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七十九章識相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七十九章識相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屁的來一腿,誰曉得這大家千金啥想法。跟我來一腿那是絕不可能的。人家大家千金會瞧得上咱這有老婆的同志。

這事我壓根兒都不敢想。人家嘛,現代青年,要浪漫。整天在家裡豪門呆久了自然有種被圈禁的感覺。

好不容易出來當然就要自由了。大哥,你沒看見,好多電影都是拍的豪門貴女跟某某窮男私奔什麼,這才叫時尚嘛。」齊天搖了搖頭,彼為遺撼似的。

「你這賠玩的師長可不舒坦埃」葉凡乾笑一聲拍了拍齊天肩膀。

「有啥辦法,大哥,今天到跟你們同嶺東新縣的天丘谷去逛一圈。」齊天講道。

「那地方有啥特色?」葉凡問道。

「哈哈哈,我老大,你堂堂的同嶺市委書記,一把手,居然連自己的地盤特色都不清楚。你這個大書記可是有些不合格埃這要講出去不是一個大笑話嗎?」齊天囂張的笑了。

「有啥好笑話的,同嶺這麼大,我才來多久。而且,即便是呆了幾十年也未必能把同嶺所有的地方都逛一遍下來。純屬正常嘛1葉凡厚著臉皮強詞奪理道。

「算啦,扯不過你。聽天丘谷並不是一個山谷,而是以前殞石撞擊形成的天坑。

開始的時候並沒有路進去,四面全是山環抱著,高達二三百米。而坑中因為極少人進去。所以,環境保護得相當的不錯。

而且,那巨大的天坑裡頭因為植被茂盛,而與外界隔絕,所以,有著許多的動物。

據連狼都有。而像蛇類也是相當的多的。本來我是不敢帶咱們的柳大姐去的。

沒想到她自個兒提出來的,也是聽別人講的,所以。堅持著要去玩一趟。

還她也練過幾手,對付一些貓狗還是不成問題的。再了,她也會玩槍嘛。我試過,她還是有點身手的。(最穩定,不然,我才不敢帶她來,那不是要命嗎?」齊天苦瓜著臉道。

「沒有路怎麼進去,難道你叫米月她們倆個都用吊繩吊下去。這個。可是太危險了。」葉凡搖了搖頭。

「以前沒路,後來估計是發生了地殼運動。山體震動。後來出現了一個開裂的大口子。

人還是可以從大口子中進去的。現在好多喜歡獵奇的驢友們都喜歡去天丘谷探險。

聽也死過人,明裡頭還是相當危險的。不過,有咱們倆個在,什麼人敢來太歲頭上動土。

再了,我還偷偷的有安排幾個兵蛋子在谷外。沒有啥事時他們就不出現了,免得柳大姐又要發脾氣了。」齊天笑道。

「你子,還留了一手。不錯不錯嘛。成熟了不少。」葉凡笑道,兩人重新上了車子。直奔天丘谷而去。

二個時後到了天丘谷。

遠遠望去看不到什麼,因為天丘谷是天外殞石砸成的。所以,山谷在地底下而四周由於撞擊四面凸了起來。

帶上一些必備的用具,四人上路了。

一路下來柳月都是冷冰冰的只跟齊天應了兩句,沒跟葉老大講半句話。

老子的人品這麼差嗎?你又不是天仙美得冒泡的,葉老大在心裡嘀咕了一句不由得有些鬱悶。

雖以前的驢友們有用柴刀砍出一條簡易的路來,但是因為其實也沒幾個人敢進去。

所以,路基本上看不見。齊天打頭,在前面一邊砍著柴一邊走,葉凡墊后。

半個時后終於進去了。

抬頭一看,葉凡不由得贊道:「還真是雄峻,誰能想到在這地底下居然還有如此的巨大天坑?」

「沒錯,主要是太危險,沒幾個人敢隨便進來。(最穩定,畢竟,探險也需要勇氣的。這命比獵奇還是值錢一點。」齊天在臉上抹了一把汗。

「就怕到時某些人會哭鼻子的,人啊,現在當了官。都成酒囊飯袋了。到時遇上什麼我柳月可是不會伸手的。」想到不一直沒開口的柳月大赤赤的講出這話來。

這個『某人』絕對指的是葉老大了。因為就葉老大算是官嘛!

