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二十四章灰溜溜走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二十四章灰溜溜走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果然,二天後,令高成跟孔端等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發生了一調查組全面撤出了章河市。跟葉凡和高成打了聲招呼,說是已經調查清楚,回京彙報去了。

「慢走啊田主任,噢,還有海寧大記者,啥時有空了再回來拍攝,指導工作,同嶺人民隨時歡迎你們。」葉老大一臉笑意著說道。

來個屁,老子再也不想來這旮旯地方了。田主任心裡破罵了一句,嘴裡卻是笑道:「呵呵,同嶺是個好地方。有空了真想再回來坐坐。到時,葉書記,咱們再好好的敘敘舊。」

望著田林等人匆匆而去,高成一臉鬱悶的搖了搖頭。而孔端則是一臉的嚴肅凝視著,盯著那車子冒煙而去。

晚上,葉凡的市委一號家屬樓。

米月親自下廚整了一桌菜,桌上坐著王龍東、包毅。

「哈哈哈,這些該死的『蟲子,總算是爬走了,葉書記,大家同干一杯賀賀怎麼樣?」包毅一臉爽笑開了,舉著個五兩杯,整整倒得滿滿的一杯紅酒。

「包局長,人走了並不代表這事就完結了。這結果還沒出來,是不是賀得太早了一些。

」王龍東的性格老成得多,臉上的憂鬱還沒褪去。

「呵呵,龍東,不要太過於擔心。他們既然走得如此的匆忙,那就有匆忙的道理。」葉凡一臉淡然,笑得神秘。

六隻眼都盯著葉老大。

「看我幹嘛,估計,就在這兩三天吧,應該有處理結果了。而且,事不會很大。最多落個批評就差不多了。」葉凡笑道,舉起杯說道,「來,咱們干一杯。」

當,四隻酒杯碰在了一塊。

「葉……,葉書記,能不能透露一點。」包毅摸了下頭,吞吐著問道。見大家全看著他,這貨有些不好意思又摸了一下下巴,說道,「我這,並沒有其它什麼意思。只是,好奇,純屬好奇。並不是想探聽領導的秘密。」

「不該問的就不要問。」葉凡作弄了這傢伙一聲。

「葉書記,寧滿這傢伙真是欠揍。」這時,包毅趕緊轉移話題了。

「怎麼了?」葉凡一邊擱下湯匙』一邊問道。

「他不是被你『吊,起來了,這傢伙一點都沒消停定來。這次調查組下來,他這個被停職反弄的傢伙居然是跳上竄下的。

私自帶著一些同夥的幹警為高成鞍前馬後的折騰著。而且,儘是帶著調查組往海山煤礦最敏感的地方去。

像搜找遇難礦工家屬,慫恿礦工們出來指責等等,他是幹了一大堆的餿事兒。」包毅一臉憤然不平的講道。

「這種人早該拿下了,要徹底拿下才行1米月插嘴講道。

「這段時間大家都折騰累了,寧滿的事就先擱著。年底了,讓大家都過個好年吧。不過,包毅和龍東兩人給我注意著就是了。我記得這小子的弟弟不是叫寧東,開了個什麼『順風汽貿」聽說專門倒騰一些廢舊車改裝的。」葉凡說道。

「嗯,葉書記,我早注意著他了。而且,為此我也收集了一些有用的東西。到時還能派上用常」包毅點了點頭。

「能拿下他嗎?」王龍東問道。

「證據還不夠把寧滿全面的拖下水,他很狡猾的。為弟弟辦事從來不自己出馬,都是支使手下幹警去乾的。

不過,只要能順藤摸瓜,把他的幾個鐵竿給挖出來審清楚了,估計,寧滿同志也差不多了。

不過,就是他在省廳那個楊逍副廳長有些棘手。前次我的事聽說楊副廳長很力挺著他。

如果楊副廳長硬要插手,這事,想一次性徹底解決掉寧滿,難度相當的高。

除非是能直接找到送寧滿進大牢的鐵證。暫時我還沒能搞到手。再加上我也是剛到這邊不久,光是局裡內部的事還沒有完全處理好。我想,攘外必先清內。寧滿是市公安局一尊大神,要搬走他得等些時機。」包毅一臉凝重,講道。

「龍東那邊其實可以安排些人暗中調查一下『順風汽貿」當然,要注意不要打草驚蛇了。

在查案一塊還是包毅有經驗,你們倆個要多通氣才對。我想,市公安局我們肯定要全面掌控。

這樣有利於我們開展工作。不過,章河市公安局的一把手你搞定了沒有?」葉凡問王龍東道。

「唉……。」王龍東的臉色有些鬱悶。

「這個,其實也難為王書記了。」包毅好像曉得一些什麼,在旁幫邊著講道。

「唐雲是章河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此人一向強勢。聽說跟鳳雲樓的孔家有親戚。

倒是仗著孔家的威風做了一件大好事。前年,此人單槍匹馬到京里去弄錢,結果,倒真從建設部搞了一座樓下來。」王龍東鬱郁的講道,「就是章河市公安局的辦公大樓,還取了個霸氣的名字叫一、頌風樓。」

