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七十八章來上一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七十八章來上一腿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可以從花家其他人身手著手去動他們嘛,我想,只要花家有實力的人咱們能動他們。(最穩定,叫他們聯合起來,我想,即便是花東成也得考慮這個問題了是不是?」葉凡道。

「沒用,花東成在花家的威信太高了。他的話在花家來講相當於就是聖旨。花家做的是家族生意,家族相當的大。幾百年的歷史沿襲下來的人員也相當的多。

而花家的手藝都是代代相傳,他們沒有工人,工人其實就是花家的弟子。

外姓弟子他們也收,不過,外姓弟子只能學到花家處理皮料子工藝的一些低質手段。

像那些關鍵的技術他們只傳給最核心的花家後輩。如果要合作,那估計就得把花家的秘密拿出來分享。

這個,花東成肯定是死也不會同意的。這個,他看得比命還重要。」丘秘書長道。

「你們繼續去做他的工作,過幾天我抽空過來一下先看看。」葉凡道。

2005年2月27號是星期天,葉凡難得輕鬆一下。早上7點多,葉同志正準備開車到齊天的響虎師團去走一遭,因為齊師長邀請葉老大去打獵。

不過,米月卻是匆匆而來。

「葉書記,麻煩了。」一見到葉凡,米月老遠就道。

「麻煩,什麼麻煩?」葉凡問道。

「還不是紅谷電站的事。柳西河辦事還真是高效率,明天居然要把閘門裝上了。

而且,估計是為了彰顯威風。居然還請了些有份量的政協委員以及省里一些財團下來搞了個風光的剪綵儀式。

這是他發的邀請書,市裡主要領導以及同嶺有頭有臉的人他都有請。(最穩定,這個,他是明擺著要挑事了。」米月臉色相當的不好看。

「呵呵,別急,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既然柳董喜歡過招,哪咱們也出招就是了。」葉凡一臉淡然。笑道。

「人家都急了,那閘門一裝上紅谷寨可就沒水了。到時幾千群眾的用水問題怎麼解決。

這事,玉市長都快急出病來了。沒有了水後天財政部的領導可是要下來搞儀式掛勾幫扶的。

到時沒水人家部里領導還不生氣。肯定會講咱們同嶺市委市政府不會辦事,沒有誠意什麼,連這點事都解決不了。

到時,省里領導可都在常齊省長田省長都答應要過來參加這個儀式的。

後天怎麼辦?我估計是柳西河也聽到了咱們這邊的風聲,所以。才急著要趕前一天把閘門給裝上,就是要給我們難堪的。

他們太過份了。」米月一急。那話講出來可就帶點撒嬌的意思。連『人家』都出來了。

「沒事,他們裝就讓他裝上。裝上也是為我們服務嘛1葉凡還是一臉的淡然,米月一愣之後咂巴了一下嘴話都講不出來了。

轉爾道:「裝上了就沒水了,怎麼會是為我們服務?」

「有閘門不是更好,想開就開想關就關。咱們需要大量用水時就開嘛,而且,開多開少咱們自個兒控制不是更好。不需要水時就關著。也能發電變成錢嘛1葉凡淡淡的笑道。

「這個,怎麼可能?柳西河什麼時候會如此的聽話了?」米月道。一臉的不信。

「他自然會聽話的,你等著瞧就是了。好了。我要去打獵了,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放幾槍。」葉凡笑道。

