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五十五章到時別發脾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五十五章到時別發脾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曉得,你呀你還真是。那幾款首飾我們檢查過了,沒有毒。我已經安排張雄送回來了。還有,全部都送回來了。不過,只再允許你自已挑選三件。打過記號的給天通他們。剩下的全得上繳了。你也曉得,你們這次出去組裡可是損失了不少?」龔開河講道。

「損失我曉得,不就鞋子衣服以及一些輕巧的設備。不過,這次收穫可也不少。

連趙青玉這位情報組長都提到五段了,還有朱同到六段了。馬漢也到六段第三個層次了。

剩下的二個預備隊員也終於衝破了四段的門檻。完全可以收納為a組正式隊員了。

再說了,這次去到三毒教咱們可是收穫了大批有關毒教的一些情報資料。

填補了咱們a組在這一塊的空白。對於今後再遇上此類事件就好處理得多了是不是?

相比於這些,損失些衣服以及設備那算得了什麼?」葉凡說道。

「你講得輕巧,光是你那雙特製的防雷鞋咱們組僅有五雙,給你弄毀了一雙,現在就剩下四雙了。

那一雙不是錢可以買來的。還有你們穿的近距離防護衣服。哪一套不要幾百萬。

還有夜視眼鏡,這次咱們可是損失了不下五千萬。而且還犧牲了兩位預備隊員。

唉……」龔開河嘆了口氣,有些肉痛。

「對了,龔頭兒。我曉得這些。不要講別的,人才方面我就不講了。

就是這些首飾你們拿去暗中拍賣掉至少弄回二三個億回來。賺了個盆缽滿溢了還講損失?

算起來咱們這次行動可是為組裡大大的豐收了。從人才到錢款以及資料等。

所以,關於獎勵我就不要了。對了,你不是跟李老說是要給我推薦一下看看能不能提中將。」葉凡說道,自然大有深意。

「中將,誰說的?」龔開河語氣中充滿了訝然。

「難道龔組長你真沒講過這話?」葉凡有些惱了,他曉得,李嘯峰絕不會亂講的。自然就明白了。肯定是龔老頭子在裝傻。

「呵呵,我是在閑聊時有聊到這個。不過,你還是太年輕了一些。你看看,30歲不到的中將。

我龔開河還不得被軍界委員會那些老傢伙用口水給噴死。你這中將,再等等。

下次如果能幹出一件更漂亮的事來我絕對給你推薦。而且,到時30歲我再提這事也好看一些是不是?」龔開河笑道。

「哼,和著我白乾了是不是?」葉凡故意冷哼道。

「怎麼能講是白乾。你這次立下的大功組裡都會記錄在冊的。下次累積在一起提中將時我就有了推薦的理由是不是?

到時即便是某些同志會拿你的年輕說事,但是我擱出你的功勞來也能堵住悠悠眾口。

所以。你現在只是在起鋪墊作用。萬丈高樓從地起。沒有了地下上面也建不起來是不是?」龔老頭還真會玩嘴皮子藝術。

「還想下次,有難度了。這次差點沒命了,我可不想整天提著腦袋去白乾事?

要干讓那些講閑話的老傢伙去,我這說法也是合情合理的。並不是我葉凡不負責任想推。

既然他們講容易,讓他們去。至於組裡要給他們提什麼『將』我葉凡一點不眼紅。」葉凡開始撒氣了。

「不能這麼講嘛葉凡同志是不是?你也得為那些同志們考慮考慮。

畢竟,沒有規矩不成方圓。都憑著自個兒的想法想怎麼著就怎麼著,這世上還不全亂套了。

當然。對於你的要求,我可以給上面講講。至於能不能成那就不是我龔開河所能決定的是不是?

雖說我也是委員。但也僅有一票,就是活動一下最多弄來二三票。起不了決定性的作用。

再說了,我還是想給你講講。即便是沒有希望,你千萬彆氣餒。再接再厲,對你來講,提中將只是遲早的事。

只要你真把a組擱在眼中是不是?」龔開河開始和稀泥了。

「算啦,這中將也沒啥意思。反正我也不想整天待在軍中。這樣吧,這次行動中張強表現特別的突出。

而且,這了使行動能成功,張強差點就沒命了。即便是現在也還在病著,這毒一時半會兒就是我也沒辦法幫他排除。

這次任務能圓滿成功張強功不可沒。」葉凡講道,終於亮出底牌來了。

「這個組裡清楚,絕不會忘了張強同志的。我跟幾個委員們商量了一下,他們都同意給張強記一等功。而且,會上報到軍界委員會以及主席辦公室。並且,關於提拔張強為警衛團第八大隊隊長的事我們已經上報了。並且已經批了下來。」龔開河講道。

