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六十章揭底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六十章揭底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龔開河同志給推薦提銜設定了一些條件,葉凡一聽心裡就想罵娘。如果單論資歷的話張強首先就輸大熊山基地的錢森司令員一籌了。

而能力方面這些數據也較模糊,因此也不能證明張強比錢森強得多。龔開河這兩個條件一出來,差不多指向已經相當的明顯的。在坐的全是老油子,哪有不明白的道理。

看來,龔開河是鐵了心要把這個少將名額給錢森了。

「騰各同志不錯,參加過多次大型號的行動。而且,在前幾年的撒哈拉謎宮一戰中表現突出,榮獲過二等功……」楊國濤開始為騰各吹噓了起來。

他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葉凡同志,我記得撒哈啦之戰本來是老嚴同志負責的。後來你是作為第二梯隊的大帥過去的。老嚴犧牲之後那次行動由你全權負責的。騰各同志就跟著你去的,關於他的表現你應該最清楚了。不然,也不會回來后給記二等功是不是?」

老傢伙,還想利用我。葉老大在心裡冷笑了一聲,點了點頭講道:「沒錯,那次,準確來講應該是第三梯隊是由我負責的。

而當時就連咱們a組的王牌都顯身了。戰鬥非常的慘烈,唉,咱們的嚴世傑同志也壯烈犧牲了。

那次行動的每位同志都很賣力。全把生死置之度外。而當時騰各同志是協助張強同志的。

在張強同志的帶領下。該同志也表現非常的英勇。行動結束后據張強同志說是騰各同志協助他擊殺了三名外國特戰隊員。

而且,那三名被殺者的功底子比騰各還要好。張強同志講啊,幸好有騰各同志一起協助,不然,要拿下那三個傢伙還真有些棘手。」葉凡講道,楊國濤一聽,差點罵娘了。心說,你這是在誇騰各還是在誇張強。

這個,當然是葉老大的陰餿令老楊同志大為『光火』了。騰各是英勇,葉老大承認了。

但是。他再英勇也僅僅是協助。而主角才是張強。張強當然比他更英勇了。葉老大巧妙的利用楊國濤的話倒是不著痕的先棒了張強一段。

楊國濤鬱悶,西門東洪那嘴角邊掛著的卻是一個令人玩味的笑容。似乎在盯著兩個沒屁作用的小丑在耍寶似的。

因為,西門東洪曉得。張強即便是再英勇,騰各即便是表現再突出。不過。這次提銜已經沒有他們的份頭了。

西門東洪,完全是以一種勝利者的姿勢在審視著楊葉兩人在白費勁。

「呵呵,張強同志一直在獵豹工作。獵豹兵團都是些四段位以下的低手。

張強同志在撒哈拉之戰中帶著的是獵豹的隊員。總部派出騰各去,那是指揮者。

而張強才是協助騰各同志的人。葉凡同志,這才幾年,你難道都記錯了?可不能本末倒置了。」楊國濤淡淡一笑,自然要暗貶獵豹了。

「國濤同志,這一點我是一點沒記錯。是張強帶著的獵豹隊員,當時總部考慮到獵豹隊員畢竟不是正式的a組隊員。

所以,功底子是差了一點。因此才調派了騰各過去協助張強同志共同帶著獵豹隊員進行外圍攻擊。

不過。到後面,咱們正式隊員吃緊,就連獵豹隊員也全都頂上去了。傷亡也相當的慘重,因為,戰鬥太激烈了。

為了能保住獵豹隊員這些新鮮血液,張強是浴血奮戰……」葉凡剛講到這裡想造造勢頭。

想不到楊國濤突然出聲打斷了葉凡的話,講道,「葉凡同志,我們現在討論的是張強和騰各在撒哈啦一戰中誰是負責人這件事,而不是讓你描述戰鬥經過?」

「噢?」葉凡裝得一臉訝然的轉頭看了看楊國濤。說道,「不描述戰鬥過程怎麼能讓各位在坐的領導們明白誰是負責人。而且,對於當時負責這次行動的主帥我來講,我不清楚誰是負責人難道你楊國濤同志比我這個現場的指揮者還清楚?莫非國濤同志作夢到過撒哈啦了?」

