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八十三章兩個黑包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八十三章兩個黑包公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寧滿同志,遲書記把這事交待給你了。希望你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把事辦好。

要公開公正,要讓受害者的冤屈得伸,咱們一定要伸張正義,體現市公安局在法律上的公正性。

要讓全市公民看到,只要為了惡,不管涉及到什麼人,我們同嶺市公安局有決心處理的。」葉凡噴出一段鼓勵性話來聽得寧滿差點要爆走了。

「寧滿同志,你要牢記葉書記的指示。把此案辦成鐵案,不管涉及到什麼,一查到底。」遲浩強一臉嚴肅的說道,這貨又把葉凡推上前去當擋箭牌了。什麼葉書記指示是排在前頭的。

「這件事既然涉及到唐雲同志的家屬,我看遲浩強同志也要時刻盯著,隨時向我彙報案情進展情況。」葉凡一扯又把遲浩強給按回了案子中。老遲和寧滿兩位同志只能是黑著個兩個包公臉皮點了頭。

「蔡隊長,你馬上帶些人去把唐楚叫到局裡來。」寧滿對一個警察下了命令。

蔡隊長行了個警察禮轉身就要去,不過,寧滿又交待道:「蔡隊長,要注意警容警貌,要注意文明執法。」

「陳省長,胡廳長,葉書記……咱們開始剪綵吧?這個,給事一擔擱都快到飯點了。」這時,柳西河說道,不過,臉上那笑容卻是硬擠出來的。不如剛才那般自然的笑得燦爛了。

幾人走到彩帶前。

「柳董辦事真是效率高埃聽說過春節了還加班加點花高價請了工人來清理路面運送閘門埃柳董這種全心全意為了同嶺人民的精神值得我們學習埃」葉凡呵呵笑道。

「馬馬虎虎了,早一天裝上閘門也是為了早一天能把水貯得足夠。到時足夠了就能發電了,咱們的電大部分都是供給同嶺人民的。

而且,這電一發出來也能創收,我們有收入了,而你們市財政是不是也可以收稅了。

不然,紅谷電站沒電咱們沒收入你們市財政損失也不校」柳西河是皮笑肉不笑的譏諷回來了。他自然知道葉老大在譏諷他了。

「是啊,柳董一心為了同嶺人民造福是我等學習的楷模。要是同嶺的企業家們都有柳董這心。那我們同嶺何愁不發達是不是?」葉凡呵呵笑道,聽得一旁的孔端等人是一頭霧水。

心說葉凡同志難道今天吃錯藥了。柳西河明擺著是要關閘門不給水的,到時紅谷寨老百姓將又沒水用了。你居然還一直誇他?這不是有毛病嗎?

「呵呵,應該的應該的。更何況葉書記在同嶺市主政嘛。能為市委市政府解決一些實際困難,是我柳西河的榮幸嘛。

當然,我也希望你們同嶺市委市政府能加快進度,早日撤了對我們紅谷電站安全一塊的停產令。給我們紅谷電站一個為市財政局創收的機會。

不然,水輪機一直停著也容易生鏽。更何況。沒發電就沒了收入。到時沒了收入職工們的工資可就發不出來了。

職工們沒有了工資可就沒飯吃。人哪,真到沒飯吃的時候就怕捅簍子。

這簍子捅得大了就補不上了。」柳西河一臉淡然的笑道。

「不能這麼講,安全責任重於泰山。咱們要生產,要創收,要利稅。但這些跟人的生命安全相比起來都是小事了。

連命都沒有了這些還拿來幹什麼?這個,市安監局的檢查也需要一個過程,而且。你們的整改也需要一個過程是不是?

只有等到你們完全符合了安全標準要求才能重新恢復生產的。不然,這個責任我葉凡負不起。相信在場的也沒有哪位敢冒頭去頂這個責任吧?

包括你柳董是不是?」葉凡也是一臉淡然的回敬了過去,兩人實際上都是以唇為槍進行著戰鬥。在場的都是老油子。全聽得懂。

「柳董可以花三倍的高價請工人來修路關閘門,相信你們萬勝集團雄厚的實力也不再乎這段時間的檢查了。工人們的工資應該不成問題。而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是不是?」這時,站側面的米月插了一句話。

「呵呵,沒事,檢查吧,你們儘管檢查。我們萬勝集團雖說只是一個小企業。但是,就是紅谷電站你們檢查上幾年我們照樣子能堅持下肉紅谷電站就是我們萬勝集團的,我們萬勝集團不照顧他們誰照顧它們?」柳西河又財大氣粗了起來,一臉的不差錢嘴臉。

「別擔心,我已經給安監局的同志講過了。要加快檢查排查進度。爭取在三個月內讓紅谷電站重新運轉。不過,到那個時候,我還得感謝柳董重新安裝上了這閘門呢?貯水調水剛好嘛1葉老大的話柳西河聽得是一頭的霧水,心說老子才不會放心,你想調水,門兒都沒有。

