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六十八章火越旺越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六十八章火越旺越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中組部那邊估計你還是有辦法的,畢竟你跟喬家大院這層關係擺在哪裡的,一個司長位置不是很扎手。這邊,我只能講話講到這裡為止了。」風清錄說道,傍晚的時候葉凡終於回到了同嶺市。

已經是飯點了,王龍東早就訂好了包廂。

包毅也暗中回到了同嶺,包廂里坐著的都是葉凡在同嶺市的班底。比如,米月、玉春風、呂林、包毅、喬河。

「市裡情況怎麼樣米月?」葉凡問道。

「新龍街改造已經進入尾聲,一切進展順利。只不過包局長突然被抽走,這個,太詭異了。

沒有了包局長配合,好多事都不好開展。寧滿此人很不好講話。有事找他派些人過來他是七推八拖的,等事結束后才會出現的。

而且經常甩臉子,說什麼公安不是打雜什麼的。」米月說道。

「寧滿以前是高成的人,高成走了,他應該有找到新東家了吧?」葉凡淡淡的哼道。

「嗯。」玉春風點了點頭,講道,「寧滿沒有選擇向孔端靠攏,他找的新東家似乎是車軍。估計,這裡頭是不是有什麼貓膩。」

「他跟孔端圈內的遲浩強合不來,老遲這次又沒兼任上公安局長一職,心裡肯定相當的不滿了。

而且寧滿又不是孔端圈內人,老遲這不滿發展到最後會爆發出『火花』的。

所以。老遲這種心理咱們倒是可以善加利用一下。讓他跟寧滿好好的掰掰手腕,咱們也好坐收漁人之利了。」王龍講道。

「不一定,孔端會控制住老遲讓他別玩得過火的。不過,兩人要噴火也不難嘛!

寧滿此人脾氣也是相當的臭的,而且,這次他能上去,估計跟陳旭以及胡貴天這兩個人的大力相捧是分不開的。

而且,我隱隱感覺到這事的幕後操縱者並不止於陳旭。而是另有其人。」葉凡說道。

「會是誰呢?」呂林摸了一下腦袋。

「這次的導火索我想是不是因為章河市政法委書記唐家的唐楚。因為唐楚公然在公安局內打人傷人被我抓了。

唐家找了許多人來講情,結果都被我給回了。沒辦法之下他們玩了手移花接木之術。

把我給弄走了。而唐家的靠山大家都曉得,應該是建設部那個孔家。

不過,有一點我很不解。孔端也是孔家人,如果說是孔家在背後搗鬼的話為什麼不讓孔端圈內的遲浩強上去而讓寧滿上去了。

寧滿有什麼?而且他還是高成的人。高成又倒了,寧滿只不過是一隻喪家之狗罷了。跟遲浩強相比顯然不如遲浩強的資歷跟背景深了。」包毅講道。

「省公安廳的楊逍很喜歡寧滿,不過。現在變得的確複雜了。從明面上講寧滿應該是胡貴天和陳旭聯手搞上去的。

而孔端估計先前也掙扎過,不過。胳膊肘兒拐不過大腿。最後也是默認了。

如果陳旭和胡貴天都是聽了孔家的話才出手的,那至少說明了一點。就是孔家圈子內部也不一定和協。

至少,陳旭跟孔端的態度就不一樣。不過,陳旭跟胡貴天聯手又壓制住了孔端。

使得孔端不得不同意讓寧滿個去。而寧滿怎麼能讓陳旭跟胡貴天如此賣力的相助倒是令人費解。寧滿此人難道有著鮮為人知關係不成?不然,難以解決這個詭異的現象。」葉凡說道。

「是啊,寧滿是高成的人。高成跟孔家根本就尿不到一個壺裡的。如果說寧滿投靠了孔家,這個。估計是不可能。

因為孔家根本就瞧不上寧滿,他級別職務都太低了。孔家隨便的扶植一個也比寧滿強得多。何必要這種無足輕重的小卒。

如果講是高成在相助那更不可能。高成自己是混菩薩過河了哪還有本事拉寧滿一把?

而高成後邊的人也不可能伸手的,寧滿根本就不夠人家伸手的份量。」王龍東想了想說道。

「也許是唐家喜歡寧滿。而唐家跟孔端雖說都是孔家圈內的。但唐家跟孔端並不和拍。這次是他們內鬥的結果,反倒是唐家佔了先。畢竟,利益各不相同。」包毅說道。

「有道理啊1米月點頭道。

「葉書記,難道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唐楚逍遙法外?這個狗東西完全達到了判刑的標準。

