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五十九章各方面都要兼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五十九章各方面都要兼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國濤同志這話講得也有道理。咱們的工作很嚴肅,而且要求非常的嚴謹。稍微不小心一點,從小的方面講失去的將是咱們的高手,失去的將是生命。

從大的方面講將會對國家安全造成很大的隱患。我希望葉凡同志能正視這個嚴重的問題。

把五毒教的相關情況如實向組織彙報清楚。以便於情報組的同志們形成資料保存。

以便於今後有類似的事件出現時便於行動組成員查詢。你說是不是老崔?」西門東洪這傢伙還真是老辣,因為崔金同同志是分管情報一塊的副組長。

而前次因為情報組對三毒教方面是一片空白還遭到了黨委會多位成員的攻擊。

而西門東洪這樣子干無非是想拉崔金同合夥一起批判葉凡了。只要能把葉凡的氣焰打壓下去,對后第二個議題關於推薦人手的事時葉凡首先就棋輸一著了。

而且,如果能在先前這件事上挑起黨委成員中一些同志對葉凡的不滿,那豈不是在第二件事上已經成功的剔除了一個強勁的對手。

其實,西門東洪早就對葉凡這個年輕人的得寵心裡相當的不滿意了。前次西門東洪去宋家辦事又被宋青搞了個灰頭地土臉的,最後還是葉凡出馬才擺平了這件事。

而龔開河同志又一直寵著葉凡,儼然有把葉凡培養成a組下任總組長的架勢。西門東洪今年年紀並不大。四十齣頭。他有著很大的野心的。

自然認為,過幾年龔開河同志一退。這a組頭把交椅應該輪到自已頭上了。

雖說葉凡一直有強調不想專門在a組工作。但是,這話西門東洪根本就不信。

因為,a組帶給個人的權力太大了。人家說公安的權力很大,但跟a組相比,那只是雞肋罷了。

深懂得a組權力的西門東洪當然不想讓這種東東旁落了。而且,a組總頭兒見到國家九巨頭的機會更多。

所以,西門東洪已經潛意識的把儀痹詰那烤允種一。

「相信葉凡同志是有這個覺悟的。咱們a組所有同志的覺悟性都很高。」這時,蘭遠金這老傢伙又插了一句加了把『小火』。

一時,所有委員們都看向了葉凡。

西站東洪跟楊國濤嘴角都掛著一彎淺淺的微笑,他們在聯手干著激怒葉凡的糗事。

一旦葉凡被激怒,發起脾氣來肯定會遭到眾人的批評的,那今天他們倆首先就剔除一個對手了。

「呵呵呵,我相信葉凡同志會把第一手資料交給我們的。從葉凡同志的的表現上就可以看出來嘛。

如果他不愛咱們的a組。他根本就沒必要提著腦袋去三毒教了。不像某些位同志只會講大話空話喊口號,真輪到赤胳膊上陣時就沒聲音了。」崔金同的態度很詭異。只是提醒了一下葉凡而並沒有直接就贊同西門東洪的意思。

而且。反倒暗示了某些同志光會耍嘴皮子。

楊國濤跟蘭遠金倆人嘴唇一動,倆人有些不滿崔金同的發言了。不過,倆人都沒吭聲。

自然是有些擔心一發言就會遭到圍攻。前次攻擊崔金同分管的情報一塊倆人就沒討到什麼好,這次自然不會再犯同樣的低級錯誤了。

葉凡的鷹眼當然把這一切俱細都瞧在了眼中。

「呵呵呵,我剛才早就向各位領導彙報過了五毒教的具體情況。要知道,雖說我是這次三毒教救人的主帥。

但是,我們並沒有見到五毒教的任何人。因此。也只能像青玉同志所講的那樣,從三毒教身上可以推測到五毒教肯定十分的強大。

比三毒教有過之而無不及。」葉凡自然不會上當。這貨恢復了平靜,居然淡淡一笑說道。

西門東洪跟楊國濤倆貨自然心裡有些鬱悶。

不過。西門東洪又問道:「葉凡同志,咱們的情報來不得半點的虛候。講事實擺道理,咱們的情報工作關係著每位成員的生命以及國安的重大安全,來不得半邊馬虎。

清朝時的詹天佑前輩都能要求工作人員嚴格做事。咱們一個當今的現代人難道還不如解放前的一位前輩?

