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五十八章給思想弄怕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五十八章給思想弄怕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丑無端是什麼人?怎麼會如此厲害。從你的看來,好像三毒教全體加上咱們a組去的高手合在一起好像還不是丑無端對手似的。那引人豈不是達到了傳說中的境界?」戴成大驚,問道。

「情況好像這個樣子的,當時兩位12段大圓滿高手對陣丑無端,根本就是不堪一擊。

當然,像宗無秋跟另一位前輩當時是受了重傷。而咱們a組去的幾位隊員這次能好運的全得到了突破,也是緣於醜無端的陰辣法子才促成的。

幸好有葉帥傳我們保命的秘法,不然,估計全都得掛在三毒教了。我不得不講,這次三毒教一行要不是有葉帥在拚死衝擊,估計咱們全回不來了。」趙青玉在彙報中對葉凡的評價非常的高。

不過,因為葉凡事先有嚴密交待過。所以,趙青玉並沒有把車天的有關信息給整出來。

當然,這事葉凡私下有跟趙青玉講過。因為車一刀願意加入a組了,人家前輩的要求就是希望特勤a組能放過他兒子。

趙青玉當時也在場,為了爭取到車一刀這位超級高手,當然也就答應了下來。

這事,趙青玉已經跟龔開河彙報過了。暫時來講龔開河答應了下來。

「另一位12段位大圓滿前輩叫什麼名字?」計永遠忍不住問道。

「對不起計將軍,這個屬於絕密,上級不讓透露名字。」趙青玉一個立正,講道。

「那就算啦。」計永遠是深曉得a組紀律的,倒也沒絲毫不痛快。不過,在坐的各位同志可是在心裡相當的震驚了。想不到那另一位神秘12段位居然不能透露姓名,那這其中的道道可就多了。

「是我下的命令,這個,有些情況還沒搞清楚,不利於透旅。

按理來講咱們在坐的全是a組的核心委員之一,有什麼事都可以公開來講。

但是。a組的紀律大家都清楚,不該透露的還是不能透露,請恕開河失禮了。」龔開河還是解釋了一下。

不然,就怕給眾人造成一種受輕視的感覺。因為,關於那位前輩的事葉凡跟趙青玉肯定曉得,他們都能知道為什麼我們這些份量更重的領導反倒不能知曉了。

那豈不是懷疑咱們這些人對共和國的忠誠度了。

「我們明白1大家不約而同的講道,倒是都理解這個。

「不過,青玉同志。你剛才只是彙報出了三毒教的實力。而你並沒有講出五毒教具體的實力資料來。難道這個也是屬於絕密,如果真是如此那我就不問了?」西門東洪問道,葉凡感覺這貨好像有點找碴的意思。

葉凡已經隱隱感覺到了這傢伙對自己好像有一絲敵意了。估計推薦張強的事這傢伙已經知道了。所以。已經把自己當成了潛在的對手了。

「那倒不是,不過,說句實話。本人雖說是情報組長。但在這次針對三毒教的行動中是由葉凡大帥主持的。

而我就是配合他打下手。好多事都是葉帥在指揮。我並不清楚具體情況。

不過,我想,既然三毒教還遜色於五毒教,那五毒教的實力絕對比三毒教更為強悍了。

加強對五毒教情報的搜集將作為我下階段的主要任務去抓。」趙青玉講道。

「那好,葉凡同志,就由你來給大家彙報一下你所了解到的五毒教的具體情況?

一絲都不能落下,這對咱們a組至關重要。作為a組副組長,你的絕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地方政府工作。

而a組這邊的事務你極少光顧。這個,也是領導們考慮到你的請求而搞的特殊待遇。

但是。你也應該懂得這些資料或情況對a組的重要性,對國家的重要性。」西門東洪問道,這口吻,儼然就是以領導命令下屬的口吻在發話。而且,這話出來好像有暗指葉凡不賣力的意思。

