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八十一章冤家路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八十一章冤家路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要吃,吃1想不到柳月耗上了,咬牙道。估計是把這野味當唐楚吞了這傢伙了。

葉凡也就從土裡掏出了野味,一股香味噴來,齊天不由得抽了抽鼻子。

「好香1

「那當然,你也不看看這是誰整的。」葉老大得瑟環顧了大家一眼才講道。

「美滴你,不就是烤野兔,有啥稀奇的。等下不好吃本姑娘可不會給你面子的。」柳月哼了一聲。

「哼,等下吞了舌頭可別怪我的東西太好吃。」葉凡也哼道,撕了一塊夾著遞了過去。柳月也沒客氣,夾起雞腿狠狠的就咬了過去。

「嗯?」不久,柳月跟米月同時發出聲音來,兩人都一臉驚詫的看著葉凡。

「看啥?」葉凡漫不經心的掃了兩人一眼,道。

「這雞骨頭呢,先前好像沒見你剔掉?」柳月問道,還咂巴了一下嘴唇。

「是啊,葉書記是整隻兔子包進去悶烤的。還真是怪了啊?」米月也好像一個好奇寶寶,盯著葉凡。

「這是本人的秘密,可不能外泄了。商業機密嘛1葉老大神秘一笑。

「哼,有啥,不就味道好一點罷了。」柳月不理他了,專心對付起野味來,還真會吃,葉凡跟齊天因為要喝酒抽煙,下嘴慢了點這一隻野兔居然被兩個女子給吃進去了一大半,就剩下一個兔頭可憐兮兮的在盤裡蹲著。

「你兩個還真會吃啊?」葉凡可不會給她們留面子。

「葉書記。這兔肉太好吃了,我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肉。」米月一幅還不過癮的架勢看了柳月一眼,道,「柳姑娘。你是不是?」

「馬馬虎虎。」柳月這話明顯有些言不由衷了。因為葉凡發現,她的雙眼居然盯著那剩下的半隻野雞。

葉老大趕緊筷子一動把野雞分成兩片一片夾給齊天,自己弄了半片吃了起來。

葉凡鷹眼發現,柳月咂了幾下嘴,估計在咽口水了。因為這山兔本就不大,再加上內臟被剔除。

而骨頭又被葉老大用內息以及特殊手法給融在了肉裡頭,再加上滲透出去的油脂等,這山兔子熟了后還不到原來的一半份量了。而野雞也不是很大。所以,肉並不是特別的多。

當然,柳月跟米月相當會吃也是一個主要原因了。

「柳姑娘,剛才你怎麼會跑那麼遠去。多危險。」齊天忍不住問道。

「我是發現有隻兔子就追了過去,想不到遇上了這幫人渣。跟某些人一樣都是狼。」柳月在講話時還不忘把某位葉君一併給帶上。

「幸好有狼,不然,某人就要被人渣那個啥了。這明什麼,明狼比人渣還要善良得多滴。今天遇上了狼。那是你交了好運。」葉凡淡然一笑,氣得柳月狠瞪了他一眼。

「大哥,要怎麼樣擺弄唐楚,你給個話。」回到家后。齊天打來電話問道。

「呵呵,關鍵點在柳月身上嘛。」葉凡笑道。

「這個我又不好問得。如果出示照片覺得有些那個。這個,會不會敗壞了柳月的名聲。到時。柳司令是饒不過我了。」齊天有些犯難了。

「你子笨啊,你就不會找些噱頭。比如你們這個分隊正在搞一個什麼軍事課題訓練,而柳月同志也是軍人嘛。她是下來協助你們搞訓練的都不行嗎?」葉凡哼聲道。

齊天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道:「大哥這招真是狠啊,聽唐楚的唐家很有實力。這樣一來,他們再有實力也插不上手了。這樣一來可是屬於軍事法庭的範疇了。」

「你看著辦就是了,那子太可惡了,估計給他糟塌了的良家婦女也不少。咱們是在為民除害嘛,這種人渣,槍斃了他都不過份。」葉凡聲音相當的冷。

「我馬上著手準備。」齊天擱下了電話。

「唐楚,這輩子估計差不多了。」葉老大擱下了電話,臉陰森森的。

第二天是二月的最後一天,天雖較冷,不過,有太陽,天氣還是不錯的。

八點鐘,葉凡帶著米月等人往紅谷電站的谷溪壩子而去。當然是應萬勝集團柳西河柳董的邀請到谷溪壩參加閘門重新安裝落成典禮的。

一到現常

……

還真是熱鬧得很。

孔端早帶著遲浩強等人到了,柳西河的面子還真不。居然還請到了陳旭副省長,省公安廳的胡貴天常務副廳長以及晉嶺省商界同嶺市一些知名人士。

壩上彩揚著彩旗,鑼鼓喧天,震得壩子都在震顫似的。

「對不起陳省長,葉某來遲了一點。一些事給擔擱了。」葉凡滿臉歉意沖著陳副省長打招呼道。

「不晚嘛,現在還沒到午飯時分。」陳旭呵呵笑著伸出一隻手跟葉凡握了握,這貨,貌似在譏諷葉老大趕過來專門是來吃飯的。

「呵呵呵,早上就吃了一個包子。這坐車坐得顛來顛去的肚子還真有些餓了。看今天這架勢,柳董這午餐肯定搞得很豐盛了。」葉凡同志好像聽不懂陳副省長的譏諷似的,還洋洋自得,樂呵呵的笑道。

