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五十二章田主任的詭異表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五十二章田主任的詭異表現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小葉同志,你離開中辦也有幾個月了,咱們好好聊聊。」想不到話鋒一轉,田主任居然親切的問起葉凡來了。

王仁磅等人一聽,自然曉得人家田主任有秘事跟葉老大談。所以,三人都找了個借口回病房了。

「田老大找葉老大不曉得有什麼事,真是怪了?」一走出病房,天通首先忍不住了問道。

「鬼曉得,不過,的確有些怪了。葉老大到同嶺還不到半年時間,不可能又要換地盤了吧。這個,鳥槍換炮的地方也太快了點是不是?」王仁磅說道。

「應該不會,葉老大的工作才展開又要挪屁股,這個,對工作的開展是相當不利的。要說提拔他,絕不可能有,才多久難道葉老大就提副部啦,這個,也太逆天了。絕不可能。」藍存鈞搖了搖頭。

「是啊,即便是這次任務他立下汗馬功勞也不可能的。不過,我想,田主任是幹什麼吃的?」王仁磅大含深意的看了天通一眼。

「哈哈哈,葉老大估計要倒霉了。老田頭找他有什麼好事,肯定是苦差事了。」天通突然興哉樂禍的笑了起來。

「也是,如果是好事兒田主任一個電話過來葉老大就得屁顛著過去了。或者傳過話就夠了,估計是這事較難辦,葉老大心裡肯定會不痛快著,所以,田主任才會親自駕到以安撫為主了。」藍存鈞也贊同天通的看法。

「別猜了,等下一問不就明白了。」王仁磅講道。

「對對,把張強找來咱們四個先打一通五十k再說。」藍存鈞講道。

「唉,張強也真是倒霉。這毒一下子居然還沒解掉,還得等葉老大病好了后再想辦法。這三毒教還真是害人埃」天通嘆了口氣。

「幸好那幾個專家還有些辦法,至少張強現在保住了一條命在。而且。還能拖上一段時間。不然。還沒等葉老大想出輒來估計張強自個兒就完蛋了。那豈不是更慘?」王仁磅說道。

「不講這些晦氣東西了,還是到張強哪裡打牌去,讓他散散心。」藍存鈞講道。

「田主任。這病房可是不允許抽的。更何況,要是給楊阿姨看見還不得給批鬥死。」見田主任居然從皮包里掏出兩條特供塞給了自己,葉凡覺得詭異得很。這個。拿人家的手軟。而且,葉老大總感覺老田同志今天的動作有些怪異,似乎沒安什麼好心。

「呵呵,咱們的小葉同志什麼時候這麼聽話了?」想不到田主任也挪喻起葉凡來了。

「我從來聽話。」葉凡一本正經,講道。

「呵呵,這說明咱們的小葉同志在下邊經過鍛煉后成熟了嘛!這說什麼,說明咱們的同志不能一直呆在一個地方,比如說部里。適當的下去鍛煉鍛煉,對同志們經驗的積累。工作的開展都是有好處的嘛。」田主任講著莫名其妙的話。

