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五十六章可以折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五十六章可以折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真的跟這個沒關係,楊阿姨,你誤會了。」葉凡一臉正經,講道。

「是了是了,你什麼時候想講時再跟阿姨叨叨。」楊娟嘮叨了一句搖了搖頭后終於走了。

葉凡打了電話給李嘯峰,才曉得騰各的推薦者是總政調過來協助加強搞政治一塊工作的楊國濤。而錢森的推薦者是特勤a組常務副組長西門東洪。

「小葉,你可是要有心理準備。」李嘯峰說道。

「李老您的意思是這次張強的事估計沒戲?」葉凡心裡一震,問道。

「這個我也不敢肯定,不過,形勢不怎麼好。」李嘯峰講道。

「是不是龔頭兒中意的並不是張強?」葉凡琢磨出一點味兒來了。

「這個我不清楚,不過,你想,西門東洪可是a組常務副組長。而且,西門家族實力相當的雄厚。

在政軍兩界以及商界都有著相當深厚的底蘊。這種全面發展的家族是最可怕的。

葉凡,雖說這些年下來你發展起來了。但是,跟這樣的老牌家族相比還是顯得弱了不少。

就拿你最有優勢的國術一項來講,你是十段位。但是,西門家那個老頭子西門津通你不是沒見過,人家也是十段位第二個層次高手。更何況,西門家估計還不止西門津通一個高手。

所以,即便是在你最擅長的方面你也不佔優勢。說實話是處於劣勢。而在政界軍界兩塊上你更是不可能與西門家頗。

商界我就不用說了。西門家從古到今都是商界一方巨頭。家產至少二三十個億。再論在a組的職位,你也不如人家。

人家是常務副組長,在a組的影響力以及權力方面都使得龔開河同志有些忌憚。」李嘯峰這話講得很直白。

葉凡曉得,李老講的也是實情。絕不會打擊自己,這是李老把自己當自己人看待才會講這種話。

「難道我一點翻盤的希望都沒有?」葉凡哼道。

「除非你現在就是11段位的高手了,使得龔開河同志不得不站出來為你講話。使得西門家也會產生忌憚,估計才會有用。畢竟,國術家族對於國術這一塊的能力很看重。真到那個時候你不用講他們自個兒也會找上門來的。當然,要說你現在是11段位的高手,這個。顯然是不可能是不是?」李嘯峰講道。

「當然是不可能的,段位這種東西又不是講能突破就能突破的。」葉凡說道。

「不過,還有一種法子應該有效果。」李嘯峰又神神叨叨地擱出另一句話來。

「什麼法子李老您講?」葉凡問道。

「亮出你師傅來,估計他應該是一位12段位的大高手吧。有他出面。相信國家會給他面子的。相信西門家也會給他面子的。呵呵呵。」李嘯峰笑道。

「他不喜歡這個,而且出遊幾年了,就是我也找不到他。」葉凡說道。

「唉,這麼不湊巧。」李嘯峰嘆了口氣。

「這次如果他們不讓張強上去,我葉凡也是帶刺頭的。」葉凡惱火了。

「你這話講來可就是氣話了,咱們要擺事實講道理才是。而不是講氣話大話去嚇唬人,這年月,沒有人是嚇大的。

你現在要做的就是要讓自己強大起來,要讓你的小集團強大起來。要強大到別人都會產生忌憚,令某些領導在考慮什麼的時候不得不考慮到你的感想的時候你才算是真正的做到家了。

不然。你去胡鬧一氣又有什麼用?這天下,難道離了你葉凡就不能轉啦?a組可是建立了幾十年了,以前有沒你葉凡同志在組裡,a組不是照樣子工作到了今天,而且是越來越壯大了。

更何況,張強有功勞,有優勢,但人家另兩個候選人也不是孬種吃乾飯的。

a組的哪位隊員是孬種了,有些政府部門你可能混飯吃,但a組正式隊員乾的事。怎麼說呢,就是刀口舔血的工作。

沒有真本事的人你早就『掛了』,還講什麼提拔?不是我李嘯峰要批評你,你這種態度就不對。

要張強上去,行。你拿出實力來。就是開河同志也無話可講是不是?

