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六十九章捅到哪裡好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六十九章捅到哪裡好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沒錯,相信折騰到最後雙方都會往後面搬人。楊沖必搬遲浩強,而寧東必搬寧滿。讓他們的火越燒越旺些,最後雙方**最好了。」包毅哼道。

「你們說楊沖乾的事有沒遲浩強的份頭在裡面?」葉凡突然問道。

「對呀,莫非跟遲浩強也有關係。那咱們就同時抓到兩條大魚了。乾脆來狠點,一鍋端了他們倆個。

既打了孔端的臉也打了陳旭的臉。而且,還要打得他們連苦都倒不出來。

到那個時候,葉書記有推薦人手,他們一時半分兒也緩不過神來,只好眼睜睜看著咱們的同志上去了。」包毅恍然大悟樣子一拍腦袋瓜。

「對了,玉市長,紅谷寨現在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剛過年,萬事才開頭,初八那天我就下去過了。他們還真有幹勁,我真是感動。

他們居然不過年,聽說從初三開始,三叔公跟馬校長帶頭,由寨子里選出了強勞力,他們睡在小公路邊而且帶窩頭跟水來就到小公路處開挖了。

說是他們沒炸藥只能是把能挖掉的能整平的先弄一下。至少後面小公路全面建設開始時能省些錢跟勞力什麼的。」玉春風很是感慨的講道。

「谷溪壩子的鐵閘門裝上了沒有?」葉凡問道。

「紅谷電站的人也很有幹勁啊,大過年的居然花了三倍的工錢請到了勞力來幹活。連過年那天都在清理山體滑坡下來的石頭以及修理公路。電站站長也沒過年,大年那天還在工地監督著加快進度。

前二天這公路已經給他們清理了出來,聽說閘門已經快運到同嶺了。估計不用10天就能重新裝上去。

而且,這谷溪的水給放了十幾天了也快到壩底了。因為後來他們把水閘全部都打開了,估計是方便安裝閘門了。」玉春風講著講著就皺起了眉頭。

他看了葉凡一眼,說道,「紅谷寨的老百姓這年過得很痛快,就怕再過得十幾天沒有了水這心又得糾結了起來。唉……這真不是個辦法。總得想出個法子把這個問題徹底解決掉才是。」

「解決掉,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你看到沒,紅谷電站的上級公司萬勝集團總裁柳西河那是擺明了要跟葉書記打擂台。

這山體滑坡了,一般的人都不會大過年的請人去整理。又不是軍事設施要得那麼急。

而且,紅谷電站又因為安全原因暫時被停產了,你那麼急著把路修好把閘門裝上不就是為了攔水發電了。

可是你這水攔來根本就發不了電,那你這水攔來幹什麼?難道是擺著好看。攔多了壩子裝不下還得給放了。

三倍的工錢啊,人家柳總是錢多得發燒了。他在跟葉書記較勁頭。人家柳總身家有著十幾個億。不差那點錢。要掙回的就是個面子。」包毅冷哼道。

「嗯,好像是這樣子的。不然,也絕不可能花這麼多冤枉錢了。這下子還真是難辦了,10天後估計就得斷水了。不過,這壩子下邊電站沒辦法開工水用不掉,要是貯滿了那豈不是還得排入谷溪之中嗎?」米月有些疑惑。

「不一定,我查過了。他們很陰。」包毅搖了搖頭。

「怎麼陰?」葉凡冷哼道。

「他們在引水渠那邊又開了一個口子。估計就是用在谷溪壩子貯水滿後用於排泄的。到時,那股水可是沒經過谷溪。直接進了下游主流河道『索河』。這水人家擺明了是白白浪費掉也不給紅谷寨的寨民們用。太他娘的氣人了,居然陰毒到這種地步。」包毅說道。

「柳西河要跟我打擂台。那就好好來一番拳腳。」葉凡冷哼一聲,把茶杯頓在了桌上,問道,「包毅,紅谷電話賤賣的事查得怎麼樣了?」

「查到了相當多有用的線索,不過,在調查過程中我發現跟咱們想象中的有些出入。並不如我們想象中好像是其中貓膩很大,似乎是官商勾結賤賣的。這個,當然其中有問題,不過,問題沒有我們想象中那般嚴重。」包毅說道。

「噢,先說來聽聽?」葉凡微微一愣心裡有些鬱悶,如果電站賤賣的事其中貓膩不是特別的大,那還怎麼才能搬倒柳西河拿回電站。拿不回電話那還怎麼還水於紅谷寨民,這其中牽扯的東西就相當的大了,而葉老大將失去制衡對手的尚方寶劍……

「其中原因相當的複雜,經過核實,紅谷電站95年時建去5800萬。除了縣紡織廠拍賣所得的1000萬以久其它的錢都是縣財政或者以銀行貸款方式貸的。直到2000年賣給了省城的萬勝集團時還有2000萬的貸款沒有還掉。」包毅講道。

