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六十五章解開龔的秘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六十五章解開龔的秘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其實龔頭兒也是好心,你就再安心休息上幾天也沒啥。反正也算是補你過年的假是不是?我想,同嶺缺了你就不會運轉了?不必過於擔心什麼。工作要干,休息不能落下。這大過年的你們到三毒教,那種緊張日子想想都滲人。」張雄勸道。

「是啊葉哥,在京里多玩幾天。乾脆明天到我家裡去逛一圈。估計津門你也很少去,家父一直期待著葉哥能到家坐坐。」藍存鈞笑道。

「噢,對了存鈞,你那邊的事打理得怎麼樣了?」葉凡突然想起藍存鈞到天雲省項南市的事來。

「家父正在處理,不過,也相當的麻煩。」藍存鈞搖了搖頭,有些鬱悶樣子。

「怎麼了藍老弟,是不是遇上坎兒了?」鐵占雄一臉關心的問道。

「關鍵是蔡一華那邊,家父一直打聽了許多。也託了熟人踉蔡一華接觸了一下。

不過,蔡一華口風很緊,根本就不願意為此事給他的哥哥蔡進厚講這事。

家父那天親自去跑了一趟,不過,好像戲份也不大。這個,我們也能理解。

畢竟,我們跟蔡一華並沒有多大的交情。而且,我們也幫不上蔡一華什麼。」藍存鈞說道。

「蔡一華現在是科技部科學研究司司長。如果說給他弄一級上去就是副部級幹部了。

這個難度太大了,就是咱們在坐的估計都沒這實力。不然,蔡進厚作為天雲省一號人物估計早把自己這個弟弟給推上去了。

不過,科技部是一個雞肋部門,咱們幫他換一個部門,這個,葉老弟應該能辦到。」鐵占雄講道。

「換部門難度也相當的高。畢竟是從差的部門換到好的部門。並且,相差不是太明顯的話還不能體現出咱們對他的『照顧,來。估計是難以打動他的心。」葉凡講道。

「嗯,我父親也想過。只不過,對於父親來講,就是這一點都相當的難辦到。要做到這一點,至少也得部里常務副部長級別的幹部才能敲定這事下來。而且還得看有沒空缺的位置。不然,也是白搭。」藍存鈞有些鬱悶的講道。