「這紅谷電站是萬勝集團的。」柳西河哼了一聲。

「沒事,過段時間就不是了。」葉凡冷哼一聲,這彩也剪完了。轉身說道,「市裡還有事,陳省長鬍廳長……我們先走一步不能陪你們吃飯了。」

「慢走。」陳旭點了點頭,轉爾問柳西河道,「聽葉書記的口氣是不是你們萬勝要把紅谷電站給賣掉?」

「賣掉,誰講的。給多少錢也不賣,就是讓紅谷電站變成一堆廢鐵我們也不會出賣的。」柳西河相當囂張的哼道。

「呵呵,原來如此埃這就奇怪了。」陳旭乾笑了一聲不再問了。他跟胡貴天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都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什麼,唐楚是強姦犯,放屁!他人現在哪裡?」下午三點鐘,唐雲剛進辦公室乍一聽到這個消息驚得差點從椅子上跳將了起來。不過,轉爾唐雲就恢復了平靜坐回了椅子上。

「聽說在紅谷電站的谷溪罷上陳旭副省長以及胡貴天副廳長和葉凡都下了指示要求立即把……」章河市公安局辦公室主任陳正文微低著頭把聽來的消息講了一遍。

「那個兔崽子現在什麼地方,馬上給我打他電話,就說我馬上要他回來。」唐雲差點要把手中的筆給扔地下了。

陳正文馬上掏出電話,不久搖了搖頭講道:「唐書記,無法接通。」

「難道被寧滿的人先抓走了?應該不可能吧,即便是被抓了咱們也有人給我們講的。」唐雲說道,「再說,他寧滿曉得唐楚是我唐雲的兒子,至少也得照顧點是不是?」

「我也納悶,以前不管怎麼樣。唐楚接到我們倆的電話肯定會馬上接通的。今天怎麼回事?」陳正文也是滿腦門子的迷惑。

「馬上多叫幾個人出去找找。」唐雲擺了擺手,想了想說道,「對了,那個柳月是什麼人?」

「不清楚,好像是柳西河的親戚。應該不是咱們本地人。」陳正文搖頭講道。

「她人現在什麼地方?」唐雲皺著眉頭問道。

「我已經派人暗中跟著的,中午吃完飯後她住進了同嶺賓館。不過,好像有兩個跟班一直在不遠處跟著的。一個女的一個男的,估計是柳西河派去的打手。」陳正文說道。

「好了,你下去多派些人找唐楚吧。找到后馬上聯繫我,這個兔崽子的給老子捅出多大的簍子來。」唐雲陰沉著臉擺了擺手。不久,唐雲又拿起了電話不久又擱下了電話。

也是下午三點鐘,從紅嶺縣縣委書記任上提拔到省建設廳任副廳長的鄭滿同志正在全省建設工作大會上慷慨激昂,指點著晉嶺省建設藍圖大業。

不過,這時候秘書小牛在鄭滿耳旁嘀咕了幾句。鄭滿解釋了幾句后就把話筒給了別人爾後下了會台直奔建設廳廳長蘭桂香辦公室而去。

不過,剛進到蘭廳長辦公室鄭滿同志一見到蘭廳長正要打招呼,不過,當發現了兩把轉椅子轉過來的一個人的那張臉后這貨微微一愣之後那嘴咂巴了一下子張得老大,而瞳孔也猛然的睜大,旋即就是臉色大變。

「紀……紀主任也來在埃」鄭滿趕緊打了聲招呼,此刻,臉色倒也恢復了平靜。不過,這貨心卻是扒涼扒涼的直接就涼透底了。

因為紀剛成是省紀委監察第一室主任,晉嶺的人稱他為黑面虎。是晉嶺紀委反腐的一面旗子。

估計,全省官員見到他那腿兒都有些打閃兒。因為,紀剛成的手中曾經拿下過二個正廳級幹部。

其中一個還是某地級市市委書記。至於說副廳及以下的幹部那當然就更多了一些。這幾個人比較典型罷了,當時是轟動了全剩

他來蘭廳長辦公室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而自己又被蘭廳長叫了回來,那豈不是講紀剛成就是沖著自己來的。

所以,鄭滿就是再老油子,但心裡早就翻江倒海了。能鎮定住的只是外邊一個軀殼罷了。

「鄭滿同志,有一些情況需要你到我們那邊去核實一下。請吧。」紀剛成講話很客氣,並且聲音很柔和並不剛硬,但臉都是嚴肅的。不過,聽在鄭滿耳里卻是猶如五雷轟頂一般的大。

「我沒犯什麼事查什麼,紀主任,肯定是搞錯了。」鄭滿差點叫出聲來了。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