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七十四章要有更高層次的觀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七十四章要有更高層次的觀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接著,老齊又講道:「難道說同嶺的書記是我齊振濤的人我就專門幫他而不管風州死活了。但是從大局來看這是相當不妥當的。

在一定的程度上相幫自己人是應該的。但是,從大局出發就得先把風州發展起來。

你們同嶺是起到一個牽引作用罷了。所以,從現在開始,你就應該鍛煉自己更高層次的大局觀念。

從你的仕途和人脈以及背景來講,走向更高一個層次的領導崗位,比如說副省部級位置那是絕對的。

在那個位置上跟同嶺的位置又有著相當大的不同。你要作好準備,先期把眼光就擱在這種位置上試試。

便於將來真的坐上這個位置時才不會感覺到不適應口當然,你會講我站著說話不腰疼,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什麼的。

實話來講,就是這麼一個狀況。咱們自己人不講兩家話,算是跟你拉拉家常。」

「我也同意齊叔所講的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我現在同嶺的事還考慮不過來,哪有閑功夫去扯全省的大局。

而且,我這人思想有些狹隘,總不可能我同嶺的事還沒幹好專門去相助風州了?

這一點我做不到,我的打算就是把同嶺的經濟帶上去,名次也要上升一些。

等我真有機會坐上更高的位置時我照樣子是這樣子乾的。比如給我一個省長,一個省對全國來講也只是局陪。

一個國家對全球來講也是一個局部。舍球對整個太陽系來講也是局部。

著眼眼前,放眼未來,所以,我自認為局部思想也不能丟了。局部都干不過何能幹好整體。

不過,既然這件事是羅書記和齊叔你以及田省長三駕馬車牽頭搞的。我自然要響應了。

不過,如果我出一個億,那豈不是更是響應省委省政府號召了?」葉凡說道。

眼前也是一亮,估計羅書記也想以帶動風州地區發展為契機搞一個很風光的榜樣下來。

如果自己表現突出一些,正如齊振濤所講的那樣,這個,也何嘗不是一次機會。反正都是幹事,如果幹著領導不痛快著了那這事幹得漂亮時反倒是適得其反了。

「一個億,你小子別跟我打馬虎眼。就四千萬你哭得像死了老娘似的。你小子會那般好心,弄一個億給風州。我齊振濤還真要洗把眼睛刮目相看了。怎麼樣,拿一個億出來讓你齊叔也震驚一下?」齊振濤譏諷著,語態倒是越來越親切了。

「嘿嘿嘿,真有機會時我會幹的,這是響應省委省政府號召嘛。再說,這風州的事干好了,這軍功章有齊叔您的一半也有我的一點嘛。」葉凡乾笑了一聲,心情倒是不那麼鬱悶了。

「我那『一半,都給你,你拿一個億給我就是了。要不,財政部那筆款子你們轉號轉一下就是了,錢就不必拿回去了。正好一個億,也沒必要弄來弄去的還挺麻煩事的。」齊振濤有些狡詐的一笑。

「別介齊叔,我還是先拿回去。四千萬我們馬上轉回來,至於說另外的六千萬,那個,得看我有沒這運氣了。啥時我們同嶺發了財一定給。」葉凡乾笑道。

「行行行,我等你一年時間。到時拿不出來,別怪我要打『屁股,的。

而且,我相信你葉凡同志從來都是一言九鼎。聽齊天講你還是武林高手。

武林高手在古代都是豪傑,也讓我齊振濤沾沾你的豪傑之氣嘛1齊振濤臉皮之厚還真是令葉老大不得不服了,本來一句玩笑話,居然給他逼得像真事一般。

「這個,到時再說了。齊叔,我還有事,先走了。」葉凡趕緊想抽身了,這個時候,這傢伙心裡可是叫聲『苦也」

「別急嘛,這夜宵還沒吃掉。你風姨可是親自下廚給你整蓮子羹去了。你小子有口福了,平時就是我想吃都不給整的。算起來,我可是沾你的光了。」齊振濤估計是打算不放過小葉同志了。

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這樣吧,再叫你拿一個億現款的確有難度。如果你能幫助風州地區拉來一個億的投資也算著你們同嶺幫扶風州地區了。我跟羅書記我田省長講一聲,這功勞記你頭上。」

「齊叔,你還真『玩,啊?」葉凡忍不住叫了起來,心裡可是有些扒涼了。

這貨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嘴巴。這嘴巴一大就壞事了,與齊老虎謀皮還扯個屁。

「我跟你開玩笑嗎?叫你拿一個億的確有困難。拉來一個億的投資對你來講應該能辦到。難當然難,不過,我相信你能辦到。你要想想,你這是在響應省委省政府號召。」齊振濤一臉嚴肅,說道。