「藍老弟,再難辦也要去辦。辦法總是有的,過幾天大家正常上班后我再想想辦法。」葉凡安慰道。

「謝謝葉哥子,家父說是方便時想拜訪葉哥。」藍存鈞講道。

「呵呵,方便時我應該去拜會藍叔才對。老弟,咱們是生死兄弟。等我回到同嶺稍微安排一下后再到津門。」葉凡笑道。

這時鎮東海的兒子鎮中良匆匆進來了。

葉凡招呼他坐子下來。

不過,鎮中良好像有些彆扭樣子。

「鎮老弟你是不是有心事,講出來大家合計一下。鎮頭兒不管在不在時咱們都很尊重他。」葉凡說道。

「唉,葉哥……。」鎮中良站了起來,拿著個酒杯,一臉慚愧的看了看張強,說道,「這杯酒我先敬張強哥,強哥,你一定要喝下去。不然,我都沒臉見人了。」

「這話怎麼說來著中良?」張強也趕緊站了起來一腦門子的迷糊。

「先喝了我再講。」鎮中良說道。

「那行,咱們兄弟倆同干一杯。」張強講道。

「不是,這杯酒我敬你強哥。你先別逼我講原因,先喝下行不行?」鎮中良說道。

「那好,咱們一起幹了。」張強也就不再問了跟鎮中良碰了一杯乾凈利索的幹了進去。

大家都看著鎮中喪,不曉得他有什麼事對不住張強了。

「強哥,葉哥,鐵哥……,這事,我真是難以啟齒。」鎮中良真是一臉難為情樣子。

「沒事,都是兄弟,有什麼話你直接講就是了。」葉凡說道。

「是這樣的,這次提銜張強哥是不是落選了?」鎮中良問道。

「嗯,龔頭兒硬壓下來給錢森。我不曉得他跟錢森啥關係,所以,我生氣了。」葉凡說道。

「對不起葉哥,這事的起因在我身上。」鎮中良一句話出來,大家都訝然的盯著他。

「怎麼可能,這事跟你有啥關係?」藍存鈞忍不住問道。

「真跟我有關係,因為,錢森的事就是我找龔組長說的。唉,對不起了張強哥。」鎮中良滿臉漲得通紅,講道。

「你很能耐嘛?居然扯起死人的大旗來了。你對得起你的父親嗎?」狼破天冷冷的直言晦。

「狼哥,這事,我的確做得不地道。這事,唉,怎麼說。這事,我直說了吧。

錢森其實是家父最上心的弟子。家父在世時因為是總頭兒,他處的特殊位置,使得他不願意讓人饒舌。

所以,在家父手中,錢森本該提上去的少將軍銜一直被家父給壓著給了別人。

幾年前家父『臨走,前有再三交待過。不過,一直沒找到機會。這次有了機會,所以我厚著臉皮去找到了龔組長。

龔組長聽了后二話沒說就答應了下來。所以,這次的事,都是我鎮中良對不住強強了。

我先干三杯,強哥,請你原諒我。還有葉哥,我也先來三大杯,請你不要再忌恨龔組長了。

這一切的錯,都是我造成的。」鎮中良眼圈有些紅了,拿著酒杯沒等其他人有表示就連著干進去了六杯。

「原來是這樣,中良,你早跟我們講明白就是了。相信張強也不會計較這事的。說起來,錢森是鎮頭兒的弟子,我還真是不曉得。唉,這事,中良,你就不要內疚了。張強失去了這次機會,下次我相信還是會上的。」葉凡講道。

「是的中良,你別這樣子了。大家都是誤會了。」鐵占雄也講道。

「鎮老弟,咱們來三杯。這事就此揭過,從此後咱們不要再提了。」張強顯得很豁達,舉起了酒杯。

第二天早上10點,葉凡收拾好東西強行要求離院。

而院方因為接到過上級命令不肯為葉凡等人辦理出院手術這下子雙方在副院長辦公室差點吵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李嘯峰居然匆匆到了。他沖葉凡講道:「吵什麼,小葉,你跟我來一趟,我有事跟你談談。」

葉凡莫奈何,只好跟著李嘯峰進了一間辦公室。

「還在為張強的事生氣吧?」見葉凡有些冷漠李嘯峰笑道。

「哪敢,你們都是領導,我這小兵一切以服從為主。」葉凡譏諷道。

「呵呵呵...……」李嘯峰居然笑了,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其實,龔組長也有難處。他有不得已的苦衷你就不要惱他了。你看看,一向以來他還是很看重你的。你葉老大什麼時候提的要求他沒滿足過?」

「好聽話誰不會講,要我提腦袋辦事時就好說話了。一旦我把人才拉進隊里,龔頭兒幹了什麼,兔死狗烹了是不是?車一刀可是段位頂尖高手。你叫a組其他同志去拉一下進來試試?」葉凡還是有些來氣的。

「好了好了,你先看看這個再說。」李嘯峰一臉笑眯眯的把一個文件袋子輕輕的遞了過來...

「啥玩意兒,我不想看。」葉凡不接。

「不看你話你絕對後悔。」李嘯峰神秘一笑,玩味似的。

「我說李老,你就直接講就是了。別在這裡打啞謎了。」葉凡說道。

「先看看,如果覺得我在耍你的話你今後就不用再理我了。」李嘯峰遞了過去,葉凡無奈只好接過拆開了袋子。

看了一遍下來,葉凡又看了一遍,一臉訝然,問道:「李老,這到底怎麼回事?這個昨天晚上可是a組班子集體決定的事,難道早上又招開了班子會議,我怎麼沒接到通知?」

「呵呵,不用開班子會議。這是龔頭兒玩的一手移花接木之術。張強不是要到天雲省那邊的機械化摩步師擔任師長一職了嗎?

這少將讓他從a組帶走,他一走,呵呵,少將職數不是又還給a組了嗎。

到時,錢森只要稍等上一段時間就能落回來。這一點時間錢森同志還是能想得通的。」李嘯峰笑道。

「龔老頭這招妙啊1葉老大不得不發出讚歎了,轉爾,葉凡問道,「不過,我想,龔老頭估計也頭大了一回吧?」

「那當然,其實,張強這次算是撿了個大便宜。不但軍銜上去了,而且,連職位都解決了。

雖說不能如你先前所講的去浦海那邊的海軍基地,但這機械化摩步師可也是咱們共和國軍隊中的精銳。

並不比海軍基地差到什麼地方。而且』張強經過a組的特殊訓練,也適合干這個是不是?」李嘯峰說道。

「那也是,我還得感謝龔老頭了。」葉凡有些尷尬的講道。

「呵呵呵,要感謝的話趁早去。不然,就是馬後炮了。」李嘯峰笑道,「你要去的話把張強也一併帶去,關於授銜儀式估計會及時辦理了。張強得有個心理準備是不是?」

「好滴好滴。」葉老大是哈哈笑開了。

「你小子就是這樣子,有好處馬上笑得這麼燦爛。不過,人家龔組長連帶著把這些問題都解決掉了。你是不是也得意思意思?」李嘯峰說道。

「啥意思,我怎麼樣意思?」葉凡哼了一聲,知道這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沒啥,那雷陰九龍丸弄兩顆給龔頭兒就算是完事了。而且,這次去三毒教不是也犧牲了兩位預備隊員。兩名隊員可都是三段頂階的。」李嘯峰乾笑了一聲。

「暫時估計是沒辦法,我還沒找到配製的葯。沒藥的話即便是那位老前輩也沒法子是不是?不過,一旦有了葯我不會小氣的。」

葉丹講道。

謝謝『靈心莉莉,打賞,狗哥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