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六十三章記大過記個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六十三章記大過記個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楊國濤跟蘭遠金知道騰各沒戲了,而且龔開河有承諾下次提銜首先考慮騰各

所以,兩人也覺得騰各的機會還是不錯的因為,a組基本上每二年都有一定的名額

騰各只要再等兩年那不是板上釘釘上去了所以,對於騰各此人,楊國濤乾脆放棄了

既然放棄了騰各,兩人也不可能支持老對頭葉凡了自然是,他跟蘭遠金都對錢森投了贊成票

所以,加上龔開河和西門東洪,錢森同志總計得四票

而騰各同志居然詭異的得到了林棟國同志的一票

而張強同志葉凡、計永遠和戴成分別舉手了而崔金同同志卻是表示棄權了

這樣一來,九位常委九票中誰也沒過半按理講這事是要擱置過後下回再議了

不過,龔開河卻是一臉嚴肅的講道:「從票數上看,三位候選人都沒過半,按規矩這次投票結果是無效的

不過,鑒於咱們工作的特殊性上頭又催得緊,要求我們在今天必須拿出推薦人上報上去

沒辦法了,咱們只好按規矩再進行第二輪投票了騰各同志本來第一輪就出局了,不過,考慮到他現在正在執行任務,咱們再給他一次機會,所以,第二輪投票還是三位候選人

不過在投票前我提醒某些同志要綜合各方面因素慎重考慮此事不能把a組的大事當兒戲

如果今天候選人不能出來,軍界委員會那邊講過了,其它部隊早就上報上去了,就咱們一直拖著也不是個事

所以,晚上再不出結果上報,就算我們棄權了難道同志們真要看到咱們白白丟掉一個名額嗎?

同志們,你們的政治素養哪裡去了?開始我贊同錢森同志提升為少將」

龔開河這次再沒猶豫,直接指名道姓第一個舉手了而且龔開河那眼神很是凝重地在計永遠的崔金同以及戴成三人掃了一下

而龔開河這傢伙也相當的『餿』,明曉得騰各沒戲唱了,居然還給他一次機會,這個,只是講好聽話送順水人情罷了

不過,投票結果跟先前結果差不多,跟第一輪一樣的計永遠跟戴成還是堅持著把票投給了張強而林棟國還是投給了騰各

不過這次崔金同的態度有變化,他沉默了而且也沒有開口說是棄權

見大家的手舉了一陣子了西門東洪皺了下眉頭講道:「目前錢森四票,張強三票老崔,你到底投給誰?難道你還真想當a組的罪人,讓名額白白浪費掉?讓軍界那些大佬們看咱們的笑話,譏諷咱們內部不團結,連這點小事都搞不下來老崔,你要注意大局大局」

這話很明白了,崔金同這票砸給張強也沒用了就是一個半半的合局,結果還是浪費了名額至於砸給騰各沒用了只有砸給錢森同志才有用

「我同意推薦錢森同志」崔金同的手舉得很慢,也很凝重,不過,最終還是舉了起來講完這話后崔金同的頭微微有些低垂,他隱晦的看了葉凡一眼,臉上掛著絲絲的歉意

「錢森同志五票,張強同志三票,騰各同志一票錢森同志勝出」龔開河一講完,馬上沖旁邊記錄的一個同志下了命令,說是準備材料上報到軍界委員會云云

「龔開河同志,半年內希望你不要再找我了這大過年的,大家都守著家人團團圓圓親親我我,我葉凡和張強沒這命,還在為a組去三毒教殺敵

大家兄弟都是提著腦袋去的,就是從人道出發,我葉凡決定了,誰講都沒用

今天是二月,至少到八月份之時希望a組不要再分配給我任何的任務了

我還得專心在政府工作,這話我今天當著大家面擱在這裡了如果你們在半年內硬要逼著我加入行動,你們收到的將是一份厚重的辭職書

如果國家一定要逼我,我將遠走」葉凡大火了,你龔開河和西門東洪兩位巨頭也不能如此的欺負人,居然逼著崔金同投票

如果說沒有投票結果會浪費了名額那是不可能的完全可以上報兩個由軍界委員會來決定也行可是龔開河沒有給葉老大機會,葉老大覺得這火再也忍不住了

葉凡一講完,根本就不理其他同志了,嗒嗒嗒甩手走人了

龔開河那臉黑得能滴出墨汁來了

「這是什麼態度,以為地球離了你就不會轉了是不是?我看就得批評,我提議以組織名義給予葉凡同志黨內警報處分太不像話了,什麼跟什麼嘛」這時,西門東洪再也忍不住了,地一聲拍了下桌子說道

「沒錯,我贊成,早該這樣了這種歪風邪氣決不能讓他繼續漲下去

如果繼續下去他還不爬咱們頭上拉屎拉尿我看,葉凡同志的思想上出了重大的問題

我早就講過,這位同志是有問題,可你們還不信看到沒,現在出大問題了是不是?