更何況,a組工作的嚴肅性也要求咱們來不得半點的馬虎。在情報資料一塊,任何推測或意測都是不可取的。

所以,我想問葉凡同志,你憑什麼這麼肯定五毒教的實力比三毒教強得多。

拿出你的根據來。不然,我西門東洪作為a組負責日常工作的副組長,有權利要求葉凡同志你把這些講清楚。

如果葉凡同志你說這是意測或推測,我將會批評你的這種草率言論,這是要不得的。」

西門東洪是步步進逼,葉凡發現,龔開河同志都皺了下眉頭。

「嗯,西門同志對工作的態度是我輩要學習的榜樣。兩相一對比,某些同志的做法就欠妥當了。

希望某些同志能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及時的糾正態度走向正軌。不然,如果需要組裡其它同志一起來幫助他糾正態度就不大好了。

影響不好是不是?」楊國濤同志又來了。這貨一臉的嚴肅,倒真是掛著一幅干政治思想工作者的嘴臉形象。

這話一出,哪位還不曉得這個『某位同志』是誰了。

「西門同志,國濤同志,我剛才不是早強調過。我既沒去過五毒教,到目前來講,我還沒有接觸到五毒教任何一個門徒。只是去了趟三毒教。

不推測你叫我要提供準確的第一手材料,你這可是有刁難人的架勢了。

我倒想問問西門領導。你既然是負責a組日常事務的,那我請問,你掌握了多少五毒教的資料?

作為a組常務副組長,相信你應該去過五毒教但至少也接觸過五毒教徒是不是?

我倒想洗耳恭聽一番。而且,如果我葉凡提供不出來,是不是就是失職,你們還要抬起組織大旗批鬥我葉凡。

某些同志還揚言要糾正我的態度,我葉凡自認為態度唯天可表。沒什麼需要糾正的。

倒是某些同志需要清醒的認識到自己的思想態度上出現了問題。注入了先人為主的一些想法,這種想法可是要不得。比如,拿五毒教來講吧。

那是一個玩毒的老教派了,其中像他們的現任教主龔秋可是12段位大圓滿的高手。

試問咱們在坐的哪位能與其抗衡,不要講別的,這關於他們的材料的搜集就相當的困難了。

一旦被他們發現,哪咱們派出去的隊員是不是回不來了。對於這一點。我很體諒情報組同志們的艱難。

我們現在要做的事就是協助他們把五毒教的相關材料搞到手。而不是胡加指責。這個,光耍嘴皮子有用嗎?

要來就來硬的。要不。如果你們硬要我葉凡提供五毒教的相關資料的話,那也行。

那就請剛才意指我葉凡不當行為的同志陪我去五毒教一趟。咱們共同去探探,不過,臭話講在前頭。

到時各憑本事,回不來的話可就怨不得我葉凡了。」葉凡言詞開始犀利了起來。

「各人所乾的工作不同,不然,咱們a組為什麼要分為八個組。有搞思想工作的。有人事安排的。

還有科能組搞研究的專家們是不是?難道葉凡同志你也讓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老專家們也捋胳膊上陣去搜集資料或攻擊。

那是分工負責的,攻擊有攻擊組。研究有研究專家們是不是?」蘭遠金臉有些臭臭的講道。

「呵呵,那元金同志的意思就是指。比如我崔金同是分管情報一塊的。這情報的搜集工作就得我們情報組的成員去干。

而你蘭遠金同志就可以置身事外當個甩手掌柜。其實,咱們在坐的都心知肚明。

總參的二部三部也是軍方一塊的情報機構。都是為了共和國,怎麼能把情報工作獨立出去。

難道你們軍方一塊某個偶爾情況下掌握了五毒教的某些方面情報你們就可以藏著掖著不給我們共享了。

這是什麼思想?典型的小山頭主義思想。太狹隘了,這種思想認識是會出大問題的。

咱們的共同點都是為了國家安全,要互通有無。而且,就說共和國給a組的權力一塊來講,國家其它任何部門都有義務和責任向a組提供情報。

包括軍方一塊,因為,咱們a組才是這一塊最強力最神秘含金量最高的部門。

所以,情報搜集一塊上我希望各位同志都能相助情報組,而不是講什麼分工負責,光顧好自己一塊就行了。

當然,我也不是講主要工作要求你們去干,只是協助或有機會協助時要幫一把是不是?

而不是遇上事時就拖拉推卸責任。」崔金同一臉嚴肅,炮轟的當然是蘭遠金。而當然,崔金同也小轟了葉凡同志一炮的。

「好了,關於五毒教的資料方面情報組加緊搜集。而其他同志也不能置身事外,有協助搜集的義務。

咱們a組是一個整體,雖說分成各個小部門,但目標都是相同的。把a組建設好了,國家安全也能得到強有力的保障。」龔開河終於發話了,他輕敲了敲桌子,一臉嚴肅的掃巡了一圈下來,講道,「咱們進入下一個議題吧,這次上面關於軍銜方面給了幾個職數。

少將一個,大校兩個。而咱們組內符合條件的同志已經由西門同志主持塞選出來了……

關於推薦問題,同志們充分交流一下。這事,今天晚上就要拍板下來。也有利於今年工作的開展,不然,整天忙著這些事,一直拖著也不大好。

早定早讓同志們安心工作,沒上去的同志今後加倍努力就是了。上去的同志要再接再厲干好工作。

但是有一點我要強調一下,資歷要考慮,但是,各方面能力也不能忽視了。

我不希望提上去的光有資歷而沒有能力?當然,我相信咱們的同志都是有能力的同志。

但是,能力也分大校資歷也有深淺是不是?兩方面都不能丟,融合選拔。」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