葉凡一席話下來,楊國濤那臉漲得了豬肝色。而其他同志想笑可這氣氛又不適合於笑。所以,一個個都憋得相當的難受。像崔金同都是假意在打呵欠把要脫口而出的笑聲給化解了。

估計是另外的同志一看老崔這法子有效果。所以。份份仿效,一時之間,會議室里呵欠聲連天。

「龔組長,你說說,當時派騰各下去是不是負責指揮張強所帶的獵豹外圍攻擊組的。我聽說當時在會議上討論通過的。」楊國濤臉臭臭的問道。

「這倒怪了,當年撒哈啦之戰時國濤同志好像還在總政工作。怎麼滴,難道咱們九位委員中有那位同志會忘記a組的紀律?這個,我是一點都不相信哪位同志會把當時的會議情況透露出去的是不是?」葉凡講這話時故意的掃了蘭遠金這老傢伙一眼。因為,當時這老傢伙就在常

經葉凡一引導,大家的眼神都看向了蘭遠金。

老傢伙臉色微變之色立即恢復了平靜。不過,見大家那有些不信任的目光隱晦的看著自己,這貨終於沒忍住,咂巴了一下嘴說道:「這個不用葉凡同志提醒,a組的成員都會嚴守a組紀律的。」

蘭遠金的話是澄清,實際上也是在表態自已沒向楊國濤講什麼有關的事。

「這個也沒什麼奇怪,雖說當年我還沒有調入a組。但是,我現在好歹也是a組黨委會常委之一。

我是搞政治思想工作的,大家都清楚。所以,有一次在翻材料時無意中有看到撒哈啦之戰。

撒啥啦之戰特的慘烈,就是我們的王牌都受了重傷不得不退出a組。而像嚴世傑同志等人所表現的精神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所以,搞思想工作當然不能忘了這些。並不是那位同志饒舌向我說了什麼?

不過,不管怎麼樣,事實就是事實。我想,這事龔組長應該最清楚了。」楊國濤又想扯出龔開河來了。

「對不起,這件事當時只是一件小事。我們當時專註在於前方主帥的任命以及梯隊負責人的任命上。

對於小組指揮者的任務就交由前方主帥去安排了。。像前線的事,應該是前方主帥是最清楚的了。

人言說,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作為前線主帥,他會根據實際情況來確定小組的負責人。

如果都要由咱們去安排,就怕咱們不熟悉前方具體情況而變成了瞎指揮胡折騰,對這咱們的任務來言講是很不利的。

所以,給前方主帥一定的安排權也是合理的。」龔開河這話一出,雖說沒有明確解釋到底誰是負責人。但已經隱晦的回答了楊國濤同志。因為,葉凡當時就是前方主帥嘛!這組長當然由主帥來安排了。

「呵呵,記不清那這件事就不要再議了。」楊國濤找了個台階就驢下坡了。

「對不起楊主任,有一事我還沒搞明白,能否向你請教一番?」葉凡可是不會讓這老傢伙如此輕易脫手。總不能讓人幹了一槍能白饒了他。

「噢,你說。」楊國濤一臉平靜的看著葉凡。

「呵呵,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騰各同志在2003年時功力境界只達到五段開源,而軍銜也僅僅是上校,這個情況是否屬實?」葉凡淡淡一笑問道。鷹眼中發現龔開河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這個,我不怎麼清楚。」楊國濤臉一沉隨口說道。

「屬實。」想不到林棟國將軍突然插了一句證實。因為林將軍是a組分管資料方面工作的副組長。他的話當然是最有權威性了。

「林將軍,雖說a組所有成員的資料都是由你分管的。但是,咱們a組正式成員雖說並不是很多。但是,外圍成員至少以萬計算吧?」楊國濤的意思是這麼多人你哪能都記清楚。

「呵呵,對不起國濤同志。a組全體成員我是不可能都記得住的。不過嘛,對於a組那幾十號的正式成員我林棟國這腦子還能塞得下來。

比如說你楊國濤同志吧,1950年出生,現年55周歲。都三歲了還不會講話,當時家裡人一直懷疑你是不是啞巴。

爾後四歲時被鄰居一個大嫂甩了一巴掌才開始講話的。當時是因為你突然間咬了人家大嫂的臉……」林棟國這話才講了一半,楊國濤那臉色大變,你這可是有意的在污辱我,所以趕緊說道,「停!停1

「停啥?下邊還有,沒完呢?我都記著的。不然,怎麼能證明我記得牢是不是?國濤同志,你就當回佐證材料吧。」林棟國淡淡哼道。

「龔組長,棟國同志這是在帶頭違反a組紀律。」楊國濤叫道。

「嗯,棟國同志要注意一些。不能隨意泄露a組成員的任何資料。」龔開河一臉嚴肅的說道。

「我明白,只是講了他小時候一點小事證明一下我能記下來。後面的絕不會講的。對不起龔組長,我失禮了。」林棟國說道,看了楊國濤一眼,冷冷哼道,「不過,剛才葉凡同志提出的問題楊國濤同志還沒回答清楚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