「呵呵,不勞某些貴千金們伸手。咱自個兒還是能湊和著行的。沒準兒某些貴家千金們還要咱這種酒囊飯袋搶救呢?」葉老大淡然一笑,一幅王八之氣架勢。

「就你,還救本姑娘,作夢吧你?」想不到葉老大被柳月給搶白了。

「葉書記很厲害的。」米月在一旁插了一句話。

「厲害,姑娘,別被某些人給騙了。現在當官的天天酒不斷摟抱不斷的,七轉八掏的有幾個這身子骨還行。這天丘谷可不是開玩笑,搞不好會沒命的。齊天也真是,這種人了叫來,不是添亂嗎?」柳月譏諷著哼聲道。

「我相信葉書記能行。」米月還是堅持,柳月搖了搖頭,一幅恨鐵不成鋼樣子也不再了。

「柳月,我尊重你別不等於你能隨便講我大哥。不然,我會急的。」齊天臉臭了起來,奔著柳月就去了。

「我講得有錯嗎?我這是為你好。別到時弄出人命來連帶著你這師長帽子都得掉啦。有些事不能慈悲心腸,不然,會很麻煩的。言盡於此,後頭有了麻煩別怪本姑娘別提醒你。」柳月還真是理直氣壯得很。

「不勞你擔心,有事本人會擔著。」齊天冷哼了一聲,有些惱火了起來。一時,有些沉悶開了。

「算啦齊天,咱們今天是來找爽快的,不是找不痛快。」葉凡勸道。

「我知道哥。」齊天點了點頭。

四人在深郁的樹林子里慢慢的走了起來。

途中齊天一甩槍準確命中一隻山雞。而柳月的槍法也不錯。居然打中了一隻正逃跑的野兔子。狼倒是沒見過,山豬給打了一槍嚇跑了一隻。

一看時間快到12點了,找了個靠水溝的開闊地點,齊天麻溜的擺弄起山雞跟野兔來。

開堂破腹掏肝挖肺,不久就清理乾淨了。葉凡找來了柴火兩人生火開始燒烤了起來。而柳月跟米月倆人忙著把油布鋪開擺上酒等東西。

這時,齊天電話響了。這貨接起電話來,估計是師里有事,所以在作指示性工作一樣。而葉凡就專註著土裡的野兔山雞了。

幾分鐘過後。齊天還在接電話,而葉老大一邊抽煙一邊悠閑的烤著。

這個燒烤也有講究的,一邊烤一邊還要不斷的加料,只有這樣烤出來的野味味道才能進去,吃起來當然就爽了。

而葉老大當然用的是陰無刀傳的『叫花雞』的做法,是把山兔跟山雞弄好后埋進土裡進行隔土燒烤。當然上面還包得有一些特殊的有香味的葉子之類的東西。

而且,這次採取的是新辦法。一邊烤著一邊還要往土裡添料。通過滲透的法子慢慢的滲進野味中。

到時火候一到一旦扒開,那味兒絕對是上品。葉老大相信到時那高傲的柳大千金會不會吞了舌頭都難了。

對於到時柳大千金的怪異表情。葉老大很是期待。

就在這時候。米月跑了過來,是柳月都到那邊十幾分鐘了還沒有回來。米月擔心會遇上危險,因為,這裡頭危險無處不在。孤身一人是很危險的。

「不是跟你們講過不要亂跑,要是出了事怎麼辦?」葉凡有些急了。

「她……她去『解決』一下。我本來是要跟著一起去的,不過,她不讓。是她練過。而且就在不遠處,沒事。這事。你們跟過去也不方便。」米月臉微微一紅道。

「方便一下怎麼要這麼久,就是『告大狀』的話也不用這麼長時間吧。對了。她帶槍沒有?」葉凡問道。

「沒帶,是解決一下帶什麼槍。」米月也有些急了。

「齊天,咱們趕緊過去看看。米月,你心的烤這火,不要亂跑。遇事朝天開槍,這槍你反正也會打。」葉凡講道。

葉齊兩人朝著米月指的方向快速過去了,不過,周遭一百米範圍之內都沒有發現柳月的身影。

「麻煩了,難道是遇到狼了。應該不會吧,一百米之內遇上什麼她一喊咱們瞬間就能到的。不行,我趕緊把他們招進來一起找。」齊天急了。趕緊打起了電話,幸好是特殊電話能打通。其實,齊天安排的幾個兵蛋子本來就在不遠處。估計幾分鐘就能過來。

「你安排一個陪著米月。」葉凡講道。

兩人繼續往前去,不久,葉凡的鷹眼發現了線索。因為,氣波探測到了柳月留下的還沒有消散的痕。

兩人快速趕了過去,不久,聽到了柳月那憤怒的罵聲道:「你們這群牛氓,混蛋!王八蛋1

「嗎的1齊天眼紅了,拔出槍來就要往前沖。

「別急,應該還沒出事。」葉凡伸現前面一顆大樹下也有好幾個人。

樹下也鋪著油布還擺著點心酒之類的東東,橫七豎八的擱在油布上。而不遠處一堆火燒得正旺,估計是取暖用的。

而地下還趟著一個傢伙,臉上好像還有血。而柳月先前梳著的那個高貴的公主髮型此刻已經變成了亂蓬蓬的雞窩頭。披風衣服的袖子被撕裂去了一截。

「不識相的娘皮,你也不去打聽一下,我們楚哥是什麼人。章河市唐家是什麼人。

咱們楚哥的老子是章河市公安局長。風雲樓孔大少知道不,楚哥的大哥。

今天你識相點就好好的伺候一下楚哥,不然的話要我們親自動手的話就沒得好玩了。」一個瘦臉猴相樣子傢伙指著柳月囂張的叫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