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七十三章這也叫佔便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七十三章這也叫佔便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好吧,這個,我得回去做做孔端同志的思想工作了。不然,就怕同志們想不開有怨言。」葉凡嘆了口氣。

葉凡曉得再講下去只會給老田同志留下不好印象,只好鬱悶的走出了老田的辦公室。

「這才是好同志嘛……」身後傳來田初一同志讚許式的笑聲。

「好個屁……」葉老大的賊耳朵當然聽得到,不由得暗自罵了一句。

齊振濤白天很忙,葉凡只好守株待兔了。晚上七點終於等回了齊振濤。

「老齊,小葉在家裡都等了好幾個小時了。你也不早點回來,讓人家久等了。」風雅梅一邊接過齊振濤脫下的風衣,一邊數落道。

「我知道他來幹什麼,沒事,你給我泡杯茶。要不是因為他候著的我現在還回不來。這事啊,特別的多。」齊振濤點了點頭進了大廳。

「齊叔。」葉凡趕緊站了起來打聲招呼。

「看你這一臉的『菜色』,是不是來告狀的?我這裡可不是法庭,要靠上法院去。」齊振濤居然呵呵笑著示意葉凡坐下。

「齊叔,你知道這事了?」葉凡問道。

「當然知道。」齊振濤點了點頭看著葉凡。

「他們也太過份了,要知道,為了弄下這一個億的錢,我這腿都跑細了。

這是財政部下拔給我們紅谷寨的專項款子,怎麼能挪用呢?要是惹火了財神爺們今後就沒有第二批款子那就虧大了。

而且,紅谷寨搞得好的話今後應該陸續還有款子到位的。」葉凡一臉鬱悶的講道。

「怎麼能講是挪用呢?」齊振濤盯著葉凡問道。

「這個還不是挪用是什麼?居然還搞了個噱頭玩頻道轉挪。好人他們做荊和著我葉凡被逼給錢了還要表現得自願,這都什麼跟什麼了。」葉凡也反問了過去。

「他們不是拔給你們一個億了嗎?是不是全給你們拿回去了。以前像這種款子省里是會截留一部分的。

這次省里也是考慮到你們的實際困難,所以就不留一分一毛了。這是省里對你們同嶺市問題的重視。

所以,你應該感謝省委省政府對你們工作的支持。怎麼反倒到我這裡來發牢騷了?」齊振濤臉色開始嚴肅了起來。

葉凡心裡一涼,感覺自己是不是掉進了一個圈套里。這事,估計齊振濤也有參與了。這種話老齊同志居然還講得如此的嚴肅。

「給我們一個億沒錯,可是又要求我們給風州地區4000萬。說句實話,這筆錢我們是極不願意付的。

還美其名日『幫扶』。幫扶也是自願的,他們這樣子干是強買強賣,這跟強盜邏輯又有什麼區別?

再說了,這同嶺可是齊叔你叫我來的。干不好工作這不是打您齊叔的臉。

他們這是在拆您齊叔的台。本來想以紅谷寨為契機。好好的把那個地方辦成一個榜樣幫扶區。

這下子突然被抽走了大筆的款子,到時幹得不三不四的還真是不倫不類了。」葉凡的言詞也犀利了起來,反正跟齊振濤關係不錯,最多是挨幾聲罵就是了。

「拆我的台。不不不,小葉,你理解有誤了。」想不到齊振濤居然詭異的擺了擺手。

「我不明白齊叔這話什麼意思,這個明擺著的事。晉嶺能排得上號的幹部都曉得我跟你的關係。我腦門上雖說沒有烙下一個『齊』字,但也差不了多少。我葉凡好歹也是齊系圈內一員是不是?他們這樣子整我。就是要向齊系圈子下手了。」葉凡說道。

「呵呵呵,你講得太嚴重了。實話給你講吧,這件事的始作俑者還是我齊振濤。

這事我跟羅書記商量過了,覺得要扶持風州地區。就得把天風渠先整改好。

這是省委省政府拍板了下來今天必要解決的一件大事。省里估計會下拔三個億。

當然,不光是整改天風渠。省里打算以天風渠為『活血』的生命線,把水渠經過的這一帶地方打造成一條生態發展走廊。

就像你在水州紅蓮區搞的以那條河為紐帶的經濟發展帶一樣。風州地區跟水州又沒得比了。條件跟環境以及地點都不具備紅蓮區的優勢。

所以,我們的主產業是農業為主,並不是像紅蓮區那樣以工業商業為主的。

而這三個億遠遠不夠,所以,不光你們同嶺區要幫扶,其它的,像全省排名第一的省城龍江市,排名第二的雲通市以及你們同嶺市都要伸手共同幫扶風州。

你們算是幸運的了,你看看,沒叫你們出錢,只是把財政部的錢轉了轉手通過你們的手挪過來罷了。

而龍江市跟雲通市他們因為沒有上級拔款,所以,得直接從市財政擠出錢來幫扶。

而且,幫扶的力度並不比你們校」齊振濤一席話出來,葉老大差點瞠目結舌了。

不由得講道:「和著我們出了錢還佔了便宜?」

「那當然是不是?要是沒有財政部這筆款子,你們是不是得從市財政擠錢出來幫扶?