如果a組成員全都他這個德性,人人自由泛散自高自大各自為是,哪咱們a組還怎麼形成有效的戰鬥力

還怎麼加強班子凝聚力和對領導的向心力此風不可長,一定要剎一剎

我看,黨內警告處分還太輕了,應該記大過,對,記大過」楊國濤一臉嚴肅的哼道,這貨倒是來勁頭了

「記大過記大過,你可以記到時有重大任務需要人手時沒人去時你楊國濤同志捋胳膊上陣是不是?如果你楊國濤同志有這能力,我戴成舉雙手贊成不要講給葉凡同志記大過,開除也是完全可行的」戴成冷冷哼道

「葉凡同志雖說講的是氣話,但是,他講的也有些道理這大過年的,至少,我們都跟家人團聚著

他們可是在三毒教殺敵,絕對可怕,那是提著腦袋在辦事,這幾天他們過的是刀口舔血的生活

跟咱們比咱們幸福得多了,我還記得,好幾年過年葉凡同志都有任務

所以,他提出想休息半年也是情有可原是不是?再說了,咱們也可以盡量減少任務嗎?

一些小任務幹嘛要去煩他」這時,計永遠也嘆了口氣講道

崔金同跟林棟國一聲不吭,蘭遠金也不吱聲

「龔組長,你看呢?」楊國濤還不死心又問了一句

「記過記過,記什麼過你搞思想政治工作可以,但也不能開口記過閉口記過,大家都記過了這工作還叫誰去干?散會」龔開河心情極為不佳,黑著個臉一甩完話大步而去

「我乾的就是思想工作,這難道又錯了?」楊國濤同志感到委屈,臉色臭臭的嘀咕了一句

「你沒錯,不過,龔組長也沒錯,算啦,都沒錯這大過年,還是算啦,搞什麼思想嘛而且,記過記過的也煩人是不是?」蘭遠金勸道

「搞個屁還讓不讓人消停?」林棟國居然**的甩了一句話也走了

「思想工作是個屁,你這什麼態度?」楊國濤氣得指著林棟國的背影說道

「別講了國濤,回去過年,彆氣壞了自己這屁啊,放了舒服些」蘭遠金拚命的拖著楊國濤往外走去

「我們乾的這麼高尚的工作居然成屁了,這什麼態度?這性質太惡劣了」楊國濤一邊被拉著一邊憤憤然噴嘴著

「小兒……」西門東洪惡狠狠的把嘴是的煙給呸到了地板上,一腳踩了上去,踩得地板都吱嘎直響這一腳,西門東洪根本上就是在踩葉老大

「鐵哥,沒成功,我跟龔老頭鬧翻了」葉凡氣呼呼的打了電話給鐵占雄

「算啦,別急彆氣這事,估計龔老頭有壓力」鐵占雄勸道

「他有屁的壓力,嗎的,出生入死有屁的用?」葉凡憤憤然

「老弟,哥勸你一句,別這麼激憤其實,你冷靜想想這其中肯定有原因的西門家是一個原因,但是,一個西門家還左右不了龔開河同志的決定的你想想,以前龔開河對你怎麼樣?」鐵占雄分析著,勸道

「馬馬虎虎,比魯進好得多了」葉凡說道

「這就對了嘛是不是?我想,龔開河不是不想給你面子估計這事有人出面壓制著他了」鐵占雄說道

「誰有那麼大權力壓著他,除了那幾位以外其它的什麼人能讓龔老頭如此的忌憚,要說那幾位要安排一個少將名額還不是一句話的問題,用得著去壓著龔老頭借他的手行事嗎?這話,我才不信這個鬼呢?」葉凡說道

「這個,也不一定就說是那幾位不過,壓制這個東西有各方面的比如,感情方面比如,你欠人家人情債是不是得還還有其它什麼原因,比如,風流債你葉凡的相好要求你幹什麼,你總得辦一件是不是……」鐵占雄說道

「鐵哥你想得還真是多啊,乾脆出來喝幾杯算啦咱哥倆過年都沒機會碰一塊看看老狼有沒空,還有存鈞仁磅張強他們,都叫出來,一塊兒喝」葉凡笑道,這鬱悶倒也去了一些想想,自己的言行的確有些過激了一些

不久,兩人分別呼朋喚友的

葉凡正在招呼兄弟們喝酒,而龔開河卻是夾著一個公文包匆匆的進了中園海未完待續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