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五十四章一路貨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五十四章一路貨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對,我爸現在抽這個上癮了,他一個月二條的配額根本就不夠。

因為,他往往都是把外邊的紙給撕開。爾後把煙絲倒在旱煙頭裡抽。

這樣子浪費更厲害,往往一旱煙竿子要三四根煙絲才能填得滿。你說說,我還有屁的好處落下?」王仁磅沒好氣的說道。

藍存鈞剛要拆開一包試試,哪曉得葉老大突然喊道:「小藍同志,你如果敢抽進去的話你將會後悔的。」

「啥意思葉哥,這個,指點一下小弟?」藍存鈞滿腦門的迷糊。

「把煙拿來還給我就提點你一下。」葉凡笑道。

「別上當,到他手中了還能拿回來?」王仁磅乾笑道。

「這個……」藍存鈞看了看葉凡,一時拿不定主意了。

「信不信由你,到時後悔的話這世上可是沒有後悔葯賣的。」葉凡神秘一笑。

「扯鬼話騙人吧,小藍,別信他的。這傢伙根本就是想騙回煙去。抽了,抽了1天通在一旁湊熱鬧。

「小藍同志,你想想,人家田主任來找我就是為了閑扯嗎?」葉凡決定先拋一點底牌把藍存鈞先吊著。

「是啊,田主任哪有空來。即便是跟你關係好最多來看一下就得走了。他是大忙人,不可能能抽出這麼多時間跟你閑扯。對了,葉老大,田主任跟你閑扯什麼了?」王仁磅摸了一下腦袋,頓時來了興趣。

「呵呵,跟你沒關係。不過,跟小藍同志有莫大的關係。拿過來小藍同志,你可是要想好了。」葉凡笑道。

「那……還給你。」藍存鈞有些不舍的遞了過去。

「哈哈哈,算啦,給你算啦。不過,我得先恭敬一下兄弟你了。」葉凡哈笑開了。

「啥意思葉老大,趕緊揭謎底。」天通叫道,病房裡一下子氣氛活躍了起來。

葉凡把項南市的事講了一遍。問道:「藍老弟,你怎麼看這事?」

「謝謝你了葉哥,你肯定替我講了很多好話。這事,我怎麼著也得拚一拚了。

反正現在想躲也不可能躲得開。能有機會為主席效力也是我藍存鈞的光榮。

至於項南市,我當然眼紅了。畢竟,那可是一個大市的市長職位。不過,希望葉哥能跟龔組長講一下。

千萬別從此就盯上我了。我藍存鈞還想逍遙過日子,不喜歡天天打打殺殺的神經時時繃緊。

當然,如果是葉哥需要,幹些私活時你隨時叫,兄弟絕對眼皮子都不會眨巴一下。

這個,偶爾刺j一下也是人生的一大樂趣。」藍存鈞一臉的真誠。

「嗎的,我說這眼皮子怎麼一直在跳。就感覺到沒啥好事落頭上,怎麼著,現在應驗了。這田老頭也不讓我天通消停定下。這不,剛從寮國提著腦袋回來居然又要幹事,真是苦差。」天通發起牢騷來了。

「這次的事只是叫你到非洲五國走走,有啥苦的。天天吃香的喝辣的,我王仁磅想還想不來呢?」王仁磅一臉的興哉樂禍。

「你去就是了,這個,我不希罕。」天通哼道。

「呵呵,誰叫你突破了十段,你是大高手。咱這點身手太次了一些嘛。眼紅也想不來是不是?偶滴非洲妞啊,就這麼飛啦。」王仁磅開始耍寶了。

「還想著非洲妞,後院估計快著火了吧小磅同志?」藍存鈞乾笑了一聲。

「啥意思小藍同志?」王仁磅一臉訝然盯著藍存鈞。

「才青給你安排在什麼地方?」藍存鈞乾笑了一聲。

「哈哈哈,你的那位呢。我可是聽說那富家女自從被你就地給辦了后對你有些改觀了。」王仁磅也不是省油的燈,馬上回以顏色。

「咱救出她來了,咱跟她兩清了,不欠了。」藍存鈞一愣之後馬上講道。

「兩清,你老弟等著吧。這個,女人啊,一旦,呵呵,你想兩清人家可未必肯。到時,呵呵,要是給蘇林兒曉得了,你老弟可是有得樂子玩了。」王仁磅乾笑不已。

「呵呵,要是肖十六妹曉得了才青,同志,你的日子還想好過嗎?」藍存鈞當然馬上回以顏色。

「好了,我說兩位同志,你倆個都差不多,一路貨色。」葉凡笑道。

「嘿嘿,你那個才喏可是頂級的。不曉得喬大小姐曉得了會怎麼想法了。」王藍二貨聯手相抗葉老大了。

「這個,事出有因嘛!不過,也得趕緊把這對女人送走才對。」葉凡講道。

「沒錯,明天就送走。不然,呆京里猶如三枚不定時的炸彈。真惹出麻煩咱們都得倒霉。」藍存鈞點頭道。

二個小時后鐵占雄到了葉凡的病房,笑著嗦了一陣子。

「怎麼樣,鐵哥應該有線索了吧?」葉凡笑道。

「差不多了。」鐵占雄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講道:「國家科學技術部科學研究司主要是研究國家基礎研究的發展戰略、方針和政策;組織提出國家重點基礎研究發展規劃、實施基礎研究重大項目前期研究專項;

組織推薦和實施國家重大科學工程及重點基礎研究基地建設;規劃並指導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建設;推動基礎研究機構的科技體制改革工作;承辦基礎研究的有關工作。

下邊設有三個處:1、綜合與基礎性工作處2、基地建設處3、重大項目處。

其實,名頭好聽,要論實際上的權利那就雞肋了。而且,我就有些不明白了。

既然蔡進厚同志貴為天雲省省委書記。堂堂一省大吏,怎麼就不能相助蔡一華一把給弄個好些的職位。

蔡一華只要肯跳出科技部,隨便到什麼部委去任司長也比待那邊強得多是不是?

