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五十三章田老頭的來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五十三章田老頭的來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所以,雖說如今是現代社會了,但總會留下一些好的傳統是不是?這件事,本來,能臨時頭協助狼破天同志搞好安保一塊的工作對存鈞同志來講也是一件大好事。

是田主任給了存鈞同志一個在首長們面前展示自我的好機會。只不過,這個,對存鈞同志來講可是屬於份外的事是不是?

再說了,我有些擔心。擔心什麼呢,有些事一旦幹上就脫不了手。存鈞同志一直給我講過多次,說是並不希望自己專門干那一類工作。其實說白了就是a組那一類工作。存鈞同志跟我一樣,他更喜歡在政府一塊能發揮出自己的專長。

所以,這次客串一下國家保鏢還行,可不能讓某些同志有某些想法了。到時,把我身邊的朋友一個個全逼進了組裡。

田主任,你也曉得。我因為身手特別,所以,在工作上接交了許多政府官員。

但在a組那一頭因為工作需要也需要接觸民間一些武人人士。比如招納隊員,如果不去民間,去啥地方找?

所以,在跟這些民間武林人士接觸的過程中當然也交了不少的高手朋友們。

只是,這些朋友跟我接觸久了,咱們組裡自然就曉得了有某人的存在。

而且,組裡一直盯著的就想把我的朋友一網打盡全給塞進a組國去。我葉凡對某些同志的這些看法相當的有意見。

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尊重存鈞同志的理想以及工作的愛好跟興趣。

別又干出要求他入隊的事來。那樣子長此下去,哪個國術朋友還跟我葉凡作朋友?那我葉凡豈不成了孤家寡人。」

「你的顧慮我會跟某些同志講講,當然,葉凡同志。你有你的打算,某些同志有某些同志的想法。

不過,有一點你要看到。某些同志並不是為了私利才有此想法的,他們都是站在國家的立場,從國家安全的大局出發才有些想法的。

當然。他們的這些想法也會觸及到你的一些想法,甚至發生『碰撞』。不過,a組的現狀你也明白。

雖說經過撒哈拉一戰下來已經恢復了一些元氣,而且也招納了一些高手。

但面對越來越複雜的國際形勢,面娜球安全狀況以及越來越可怕的恐怖手段等等情況。

咱們的人手還是太少了。普通的人馬咱們很多,但就是缺a組正式隊員這些高手。

你也清楚,這些高手培養一個出來是相當不容易的。而相當多的同志還有一種快意恩仇的江湖思想,不願意被約束而進入隊里為國家效力。

他們喜歡那種自由的生活。咱們也不能強逼是不是?所以。我也希望你能體諒某些同志有這種想法並不是針對你。

而他們乾的就是『為國』的事。當然,小藍同志這一塊我可以明確的答覆你。

暫時來講某些同志並沒有想招他入隊這方面的想法。畢竟,聽說你們這次去寮國三毒教一行雖說犧牲了兩位同志。但是,收穫卻是不校

有去的隊員這次功底子都得到了提高,這很好。某些同志相當的高興。你給他解釋一下不就過去了是不是?

不然,也不會找我來跟你溝通一下而是強行徵招了是不是?這說明某些同志還是很尊重你的意思的。怕你誤會,我過來講一聲。」田主任跟葉凡玩著太極推手。雙方好像在打啞謎。

這個『某些同志』自然指的是以龔開河為首的a組的委員們了。

「那行,不過,要讓馬兒跑得快是不是得給加點精細的草料是不是?」葉凡笑道。自然明白著要想為藍存鈞爭取點『小好處』。

「呵呵,你想加什麼草料子?」田主任也是微笑著盯著葉凡,這一老一青倒是有互相切磋心機的架勢。

「這個,小葉我不敢在田主任面前搬門弄虎。」葉凡一臉的謙虛。

「呵呵呵,沒事。你就搬弄一回,看看我能否辦得到?」田主任笑道。

「那我真『搬』了?」葉凡一臉正經。

「『搬吧』?」田主任也是一臉正經。

「田主任,能不能給天雲省一號打個電話講講小藍同志,這事,就這麼簡單是不是?