反正都要出錢,而你們的錢是部里給的,這個,當然是你們佔盡了便宜。

更何況,如果沒有幫扶一項的話部里給的一個億你們也不可能完整的拿回去的。

按規矩我們截流上三千萬要不要,這次一分不截流只是叫你轉手,好人給你當了,面子給你做了你還有什麼怨言?

小葉同志,換個思路想想,其實,佔大便宜的的確是你們同嶺了。」齊振濤沒有一頂點不好意思的樣子,反倒是理所當然樣子,葉老大真想上前給老齊同志一拳。

「可是財政部下拔的錢本來就是我們紅谷寨的,如果抽走了我們還不得從市財政擠錢出來,那不一樣嗎?」葉凡問道。

「怎麼會一樣,你看看,你又鑽牛角尖了。人家是沒外援,掏的錢是實打實的財政錢。

而你是從外援處抽出的,當然不一樣了。而且,你這次能弄下來一個億。

你想想,即便是風部長要拿下來也是相當有難度的。為什麼風部長肯花如此大力氣拿下這筆錢來給你們?

呵呵,如果沒有我齊振濤在晉嶺,你好生想想?」齊振濤豪興大發。

「我曉得你齊叔面子大,光是我葉凡算個屁!我是打『醬油』的。」葉凡沒好氣的哼了聲。心裡著實很不痛快了起來,你老齊同志這話也講得太直白了,那是一點面子沒給我葉老大留著。

「你不是屁,你是我齊振濤手下的頂梁大將。你葉凡是屁將,我齊振濤可不成了屁帥了。呵呵呵,小葉同志,可不帶這樣貶低自己的。不就四千萬嗎?拿出你在麻川時的能量來,這個,不算什麼……」齊振濤也給逗樂了。

「那是過去的老黃曆了。」葉凡差點委屈的喊出來了。

「老黃曆也要時常翻翻嘛,實話跟你說。羅書記也相當的欣賞你,其實,這件事對你來講也是一個天大的契機。」齊振濤收斂了笑,說道。

「沒有了款子就干不好紅谷寨的事,干不好紅谷寨的事還有契機,這個,好像有點歪理,不過,齊叔這樣講,我還真想洗耳恭聽了。」葉凡譏諷道。

「你想啊,省里這次的困難主要在風州地區。既然羅書記有如此的決心要把以天風渠為契機把風州地區整個的帶上去。

而這件事我也相當的支持的。田省長也是舉雙手贊成,這對你來講就是一個契機。

你能大力支持風州地區,那說明你葉凡同志在大力的響應省委省政府的號召。

你出的力量越大,羅書記等省委領導自然會瞧在眼中。這個,跟你干好了紅谷寨的事不是一樣嗎?

幹事是要乾的,在這裡干跟那裡干都一樣,關鍵點要讓領導知道你在幹事兒就行了,何必計較在啥地方幹事是不是?

所以嘛,你這腦子要換換,而不要只是著眼於同嶺那個地方。

並且,雖說你不是主要的負責人,但你給了幫助。當然,紅谷寨的事也不能落下。」齊振濤說著看了葉凡一眼,講道,「其實,你也別講我齊振濤偏心眼不幫自己人什麼。

這個,其實就是一個整體跟局部的糾葛罷了。你現在同嶺,你眼中看到的只是同嶺。

而蔡亮在風州,他看到的也僅僅是風州。而我現在所處的位置以及立足點跟你們倆個都不一樣,風州是我的地盤,而同嶺也是。

手心手背都是肉,而且,從全省發展來看。你們同嶺已經跑在了前頭,自然,我們得把重心擱在風州了。

這是省里對全省經濟發展狀況布局的重新調整,是省里今年既定的大政方針。

現在國家也在大力致力於貧困跟不發達地區的發展。比如中西部地區跟沿海一帶相比經濟發展水平就差了幾個檔次。

只有把它們帶動起來咱們的共和國才算是真正的富起來了。少數地區富起來還不能代表整個國家都富起來了。

咱們是社會主義國家,也講求一個均衡發展。當然,這個跟吃大鍋飯不一樣,以少富帶動大家發展。

其實,你們也不用擔心什麼?先富起來的地方絕不會給後來的趕上來的。你們是老大頭,人家在追你們,你們也沒停下,照樣子在繼續發展嘛。

小葉,從現在開始人,你要把眼光放大一些。假如說是你站在我的位置上你應該怎麼樣處理這件事。」

估計是齊振濤感覺口渴了拿起茶來猛灌了一口進去。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