「倒霉……。」葉凡垂下了頭嘀咕了一句,不過,轉爾這貨想了想,說道,「行,我就給他們拉一個億投資來。不過,目前我也遇上一個很難解決的困難了,齊叔得伸伸手。」

「只要不是要錢,你都可以講。」齊振濤老謀深算,首先就把『錢路,給堵死了。

「齊叔看看這個。」葉凡把包毅跟王龍東搞到的證據材料等拿了出來。

「你直接講。」齊振濤一看,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他曉得,小葉同志從文件袋裡掏東西時就沒有什麼好事,估計又有批官員要落馬了。葉凡也就把紅谷電站的事綜合著講述了一遍下來。

「看來,是跟孔家有點關係。關鍵的問題是紅嶺縣原縣委書記鄭滿調到省建設廳任副廳長有相當的可疑性。

這事如果深挖下去扯出孔家來也不怎麼好。那樣子一來咱們就得花大力氣跟孔家去周旋。孔正旭雖說只是常務副部長。

但是,孔正旭以前是從晉嶺省一步一個腳印上去的。歷任過縣長書記市委書記以及省里分管建設的副省長直到省委副書記。

所以,在晉嶺全省的人脈關係相當的紮實,有著他講情或提拔的一大批的官員。

猶如一個巨大的能哲死人的馬峰窩子,你一捅就別想幹事了。這些『馬峰,天天跟你來糾葛一下,你還要不要干正事?

而且,紅谷電站的事,也許孔正旭一點都不知情。

只是孔正旭的兒子或者是家裡人扯出來的事。孔正旭一般來講是沒有理由或精力去關注著一個小電站的。

從金錢來講,你也講過,風雲樓扯著孔家大旗賺的錢就夠孔家人風光生命一輩子了。

而且,還有一些看不見的錢。孔家根本就不差錢,沒必要摻和進紅谷電站中去。」齊振濤沉吟了一陣子說道。

「難道這事就這麼算啦,那紅谷寨的用水問題想要徹底解決那是不可能了。

萬勝集團的柳西河大過年的花了三四倍的工錢請工人修路要裝閘門,老柳同志是擺明了要跟我葉凡打擂台。

所以,不解決根源問題,就解決不了紅谷寨寨民吃水用水的問題。」葉凡說道。

「就這麼算啦,那是不可能的。要有限度的打擊,也就是敲山震虎。不然,腐敗份子有持無恐也不行。」齊振濤說道。

「齊叔的意思先亮一把劍,抓了鄭滿三人。估計一查,柳西河真有貓膩的話他也會發慌的口即便是柳西河不發慌,自然有人發慌。那人會逼著柳西河讓步的。咱們也就止步於此就是了,只要能把紅谷寨的水解決掉。」葉凡問道。

「沒錯,小葉,你是個干實事的同志口也真心想為老百姓謀一方福利口所以,咱們要把精力花在為老百姓幹事實身上。

只要能搭成目的,其它的事少摻和。不然,你一直糾結於其它事中反倒是耽誤了最重要的事。

而紅谷寨的老百姓也得不到什麼好處口再說了,那些是紀委的事,也不是你的範疇。

你硬要管下去那就是狗咬耗子了。今年你們同嶺==市不是確立了幾大項目,像解決紅谷寨致富問題。

高速公路問題,火電項目問題。這些問題都很大,都在等待著你們市委班子花大力氣去解決掉。

這些問題一旦解決,將有力的拉動同嶺經濟的發展。同嶺也將迎來一個高發展時期。」齊振濤講道。

「我也有此想法,並不是要跟孔家或柳西河過不去。我的目的就是拿回『水,來口而且,最好是拿回電站來。所以,一定要逼。不過,這事省廳有著胡貴天等人在不好出手。所以,想請齊叔跟省檢察院打個招呼。由反貪局出面倒更好了。」葉凡講道。

「檢察院那邊還不如紀委好使,你們的證據還不夠能讓檢察院的同志出手。

這事,你捅到紀委書記蘭正同志哪裡。我這邊也來一份,到時,我會適時的找個機會旁敲側擊一下。

為了加快速度以及增加可信度,最好是實名舉報。所以,你要安排好人手。」齊振濤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千萬要注意控制範圍,不要越扯越大最後不得不逼孔家現身了。

到時這個爛局也許就是一泥潭。而且,今年下來,羅書記有很大決心解決風州天風渠周遭的事,咱們不要去打岔。

其實,作為省委領導,沒有一個希望自己的手下會出這種事來。即便是跟他們一點、美系都沒有,但是,影響總有。

這說明什麼,下屬都出問題了,說明你領導不得力。」

「我明白。」葉凡說道。

晚上一回到賓館,葉凡馬上打了電話給藍存鈞,笑道:「老弟,別樂不思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