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八十二章色狼不是狼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八十二章色狼不是狼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且,老遲同志也想耍耍政法委書記的威風,顯擺著你這公安局長還不是在我的治下的。老遲是想打寧滿的臉子以報復寧滿忽視他的意思。

「會搞好怎麼還會出現『狼』攻擊人的事件?這可是柳姑娘的,並不是我寧滿在饒舌。」寧滿不陰不陽的道,這傢伙是一點不怵遲浩強的。

「柳姑娘,能不能講具體地點,我們也好針對此事展開工作是不是?」遲浩強因為沒有鬧明白柳月的底子,所以講話還算是客氣。畢竟柳月叫柳西河叔叔。柳西河的實力遲浩強可能琢磨到了一點的。人家跟葉老大還能硬抗下去,自己在他眼中根本就不夠看。

「這個,我怕葉書記批評我針對同嶺市,不敢講。」柳月搖了搖頭居然又扯到了葉凡身上。

「放心,只要你講的是事實,相信葉書記不會批評你。這樣的事要儘早制止為好,不然造成更大的事件就麻煩了是不是葉書記?」陳旭故意逼向了葉凡。

「嗯,陳省長講得正確。」葉凡點了點頭。

「柳姑娘,你講出來。如果同嶺市公安局沒辦法解決的話我們省廳會出面幫助他們解決掉的。這還像話,不像話了1胡貴天哼聲著,一幅大義凜然架勢。

「請柳姑娘講出實情,我馬上安排人員過去解決掉。不管涉及到什麼我寧滿絕對要一拿到底。這還了得了,柳姑娘你要相信我們現在的市公安局。出警力度加強了不少,已經不是以前的市公安局了,包讓你滿意。」寧滿道,慷慨激昂埃而且還自誇了一下。

「是埃不過。太危險了。一般是沒人進去的。」寧滿一臉嚴肅,道。

「寧局長剛才可是講得慷慨激昂的,怎麼,連幾個『人』都怕了?」柳月毫不留情道,「剛才胡廳長陳省長也講過是不是?我剛才有講過不能講,你們還鼓勵我來著了。」

「人,柳姑娘。你剛才講的可是狼?」寧滿一愣之後問道。

「色狼不是狼是什麼?」柳月哼道。

「太不像話了,柳姑娘請講清楚些。是哪些牛氓。我們市局一定嚴肅處理。」寧滿又恢復了架勢。

「為首的叫唐楚,帶著一伙人想欺負我。不過幸好有人救了我。」講完這話后柳月故意的把眼神從陳旭到胡貴天再到寧滿身上,道,「不曉得這個唐楚你們敢不敢抓他?」

「他的家是不是在章河市那邊?」寧滿問這話時好像聲音都有些顫慄。這貨實在有些擔心真是唐家的唐楚了,這個牛氓公子還抓個毛病埃

而胡貴天跟陳旭都保持沉默了,葉老大暗暗好笑,心柳月這姑娘心還真是鬼。根本就是故意的耍這些傢伙。

「聽就是,他老子還是章河什麼公安局長。我一個外地人被欺負了就欺負了,有啥辦法。」柳月淡淡的哼道。

「月,那個畜牲對你怎麼樣了?」柳西河可是大怒了,這次柳西河本來是邀請堂哥柳信東的。

最後派了柳月來也算是給足面子了。畢竟柳信東事太多,來不了。如果柳月在同嶺出什麼事的話那柳西河這臉子還有地方擱嗎?

「我倒是沒什麼事,幸好有人及時的救了我才沒讓他得逞。」柳月居然一臉淡定的講道。

「畜牲1柳西河大怒了罵了一句后盯著寧滿道,「寧局長,我要求你們馬上把唐楚這畜牲抓回來嚴肅處理。不然,我柳西河就是鬧到省委也要討個公道。」

「這個……我……」寧滿臉一下子漲得紫紅,他看了看胡貴天和陳旭以及車天。

「陳省長,你是分管公安口子的省里領導。還有胡廳長你是省廳領導。你們剛才可是講過要嚴肅處理這事的?」柳西河逼了過去。

「這事一定要調查,不過,這事是在同嶺市境內發生的。所以,事件是怎麼發生的等等你們可以向當地公安局或者向同嶺市公安局報案。至於處理意見得等到調查結果出來由當地公安局來決定。」陳旭這口吻瞬間就變了不好,把『處理』變成了『調查』。

