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七十一章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七十一章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講到這裡崔揚頓了頓喝了口茶,馬上又指著帶來的幾個人說道:「孔市長,這幾位都是火電項目方面的專家。

是田省長親自作了指示從相關部門挑選出來到同嶺來協助你們干好籌備工作的。

從明天開始,幾位專家將全面考察牛家坪的籌備情況。希望你們一定要配合好專家搞好先期的籌備工作,爭取一舉拿下火電項目。

為此,省政府也相當的重視。田省長親自挂帥成立了指導組。而今天田省長沒空先叫我下來了,估計過幾天田省長也會親自過來看看。

一旦條件成熟,這邊就會聯繫遠東電力集團請他們的考察團下來看看。

同志們,省政府如此的第二千四百七十一章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重視這個項目,而且咱們也花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

所以,咱們務必一舉拿下。不然,咱們沒辦法往田省長交待,沒辦法向省政府交待。希望同志們都要慎重對待這件事。」

孔端終於是聽明白了,原來這火電項目省政府也想插上一手了。而且還是由常務副省長田初一同志親自挂帥的。而崔揚就是專門協助田初一開展工作的副秘書長。

其實就是田初一的代言人,孔端隱晦的看了葉凡一眼。這貨差點咬牙切齒要上前跟葉老大pk一回了。

此一刻,他終於明白被葉某人耍了。明白了為什麼葉凡自己不挂帥火電項目而把這個大桃子讓給了自己。估計是早曉得田省長有這打算。

這樣一來。市裡的籌備小組差不多就是幹些具體活計。而指導小組卻是省政府。

而經后這項目落實下來后省政府得大頭。而市裡只能是分到一杯羹了。

孔端後悔得直想去撞牆,本來以為掛了個好彩頭而讓紅谷寨的項目給了玉春風。想不到結果卻是如此。第二千四百七十一章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

「崔秘書長,其實我們早就盼著省政府能下來指導我們開展工作了。只不過一直你們都沒下來,知道你們忙。

所以,我們只好自己掄胳膊上陣幹了起來。如果有什麼不當之處請省里來的專家一定要指出,我們馬上整改。

而我雖說是挂帥指揮,但市裡的事也特別的多。而從牛家坪前期項目投資都是王龍東同志在親自督促。

所以,一些具體的事王龍東同志較熟悉。如果需要整改什麼請專家們給王龍東同志講清楚。

如果需要我孔端配合。請千萬別客氣。」孔端這話是不陰不陽的,而且,似乎有指責崔揚他們來得太晚了一些。

而且把王龍東推向了前台。孔端的意思很明白,要打屁股的話你們打王龍東屁股去。到時有了『果子』我孔端也要沾上一點。

「呵呵呵,孔端同志,你估計是誤會了。我們省政府指導組只是下來協助你們指導籌備的,並不是以我們為主。

田省長有交待過。什麼事都得以同嶺市為主。關於指導工作方面我們只是專家組針對一些火電項目的硬體設施進行指導。

至於說找合作夥伴這些都得你們自己去干。一句話,我們下來是協助你孔端同志開展工作的。

而主力軍還是你們嘛!所以。我希望孔市長能時刻關注著火電項目。」想不到崔楊居然笑著說道。

「哪能這樣子。崔秘書長,你們是省里來的領導,當然得以你們為主了。我們同嶺市政府全力配合省里來的領導專家們搞好牛家坪火電項目的前期籌備工作。」孔端趕緊說道,葉老大在心裡鄙視了這貨一句是『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罷了』。

「好了,這事就不要說了。田省長有親自指示,要求同嶺的同志們務必拿下這個項目。

而且,羅書記和齊省長都在關注著這個項目。這個項目能拿下。也算是我們晉嶺省今年的大事件之一。

對於拉動同嶺經濟有著巨大的推動作用。同志們哪,一定要抓緊時間。開動腦子,想方設法把遠東集團的票子留在咱們同嶺。

田省長還講了。這個項目是葉書記發現的,如果能拿下來葉書記功不可沒。

而王龍東同志搶在了時間前頭,這種對工作的積極性以及獨到的前瞻性眼光很好。

今天下來看到同嶺市如此的重視這個項目,我心裡很高興。我會向田省長如實的彙報這個項目的進展情況的。」崔揚的話很有鼓惑性。而且並沒提孔端,好像是對孔端剛才言論的批評。

回到辦公室,孔端一巴掌拍在桌上罵道:「小人1

「咱們都被玩了。」畢雲理推門而進,憤然說道。

「本來這事開始時我總覺得有些詭異,這個項目是葉凡發現的。怎麼到頭來他把到手的好處卻是全往我手裡塞。

什麼時候葉凡同志變得如此高尚了?現在我總算是明白了,省里一插扛子,這項目還有多少由頭留給咱們同嶺市。

你看到沒,崔揚那老傢伙還說這事是葉書記什麼什麼的,我呸1孔端真往地下呸了一口,這貨實在是氣極了。

「沒錯,崔揚那話講得多動聽。省里下來協助,協助個屁!你們是省里領導,下邊人敢指揮你們嗎?」畢雲理說道,看了孔端一眼,說道,「乾脆這高速公路項目咱們也撒手不管了,反正也弄不下來。宋香君那娘們連面都不給見。這事,八成是沒戲。」

