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六十六章同嶺出大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六十六章同嶺出大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就好。對了,你抓緊去吧,你的手機在龔頭兒哪裡。他同意你們出院了。這個,估計他也是見攔不住你了所以不留你了。其實,龔頭兒也是真心關心你。」李嘯峰講道。

「那我先出了。」葉凡說著站了起來,拿起文件袋子到了外邊,把張強等人找了過來。

當張強看到裡頭的任命書等,一時是眼淚直冒。

地一聲,令大家大跌眼鏡的事發生了。張強這個大男人居然掉淚了,說道:「謝謝您了葉哥,您永遠是張強的親哥。別的我講不來,我……這……」

「到底咋回事兒,搞什麼搞?」王仁磅聳了聳肩膀,問道。

「兄弟還講這些幹嘛?張老弟,咱們馬上過去。」葉凡沒理王仁磅,拉起張強兩人飛快的走了。

「玩什麼,跑得比兔子還快,怪了……」藍存鈞也是一臉的迷惑。

「估計是有花姑娘了,這兩丫的,見色忘友的貨。」王仁磅聳了聳肩,一臉的鄙視。

「沒錯,估計是1藍存鈞也差不多表情。

進了a組總部。

葉老大一臉尷尬的進了龔開河的辦公室,說道:「龔頭兒,對不起,我太衝動了。我現在收回昨天所講的話。」

「現在知道錯了?」龔開河一邊示意葉凡和張強坐下,一邊說道。

「我錯了。」葉凡說道。

「中良肯定跟你們講過什麼了。唉……」龔開河嘆了口氣,說道,「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小葉,經后少發些脾氣,脾氣發多了一來傷了同志們的感情,二來也傷身體。當然,在這件事上我也有私心。但那也是沒辦法的。」

「龔組長,你先前跟我們明講就是了。我們都非常尊敬鎮將軍。何必還繞了這麼大一個彎兒,還搞得誤會連天的。」葉凡說道。

「這事叫我怎麼講,我不想把這種私事擺在桌面上講。而且,我雖說有點私心。

但今天當作張強的面我也會講。錢森同志也是位好同志,就是撇開鎮將軍那一頭來講錢森同志也完全有資格晉銜。

我知道,你們都不錯。不過,名額只有一個。總得讓另外兩人失望是不是?我是希望你們能理解當領導的苦楚。

人常說一碗水端平。這話講來容易做起來難埃」龔開河講到這裡,伸手輕拍了拍張強的肩膀。說道。「張強,你為a組也是出生入死。到現在身體內的毒還沒有清除掉,我心裡難過。

你放心,在你的身體還沒完全康復之前a組會負責任到底的。專家們也還在研究辦法,這事,估計,主要方面還得落在葉凡身上了。還有。你的事很快就要落實下來了。上頭說是特事特辦,估計這幾天就有動靜了。

希望你在新的崗位上繼續努力工作。不管你在什麼地方。都是為國家工作是不是?」

「謝謝您龔將軍,我會的。」張強唰啦一聲站起來了個標準軍禮。

「你能有這樣的好兄弟我很高興。」龔組長看了葉凡一眼講道。

「葉哥永遠是我的哥。我的親哥。」張強說道。

爾後,政治部的一個軍官過來帶張強去辦理一些移交等方面手續了。而李嘯峰也進了龔開河的辦公室。

「車一刀的情況好像不怎麼好,昨天晚上專家們對他全身進行了檢查,發現中毒很深。不但皮肌裡面藏有毒質,就是內臟許多器官也給毒素給感染了。他的身體組織中有七成都壞掉了,如果不能及時的解決掉這個問題,估計他活不過兩年時間。」龔開河皺起了眉頭,這個,剛弄進來一個高手居然是個快要沒命的人。龔開河心裡自然不痛快著了。

「他在毒蛇之窟跟幾萬條毒蛇生活了幾十年,而且都是生吃蛇肉。身體內積蓄毒質下來完全正常。他當初自己也講過,估計活不到二年時間。這個,估計要解決他的毒質要從根源上去想辦法了。」葉凡也是一臉凝重的講道。