整天就擺著一幅要撂挑子的架勢,只會讓領導會越來越反感的。會認為你這人不堪大用。遇困難就躲,不敢承擔負責的人。」李嘯峰口氣空前的嚴肅,估計也是要教訓小葉同志一下了。

「李老,如果你真這樣認為我葉凡的話,我會向開河同志提出退出a組的請求。

既然這個世界離了誰都能轉,相信a組也不差我葉凡一個人。麻痹的,我葉凡既沒家世也沒什麼大靠山大背景,有的就是一顆為兄弟們的心。

因為這些兄弟出生入死,是別著腦袋跟我葉凡干出來的。更何況,好多次都是為了國家咱們私人在出力氣。

所以,為他們爭取一點正當的『利益』都不行的話我還幹個屁。」葉老大火起來了,根本就不聽李嘯峰解釋什麼直接就掛了電話。後面電話鈴一直響著這貨也不接。

「這小牛犢性子又上來了,還真是個倔埃」李嘯峰嘴裡罵了一句。看了龔開河一眼,臉色有些難看。

「是不是發脾氣了要折騰什麼?」龔開河倒是顯得一臉的平靜,問李嘯峰道。

「撂挑子準備不幹了,小龔,這事,你自個兒收場吧。到時,別講我沒提醒你。

不過,葉凡講得也有些道理。既然西門東洪家實力雄厚,那為什麼三毒教的事不讓他們家去干,顯顯他們的威風嘛。

別有什麼苦差事麻煩事就想到了小葉。而真正需你們時那個時候又不見了你們。這樣子干會讓人寒心的小龔同志。」李嘯峰口氣被葉凡的煩。也有些『沖』了起來。

「李老,我不早跟你講過,你看看。我都夠煩的了,現在連你也來折騰我了。

我早講過,三個人中論實力的話還是錢森最合適。我是從國家跟a組的實際上去考慮的是不是?

當然,你講過我有些偏向西門東洪一邊,說句實話,的確是有點,但不能占絕大部分的。

你說說,如果這次的提銜給了張強。那人家錢森在大熊山幹了這麼多干難道白乾了。

人家比張強更需要這個『少將』。錢森都是咱們看著去的大熊山。你也曉得大熊山對於咱們國家以及a組的重要性。

錢森同志默默守了十幾年了,人家沒一絲怨言。我希望你能跟小葉同志講清楚,希望他能理解我們。

還有騰各同志,你又不是不曉得他的情況的。我都很難辦的。到時。楊國濤同志又會編排故事了,說咱們a組排外什麼。

反正這『耳朵』我是鐵定要聽了,也不再乎了。這件事,不管小葉同志想得通還是想不通,差不多就這種狀況了。」龔開河根本就是定了調子的,李嘯峰也知道他也難辦,嘆了口氣轉身出門了。

不管怎麼著,拉票是必須要乾的事。

而a組除了葉凡外另外的八個黨委常委們葉凡在心底里迅速的繞了一圈子下來。

旋即葉凡打了電話給鐵占雄,畢竟,鐵占雄是深囊恍榭齙摹

鐵占雄在a組幹了幾十年。人脈底蘊豐富。而且,關於關係的理順,以及一些情況的處理方面他更有手段。

更何況,老鐵是站在旁人的角度來解析問題,肯定能看到自己不能看到的東西。

鐵占雄也很關心張強的事,因為,張強曾經還是鐵占雄手下四大貼身幹將之一。所以,一聽葉凡提起張強這事兒來,鐵占雄馬上趕到了醫院。

當老鐵聽了葉凡在講述后,鐵占雄沉默了一陣子才說道:「我想。這事,老弟你心裡應該有腹稿了是不是?」

「是有一點想法。」葉凡說道。

「你先講講你的打算,爾後我們再共同的推敲理理。」鐵占雄喝了口水,遞給葉凡一支煙,兩人在病房裡開始吞雲吐霧了起來。

「除了我之外a組還有八大常委。這八位我一個個的來。從李老的言語中我感覺到,龔頭兒是傾向於大熊山基地的錢森司令員。

而同時的候選人有三個。除了錢森外另兩個一個是張強,一個就是騰各。

騰各這個人我是不怎麼熟悉,以前一起戰鬥過,不過,他當時只是一個普通的隊員,並沒有引起我多少的關注。

不過,錢森是個強勁的對手。而且,跟錢森相比,張強並不佔優勢。

更何況,有著龔開河在支持著,而錢森又是西門東洪這個常務副組長推薦的。

a組兩位巨頭,一號跟二號首長都支持錢森,所以,我心裡有些沒底。

估計,這事,張強八成是沒戲了。不過,不管怎麼樣,張強是我臆,也是你鐵哥的兄弟。

就是明曉得沒戲我也得折騰一番再說。不然,真不把咱們當回事了是不是?」葉凡有些激憤的講道。

「嗯1鐵占雄點了點頭,說道,「兩位巨頭都傾向於錢森,張強的確是處於劣勢。

按咱們現行的體制運作機制來講,可以這樣講,張強百分之百沒戲。

不過,既然你準備折騰一番。我看也行,這事,不折騰一下他們還真不拿你跟張強當回事了。

折騰過後即便是失敗了,但也能讓他們都曉得一些,你葉凡是有實力的,不是任人拿捏的軟蛋子。

這個,適當的時候也是該顯示自己力量的時候了。不管在什麼地方,該露的時候就得露一點。不然,人人當你是爛泥也不是個事。」

這次老鐵這麼乾脆的支持葉凡出面折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