「我哪有空,那你去吧,我還得處理一些事了。」米月臉居然一紅,搖了搖頭。(最穩定,

「打獵可是很浪漫的,米月同志。該放鬆時就得放鬆,別整天搗鼓著那些煩心事。聽心情不好很容易老的。」葉老大略顯猥瑣的乾笑了一聲。

「不跟你講了,我走了。」米月臉更紅了,白了葉老大一眼居然是跑著走的。

「可愛的娘皮1葉老大猥瑣的沖著米月的背影笑了一聲。

不過,令葉老大相當愕然的就是剛坐進車裡起動時米月又來了電話。是過十幾分鐘在路口等著,葉老大自然是心裡痒痒然了。

這貨早早就把車子停在了路口,足足等了半個時才見到了米月的身影。

換了一身悠閑裝,紅色皮靴,披肩長發飄飄的米月更是顯得青春靚麗吸人眼球。葉凡至少在車裡發現了七八雙能殺死自己的妒忌眼神。

「有本事就上來跟哥pk一下。」葉老大鄙視了那幾個眼紅的老兄們一眼,一踩油門,大切諾基飛揚而去。

十幾分鐘過後看到齊天的吉普停在路邊,這貨居然坐在吉普車前的頂蓋上,嘴上還叼著一根草在上下擺動著,一幅弔兒郎當的架勢。

要不是葉凡曉得這貨的底細,真要講出去誰也不敢相信這貨居然是堂堂的響虎師團的師長。

見米月露出臉來,齊天哈哈大笑開了。

「笑晌?」葉凡沒好氣的哼道,知道這貨不懷好意。

「沒啥老大,只不過我突然想到咱們兄弟還真是臭味相投。所以不得不笑了。」齊天哈笑著道。

「噢,咱跟你可不是同一路人。」葉凡笑道。

「咋不同路呢?老大,你看看我的車裡。」齊天有些賊賊的一笑朝著車後排呶了呶嘴。

葉凡探眼一看,總算是明白了,不由得一拳捶了過去,笑道:「你子滴,看來,咱們還真是臭味相投了。」葉老大跟齊天的話米月聽得是一頭的霧水。

「柳月,過來見一下我大哥。」齊天朝車裡叫道,隨著聲音車門打開,出來一個高挑個子的姑娘。

這姑娘跟米月倒也有得一比,不過,兩女的氣質可不一樣。柳月給人的感覺是相當的傲氣。她看了葉凡一眼,淡淡的打了聲招呼道:「你好。」

「他是我大哥葉凡,不是跟你講過了,人家現在可是同嶺市市委書記了。不到30歲的市委書記,你聽過嗎?怎麼樣,叫聲大哥你絕不會吃虧的是不是?」齊天略顯不滿的道,不過,葉凡感覺有些怪異。這貨的口氣中居然有絲絲的相求的味兒。什麼時候齊老大這般的軟了。

「市委書記就了不起啦?想當我柳月大哥的人多得很。不過,齊天,你啥時見我柳月叫過人大哥,包括你。你們都不行,不行1想不到柳月一點面子沒給齊天。

「不叫別後悔。」齊天有些悻悻然聳了聳肩膀,這貨有些尷尬。對葉凡表示歉意。

「後悔,就他。不就一個市委書記。又不是燕京市市委書記?」柳月嘴巴撅了一下,眼中鄙視神情一閃而逝。

「來,這是我的朋友米月,你們認識一下。」葉凡見齊天要發火了,趕緊轉移話題。

爾後把齊天扯一邊兩人點了支煙,問道,「什麼時候勾搭上的?挺傲氣的,估計出身不凡吧?啥豪門貴女的,脾氣倒不。」

「啥叫勾搭,大哥你這可是把弟貶得太低了。像我這般帥氣的師長全軍能找出幾個,女人嘛,哭著喊著要投入我的懷抱。關鍵在於我齊老大中意不中意罷了。」齊天那胸脯一挺。

「你就得瑟吧?」葉凡沒好氣的哼道,「不過,你子得注意著點。別回家胯下那幾根毛給人剃了?」

因為齊天的老婆梅亦秋幾年為了懲罰一個色狼把人家胯下那幾根毛全給弄光光了。

「老大,你又翻老黃曆了。」齊天差點叫起來了。

「好了,不了,柳月估計是你部隊里的軍人吧?」葉凡收斂了笑問道。

「軍人是軍人,不過,人家可不在響虎師團,她在燕京軍區上班。而且是文工團的。那天鵝舞跳得美極了。而且,人家是將軍之女,我哪敢對她有啥想法。這次其實是賠她散心的,你看,咱這堂堂的響虎師團師長儼然就是她的保鏢。丟人啊哥1齊天無奈的又聳了聳肩。

「將軍之女,啥地方的將軍?」葉凡微微一愣,問道。

「咱的上司,燕京軍區第一副司令員柳信東。」齊天隨口道。

「不對啊,第一副不是趙括嗎?」葉凡問道。

「老趙調走了,到蘭西軍區任司令員了。人家是既提銜又陞官,就咱慘啊,到現在還只是一大校。晦氣1齊天不滿的道。

「想不到趙括真的上去了,上將加大軍區司令員。趙家武有趙括文有趙昌山這個政治委員會委員。看來,趙家東山再起了。再加上老趙同志還健在,趙家又昂然挺進了共和國第一個層次的家庭之列了。」葉凡感嘆道。

「嗯,趙家文武聯手,再現昔日趙寶剛之風彩是遲早的事了。不過,大哥,這對你來講也是好事是不是?」齊天道。

「馬馬虎虎了,我跟趙家關係也僅比普通關係好一些罷了。實際上像這種關係都是靠不住的。還不是利益糾葛罷了。一旦遇上牽扯著利益,人家照樣子會舉起屠刀把我給屠了。」葉凡一邊講著一邊做了個舉刀屠龍的手勢。

「一切皆為利,正常。」齊天點了點頭。

「今天到啥地方打獵?對了,怎麼沒帶兩個勤務兵?」葉凡問道。

「柳大姐不讓帶,是帶兩個兵蛋子出來太礙眼。」齊天道。

「礙眼,難道她想跟你來一腿?」葉凡乾笑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