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八十章唐楚完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八十章唐楚完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滾1柳月突然一個急轉身,飛一起腳踢向了後面的兩個年輕人。叭嚓一聲,兩個年輕人沒防備之下被踢得打了個趔趄差點摔倒。而柳月昴足了勁頭就往樹林子里跑。

「還想跑1就在這時候,樹林子里突然橫跨出一個大漢來,像鐵塔一般一把就糾住了柳月。

柳月又踢又踹,可是人家力氣太大,最後給一擺弄就動不了啦。顯然,那傢伙力氣驚人。

那傢伙把柳月老鷹拎雞似的拎到唐楚面前,乾笑道:「楚哥,這嫩雞還相當的翹皮,不過,這毛可是有些扎手。」

「我就喜歡扎手的,不扎手我唐楚還沒溫錚都喜歡有挑戰性的東西是不是?」唐楚乾笑了一聲,伸出手指頭勾向了米月下巴。

「王八蛋1齊天往地下呸了一口就要衝出去。

「別急,抓拍下來咱們好好收拾他。」葉凡陰森森一笑掏出a組特製的手機。

這手機可是帶有特殊的拍照功能,而且清晰度相當的高。齊天微微一愣頓時打了個寒顫,不過,倒也沒有動作了。

「娘皮,在這裡玩很帶勁頭的。」唐楚猥瑣的一笑伸手指頭勾住了柳月的下巴。這貨非常輕佻的伸出另一隻手往柳月那略施薄數的淡紅嘴唇上捏去。

「你個混蛋王八蛋1柳月氣極了,大叫一聲。呸地一聲,一把痰水噴到了唐楚的臉上。

「叭……」

一聲脆響,柳月被唐楚狠狠的甩了一巴掌,那臉上頓時呈顯出五個清晰的指櫻

齊天又想蹦出去,不過,被葉凡扯住了,道:「火候還沒到。」

「老大,我可是她的保鏢。要是她真被輕薄了她老子柳司令還不拔了我人皮?」齊天聲講道。(最穩定,

「放心。那是她自個兒跑的,你責任不大。這個唐楚很討厭,我弟弟的親娘就是被他打傷的。王八蛋,包毅被他們支使人調回省廳了,現在是寧滿當任,不怎麼鳥我。我正找機會收拾他們。」葉凡解釋了一下。

「敢欺負咱弟弟的娘,我斃了他。」齊天眼中快噴火了。不過,倒是冷靜了下來。觀注著。

「給我臉不要臉。嗎的,以為我唐楚是良善之輩是不是?你們,哥幾個給老子滾遠點。今天我唐楚就要這樹葉上就地辦了她。嗎的,敢呸老子,等下定叫你死去活來。」唐楚陰森森笑著,鐵塔漢拿來繩子麻溜的把柳月給綁上了。而且往樹葉堆上一推柳月不得不倒下了。

「你們這堆混蛋,我爸會……」柳月剛喊到這裡嘴也給堵上了。幾個年輕人迅速的鑽進林子不見了人影。

「那個敢偷看老子要你們的命1唐楚沖著樹林叫了一聲,走到柳月面前。滋啦一聲,柳月的上衣就被唐楚硬生生的撕裂了下來。露出裡頭那聳起的劇烈起伏著的胸脯。當然,還有內衣在外罩著。

柳月那眼睛快噴火了,眼淚順流而下。臉龐上肌肉在劇烈的顫慄著。

「敢跟老子動手,娘皮,咱們慢慢來!等下剝光了才帶勁頭。我唐楚就喜歡玩後面。等下咱們雙管齊下前面手指頭後面真傢伙。」唐楚乾笑掏出一把匕道一劃拉,柳月的件仔褲被扯開了兩片,露出裡頭那肉色的長絲襪包裹著的修長大腿來。