「我不明白西門同志這話什麼意思?」葉凡微微惱了,哼道。

「呵呵,葉凡同志。這話都聽不出來。就是由你向西門東洪同志彙報五毒教的情況啊?」想不到楊國濤這老傢伙又來折騰了。

葉凡鷹眼發現,龔開河那眉毛絕對輕輕的動了幾下。葉凡想想也明白了。

如今,張強由自己推薦,西門東洪推薦錢森,而楊國濤推薦的是騰各。

這還沒進入下一個關於推薦的議題。三個人已經開始有了****味。開始拿三毒教的事整事,其實。有拿這事三人暗鬥的趨勢了。

「國濤同志,不是向我彙報,是向在坐的所有領導們彙報。」西門東洪哼聲道。

這話一出可是把葉老大貶到底了,這裡所有同志都是葉老大的領導,那豈不是講葉老大在a組黨委會裡的排名墊底了。

實際情況並非如此,葉凡在a組委員會的黨內排名比戴成、蘭遠金以及楊國濤三人都要高。

因為葉凡是正宗的a組隊員。而其它三個人都是國家其它部門派來的代表。

像戴成可是代表政治常委會九巨頭的意思。但是,在a組常委會裡黨委排名他還是不如葉凡。

而蘭遠金來自總參,楊國濤來自總政。兩人都代表軍方一塊的。其實,都不是純正的a組隊員。

三人中戴成有身手,而蘭遠金跟楊國濤純屬是普通人一個。估計就會兩手健身拳。

西門東洪如此的講,對葉老大來講根本就是挑釁。就連龔開河同志都看了西門東洪一眼以示警告。

「那好,我謹尊咱們a組常務副組長西門東洪領導的命令向各位領導彙報五毒教的情況。」葉老大一講完,突然站了起來,向大家慎重的來了個標準軍禮,龔開河那嘴唇動了一下只是沒發出聲音來。

不過,葉凡擱下手后居然又拿起桌上茶杯喝了起來。好像這普通的龍井茶味兒不錯似的。葉老大喝了一口進去還慢悠悠的半眯上了雙眼,大有一品茶道的架勢。

「葉凡同志,這裡是a組黨委會,你可以開始了。」西門東洪伸手輕叩了下桌子,一臉嚴肅盯著葉凡。這個,自然是葉老大這很明顯的挑釁行為激怒了西門東洪。

你還真拿我這個常務副組長不當『乾糧』了是不是?

「對對對。西門同志講得對。葉凡同志,希望你能嚴肅點。」楊國濤又來添油了。

「報告各位領導,五毒教龔秋已經達到12段位大圓滿境界。我絕對不是他對手,相信在坐的也沒有哪位是他的對手,包括西門同志,至於楊國濤同志,就更沒有可比性了。沒準兒一拳頭就飛了,我的話彙報完畢。謝謝1葉凡聲音很響亮。一講完一屁股就坐了下來。

頓時,全場啞然。

「葉凡同志,你這話什麼意思?你這是什麼態度?我楊國濤本來是不懂國術的。我只是搞思想政治工作的。

難道a組就不要思想政治工作了?黨從來注重對於幹部思想工作的開展,要是沒有咱們這些人,你是會犯錯誤的。

思想上出了問題。比拳頭上出了問題問題更大。人家說,腦袋大脖子粗,就是指的那些沒有腦子的莽夫。」楊國濤再也忍不住了,你葉凡這個也太明顯的針對我來了。指名道姓不說,那話語中還極盡鄙視。

「我們都是一群莽夫,國濤同志,你去三毒教老巢試試?」想不到戴成同志首先生氣了。

戴成雖說是政治九巨頭委員會派來的聯絡處主任。但是,戴成也是a組正式隊員。因為,他有著七段頂階身手。

同時。楊國濤這話可是把a組這個以拳頭為最大硬性指標的組織的同志們給全得罪了。變成了腦袋大脖子粗一無是處的垃圾。

「對對,思想嘛,是不是都在腦子裡,腦子指揮身體嘛。想必國濤同志練過鐵頭功,這腦子就是三毒教的毒球炮彈都不能對你怎麼滴,比咱們這些莽夫的拳頭厲害得多!誰叫人家的腦袋中裝滿了思想是不是?」特勤副組長林國棟同志譏諷道。

「人家老楊講得也有道理嘛1副組長崔金同略顯怪氣的居然贊了一句,爾後看了大家一眼。說道,「腦子指揮**,當然就是思想指揮搶了。

不過,國濤同志光用腦子這招也相當的高。人家已經上升到不動拳腳動腦袋的地步。

這是什麼境界,黃易中有談到這種境界。應該叫做用精神力殺敵是不是?

這個,可是無招勝有招。無拳勝有招。咱們這些莽夫們全都落伍了。」崔金同講完后呵呵直笑。

「各位同志,你們曲解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並不是指武功不好,而只是強調一下思想的重要性。

當然,正如崔組長所講。腦子指揮**。而這個『槍』應該指的就是身體了。

各位試想想,沒有了思想的身體那豈不成了植物人。植物人即便是有著傳說中的境界,但他們會用嗎?

所以,思想上的認識,自我控制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剛才的話我是針對葉凡同志的言論而議的。

各位同志都看到了,葉凡同志這種態度可是要不得。a組是國家的特殊組織,是共和國最神秘的王牌部隊之一。

既然葉凡同志去過三毒教,而趙青玉同志又提示了五毒教的具體情況葉凡同志是知道的。

可是葉凡同志講了嗎?他不講出來,這是什麼意思。這種態度所造成的結果就是將會造成慘重的代價。

同志們,你們想想,假如說,我只是打個比方。假如五毒教的一些高手用了什麼毒功危害群眾,咱們知道他們的底細對於抓捕和控制他們都非常有效。

如果不知根知底,到時一頭霧水的盲目派人過去,也許,受到的傷害更大。」

楊國濤被『思想』兩個字弄怕了,所以,嗦了這麼久也不敢再講出『思想』兩個字來。而是改成了『態度』來模糊代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