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二十五章真不聽話就拿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二十五章真不聽話就拿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龍東,你回去好好注意一下唐雲。~如果真不聽話的話拿掉就是了。我不管什麼孔家不孔家,凡是在同嶺境內,就得聽市委的。」葉凡霸氣彰顯。

王龍東一聽,頓時精神大振,這貨居然站了起來,說道:「行,我回去規勸一下他。如果實在不好招呼那我就注意著些什麼。到時再來向葉書記彙報情況。」

「王書記,有事招呼兄弟我一聲就是了。比腦袋我不如你,不過,比拳頭的話我還硬一些。」包毅一臉笑眯眯的還伸手拍了拍王龍東肩膀,連哥們都叫出來了。

「謝謝兄老弟了。」王龍東並沒絲毫不悅,反倒是臉現感激。

「真是怪了,檢查組來的時候氣勢很足。特別是那個田組長,居然從省武警總隊借的兵來。估計就是為了防止包毅的人從中作梗。想不到,好像有點虎頭蛇尾了。」陶居禮同志有些遺憾,磕了磕指頭上煙灰,搖了搖頭。

「高市長,我也看不透檢查組的意思?不過,好像情況不大樂觀。」副市長吳用有些拿不定樣喝了口茶講道。

「這事,估計是重拿輕放了。你們沒聽見嗎?開始的時候田組長是講要長期駐紮,葉凡還講要鼎力支持的。

當然,姓葉的在講反話,這個,誰都聽得出來。想不到才來幾天姓田的就灰溜溜的走了。

他娘的,全是操蛋貨。這上頭這麼高級別的聯合調查組我看也是玩不轉這事。」趙一誠講話較粗。

因為,其人文化水平並不怎麼高。高中畢業。後面因為工作需要又搞了個電大文憑。最後為了提拔又搞了個黨校本科文憑,其實,狗屁不是。

不過,此人倒是把同嶺市三區之一的安樓區治理得服服貼貼的。在鑽營官場這一塊上很有見地。看來。文化低也有文化低的手段。人家,不照樣當官。經驗跟文化並不成正比的。

「老趙,講上頭時要注意用語。即便是聽不見也要注意這一點。」高成小訓了趙一誠一句后說道,「不過,老趙講得也有道理。才幾天就回去了,根本就沒調查出什麼結果來。我想,是不是上面有什麼變故?不過,這麼快就回去。估計這次沒多大的戲唱了。不過,也好……」

「也好,好啥?」趙一誠摸了一下頭有些不明白。

「其實,後頭我想了想也覺得這事不能讓調查組太過於深入下去。不然的話。估計,咱們都有些脫不了干係。

這事,不管怎麼講,都是在咱們眼皮底下發生的。到時,就是葉凡完蛋了。但咱們估計也得脫層皮了。

而孔端那邊有得得意了。我這個市長,唉,都得粘點邊的。」高成嘆了口氣,臉臭臭的很不好看。

「嗯。我也有這點感覺。只不過這次沒搬倒葉凡,想再找到這種天賜的機會就難了。」吳用副市長也嘆了口氣。葉凡沒完蛋,在坐的一個個同志們的希望全成了泡影。自然,各位同志心裡都不怎麼舒服。

「等吧,上面的處理結果還沒下來咱們還有希望。」高成說道,手中無意識的玩弄著茶杯。這貨,心情根本就好不起來。

孔端晚上的心情特別的糟糕,話也不想講,飯也不想吃。害得他老婆還以為他生病了慌著說要去叫醫生。結果還被孔端給吼了一通,老婆是莫名其妙了半天也沒理出過道道來。

結果,老婆躲衛生間偷偷打了電話.給畢雲理。最後,老畢只講了幾個字——調查組撤走了。孔端的夫人總算是明白了老孔發火的原因了。

於是,蓮羹煮了上來。溫言溫語的哄著孔端,不過,老孔同志還是吃不下,結果只舀了一勺就擱下了湯匙。

「狀況到底出在什麼地方?什麼地方?」孔端斜躺在沙發上,雙眼發直,嘴裡獃獃的吶吶著。

「你什麼地方不舒服了?」這時,孔端老婆宋珍聽得迷糊中又問道。

「唉,你先上樓吧,我實在有些煩。」孔端看了老婆一眼,擺了擺手。

「老孔,聽說是調查組撤走的事是不是?我看算啦,撤就撤吧。」宋珍說道。

「是雲理跟你講的吧。」孔端臉一臭哼聲道,他是最煩女人去打聽這些。

「我是擔心你,所以問了問,這個,也不能怪人家雲理。調查組撤走的事在咱們同嶺又不是什麼大新聞了。」宋珍說道。

「算啦,我到書房去吃。」孔端從沙發上站起,拿了蓮湯就上樓進書房了。

一進書房,這貨當地一聲就把蓮湯那碗給擱在了側旁。

孔端在書房裡轉了十幾個圈后,終於下定了決心。拿起電話.拔了過去,不久,那邊通了,孔端那腰突然的似乎略拱彎了一點,用相當恭敬的口氣,問候道:「宋書記,您好,我是同嶺的小孔。」