「老畢,你這種思想可是要不得。你沒看到,姓葉的已經把咱們逼上梁山了。

崔揚的話你沒聽明白嗎?這事,羅書記和齊省長都在關注著。而且還要務必拿下。

他們都關注著盯著。咱們不賣力這日子會好過嗎?到時人家可是會把咱們倆都套上一大堆罪名的。

你看,就是在籌資一塊咱們腳步稍微慢了一點,崔揚不是就點名批評了咱們在思想上認識還不夠,好像咱們不夠賣力似的。

所以,你還想撂挑子,估計這頭上帽子都得飛了。這事,唉,咱們都是苦命。為他人作嫁衣。

這都什麼跟什麼,想不到那小子年紀輕輕的卻是如此的陰毒。我孔端倒真的領教到了什麼叫做『嫩鳥』更毒。」孔端哼道。

「哼,就是老遲這人太可氣了。我倒他怎麼樣見到宋香君。我老畢的『強哥』如此的好當嗎?扯蛋嘛1畢雲理轉爾說道。

「老畢,你跟老遲都是同事加朋友,可不能因為此事而心生疙瘩。這個,有人正好看笑話了。咱們都是一個團體,絕不能讓人鑽了空子。一旦你們現個鬧騰開了。咱們的力量就給內耗了。到時散沙盤會給別人各個擊破了,這種狀況不可齲」孔端勸道。

「你看到沒老孔。不是我要跟老遲怎麼樣。是他先埋汰我的。我曉得,老遲是因為沒有能兼任公安局長心裡有怨氣。

可這也不是咱搞的事兒,再說了,我老畢也沒這能耐能決定市公安局長位置的任命的。

他憑什麼把別人處受的氣招呼到我頭上。有本事衝車軍發去,最近寧滿跟車軍可是同穿一條褲子了。

老孔,我看也得找個機會敲打一下寧滿了。這傢伙也囂張得太沒邊了。

不就一個市公安局長,好像他是市委書記似的。」畢雲理講道。

「怪了。寧滿上去也不過幾天,難道他惹著你啦?」孔端有些訝然的看了畢雲理一眼。

「惹著我倒沒有。就是看不慣。」畢雲理哼道。

「呵呵呵,老畢。看不慣的事太多了。你都這把年紀了難道還嘔氣?有些人,完全可以視而不見吧。不然,這種氣你都受還不得給氣壞了身子骨,不划算的。」孔端笑道。

不過,晚上的時候葉凡接到省政府辦公廳的電話,要求他第二天去省政府一趟。

第二天一大早葉凡就出發了,早上10點多匆匆趕到了省政府直奔田初一副省長辦公室而去。

「來來坐坐。」見到葉凡,田初一很熱情,招呼葉凡到了拐角處的茶几旁坐了下來。田省長親自煮茶泡茶折騰開了,這個,倒是令得葉老大有點受寵若驚了。

「這大過年的你還要協助紀委辦案子,真是難為你了。這年沒過好,估計到現在還沒機會喘口氣吧?」田初一一邊泡茶一邊笑問道。

「還行,上頭需要,我也沒辦法。這個,人怕出名豬怕壯。以前在粵東魚桐破了案子。

就此一下就讓紀委的同志給盯上了。時不時會要求我協助辦案子而秘密失蹤了。

就是公安部那邊有時也會抽我去協助破案子。而且,以前在魚桐時給我掛了個警務督察室副主任一職到現在也還沒拿掉,一直就這樣掛著的。

所以,他們叫起我來倒是硬氣得很,說我還在部里掛著職務嘛,部里有需要我就得去什麼的。

還講這是我份內的事,這份內的事也太多了,忙得大過年的都不得消停。」葉凡嘆了口氣,給解釋了一下。

這個,絕對是龔開河支使紀委的同志乾的,當然是為自己過年去三毒教請的假玩的一個噱頭罷了。

「呵呵呵,這說明上頭重視你嘛。年青人,多幹些沒有壞處的。就是從積累工作經驗一塊來講也貝暮么Φ摹

經驗足了,干起工作來是不是得心應手了,工作幹得出容易出成績,成績一出領導不就看中你了。

所以嘛,你的提拔之路是不是速度比別人同志快了不少,這個,跟你干工作份量多是有關係的。而且,你看看,我還沒這機會呢?」田初一笑道。

「那以後還有任務時就請田省長出馬了。」葉凡開玩笑道。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