就是下放到天雲省擔任一些要地的地級市市委書記也比窩在科技部強得多。」

「難道他們哥倆關係不怎麼樣?」葉凡問道。

「不會,我託人打聽過了。聽說蔡一華跟蔡進厚並不是親兄弟。蔡一華是蔡進厚的父親蔡方亭的戰友蔡長林的兒子。蔡方亭跟蔡長林關係很鐵,兩人在部隊關係很好。

聽說在戰鬥中蔡長林還救過蔡方亭的命。後來蔡長林夫妻遇車禍死了。不過,在死前蔡長林把唯一的兒子蔡一華托給了蔡方亭。

從此後,蔡方亭對這個不是親生的兒子比親生的兒子還要好。而受到父親的感染,蔡進厚很疼愛蔡一華這個弟弟。兩人關係一直很好。

至於說為什麼蔡進厚沒有伸手相助蔡一華一把這個就不清楚了。」老鐵講道。

「蔡進厚快到點了,那蔡一華豈不是也差不多了。估計是看沒有多大的潛力了,所以,就沒幫了。」葉凡猜道。

「不一樣,蔡進厚比蔡一華整整大了十歲以上。蔡一華還不到50歲。

像這個年齡階段作為正廳寄蔡一華還是有很大的提拔空間的。

只要蔡進厚在任前能拉他一把,蔡一華提個副部還是沒問題的。作為天雲大省的書記,沒有兩把刷子是不可能坐上這把交椅的。」鐵占雄搖了搖頭。

「倒是有些怪,莫不是倆人表面上合而實則不合。蔡進厚連蔡一華都不幫了咱們想通過蔡一華聯繫上蔡進厚估計是沒戲唱了。」葉凡有些遺撼。

「這個也說不準。」鐵占雄也有些疑惑,轉爾問道,「對了,關於蔡進厚跟蔡一華的事是誰告訴你的?」

「中辦的田主任,田老頭為了讓藍存鈞額外執行一點秘密任務。所以拋出了天雲省項南市市長這個位置來。

而最後在走前又點出了蔡一華這個人來。這話肯定大有深意的,如果沒什麼作用田主任是絕不會無地放矢的。

估計田主任會懂得蔡一華跟蔡進厚的一些什麼事才點醒我找他有用。」葉凡也沒瞞著鐵占雄。

「不如提醒一下藍老弟,叫他父親藍平峰出馬去跟蔡一華接觸一下看看效果如何?」鐵占雄說道。

「嗯,藍平峰作為直轄市之一的津門市市長,也算是進入國家次高層人物圈了。

背後肯定有人在幫襯著,不然,他也不可能能坐穩當這個位置。」葉凡點了點頭,轉爾說道,「如果藍家不行就得咱們相助存鈞了,藍老弟是個夠義的兄弟。

這次為了我的事差點連命都丟了。這種過命的兄弟我葉凡肯定得相助一把。

而且有這個機會,寧部長又在天雲省任省長。我想,雙管齊下,拿下項南市市長一職是有六成希望的。」

「應該的。」鐵占雄絲毫沒猶豫點頭說道。

葉凡把藍存鈞叫了過來給他提了個醒,藍存鈞自然樂滋滋回去辦理了。

四天時間過後已經是大年過後農曆13了。

葉老大有些坐不住了,感覺身體恢復得也差不多了。就跟龔頭兒提出來想回去工作了。

因為,按規定年過後初八就是頭天上班的。雖說龔頭兒有暗中安排一下,給葉凡找了個借口向晉嶺省委請了假,而且請到了元宵那天。但葉老大自個兒卻是坐不住了。

呆這醫院,為了保密以及讓這批回來的同志得到徹底的休息跟康復。

龔開河下了死命令,不讓這批同志任何人開手機跟外界聯繫。用龔老頭的話就是講專心養病保好身體才能幹**工作。

所以,就是喬大小姐葉老大也沒辦法跟她聯繫上。因為,龔老頭專門派得有兩個跟班一直盯著葉老大的。

葉老大也不好悖龔老頭的好意,只好受了。

「你的身體不是你講了算,得由專家們檢查過後才算數。」龔開河在專用電話中講道。

「那你趕緊把專家找來給我全面再檢查一下就是了,我感覺能行了。我是再也呆不住了。如果你硬要我再躺醫院,那我只能不辭而別了。」葉凡說道。

「那好,我馬上安排專家給你全面再檢查一下。」龔開河曉得這小子也呆膩了,估計這次再攔也攔不住了。

「還有,龔頭兒。那些首飾你可不能全給收繳了。作過記號的那幾款還是還回來。畢竟大家都是提著腦袋弄回來的。不然,到時你可是有些頭大的。」葉凡說道。

感謝『馬豬馬』和『kingjackli』『dingxiang…』三位大俠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