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二十三章這場怎麼收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二十三章這場怎麼收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們要查人家,人家自然要拖了,這是正常現象。caihogxu.cm不過,葉凡有什麼動作沒有?」張向東問道。

「沒有,他的親信全給我推開在海山煤礦之外了。而且,同嶺的高成同志是個好同志,很配合我們的工作。就是分管黨群的孔端同志也時有提醒一點什麼。讓調查組少走了很多彎路啊1田林笑道。

「想漁翁得利罷了。」張向東冷冷的哼了一聲。

「這個我明白,無非是想借我們的手把葉凡整下去。爾後空出的位置就有得他們去折騰了。不過,我田林會是他們手中的槍嗎?這些傢伙,真有些笨。」田林一臉自信的講道。

「他們並不笨,你們只是互相利用罷了。」張向東冷笑道,「你們有幾成把握把這事拿下來?」

「八成1田林哼道。

「唉,老田,這事,叫我怎麼說,我真是開不了口。」張向東突然皺起了眉頭。

「難道有變故?」田林一驚,人都站了起來,心微微有些涼意。

「嗯,是相當的棘手。這事,適可而止就是了。」張向東臉色難看的講道。

「適可而止,到底要適可到什麼地步,難道這是上頭的意思?」田林急著問道。

「唉,你問這個幹嘛,照著去做就是了。」張向東板上了臉。對田林的口氣也有些不滿意了。

「張委員,不是我想問,不問清楚這事怎麼處理。處理不好咱們都難過,而且,這事,我想,已經相當的難處理好了。因為,咱們造出的聲勢太大了。這下子如果真要適可而止還真不好收場了。既然張委員這樣指示我,所以,我想請教一下。完全按照張委員的指示處理就是了。」田林趕緊解釋道。

「這事,唉,老田,的確太難為你了。不過,你琢磨一下,這事,是不是總有解決的辦法。

調查組肯定得繼續調查下去,要調查。只是這個調查要有個度掌握。差不多就是了。

要挖,但不能挖太深。而且,有些事要想些變通的法子。既能把這事擱檯面上去平息群眾的眼睛。但也要做到領會上面的意圖。」張向東模稜兩可的講著話。

「真那樣子搞的話咱們這次是白忙活了,而且,我是有種偷雞不成蝕把米的感覺。」田林樣子相當的頹廢。

「我想。老田,是不是咱們都想歪了。是不是中了什麼?」張向東說道。

「您是講中了別人的圈套?」田林猛然一驚,人都站了起來。那額角,都有細汗珠子冒出來了。

「你琢磨一下,是不是有些問題。這事,也不曉得是哪位尊神捅到內參上去的。結果,那位尊神並沒有捅第二刀,而咱們以為抓住了機會捅了第二刀。不過,這第二刀難下刀了。」張向東一臉陰沉著講道。

「人為刀咀。我為魚肉。」田林隨口念叨了一句,嘴角無由的抽搐了一下,老傢伙的臉上黑得快下雨了,講道,「我也有點這種感覺了,這事,按理講應該不會是葉凡那一夥整出來故意套我們的吧。」

「他完全可以排除。如果他真敢這樣子干,那絕對是在玩火。他不會這麼笨的,這事有多大,體制內凡是長有腦子的同志都能清醒的認識到。」張向東搖了搖頭,說道。「會不會是燕那邊乾的?」

田林嘴角嗦了一下。

「燕春來那老匹夫,還真有點像是他的手筆。」田林忍不住罵了一句。要曉得,田林如果不是氣到極點,絕不會如此破口像的粗漢罵人的。人家是高幹,高水平的幹部。

「也不一定就能確定是他,葉凡結下的仇家相當的多。光是在京里,你有沒聽說過,顧家跟他的仇怨絕對比咱們深刻得多。」張向東哼聲道。

「聽說當年顧龍天的『下課』就跟他有關係,而且,他的孫子到現在聽說全癱在床上,智力連八歲小兒都不入。

顧峰山休息了一陣子后如今東山再起,高就一省之長了。估計,顧家忍了幾年了也該到了爆發的時候了。

不過,我就不明白了。既然能把這事捅到內參上,那又為什麼顧家不下第二刀。

難道他們算準了我們會出手,那也太玄乎了。」田林顯然有些不相信。

「也許,是咱們操之過急了。他們本來打算是下第二刀的,連路數都設計好了。不過,被咱們橫刀一出破了計劃。只不過,這次的事件為什麼他們都不出刀。如果大家合力出刀,也許,這事,早解決了。可惜了。」張向東有些遺憾,搖了搖頭。

