,所以,就這樣了。」葉凡指了指床上的女子。

「這個,我……」藍存鈞臉漲得通紅,這貨低下了頭,不敢看床上那惡狠狠的盯著自己的女子。

「對……對不起……」藍存鈞吶吶道。

「我一輩子都給你毀了,你個畜牲1那女子罵道,居然有了點力氣,整個人包裹著被子坐了起來。

「快穿上。」葉凡講道。

「穿啥,這衣服全成了破抹布了。小藍同志這力氣可是不校」王仁磅乾笑了一聲,去側旁衣櫃處倒是兩了幾套衣服出來拋到了床上。

女子胡亂的穿上后撲向了藍存鈞,那是又咬又踢。葉凡也沒攔著,就讓她發泄一下吧,而且,藍存鈞心裡也好受一些。反正這貨那八段的身手也踢不壞。

「姑娘,我看你不像寮國人,怎麼會到這裡。」葉凡問道。

「你們都是一夥的,全是畜牲,禽獸1女子罵道。

「你誤會了,他剛才到葯園中了催情之毒。那種毒性一旦發作,整個人會進入瘋狂狀態。你看到沒,剛才他乾的事都給忘了。姑娘,我們是華夏人,是到三毒教來救人的。我看你應該不是寮國人,是不是也是被宗無秋抓來的?」葉凡問道。

女子哭了一陣子,說道:「我不是這裡的,我是法國人。宗無秋把我抓來了,一直要求我嫁給他。不過,我一直不肯,以死相逼。宗無秋也就先耗著了。我來這裡半年多了。想不到被這畜牲這樣了。你個混蛋1

女子罵著一腳狠狠的踢向了藍存鈞,這貨也沒躲閃,硬著接了一腳。

女子還想再踢,不過,被王仁磅給扯住了。

「夠了,不是跟你講過,他也是受害者。」葉凡板起了臉,哼道。

「你們無恥,他佔了我身體,他還受害者,我才是1女子反嘴道。

「夠了沒有,你再講我們馬上就走了。」葉凡哼道。那女子果然嚇得不敢再講了。

「這樣吧,我們可以救你回國。他無意中侵犯你的事就算是扯平了怎麼樣?」葉凡問道。

「扯平,一個女子的聲譽一輩子你們都扯不平。」女子又哭叫道。

「可是人家有老婆了,又不像古代能再娶個小的。如果你再嗦的話,我們真不管你了。你愛咋的咋的,我想,宗無秋對你不會這麼溫柔的。」葉凡講道。

「宗無秋很厲害。你們不怕他?」女子一縮脖子,說道。

「怕有用嗎,不過,他現在受重傷了。暫時顧不及我們了。」葉凡站了起來,講道,「棱女子你來背,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朱娜。」女子講道,看了藍存鈞一眼,說道,「我不讓他背,這個混蛋1

「難道你喜歡讓我們佔便宜,反正你們都那樣了是不是?」王仁磅哼道。

「那好吧。」朱娜無奈的點了點頭,轉爾,朱娜突然說道。「其實,後來我才曉得。宗無秋根本就沒安好心。」

「他會安好心才怪?」藍存鈞在旁嘀咕了一句。

「我不跟你這色狼講話?」朱娜又是狠狠的瞪了小藍同志一眼,弄得這傢伙相當的鬱悶。

而小藍轉頭,發現葉老大跟王仁磅這兩貨臉上居然掛著很明顯的興哉樂禍。

「看啥,你小磅同志也不是什麼好鳥?」藍存鈞惱了,脫口而出。

「啥意思小藍同志,咱可沒招你惹你。而且,磅哥我可是一正義人士。對美女從來都是憐著的疼著的。

哪像某些同志居然玩霸王硬上弓。看你回去怎麼向咱們的蘇大小姐交待。

到時,哼哼,咱磅哥這嘴有時把不牢的,一不牢會不會兜出什麼就難說了。」王仁磅居然威脅起小藍同志來了。

「你威脅我,不過。本人不怕。只是,聽說某人不是也玩過這個。而且,最後還想始亂終棄,結果,推不掉時不得不娶回家了。現在連孩子都搞出來了,還是一對雙胞台。」藍存鈞譏諷道。

「你這傢伙,這事,這事……」王仁磅好像一被踩中了尾巴的貓一般差點跳起來了。

一時氣結話都講不出來了,的確,當初肖十六妹在那個山洞中也是被王仁磅同志給就在正法了的。

「那個時候磅哥我是被迷了。」王仁磅終於拋出一理由來。

「咱倆,彼此彼此嘛,而且,那個才青怎麼回事,你可是二進宮了……」藍存鈞乾笑了一聲,氣得王仁磅恨得牙痒痒的。

轉爾,這貨也乾笑了一聲講道,「沒錯,咱們倆彼此彼此。不過,本人可是負責人的,不是還搞出雙胞胎了。你呢,是不是想弄回去作小,還玩金屋藏嬌。」

「你……」小藍同志也被噎住了。

「好了好了,都什麼時候了,天通他們還在等著的。你們啊,都差不多,一丘之貉。朱姑娘,你繼續講?」葉凡問道。

「後來我才曉得,宗無秋支使人把我抓這裡來並不光是貪圖我的美色。而是我家的對頭花錢雇他們抓我來的。」朱娜一臉憤憤然講道。

「噢,你家挺有錢的吧,不然,你家對頭怎麼請得起三毒教的人馬出手。」王仁磅問道。

「『紅拍天真』想必你們聽說過吧?」朱娜居然得瑟的一挺胸脯笑著說道。

這朱娜還真是典型的法國美女,那一頭波浪樣的金色頭髮,加上高挑的身材,碩大的波比,精細的臉龐,跟蘇林兒相比的話也是各有千秋,充滿了異國情調之美。

剛才迷糊之中辦了人家,現在小藍同志偷偷地打量了一下這個女子,不由得咕嚕一聲吞了把口水。

「這貨,還真是想了色心了。」葉老大鷹眼看得真切,在心裡鄙視了小藍同志一句。

「紅拍天真,難道你家就是該集團的控制人?」王仁磅瞳孔一收縮,臉上笑眯眯的。

說起來這『紅拍天真』的確有名氣,是皮具界和酒界的牌頭。算是世界知名品牌,聽說『紅拍天真集團』光是這品牌就值10億美金。跟索尼松下這些知名品牌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而時下時尚男女們能提上『紅拍天真』的包包或穿上這品牌的衣服,那就是有身份的象徵。

「你說呢?」朱娜瞪了有些猥瑣的小磅同志一眼。

「哈哈哈,小藍同志,你發啦。」王仁磅突然大笑了起來,頓時就招來了六隻白眼。

「別以為你欺負了我我朱娜就能讓你怎麼樣,你別作夢了。我朱娜就是死也不會跟你交朋友的。」想不到朱娜恨死了小藍同志了。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