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五十章能否晉級中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五十章能否晉級中將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事開河同志講了,一是一二是二。他答應把張強的身份定性為狼破天屬下的九大隊之一的大隊長一職。

有著這層身份一旦他回到海軍基地,你也好辦事得多。至於說去軍界委員會爭取職位的事還得你多努力才行。

龔開河同志算一份子,你還得找到兩個委員出來形成聯合提名就行了。」李嘯峰說道。

「還要找兩個,我哪有哪能耐?」葉凡不滿的嘟了一句。

「你也曉得a組跟軍界委員會有些小糾葛,就不要再難為開河同志了。

當然,該給張強的,比如軍功榮譽等方面開河同志一個也不會落下的。

還有,開河同志的意思是可以就你的事向主席提出,能不能晉級中將了。」李嘯峰講道,一臉的笑意。

「中將?」葉凡微微一愣,旋即搖了搖頭,說道,「能不能把這次提銜給張強。張強已經是大校了,如果能提為少將到海軍基地任職也名符其實是不是?」

「你小子,別人能提這個還不叭起嘴笑掉牙了,你倒好,把好處往別人身上推。這個,估計是不行。這些畢竟不是青菜蘿蔔想換就能換的。這是很嚴肅的問題,而且,這軍銜是有嚴格的編製的挑選條件的。哪能由你講怎麼樣就怎麼樣?那還不全亂套了。」李嘯峰講道。

「這中將對我來講只是一個虛名。而且我也著實太年輕,提上去的話那是會給開河同志找麻煩的。

到時軍界委員那些個老傢伙還不吐口唾沫星子把龔頭兒給淹死了。

與其讓龔頭兒到時下不來台不如給了張強,倒也說得過去。張強同志三十好幾了,憑資歷論條件論軍功完全符合了。」葉凡堅持著。

「那好吧。這事,我跟開河同志講講。能不能成我也不能確定。你要有個心理準備。不要到時哩嗦的也惹人煩,搞得大家都不痛快也不大好。」李嘯峰講到。

「到時再看了。」葉凡可沒同意李嘯峰的**。

「你小子……」李嘯峰瞪大了眼。最後也是莫可奈何的搖了搖頭。對於這傢伙的倔脾氣李老真是無語了。知道勸也沒用,不如少講些。

首都某軍用機常此刻全線戒備。幾輛救護車嚴陣以待。軍醫護士們全都一臉嚴肅的站在救護車旁,在前面,三排軍人全都荷槍實彈,他們個個像標竿一樣的立在機場上。這就是共和國的威武之師雄壯之師。

飛機轟鳴著降臨了下來。

機場頓時緊張了起來,不久,響起刺耳的警報聲,各方防務都進入了緊急的戒備之中……

機艙門緩緩的打開了。

「敬禮1張雄嘶啞著嗓門站在士兵們的前頭大聲的喊道。幾乎是用吼出來的。

唰啦,四十多位雄威的士兵們全都整齊的敬了個禮。齊聲叫道:「首長好1

這些士兵,全是a組外圍部隊,保護總部的精英們。都是從全軍挑選出來的精兵。個個都有著二段到三段身手,跟獵豹有得一比。這支部隊是駐紮在首都的,還兼負著特殊時候保護首都的作用。可以稱他們為御林軍中的御林軍也不為過。

「同志們好1葉凡站在機艙門前揮了揮手。

「為人民服務。」士兵們的聲音響徹天地。

「同志們辛苦了1葉凡喊道。

「首長才辛苦1士兵們齊聲震雷般的喊道。當看到這些陌生的面孔是在人的攙扶下緩緩下飛機的,士兵們全都一個個行著軍禮,全都熱淚盈眶關注著。

他們曉得,這些人全是平時極難見到的a組的高手們。今天有幸一見這麼多。士兵們心潮澎湃,估計是難以平靜下來了。

不久,全進了車子,呼嘯著開了出去。

晚上當然都在軍醫總院渡過的,車一刀的手術很成功。就連龔開河同志都親自帶著一些委員到了醫院守在手術室外邊。一聽說手術很成功,開河同志臉上少有的露出了笑容。

他轉頭沖科能組的專家們講道:「下一步就看你們的了,治不好他的腿,你們都別來見我了。」

「龔頭兒,這個可是不敢保證。聽說他都廢了30年了,想治好,估計難。30多年了,他的腿部肌肉估計早萎縮了。如果會危及到生命安全說不定還要截肢。這些要過段時間全面檢查過後才能確定下來。沒有檢查之前一切都是猜想。我們不敢保證能治好他。」科能組組長吳光寶同志一臉難色的說道。

「不要跟我談這些廢話,我不是醫生。拿去看看這個1龔開河隨手把秘書手中的文件往吳光寶手中砸了過去。

吳光寶翻開文件掃了一眼,當掃到下邊簽字批示那一欄后一向沉穩的吳組長同志那手也嗦了一下。

因為,下邊清晰的有著唐主席的簽字——我相信你們科能組的同志們!