「算啦,再講這個也沒用了。目前還是請張委員您給指條道吧。適可而止,適可而止,怎麼樣個適可……而止……」田林說道,又轉回老路上了。

「呵呵呵,辦法不是沒有。其實,你可以對外界說是葉凡早就把海山煤礦的事秘密上報過來了。

只是,當初葉凡同志考慮到同嶺的實際,而遇難礦工們也得到了豐厚的賠償。

就連遇難礦工家屬們都妥善的得以安置了。同嶺市政府也很盡心了,這些遇難礦工家屬都非常的滿意。

只是,這份材料在辦公室遞上來慢了點。結果,一不小心你們那邊速度很快,馬上就出發了。」張向東倒是出起了餿主意來了。

「唉,明明是這小子乾的『好事』兒,咱們不但不能弄下他來,倒要為他擦巴屁股,這是哪門子道理。

這事,我真做不出來。張委員,真是太憋屈死了。而且,沒準兒上頭有些同志認為這事是咱們乾的。

咱們冤死了,替那『一刀者』背了個大黑鍋,他娘的,這到底什麼事兒。」田林一把又軟癱坐在了沙發上,雙眼發直的盯著天花板。想了想這貨又講道,「而且,這件事不是咱們弄到內參上的。而下第一刀的同志肯定隨時在盯著的。如果咱們想糊弄過去,人家未必肯。到時稍微處理不好,人家反倒捅出咱們聯合調查組在為當事人開脫,那咱們成什麼了,到時,這場怎麼收啊?」

「是啊,一定要慎重再慎重,做到天衣無縫才對。不然,就連咱們都有被拉下水的可能。」張向東臉也是臭臭的不怎麼好看。

回到家裡,聽說田林同志把家裡的吸塵器都給踢壞了。而田林同志的腿也小受傷了。

深更半夜的還要叫人過來給處理了一下。幸好老傢伙還能走路,不然,就麻煩了。

第二天一大早,田林同志就趕回了同嶺市。

他馬上把調查組的聯合部門幾個頭頭招集起來開了個碰頭會。

當田林同志隱晦的傳達了一些意思后,自然,各位頭頭們都沒什麼意見。

這事,本來跟他們就沒多大瓜葛,這個時候,一個個倒盼望著能早點離開海山煤礦這個是非之地。不然,搞不好把自己給整得陷了進去就更麻煩了。

一臉削瘦的調查組副組長、國家安監局副局長才勝理同志首先開口,講道:「田主任,都快年底了。我們安監一塊的事太多了。

這事,我看也調查得差不多了。事實清楚,海山煤礦在鳳草天手上時的確出了一些問題。

但是,這些問題同嶺市委已經上報了。只是當初因為一些特殊原因這上報沒有及時的報到政務院辦公室那邊。

我看,某些同志的思想很麻痹大意了。對於不及時上報的某些同志一定要嚴肅的批評教育。

不然,你看,這一拖,拖出多大的事來。搞得我們大家風裡來雨里去的在這裡瞎折騰。浪費時間不說,還耽誤了工作。」

「嗯,我看這次下來也是重複調查了。這事,既然同嶺市委都搞清楚了,而且還處理了鳳草天這個責任人。

就連天木礦業集團也出面處理好了這件事。更何況,人家也是有誠意的,拿出了二個多億,還捐建了十幾所希望小學,中學。

有些事,也不能一直糾住不放。這樣,就有打擊報復的嫌疑了。咱們是什麼人,是公正調查組,不是打擊報復的組。

而且,以著咱們這兩天的調查情況來看也差不多。既然事實清楚了,再在這裡折騰下去也沒什麼作用。乾脆就直接上報了。」國家監察部一位主任講道。

「田主任,以著我這兩天的跟蹤採訪來看,海山煤礦的確還有好多問題沒搞清楚。是不是再堅持一段時間,我們也好捕捉到更好的素材製作節目。不然,回去都沒辦法交差了。更何況,就這樣回去,什麼意思?」央視名嘴海寧有些不滿的講道,這女人就是在跟葉凡較勁頭。

「素材,你還需要什麼素材?這事本來就是這樣子,人家以前都搞清楚了,還製作什麼?事實清楚,人證物證齊全,處理結果也有了。這事,我看就這麼著了。大家打起精神,爭取在這兩天內把事整理出來理清楚,然後回去上報。」田林沒好氣的沖著海寧就哼聲了。

海寧的臉微微漲得有些紅了,她實在沒琢磨透,田主任的說詞跟前兩天下來時的說詞好像完全吊了個個頭。而且,這些副組長們個個好像都想早點離開同嶺這旮旯地方了。

戲劇性的事發生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