「是小孔啊,還是叫叔吧,書記那稱呼是對外的。咱們自家人就不講兩家話了。」省委副書記宋良口氣很溫和很親切。

其實,他並不是孔端的親叔叔。而是孔端老婆宋珍的一個遠房的堂叔。這種親戚關係已經屬於八竿才能打得著的那種了。

不過,因為孔端父親跟建設部的孔正旭的關係。以前宋良能坐上省委副書記位置孔正旭在京里也幫助他運著也起了一定的作用。所以,宋良對孔端很照顧。

「是宋叔。」孔端叫了一聲,沉吟著該怎麼樣問起這事。

不過,孔端還沒想好時宋良倒是先開口說道「小孔,你是不是想問調查組撤走的事?」

「嗯,叔,我真沒搞明白。他們來的時候架勢十足,一副不查出個道道不鳴金收兵的派常

不過,後面,才幾天就走了。難道他們下來本來就是來玩噱頭的。我實在是琢磨不透調查組的真正意思。

還有,從種種跡象看來,田林主任下來是動真格的。結果,連他都沒了底氣,這裡頭是不是有些什麼跡象表明上頭的風向變了。

或者說是上頭有領導插手這事了,而調查組是迫於壓力不得不撤走了。」孔端在宋良面前還是較大膽的,什麼話也敢問。

「我可以明白的告訴你,他們剛開始下來時絕對不是玩什麼噱頭。田主任這是不相信葉凡的人馬,連武警都是從省里借的。

那是因為聽說去年江都調查組的事田主任跟葉凡有著一些矛盾。這矛盾還相當的深,估計已經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了。

這次田主任下來,就是要拿下葉凡的意思。只是,這裡頭的東西也複雜。

你看到沒有,這次他們下來沒有通過省里。所以,省里的同志也全裝傻,沒有派人下來配合他們。

直到二天後羅書記才安排了省委秘書長杜青玲下來。因為,再裝也裝不下去了。

杜青玲也只是來虛晃了一下,代表晉嶺省委來過了就回去了。」宋書記說道。

「羅書記這樣安排到底什麼意思?」孔端問道。

「呵呵,很簡單。調查組下來既然知道了他不得不安排人下來慰問一下。第二,杜秘書長馬上又回去了。這代表著我羅坎成同志不插手你們調查的事。由你們調查組獨立調查。說明,坎成同志心裡也有什麼顧慮。不然……」宋良講到這裡,停了下來。.

「不然,這個機會就難得了是不是?對於葉凡這位同志,大家都曉得他是齊的人。羅書記難道不想借這次機會幹脆捋了那小?」孔端哼聲道。

「呵呵。」宋書記笑了兩聲,說道,「小孔,你只看到其一,沒看到其二。」

「其二?」孔端嘴裡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沒錯,這件事並不這麼簡單。可以講是一石激起千層浪了。我剛跟孔部長通過電話.,聽說這事是由內參上捅去引起的。

這捅人者是什麼目的?坎成同志有自己的顧慮。你想啊,這件事,要是真弄得大了起來,估計會涉及到晉嶺省委。

到時,如果有某些同志站出來發幾句話,那坎成同志不是心裡也難過著了。

所以,跟這件事帶給自己的危及相比,拿下葉凡就變得,用年青人的話講就是『雞肋』了一些了。

當領導的要處置誰,首先得考慮到這個處置會不會涉及自身。在自身不受損或受的損失極小的時候可以考慮出手。

這叫做利益的最大化。小孔,你要時刻注意著這些了。古人云,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這種方法不可取,你自已都傷著了還弄什麼?」宋書記開導起孔端來了。

「唉,就是有些可惜了。」孔端嘆了口氣,其實,是在變相的向宋良表達自己的意思。

「不要喪氣,機會總是有的。關鍵是你自己要隨時做好準備。機會,從來就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

更何況,好多機會都是自己創造的。天下掉餡餅的事是沒有,不要想指望了。

不過,你安下心來。沒準兒還有意外收穫。」宋良的話太玄深了,孔端實在是琢磨不出來。

不過,他也不好意思再問了。惹人煩也不行,雖說人家宋照顧著自己,那也是看老一輩面了的。

這些天下來,同嶺市很安靜,安靜得可怕。未完待續。。r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