「電站沒利潤嗎?怎麼五年過去了貸款還沒還掉?」葉凡哼道。

「建電站時貸的是3000萬,五年時間也還了1000萬。這是明面上的還貸,其實,這1000萬根本就不是紅谷電站賺的錢還掉的。

當時也不曉得是怎麼搞的,這電站建來,從表現上的賬目看是有賺到錢。

剛開始時一年的利潤估計有一千多萬。不過,因為紅谷電站塞進忍多了。

一個小電站居然有著五六百號職工。光是一年的工資下來都得七八百萬。再加上當時是縣辦企業,這吃吃喝喝的就多著了。

只要有領導到電站都得喝酒加跳舞了。不要講領導,就是電站所在地的村委幹部都能到電站請客吃飯,吃完嘴巴一抹就走人。

所以,加上吃的喝的用的花的,這一千多萬用光了還不算。

縣裡每年還得下拔200萬左右去填這個窟窿。而縣裡每年抽了400萬左右款子給紅谷電站,說是補貼因安排下崗職工而負債的紅谷電站。

而紅谷電站每年僅還了200萬的銀行貸款。當然,利息也是由電站出的。

這樣算下來,五年時間,紅谷電站不但沒還了一分錢,而紅嶺縣縣政府每年還得貼進去400萬。」包毅剛講到這裡,葉凡忍不住一巴掌就拍在了桌子上罵道,「這群混賬東西1

「是混賬,簡直把國家的財政當作自家的錢袋子。」呂林也罵道。

「所以,到2000年賣電站時縣政府的理由有一條就是紅谷電站現在已經成了紅嶺縣的大包袱。

縣裡每年都得砸進去幾百萬。如果賣掉的話反而能為縣政府減負。而當時這電站賣給萬勝集團的實際價格是4600萬。

而且,還要求萬勝集團把紅谷電站欠縣建設銀行的2000萬貸款以及當年的利息都給還清。

這樣一結算,萬勝集團實際上是付了接近7000萬才拿下了紅谷電站。而且還要吞下原電站100名職工。」包毅說道。

「就是7000萬來講紅谷電站也不止這個價碼吧?」王龍東問道。

「當然不止,關於此事我還請教過省里這方面的權威專家。通過我提供的各種數據的匯總。專家得出的結論是2005年紅谷電站至少可以買1.1個億。專家講這還是比較保守的數字。畢竟我提供的數據還不是很完全。限於條件,有好些資料都是我在暗中調查得到的。」包毅說道。

「那就按1.1個億來講,這其中也有著4000萬的差價啊?」喬河忍不住問道。

「這4000萬就是貓膩了。估計也是當時的紅嶺縣委書記鄭滿,縣長常青,縣電業局局長楊理才高升的原因罷。」葉凡冷哼道。

「葉書記,這事,關鍵是鄭滿他們怎麼樣跟柳西河搞在一起的。這中間肯定有中間人,這中間人又是誰?如果說沒有中間人那絕不可能。就憑柳西河也不可能把他們三個都推上去。」王龍東說道。

吃完飯後包毅跟王龍東跟著葉凡到了家裡。

「可以拿下鄭滿他們幾個沒有?」葉凡問道。

「可以抓了,不過,我覺得,這事,是不是暗中進行。一旦審出三人的貓膩,就可以直接逼柳西河了。」包毅說道,「而且,現在寧滿在當家。如果由市公安局出面估計這事是辦不好。」

「不必,既然他們把你挪到了省廳。你現在可是省廳堂堂的刑警總隊第一副總隊長。

這件事既然發生在同嶺,同嶺市公安局出面還帶得有點嫌疑。由省廳出面調查也完全正常。

至於怎麼樣搞上去你操作一下就是了。不過,好像也不妥當。你是刑偵副總隊長,這案子好像是屬於經濟的範疇。」葉凡說道。

「沒錯了,應該是經偵總隊和省紀委的範疇。而省廳經偵總隊是由楊逍副廳長負責的。

此人是寧滿的靠山,前次還跟你因為寧滿和我的事發生過爭執。要他出面指示經偵總隊出馬調查那是絕不可能的。

估計會越搞越糟。這事,我也早想過了。真是相當的棘手埃如果我在同嶺當然就好辦了,我自個兒出馬就行了。

以我現在的身份在明面上搞不合適。」包毅是一臉的難看。

「省公安廳行不通,不如找省檢察院的反貪局怎麼樣?」王龍東問道。

「這個我也打聽過,不過,沒有任何交情。而且,胡貴天幹了這麼多年的省廳領導,跟省檢察院的關係很鐵。就怕他們會互通消息,這案子還沒開始辦理人家早把證據抹得差不多了。哪咱們還不白忙活了。」包毅說道。

「省檢察院的負責人是誰?反貪局長又是誰?」葉凡問道。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