「我要的不是這個。」葉凡說道。

「那你需要什麼,作為這次行動的大帥,你可以直接提嘛!對於你的想法跟意見咱們還是會斟酌處理的是不是?」龔開河說道。

「張強完全有資格提少將了。」葉凡說道。

「這個……」龔開河一時有些吶吶著了。

「連這點要求組裡都不同意?」葉凡是真的火大了,在電話裡頭聲音粗了不少。

「吼啥,葉凡同志,我好歹還是你的領導是不是?跟領導講話就這種態度。」龔開河口氣突然變得嚴肅了起來。

「對不起,我激動了一點。」葉凡冷靜了下來。

「這事也難辦,不是我龔開河故意想這樣子干。這次是有名額職數下來。不過,少將名額就一個。

你也清楚,咱們組裡大校軍銜的候選人可是多達10名。方方面面都得考慮。

你說張強有功,但人家的功勞也不淺。手心手背都是肉,叫我怎麼辦?」龔開河乾脆挑明了講了。

「龔組的意思是組裡那些委員估計都有推薦人選吧?」葉凡問道。

「是有推薦幾個,組裡先進行了初步的塞眩最後進入第二輪的還剩下三位同志。而張強同志因為是李老推薦的,雖說李老已經不是委員了。但大家都尊重他。所以,張強同志也進入了第二輪。」龔開河講道。

「另外二位同志都是誰?」葉凡問道,「還有,都是哪位同志推薦他們的?」

「一位就是魚桐大熊山基地司令員錢森大校,錢森在大熊山已經守了不少年了。

而且,一直任勞任怨默默的守在大熊山。該同志是一位實幹家。工作經驗豐富,提上校也有五年了。

另一個同志就是騰各,現任組裡人事組副組長。」龔開河說道,知道這事想瞞也瞞不了。不如點破開了,不然到時弄得這傢伙折騰起來也挺頭痛的。

「不對啊,騰各同志在2003年的時候還只是五段。而且,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的軍銜應該當時是上校。

此人在撒哈拉一戰中還跟我並肩戰鬥過。不過,當時聽說他只是一位普通軍隊。

現在倒是爬得快,都升人事組副組長了。不過,再怎麼講,過去才二年時間。

難道騰格同志可以直接由上校升為少將?這個,我不曉得組裡某些推薦了他的同志是不是腦門子給驢踢了?」葉凡語含譏諷調兒。

「他的情況有些特殊,而且,現在段位也達到了六段。」龔開河好像有難言之隱不願意多談騰格此人。

「能不能告訴我他們倆位同志的推薦者?」葉凡問道。

「現在我不便告訴你,不過,晚上你到總部來。」龔開河說道。

「難道晚上就討論這個問題?」葉凡問道。

「沒錯,本來打電話來也是為了通知你。組裡有些同志講你正在康復中,說是這次會議就不用通知你了。不過,我覺得你講幾句話還是能行的。到時可別發脾氣,會議桌拍壞了倒沒事,別把自個兒氣壞了。」龔開河講道。

「我反正是不管事的副組長,他們講得正確,通知不通知我無所謂。」葉凡淡淡哼道,一股怒火騰騰著直往上冒了。

心說你們這些丫的傢伙要拚命時就安排我去了,有頂點好處時就記得我是不管事的挂名副組長了。

「不能這樣講,雖說你並沒有脫去政府一塊的工作。相對政府一塊來講你工作的重心點還在政府那一方面。

但是,你是經過唐主席親自任命的a組副組長,是經過軍界委員會討論通過的,最後報經政治常務委員會批准了的。

對於a組重大的事務你都有權參加,有權提出一些建設性的意見。」龔開河口氣很嚴厲。

「那行,咱們晚上見。」葉凡說道,擱下電話后臉臭臭,一巴掌拍去把牙杯給掃地下了。

「小夥子,有脾氣也得忍忍。你看看,這樣子發脾氣不但傷身,而且,也損壞了公物可不好。」想不到葉老大很倒霉,居然又遇上了楊娟護士長來查房。

「對不起,我實在忍不住了。」葉凡臉臭臭的講道。當然也不好對著田主任的老婆發脾氣了。

「噢,有什麼坎過不去了給阿姨說說?」想不到楊護士長的口氣一下子和緩了下來,她親自收拾好碎片后還泡了杯茶過來,爾後輕輕的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是不是跟女朋友鬧矛盾了?」

「不是?」葉凡搖了搖頭,心說女人都八卦,即便是田主任的老婆也不能例外。

「你個小年青啊,還跟阿姨害羞。阿姨可是過來人。」想不到楊娟阿姨還如此的講。大有要跟小葉同志談心的勢頭。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