『調查』就有法了,處理也行,人家沒事不處理也行。反正是調查嘛。

「嗯,一定要調查。」胡貴天也點頭講道。

「寧局長,你還不派人去把唐楚抓了?」柳西河冷煞煞的盯著寧滿。

「遲書記,您是分管政法的書記。這事,還請你作個指示我們市公安局該怎麼樣採取行動。」想不到寧滿這傢伙那臉皮還真是厚,居然當眾就想把這事往遲浩強身上推了。

「寧滿同志,剛才你沒聽清楚陳省長的指示嗎?剛才陳省長可是親口指示過了。

由當地公安機關或同嶺市公安局來處理。你是怎麼當這局長的,連這點基本常識都聽不懂。

這點事還需要請示嗎?真是瞎折騰,要是同嶺市公檢法三機關人人都像你這樣子我遲浩強還不得累死了?」遲浩強自然不會傻到伸手接這燙手山芋了。

誰不曉得唐楚是章河市公安局長唐雲的兒子。唐家跟孔家有親戚,實力雄厚著。

而且,遲浩強趁機擺起架子狠狠的訓了寧滿一頓。老遲同志心裡真是爽到了極點。

「遲書記,唐楚同志的父親叫唐雲吧?」這時,一直沒吭聲的車軍突然插嘴問道。

「如果柳月姑娘所講的那個色狼就是章河市唐家的唐楚的話那他的父親就是唐雲同志了。」遲浩強點頭道。

「柳月姑娘,欺負你的那個人是不是叫唐楚,是不是章河市公安局長唐雲的兒子?這件事你可要慎重,要搞清楚,不能亂講。不然,就是污衊了,這也是犯罪。而且還涉及到一個公安局長的家屬,還希望柳姑娘要慎重些。」車軍一臉嚴肅問道。

「車書記,你這話是怎麼問的。我侄女只是差點被欺負了,並沒有被真正的被欺負了?希望車書記講話要慎重些,不要亂講話。不然,恐怕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柳西河眉頭一皺哼道。

這個,車軍剛才的話的確有些欠妥了。有混淆的可能性,那如果坐實,那柳月今後還能見人嗎?

「我不肯,被他們一伙人打了。特別是那個唐楚真是個畜牲把我的外衣都撕裂開了。

正要撕我的內衣時我被人及時的救了才脫了險。不然,柳叔,我恐怕今天就見不到你了。

而且,我昨天晚上打聽過了。那個畜牲唐楚就是章河市公安局長唐雲的兒子。

有人還叫我趕緊離開同嶺市,是唐家在同嶺市就是一頭老虎,惹不起趕緊躲了。

想不到葉書記治下的同嶺市居然如此的糟糕,公安局長的兒子居然是一個禽獸?」柳月當然也趕緊證實一下,不然傳出去哪還了得。而且這女子還真會適時的打悲情牌。並且把髒水又端出一盆來往葉老大身上潑去。看來,柳月對葉老大的成見相當的大了。

「柳姑娘,事情還沒調查清楚嘛可不能亂下結論。而且,即便你講的是事實,但那只是唐楚乾的。虎父犬子的事在咱們這個社會可不少見。唐楚是唐楚嘛,當然,這事,一定要嚴肅處理。」葉凡道。

「你當時不是……」柳月氣得指著葉凡,估計是想你不就在場,還要調查個什麼。

不過,葉凡趕緊瞪了她一眼,柳月又把話給憋回去了。因為,在齊天設計的軍訓裡頭葉老大不宜於在公眾場合冒頭的。

「這種畜牲不抓沒天理,寧局長,我等著你們辦事。」柳西河氣得腮邊的肌肉都在跳動著。

「從剛才柳姑姑所證實的事實來看,唐雲同志不但是章河市公安局長,而且是章河市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副局長,一個副處級幹部。對於這種層次的幹部相對於同嶺市公安局來講由寧滿同志處理就顯得有點單薄了。

下邊各縣的政法委書記應該由當地主管領導或者上一級的政法委書記來處理了。」車軍這話可是想把寧滿抽出來把『屎』往遲浩強身上拋了。

「呵呵呵,車軍同志。市公安局辦案子是獨立辦案子。即便唐楚的父親是唐雲,但他也沒權干涉市公安局辦案子。

而且,本來天丘谷在東新縣境內,這件事發生在東新縣,本來應該由東新縣公安局出面調查處理的。

不過,因為這件事涉及到唐雲同志的兒子唐楚。所以,東新縣公安局已經不能勝任此事件的調查處理了。

所以,為了排除一切干擾,應該由市公安局出面調查處理這件事了。」遲浩強著,看了柳月一眼,道,「柳月姑娘,你有什麼事請向寧滿同志具體的來。相信寧滿同志會給你一個滿意的處理結果的。」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