田主任是我葉凡的領導,我向來尊重您。刁難領導的事小葉我從來不敢幹。

田主任你是曉得我的性格的。我這個,要論性格的話還真不適合官場這一套。

可惜現代社會已經沒有了武林。不過。即便是有,本人也不喜歡。如此,我是有些矛盾著了。」葉凡說道。

田主任差點被這傢伙的厚顏給折服了,不過,田主任可是田主任。這塊老薑絕對比小葉同志這塊嫩姜厲害得多。

人家田主任不露聲色,說道:「你這想法不錯。不過,就我現在擔任的職務來講是不合時宜講這種話的。而且,你剛才也講出了小藍同志的意思,就是不願意專門在國家的特殊部門工作是不是?」

「嗯,是這樣的。存鈞同志跟我講過多次了。」葉凡點了點頭。

「那就對了嘛,你看,我倒是可以跟開河同志講講小藍同志的內心真實想法是不是?

這樣子,咱們倆個好像扯平了吧。小藍同志這次出了額外的任務,而我也跟開河同志講清楚了小藍同志的想法。

當然,主動權還在開河同志身上,你也得加把勁頭把小藍同志的意思清晰的遞給開河同志是不是?

不然,就怕開河同志有啥想法時你又有些麻煩是不是?」田江一臉平靜,講道。

葉老大差點給雷倒了,脫口而出道:「這個,也算是扯平?」

「不算扯平算什麼?至於說我給你透露的項南市市長曾紅林同志的事就算是我田江額外送給你的小彩頭罷了。」田江繼續講道,葉老大差點徹底『倒了』。心說我都覺得自己夠無恥的了,想不到老田頭是咱的n倍。

「呵呵,受教了,居然有這種扯平之法。真是聽田主任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葉凡半譏諷,笑道。

知道不可能讓田主任出面講話了,葉老大也就不再糾結於這事了,免得讓人煩。

「活到老學到老嘛1田主任笑道。

「是滴是滴,今後我得經常向田老師學習。」葉凡又是半帶點譏諷口氣講道。

「沒啥,如果小葉同志覺得學習能讓你進步的話你可以隨時打我電話。反正我辦公室以及家裡的私人電話你都有號碼是不是?我這人其他不怎麼行,但以前還在大學里擔任過一年的講師。」田江還是一臉的平靜,葉凡狠不得上前給這傢伙一拳頭。

這貨故意的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呵欠,意思是咱累了,不想跟你扯了。

「呵呵,你也累了,是得抓緊休息了。不過,小藍同志的事你得抓緊勾通一下。

一旦落實你給我來個電話,叫小藍同志馬上準備一下,我會安排狼破天同志跟他聯繫的。」田江笑著站了起來,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好好休息,噢,對了。

那天在京都酒店陪一個老朋友吃飯時正好碰上科學技術部的蔡一華司長。

因為見過幾次面倒也熟悉。當時蔡司長向我打招呼,我隨口問他,才曉得他正請自家哥哥吃飯。

後來他哥聽說我在隔壁處吃飯就過來坐了一陣子才離開。」

「難道蔡司長的哥哥是天雲省委的某位領導?」葉凡問道。不過,轉爾這傢伙差點要甩自己一耳刮子了。

這個,找人一查不就清楚了,兄弟倆戶口上都有登記的。而且,能進到田主任包廂的人層次絕對不會低。這話問得太蠢蛋了。

「呵呵,這個,我就不清楚了。」田主任笑了笑,伸手拍了拍葉凡肩膀,說道,「好好休息,我走了。」

望著田主任的背影離去,葉凡不由得重新審視這老頭來了。覺得田老頭還是有相當可愛的一面的。

轉爾,葉凡馬上打了電話給鐵占雄,拜託他查一查蔡一華家裡的情況以及國家科學技術部有關的情況。

田江前腳剛走,王仁磅天通以及藍存鈞三貨馬上就轉了進來。不過,三人一直盯著葉老大並沒有講什麼話。

轉爾,王仁磅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拿起葉凡桌頭柜上的特供香煙笑道:「發啦發啦,兄弟們,來得還正是時候埃」

「沒錯,這個,肯定是田主任的慰問品吧。不錯,田老頭這次算是大方了一回。居然捨得給你兩條,不錯不錯1天通搖頭晃腦可愛得很。

王仁磅順手拆了封扔給了藍存鈞三包。

「我說哥幾個,就這樣拆啦?」葉凡肉痛得差點咧牙了。

「不這樣還要怎麼樣,咱們先抽根再說了。」王仁磅乾笑著打開紙包抽出一隻來叼在了嘴上。一幅嬉皮士樣子。

「你爸可是顧問,每個月的配額可不在少數。你丫的居然來揩油我的,這是人家田主任來看望我這個病人的,你也好意思抽著。」葉凡說道。

「葉老大,你也曉得,我爸從來一竿旱煙竿子不離身。」王仁磅說道。

「對呀,你爸抽不慣這個。所以,是不是全給你落腰包了?」葉凡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