「頌風樓,難道是讚頌孔家風雲樓的意思?」葉凡隨口說道。

「還真是,這事我也聽說過。意思這錢是風雲樓的孔東風搞來的。而唐雲的意思就是章河市公安局是風雲樓的什麼么的意思了。」米月說道。

「好大的口氣,章河市公安局堂堂的國家強力機關居然成了風雲樓的護院是不是?這種騷包事唐雲居然也能想得出來,光是憑這一點,就看出此人不是什麼好東西。估計,仗著孔家勢力,也幹了許多出格的事吧?」葉凡哼道。

「嗯。」王龍東點了點頭,有些苦澀的講道,「唉,說句丟臉的話。他連我的話都不好使。

有次為了一個小案件,那小案件因為涉及到風雲樓孔家。唐雲根本就不派人去料理這件事,後來苦主跪在了我的門前。

我才曉得了這件事。所以,把唐雲叫了過來。那傢伙,講話硬梆梆的,臉臭臭的。

居然甩我這書記的辦公室大門。從此後,那傢伙更囂張了。有次開常委會居然當眾拍了我桌子。

我當時一氣之下也拍了桌子。雖說後來他收縮了一點。不過,從此後,此人更不聽話了。

有什麼事支會他時總會推三講四的。這事,葉書記你剛來,我也不想麻煩你。而且,孔家勢大,只好睜隻眼閉隻眼了。」

「龍東,你還真能忍。」葉凡不滿的哼道。

「不忍有什麼辦法,葉書記你沒有領教過風雲樓的排常當時風雲樓開業那天,賓士寶馬奧迪都快把咱們的新龍街擠爆了。

為了維持這邊的交通安全,當時市公安局交警隊不得不暫時封閉了新龍街。

不曉得的人還以為是不是省委領導要下來到市委大院才如此的。而當時省里多位有份量的同志也都下來捧場了。

孔正旭雖說沒有回來為兒子撐腰。但是,建設部也來了一個副部長。

據說開業頭天光是紅包就收了三百多萬。孔東風一個公子哥,一個無官無權無職的年青人似乎比廳級高官們還要派頭得多。

三教九流,黑白兩道都看他面子。」米月譏諷道。

「聽說此人很有手段,一般極少在風雲樓露面。而風雲樓的食客中除了一部分政府官員之外』很大一部分就是那些公司老總們。據說你如果能拿到風雲樓的a級貴賓卡的話有什麼事擺不平的事可以直接找風雲樓經理,由他傳給當家的孔東風。」王龍東講道。

「這a組的貴賓卡估計不容易到手吧?」每毅哼聲道。

「當然,一年內你如果能在風雲樓消費達100萬的貴客就能擁有a組貴賓卡了。

墜萬的是b級貴賓卡,聽說有些老闆們遇上了大難事自已擺不平了,那怎麼辦呢,馬上突擊消費去。

本來持b級的,他們在一二天內就消費到了100萬,b級就升級為a級了。

就可以去找風雲樓為擺平擺不平的事了。而且,孔東風很有生意頭腦。

你持a組卡的食客們如果在第二年不能消費到100萬,貴賓卡就作廢了或降級了。

所以』這麼一來。好多老闆都是硬著頭皮硬是把消費總額達到100萬,先把a級卡保祝這年月,做生意的,誰沒有個難事擺不平的。」米月說道。

「呵呵,孔東風不虧自號『老」聽說還是什麼晉嶺五王之一。的確有生意頭腦。

這樣的a級客戶只要綁定了幾十個,一年幾千萬落腰包是穩當的了。

再加上b級的和沒級的,風雲樓一年賺上大幾千萬是一點問題沒有了。

而且,人家孔少可以這樣講,我這又不違法,又不是代父親受賂。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罷了。」葉凡笑著往椅子上靠了靠,突然臉一正,轉頭問包毅道,「風雲樓合法經營不?」

「合法,呵呵,合法的生意會如此的賺錢嗎?風雲樓並不光是一個食客們彙集的地方。

其實,風雲樓應該叫做風雲娛樂城差不多。在風雲樓的後邊還有很大一塊地盤,哪裡頭才是風雲樓真正的娛樂所在地。

為什麼有那麼多達官貴人們喜歡去風雲樓。風雲樓是孔少開的是最大的原因,第二個就是菜搞得的確有特色。

第三個就是沖著後面的娛樂而去的。哪裡頭收費奇高,不過,聽說檔次也很高。

你要未**的姑娘的話,人家馬上可以給你供上。你要玩三b四b的,人家給你準備著。

而且,晉嶺誰不曉得,這風雲樓是孔家公子開的。又有哪個警察頭頭腦子沒開化去自找麻煩?

所以,去風雲樓後邊娛樂娛樂特穩當,絕對不用擔心會被人當場抓在床上。

這個,也是一些政府官員喜歡去的原因。畢竟這事見不得光,還是找個穩妥的地方較好。

更何況,官員消費舒坦了,風雲樓什麼類型的發票都有。找小姐人家開餐飲發票,**個處女人家開大件物品,啥招子都有,層出不窮啊!只要你能想到的,人家都能給弄來。」包毅笑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