唐楚聽以前在軍隊干過,還當過偵察兵。所以,也有一定的身手。

柳月拚命的掙扎,不過,人被綁著動作也大不起來。唐楚更來勁頭了,嘴裡放蕩的笑著雙手往柳月胸脯上抓去。

「叭……」

一聲清脆的槍聲響起,唐楚慘叫了一聲沒防備之下一下子就撲倒在了柳月身上,手腕上滿是鮮血。

「人渣1葉凡跟齊天一個跳彈過來,齊天一腳踢得唐楚在樹葉堆里翻了幾個滾兒才停了下來。估計是聽到槍聲,唐楚的幾個朋友全趕過來了。

齊天要發泄,這貨幾拳幾腿下去,那是相當的狠礪,地下頓時就倒下了好幾個,哎喲聲響成一片。

「我們來晚了,對不起1葉老大滿臉歉意伸手劃開了綁著柳月的繩子。

「王八蛋1柳月連聲歉意都沒講,她紅了眼,而且連被撕破的外褲都來不及換了就撲向了地下的唐楚。

察地幾聲下去。

唐楚被柳月踢得滿地嗷叫著,打滾著。

柳月瘋了似的連來了十幾腳,唐楚的慘叫聲在樹林裡頭不斷響起。最後,「氨,唐楚發出了最大的一聲慘叫。因為,柳月這最後一腳可是實實在在的踢在了唐楚的子孫根上。

「差不多了,別給踢壞了。」葉老大貌似好意的提醒了一下柳月。

「我踢的是色狼1米月喊了一聲,估計是被葉老大給刺激了。所以,照準唐楚的胯下又連來了七八下。

最後葉老大發現唐楚同志好像是進氣少出氣也少時趕緊把柳月給硬扯開了。因為,再踢下去的話估計唐楚還真得到地府喝茶去了。

這時,齊天帶來的兵蛋子們也到了。

「給我把這群淫賊全抓回師里。」齊天氣極了,很是威風的下了命令。

兵蛋子們當然沒有絲毫客氣,一個個趁機又亂幹了幾拳才把這些骨折手斷的傢伙們給押著往外而去。唐楚當然不行了,人早已暈過去了。

幸好葉老大仁慈心大發還給他用經絡封穴法止了血,不然,這貨根本就挺不到醫院。

「對不起柳姑娘,我來晚了。剛才在接師里重要的電話,這些兔崽子盡給我弄事,在電話裡頭教訓了他們一頓。不過,幸好來得及時,不然我齊天沒臉見首長了。」齊天一臉的慚愧相,居然還從眼裡擠出了兩滴『貓尿』。看上去還真像是那碼子事,葉老大心裡直想笑。

「你得意了是不是?」想不到柳月根本就不理齊天,側頭冷冰冰的沖著葉凡哼道。

「姑娘這話怎麼的,你是齊天的朋友,齊天是我的好兄弟。我把你當妹妹看待,怎麼會得意。

我葉凡不是鐵石心腸。本來,像你剛才那種翹皮相我還真不想出手救你。

那是看在齊天面上,不然,我才沒那好心情來管你會被怎麼樣?就是你柳大姐真的被禽獸了我葉凡也不會有半點愧疚的。

這個,一報還一報嘛。」葉老大也火大了,**的頂了回去。

「你個禽獸1柳月指著葉凡罵道。

「老子如果是禽獸的話剛才你就被禽獸了,姑娘,別不識好人心。」葉凡冷冷哼道,轉頭就走,根本就不理她了。

回到米月身邊,發現一個兵蛋子正站崗樣子站在遠處。還是很負責任的。

「沒你的事了,你先跟他們一起回去。」葉凡伸手拍了拍兵蛋子肩膀,道,因為葉凡認識他,以前見過幾次。

「不行,沒有師長的命令,我絕不能離開。」兵蛋子堅決的搖了搖頭,葉凡曉得,自己的話不頂事。

不久見齊天也回來了。這貨估計被罵得很慘,像一可憐的跟班樣子跟在柳月身後。

而且,連外衣外褲都不見了,冷得這傢伙直嗦。因為,他的外衣褲都給柳月先穿上了。

「兄弟你拉風啊1葉凡興栽樂禍的乾笑了一聲。

「你們都躲遠點,我要換衣服。」柳月哼道,葉凡倒也沒再計較,知道她窩火著。齊天支走了兵蛋子,跟著葉凡鑽進了密林子。

「老大,這個拍的東西最好不要拿出來。要是給柳司令看見哪還了得?這對柳月的名聲來講也不好聽,當姑娘的都怕這個。」齊天有些擔心的講道。

「不拿出來怎麼能讓唐楚蹲大牢?放心,我會安排好的。到時保准不會讓別人曉得這個是咱們搞的事。」葉凡神秘一笑道。

「那好吧,大哥講怎麼樣就怎麼樣了。兄弟我這下子絕對慘,這柳月回去一告狀,我這,完蛋了完蛋了。」齊天一臉慘兮兮樣子。

「別急,這事,早晚得柳司令知道的。剛才我查看了一下,唐楚胯下那根東東估計是沒戲了。如果不能拿出強有力的證據,就是柳月也有些麻煩是不是?」葉凡道。

「踢壞啦?」齊天一嗦,朝著柳月的方向看了看。

「絕對壞了,那根玩意兒軟達達的。而且,肉根子都爛了。好像連那蛋蛋都裂開了。估計動過手術后能恢復原來的架勢。至於能不能行,八成是沒戲了。」葉凡陰笑了一聲。

「活該,嗎的,弄得老子也跟著倒霉。」齊天惡狠狠的往地下呸了一口,一幅倒霉孩子樣子。

「呵呵呵,英雄救美啊,怎麼能講是倒霉。人又不是聖人,這事也不能怪你。只能怪柳月太過於自大才惹出的。不然,她好端端的怎麼會跑到唐楚那邊去。而且,連招呼一聲都不打。這女子,太翹皮了。早晚會倒霉的。」葉凡搖了搖頭。

「救過屁。」齊天哼道,緊皺著眉頭,兩人抽了兩隻煙才回到原地。齊天冷得直打嗦,發現柳月已經換了衣服估計還清理過一下,頭髮改成了披肩樣式。

在了,這裡也沒髮型師。齊天這貨那是趕緊跑過去把自己那菜乾似的皺巴巴的外衣褲給撿也回來迅速給套在身上了。

「熟了。」葉凡見場面有些悶,於是轉移話題講道。

「大哥,咱們回去吧,現在哪還有閑情吃這玩意兒。」齊天有些鬱悶的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