這個『相信』二字可是重如泰山,壓得吳組長差點喘不過氣來。

「這不要命嗎?」吳光寶擦巴了一下額頭上的細汗珠子,心裡嘀咕了一句匆匆而去。肯定是回到科能組搞動員大會,進行思想工作了。

第二天早晨一大早,葉凡還躺在病床上,響起叩門聲。

外邊守護的武警進來請示,說是天通和藍存鈞以及仁磅三位同志想見自己。葉凡心說這三貨來幹嘛,才幾點鐘,不過,還是放他們進來了。

「葉哥,傷怎麼樣了?」小天同志好像變性了似的,居然會關心人了,而且,開口居然『葉哥葉哥』的。葉凡心裡一動,曉得這貨估計是沒安什麼好心了。

「有啥屁就放吧?」葉凡沒好氣的哼道,盯著天通。

「呵呵,我們想你了,過來看看,沒別的意思?」王仁磅乾笑了一聲。

「真的嗎?」葉凡哼道。

「這個,其實也沒啥。」天通摸了摸頭。

「你丫的一撅屁股老子就曉得你要拉什麼屎。」葉凡沒好氣的罵了一句,爾後看了看床底下,說道,「是不是來分錢了?」

「那能這麼講,咱們是什麼人,都是好兄弟,談錢就俗氣了,太俗了是不是?」藍存鈞這貨居然挺了一下胸脯,煞有架勢的講道。

「你也不是什麼好鳥,直接說吧。」葉凡瞪了這貨一眼。

「這個,也沒啥的。就是雪紅,我妹子,對了,他也是你妹子。」天通扯了半天就沒講出一句話來。

不過,葉老大可是明白了,譏諷著說道,「是不是想挑些古董首飾送給雪紅妹子?還有你,小磅同志,是不是也想弄些送給十六,還有你小藍同志,是不是也想整些給蘇大小姐?」

「這個,嘿嘿,這個,這大過年的都出去好幾天了。總得弄點什麼回去騙老婆是不是?不然,得給她們嘮叨死了。」王仁磅硬著頭皮乾笑聲聲。

「對對對,我們都曉得葉哥是個豪爽人。而且,葉大你有的是錢,不差這一點。這麼多首飾擱家裡多浪費,太累人了。還得找人給守著,不然不安全。這多苦埃所以,這『苦』,兄弟們幫你也受一些是不是?」藍存鈞還真像那碼子事的講道。

「少來,這『苦』啊,我還是自個兒先受著得。」葉凡沒好氣的哼道。

「這個,葉大如果真要自己受『苦』,那,我們,算啦。回去了。」天通摸了一下下巴,有些氣憤的說著就要轉身。

「慢著,小藍跟小磅都有份頭,就小天沒份頭?」葉凡突然笑道。

「啥意思,我沒份頭,啥意思?這次行動我小天可是出生入死,不要講汗馬功勞,至少也是大將之一。就他們倆個,吹吹牛皮,難道比我這個主將還要牛逼?」天通氣得嚷叫了起來。

「嘿嘿,小天同志。行動前是不是講好過。我出200萬,這次其它的跟你沒啥關係了。你嘛,就是我雇的一殺手罷了。你說說,有沒講這話,當時仁磅跟存鈞兩位兄弟可都在常你不會事後不認賬吧,咱們的小天同志是這樣的人嗎?」葉凡乾笑了一聲。

「對對,對對!我們都可以作證。」王仁磅跟藍存鈞自然馬上就點頭應是了。

「不要就不要,破玩意兒,我才不稀罕。下次你就是出一千萬也別想再請動我。小葉同志,我天通現在可是10段位的大高手了。你好生想想,我先走了。」天通氣了,轉頭就要走。

「慢走,不送埃」葉凡不睬這傢伙。

天通走了兩步,居然又停下了腳步。

「怎麼啦,這裡可是沒美女。小天同志,你要走趕緊走。至於說到高手,咱們也不差你一個。

車天可是也突破10段位了,人家那假翅膀一扇比你還強。還有我王仁磅,也是九段位了。

小天同志,這個,還是人家葉少的恩賜,不然,你屁的想突破10段位。」王仁磅那嘴可是不饒人。連譏帶諷,天通差點抓狂了就要甩站而去。

「好了,玩笑到此為止。你們挑吧,喜歡什麼先拿走。不然,這事,估計早給龔頭兒曉得了。張強那邊也已經偷偷留了一件。不儘早拿走的話估計還得交清白稅。」葉凡講道伸手一吸,那個箱子就到了床上。

自然,三貨也沒客氣。這種東西不拿白不拿,三人也挑得很用心,各挑了三樣玩意兒笑眯眯剛走到門口,居然發現李嘯峰進來了。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