「根源,小葉,你的意思是回到三毒教去找?不行,太危險了。這次你們能活著回來是萬幸了。你再去,那絕對是自投羅網了。這法子絕對不妥。」李嘯峰趕緊說道。

「嗯,那個地方是不能去了。這個法子根本就行不通。另外再想辦法吧,咱們不能白白給人家送菜去。」龔開河也點頭說道。

「張強也中毒,車一刀中毒更深。我試了試,至少,在幾個月內我是沒辦法解決了。

三毒教既然如此的為惡,我想,寮國政府對他們也相當的頭疼。既然咱們知道他的準確地點,不如把這事透露給寮國政府。

讓他們派軍隊去圍剿了就是了。到時,咱們摻雜其中見機下手把辦法拿到手。」葉凡說道。

「估計這法子就宗無秋自已能行,咱們什麼人能把宗無秋解決掉?更何況,宗無秋曉得他們的總教地址被暴露了。

估計你現在再去的話人家早挪窩子了。狡兔三窟,三毒教經營了幾百年,難道沒有想到這一點。

估計,他們退身之處早建好了。只不過一直沒有啟用罷了。更何況,這事,即便是咱們知會了寮國政府,他們也未必會全滅了他們。畢竟,這裡頭牽扯著太多的東西了。到時真惹怒了三毒教到處放毒害人那豈不是更麻煩了。」龔開河講道。

「這事還真是棘手,找不到宗無秋就沒辦法解毒。難道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大高手沒命掉。

而且,車一刀好像並不老,還是可以為咱們a組工作上一些時間的。至於說寮國,他們自已根本就沒有幾支正規部隊。

去惹三毒教,估計他們不願意去招惹這個麻煩事的。雙方這麼多年都能相安無事下來,估計心裡早已經形成一種默契了。

而且,我懷疑寮國政府的特殊組織早就知道三毒教的存在。只不過他們不願意管而且也管不了罷了。」李嘯峰說道。

「實在不行乾脆登門拜訪五毒教,既然五毒教的實力比三毒教更厚重一些。而且龔秋還煉成了毒人,沒準兒龔秋有辦法解決車一刀的問題。」葉凡說道。

「我看這個法子不錯,五毒教咱們是曉得他們的。這事,我可以去跑一趟。」李老說道。

「李老,你去啥地方找五毒教?」龔開河皺了下眉頭問道。

「他們不是辦得有公司嗎?咱們找公司的負責人就是了。」李嘯峰講道。

「咱們雖說掌握了一些五毒教的資料,但也並不是很多。而且,五毒教的總部在什麼地方就是咱們也沒搞清楚。

我看,他們那個明面上的總部估計不是真正的總部。不過,倒是可以先接觸一下。

這樣吧,我安排東洪同志陪你一起去一趟。看看他們怎麼講再說了。不過,我是擔心見不到龔秋本人。

此人年歲相當大了,聽說七十好幾了。在不在教中都難說。」龔開河講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如果能及時治好車一刀的病也能讓葉凡同志少幹些事。

不然,一旦騰各的信息確認后,估計,英聯邦那邊還得葉凡去跑一趟。

昌背山之秘困擾了咱們幾年了,再不解決咱們一直駐守著一個團也浪費咱們的精力和時間。

而且,昌背山之秘猶如一枚不定時的炸彈,誰曉得關東軍的那些傢伙搞了些什麼噱頭。不管有沒收穫,解開秘密是我們今天要辦的一件大事。」

「這事如果就在最近恐怕我是抽不出時間來了,畢竟今天都14了。初八就上班了,我再不回去也說不過去。一個市委書記經常玩失蹤也不大好。再說了,同嶺那邊也有一大攤子事在等著我。我總不能把同嶺幾百萬人全給拋了。這事,最好還是另外派人去辦。」葉凡說道。

「不急,你先回同嶺。估計這事得等到五六月份了。到時我們再給你找個理由可以正大光明的離開同嶺一段時間嘛。

再說了,你哪次執行任務不是我們支使相關部門的同志暗中給你們省委打的招呼。

正常嘛,以前你在魚桐破案子出了名氣,倒是好找噱頭。叫你回來協助紀委辦案子這個玩頭是最好找了。」龔開河說道。

葉凡終於拿回了手機,剛坐進車子趕緊開機。

不得了,一下子發現了上百個未接電話。

大多數是包毅打過來的,接下去就是米月跟王龍東以及喬圓圓等人了,還有王朝的。

葉凡決定先給包毅打個電話問問。

剛接通就聽到包毅大聲而焦急的說道:「葉書記,你執行任務回來啦。趕緊回來,同嶺這邊出大事了。」

「出什麼大事了?」葉凡心裡一緊,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們對我下手了,這些傢伙陰埃初八上班,初十那天省公安廳的胡貴天等人聯合同嶺市委組織部以及省委組織部的一些同志就到了同嶺。

反正放了一大堆屁。說是廳里需要我這樣的幹將什麼,直接就把我調回省廳刑警總隊了。

而且要求我馬上移交,11那天就要回省廳報道。不然,將視著抗命要給處分什麼的。」包毅憤憤然講道。

「你現在總隊幹什麼?總不會又回去打雜了吧?」葉凡問道。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