「葉書記還真稱得上是酒囊飯袋了。」想不到這時冒出一個較熟悉的不和諧聲音來,側頭一掃,不是柳月是誰?她一臉冷笑的站在柳西河的身邊。

怪了,柳月姓柳,難道跟柳西河有親戚……葉老大在心裡琢磨了一下。

今天的柳月又換了一身,黑色的還鑲有白底花邊底部有點點折皺的厚尼冬裙。

配上上身那純白色披風,內衣黃色高領羊毛衣。再加上紅色皮靴,的確是別有風采。

那長長的頭髮給風一吹撩了起來飄向了壩下,看上去猶如一靚麗麗人下凡塵一般。

「嗯,你怎麼在這裡?是不是來參觀的,這谷溪壩的風光還是不錯的嘛。」葉凡微微一愣之後打了個招呼。

「我又怎麼不能來,柳叔的公司剪綵,我當然也要來湊湊熱鬧了。」柳月淡淡的哼道還伸手插進了柳西河的手臂中,表現得很是親熱。

葉老大又是一震,心果然有親戚,居然還是來湊熱鬧的。柳西河這是在向老子炫耀他背景不凡嘛。而且,看樣子,柳西河跟柳月的家族關係相當的親密。

當然,葉老大也著實有些訝然了。想不到這柳西河的背景如此的深。要知道,聽齊天講柳月的家族很有實力。

她父親貴為燕京軍區第一副司令員,聽其家族中還有官職比她父親還要高的高級幹部。

不然,也難坐上這麼重要的位置了。要知道,趙家如此的氣勢也不過才讓趙括坐上這個位置的。

葉凡相信,對柳信東來講這個位置也僅僅是一個過渡階段。這柳家,底蘊豐富埃

而且,經柳月這一叫,葉凡心裡翻起了風浪。原本認為柳西河跟同嶺的孔家有瓜葛。

而紅谷電站的事也是孔家插手搞的。現在看來也不一定是孔家了。很可就是柳西河利用柳家的實力促成的這件事。那這對頭可得全換了,葉老大不得不重新審視起這件事來了。

因為,柳家比孔家更有實力。

「原來如此,我代表同嶺人民歡迎柳姑娘和柳董到同嶺來做客。」葉凡笑道。

「不稀罕,沒啥好玩的。而且,盡遇上狼。早曉得這樣我就不來了。」柳月一點面子沒給葉老大,而且隱喻了昨天發生的事。

「遇上狼了,月,你可得注意安全了。不然,我都沒辦法向哥交待了。以後記住,要去什麼地方我派兩個高手跟著你去。」柳西河表現得很關心架勢,轉爾看了葉凡一眼,道,「葉書記,看來,你們同嶺還真是群狼成性埃是不是得組織一些人手打狼了。」

柳西河當然也是一語雙關,譏諷葉老大治下的同嶺不安全,治安不好什麼滴了。

不過,葉凡也聽出來了。柳西河稱柳信東為『哥』。這個,明擺著在炫耀了。

「柳月姑娘,我可是分管公安工作的。有什麼問題你儘管給我提提。如果是同嶺市的『狼』太凶了,我會提醒同嶺的同志注意打狼的。不然,這還了得。哪個姑娘還敢出門是不是?」陳旭這傢伙也來湊熱鬧了,幾人一起圍攻起葉老大來了。

胡貴天作得更絕,馬上把寧滿給叫了過來,一臉嚴肅的訓道:「寧局長,聽柳姑娘講你們同嶺最近是惡狼成性,你這個公安局長是管一方治安的,可得注意把惡狼都消滅在危險之前。不然,我胡貴天要拿你是問了。」

當然,在場的都是老油子。由這個『狼』身上當然也得想到許多事的。

「柳姑娘,不曉得你在什麼地方受到狼的攻擊了。我馬上安排些人手過去滅狼。這事還得感謝柳姑娘了,不然,讓狼傷害到人那我的責任就大了。」寧滿煞有架勢,看了葉凡一眼,道,「唉,這些都是以前沒搞好埃出了這麼大紕漏居然沒發現。」

「以前沒搞好,誰講的?」想不到遲浩強的聲音**的塞了過來。這個『以前』在場的有幾位同志都曉得是暗指『包毅』,實際上也在指責葉老大這個包毅的提拔者了。

不過,遲浩強心裡有氣來著。認為這事連著他這個同嶺市政法委書記也給講進去了,自然沖著寧滿就質問開了。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