葉老大聽得一頭的霧水。心說老田同志這難道是跟自己談心,好像不像他的辦事風格,老傢伙哪有空來跟自己聊天打屁。

「哪是。下基層是幹部必須要乾的事。不到基層怎麼能掌握下邊的第一手材料。

不然。就變瞎指揮了是不是?比如我吧,就喜歡到地方工作。跟老百姓經常經觸。幹些事,事干成功后心裡也有成就感。

如果一直留在部里或中辦,雖說同樣是幹事,但是總是看不到多大的成就?」葉凡也就順口閑聊著。

「寧頭莫做鳳尾嘛,看來,咱們的小葉同志是個有大志向的同志,這點很好嘛1田主任微笑道。

「田主任你誇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葉凡說道。

「呵呵,不曉得小藍同志跟你的想法是不是一樣的?」田主任笑道。

葉凡一聽,心裡也琢磨出一點味道來了。估計,今天田老頭來不是為自己的事,估計這事要落藍存鈞頭上了。

「他,這個,我也不能肯定。不過,得看什麼事是不是?」葉凡模稜兩可的回答著,自然得等田老頭先攤底牌。

「呵呵呵,以前小藍同志在海東時不是跟你在一塊。聽說他還是主抓企業一塊的。現在調回發改委了。這說明,在基層地方上積累了經驗過後再回來工作就輕鬆得多了嘛1田江笑道。

「那當然,存鈞同志在下邊幹得很好。雖說這幾年主抓的是企業一塊。

但是,他是從政府走向企業再從企業轉回政府一塊工作的。別看企業跟政府的工作是兩碼事。

其實,都有相同點和互助點的。從企業回到政府對於存鈞同志的事業也是有相當大幫助的。」葉凡也就閑扯著。

「嗯,小藍同志是把好手。最近倒是有個機會,不曉得小藍同志是否願意下去?」田主行點了點頭說道。

「噢?不曉得是什麼機會?」葉凡還真有些驚訝了,因為,藍存鈞回到發改委還不到一年時間。想不到田主任居然首先提起這事了。

如果說田主任是來送好事的,那絕不可能如此的簡單。這事,他不直接跟藍存鈞談而是找了自己這個中間人。估計,這事,內里還有重大的玄機。

「天雲省項南市市長曾紅林同志五十好幾了。只是,一直病魔纏身,紅林同志已經向天雲省委提出了病退或退居二線的申請。」田主任說道。

「田主任的意思是?」葉凡看著田江。

「呵呵呵,我沒有什麼意思埃只是聽到一個消息閑聊聊罷了。」田主任略顯狡猾的一笑,說道,「不過,過幾天主席將去非洲五國訪問。這次隨同主席去的還有經貿建設等幾塊的同志。估計是要搞援助性投資或對口支援。不過,非洲那邊也有自身的優勢。這些項目長期經營下去對於打開非洲市場,扶助非洲人民都有好處。」

「那正好了,不曉得田主任能否給存鈞同志一個機會。」葉凡現在已經八成明白了。

估計先前田主任透露給自己關於項南市的事是賣自己一個人情。而現在,估計才是田主任來要辦的正事兒。

「小藍同志在發改委工作,的確也要從那邊抽調人手一起去。不過。咱們也別繞彎子了。小藍同志不但是國家幹部。政府官員,而且,他還是一位高手。聽說他突破到八段了是不是?」田主任臉色嚴肅了起來。有點辦事的架勢了。

「剛突破的。」葉凡曉得這事估計龔開河同志民已經給田江講過了。雖說田江並不曉得段位的具體能量有多大,但大概的還是曉得一些的。

「那就好。」田主任贊道,轉爾講道。「這次陪同主席出訪的人員組成我們已經確定了,藍存鈞同志就是其中一員。他代表發改委出去的。不過,他的主要任務並不在考察出訪上,我的意思你明白嗎葉凡同志?」

「是不是臨時頭想安排存鈞同志客串配合安保一塊?」葉凡乾脆也不再繞了,直接問道。

「嗯,領導出訪是大事。要是在咱們自己國內咱們一切都熟悉,在安保一塊好安排。

但這次去的是非洲,那塊大陸情況還是相當複雜的。更何況,一走就是五個國家。

安保的範圍太大了。所以,需要的人手也特別的多。而這次負責領導出訪安全一塊主要由狼破天同志全面負責。

天通同志協助,而小藍同志的任務就是隨時跟在主席身邊。這個。跟他官員的身份所擔任的職務倒也合適。」田主任講道。

「這事。田主任,你直接跟存鈞同志講就是了嘛。」葉凡講道。其實,這貨是想從田主任那裡撈點實惠出來。

當然就是天雲省項南市市長的事了。你田江不能只透露消息,最好是能出面給說叨一下。

那自己再去問寧志和這個天雲省省長要支持就容易得多了。項南市在天雲省可是相當有名氣的大市,排在天雲省前六強之中。

這樣的大市市長一職何其重要,角逐的同志肯定相當的多,競爭的壓力也相當的大。

如果田江肯出頭,這事,基本上可以敲定下來。天雲省委不可能不賣田主任的面子。

當然,葉凡也曉得,即便是逼田主任出面給講幾聲,也不可能一鎚子就能敲定下來。

怎麼講呢?

因為,田主任不可能實成的賣力。最多就是旁敲側擊一下就不錯了。葉凡對他的期望值也不敢過高。

「呵呵,別跟我打馬虎眼,存鈞同志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們倆的關係比我的要好得多。

而且,我還聽說,雖說你葉凡同志歲數在幾個同志中是最小的。但是,人家都叫你葉哥或葉老大嘛。

那次陳軍的事,不是當作鎮主席的面稱呼你『葉哥』。看來,你深得人心嘛。這大哥是不是當得特別的過癮著。」田主任半天玩笑講道。

「不敢。」葉凡趕緊說道,這個,人家田主任誇你,你可不能真的把這個當回事了。

旋即葉凡講道,「其實,說實話。這個,我的幾個朋友你也曉得的,一個個都喜歡動動拳頭伸伸腿的。

他們叫我『葉哥」無非是因為我拳頭比他們大一些硬一些罷了。並不能證明我葉凡其它方面能力也比他們要強。

田主任也聽說過,咱們這些在古代是屬於武林一塊的。往往這些武林人士都重兄弟情誼,稱兄道弟的純屬正常。」葉凡講到這裡感覺嗓子乾澀於是咂巴了一下嘴,田主任一看馬上拿起茶來遞了過來,葉凡也就沒客氣喝了一口。

感謝『盟主哥cb』的『

盟主哥大城小事誠誠』兩位兄弟打賞,狗子謝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