本來一切手續我都辦好了,只不過被市檢察的安明這老傢伙一直給拖著了下來。

要不然這年一開初就可以讓唐楚上法庭了。給安明一扣一拖,想不到他們玩了招釜底抽薪把我給挪走了。

寧滿一上台,什麼事都給他抹得差不多了。這個混賬東西,眼裡根本就沒法律。」包毅憤憤然講道。

「唐楚的相關證據你有沒保存住?」葉凡問包毅道。

「自從宣布過後我就曉得他們會放了唐楚,所以,我把證據全給轉移了。另弄了份半真半假的擱公安局,估計早給寧滿破壞得差不多了。」包毅講道。

「只要有證據咱們就不怕,這個,秋後一起算賬。不過,寧滿此人既然如此的討厭,那就得堅決拿下了。」葉凡一臉嚴肅的說道。

「寧滿嘎不了幾天了,我這邊的證據也搜集得差不多了。」王龍東突然陰陰的一笑。

「我看過了,也在暗中核實過了。不過,還差一個關鍵人物沒到手。一旦那人回來咱們抓了一審就差不多可以出手了。」包毅講道。

「還有一個關鍵問題,就怕寧滿倒了包局長也回不來了。估計,這同嶺市公安局長得另外換人了。咱們事先得把這人選給挑出來才行。」王龍東說道。

「嗯。包毅回來的阻力很大,基本上不可能了。這另外的人選一時還真難以找到。這個,如果能連遲浩強一起給拿下了那就更好了。對於副廳級人選咱們倒是好辦一些。」葉凡說道,他想到了王朝。

「葉書記,我最近倒聽說了一件事。沒準兒咱們可以用用。」這時,想不到一向不開口的呂林司令員說道。

「噢,呂司令,說來聽聽?」葉凡笑道。

「寧滿雖說上任才幾天。聽說跟遲浩強這個市政法委書記已經掰過一次了。」呂司令笑道。

「幾天就開始了,不會這麼快吧?」喬河忍不住問道。

「還真就這麼快了。」呂司令笑了笑,看了喬河一眼才說道,「這事兒估計包隊長也知道。」

「嗯。」包毅點了點頭,說道,「是『玩過』一次了,就是前天。估計是遲浩強一直在吃味兒。所以心裡不怎麼舒坦。

剛好遇到市裡發生了一件事。只不過是兩家鄰居因為宅基地打了起來。一家姓王一家姓李,結果李家報警了。不過。因為這大年還沒過完。

結果是幹警們出警也較拖沓。表面上看去是這樣,其實不是。因為王家在安樓區公安局有親戚當官。

而這次的事其實是王家不對,而且還兇巴巴的打傷了人,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

王家有人在公安局自然辦事就拖拉了,直到拖到昨天早上才派了兩個幹警過去了解原因。

而且,那幹警過去表現很明顯著就是偏向了王家一方。李家自然不服氣了,而正好碰上李家居然七彎八拐的找上了遲浩強。

好像講還是遠方的親戚。而遲浩強那是勃然大怒。直接就氣沖沖的到了市公安局。當眾質問寧滿是怎麼管理下屬的。

而寧滿辯解說是自己才接收公安局,正在熟悉什麼的。遲浩強更怒了。指責寧滿說是你以前這個市公安局的常務副局長光占著茅坑不拉屎是不是白當了。

寧滿當即也火大了,說自己即便是白當了也比某些人連茅坑位都沒得占的強得多。

這個。當然是暗指遲浩強空掛著一個政法委書記頭銜沒點屁的實權。連個公安局長位置都撈不到手。

這下子可是踩中了老遲的尾巴,當即是連連拍桌子指著寧滿大聲的訓叱了起來。

結果估計是有人打了電話給孔端,孔端來了電話遲浩強才氣呼呼的走人了。

不過,走前遲浩強還是甩了一句狠話,所以要狠緊幹警素質教育,該負責的一定要追到底什麼的。而寧滿也**的回答說是『請便』。」包毅笑道。

「老遲的火氣是越來越大了。」玉春風笑道。

「寧滿的火氣也不小嘛,不過,看來,兩人真有成水火之勢了。」葉凡也說道。

「而且,在昨天晚上還發生了一件事。寧滿不是有個弟弟叫寧東,開了個『順風汽貿。

在章河市那邊也相當的囂張,而且,那錢也賺了不少。而遲浩強老婆娘家兄弟叫楊沖,也就是遲浩強的小舅子了。

楊沖本來是在同嶺市發展,專門搗騰轉手的土地買賣。他乾的是空手套白狼的把戲。

經常是扯著老遲同志的大旗去辦事。人家土地局的領導都曉得他跟老遲的關係,所以也是睜一隻眼閉上一隻眼。

而這次楊沖居然撈過界了,把手伸向了章河市。而且,他瞧中的那塊地皮居然跟寧東撞車了,因為寧東也正想拿下這塊地皮擴展他的汽車生意。

結果,這早先就有了矛盾到昨天晚上激發了。兩伙人在歌廳是大打出手,聽說還傷了好幾個。

因為當時軍分區有個軍人同志在場看見了,今天閑談時跟我談起了這事。」呂司令說道。

「呂司令的意思是不是要利用寧東跟楊沖的矛盾,進一步激發寧滿跟遲浩強的矛盾?然後咱們才好下手。」葉凡笑道。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