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八十六章PK一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八十六章PK一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聽說是市局刑警隊副隊長蔡軍,這個人實際上就是寧滿的狗腿子。以前包毅任局長時蔡軍早被他一腳踢到旮旯去了。

不過,那小子在下邊還沒有消停。只不過包毅後來莫名其妙的走了,現在寧滿上去了。

馬上就把蔡軍從下邊拔了回來而且委以重任。估計,寧滿盯上了刑警隊長一職。

不用多久就會把吳峰給一腳蹬了。像當初包毅蹬蔡軍一樣。我也暗暗的找人打聽過,不過,蔡軍這人很鬼。

而且很翹皮,關於唐楚的事他是下了死命令,他那幾個鐵竿手下誰也不願意談這事。

一聽說這事就說不清楚。所以,試不出來。」陳正文講道。

「難道唐楚他們被蔡軍秘密抓了,怎麼可能。七八個人一下子被抓,不可能一點風聲都沒有。」唐楚有些疑惑。

「這個說不準,寧滿現在是跟著車軍的。而且省廳的楊逍副廳長跟他的關係相當的鐵。

再加上現在陳旭和柳西河以及葉凡都逼了過來。我想,沒準兒寧滿是不是想拿這事作文章,想針對我們唐家作出些什麼來。

以前葉凡把寧滿處理了,而唐書記你也是市公安局局黨組成員之一。在討論寧滿的問題時當時聽說你投的還是贊成票。

這事寧滿肯定曉得的。這下子有了機會這傢伙估計是忍不住要折騰什麼事了。」陳正文分析道。

「他敢1唐楚一拍桌子人都站了起來。轉爾又坐了下來說道,「這事也不能怪我,當時市局其實是在貫徹葉凡這個一號人物的命令罷了。

你看到沒,針對寧滿的處理市局局黨組成員是一致通過的。我不通過有屁用。

而且,寧滿算個屁東西。他也在老子面前翹啥皮。以為跟著高成就能屁顛屁顛的了。

結果怎麼樣,連他的靠山高成自個兒先倒了。他還屁顛個什麼,這次也是他運氣好巴上了車軍。

不然,他估計徹底完蛋。不過。正文,你講得也有道理。這傢伙還真有找機會弄事的可能性。而且,我想,是不是葉凡也是想趁機整我們唐家。」

「這個,應該不會吧。聽說在谷溪壩上那個娘們告狀開始的時候葉凡並沒有什麼表態。

後來是柳西河在逼著陳旭和胡貴天模糊的表了態。而寧滿當時估計也想貓哭老鼠一下故意推了一下往葉凡身上招呼。

葉凡最後才站出來表態要調查處理這件事的。如果說葉凡想趁機整唐家,那他豈不是早就跳出來指責這事而且馬上就趁機下命令。

這樣一來可以表現出他葉書記多麼的正義多麼的英雄,二來也可以平了柳西河的憤怒。

三來可以趁機整唐家。一舉三得了。」陳正文不同意唐雲的看法。

「你懂個屁,這是葉凡搞的欲擒故縱之術懂嗎?這傢伙心機很深。別看他年輕。這種人其實最容易讓人忽視了。你一忽視他那你就倒霉了。你想啊,王龍東不是在章河市嗎?自從王龍東到章河市也有不少時日了我唐楚什麼時候賣過他的賬。」唐雲哼聲道。

「嗯,王龍東使不動你。而且,在市委常委會上你還跟他頂過幾次而且還拍過一次桌子。

這樣子肯定勃了王龍東的面子,這傢伙估計一肚皮子壞水,早就想把你整下去或挪走了。

只不過一直找不到機會,而且唐家也是有實力的家族。王龍東投鼠忌器。

而王龍東是葉凡的鐵竿手下。估計這事葉凡也早曉得王龍東在章河市的處境。

這一次葉凡故意推了一下爾後再下重手也有可能。葉凡完全可以趁機整咱們唐家。爾後……」陳正文講到這裡不敢講下去了。

「對了嘛,爾後假惺惺的貓哭耗子一下送個天大人情給我想讓我就範。他娘的在作他丫的春秋大夢還差不多。老子唐雲是什麼人。唐家會服一個外來戶,我呸1唐雲講到激奮之處忍不住往地下來了一下。陳正文在哪裡偷偷地皺眉頭,心說要不是有個孔家,你唐家算個屁。

人家葉凡好歹也是一市委書記,你唐家有什麼人物,連個副部都找不到。

有個正廳也是打了擦邊球的正廳,玩毛啊玩,夜郎自大罷了。在這同嶺一畝三分地還能玩得轉,出了同嶺哪個賣你賬?

「還沒找到人,這倒是怪了,這小子莫非挖個地洞遁地而去了?」寧滿皺了皺眉頭看了一眼站對面的蔡軍。

「我也納悶,平時到處都能見到這小子的身影,今天好像失蹤了一般。莫非是聽說了谷溪壩的事兒嚇得躲起來或跑了?」蔡軍分析著講道。

「跑,那小子啥時怕個事兒。他在同嶺犯下的事還少嗎?幾時跑路過。」寧滿哼了一聲。

「這次的事也許是不一樣,不是陳省長和胡廳長都發話了。而且,聽說他想強姦的那個姑娘柳月還是柳西河的侄女。柳西河可是一方巨富。在省城交道廣人脈深,就是唐家估計都不想跟這樣的有實力的人對面敲鼓的。」蔡軍說道。

「富有個屁用,再富能大得過專政機關嗎?咱們隨便的找些理由就能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你看葉凡,不就有個官嗎,逼得柳西河像個小丑樣子跳來竄去的大春節了還花重金僱人修路運閘門。

現在眼巴巴從省城跑來顯擺給葉凡看。也不怎麼樣?侄女被欺負了還不得求葉凡。

如果是葉凡的侄女被欺負了人家一句話就能命令咱們跑斷了腿。柳西河有屁用啊,咱們嘴裡答著不肯花力氣他有什麼用?

葉凡就不一樣了。如果他天天盯著,咱們出功不出力他是有法子整咱們的。

這就是不一樣,富不能富過官的。」寧滿隨手扔給蔡軍一根煙自個兒也嚓點上了一支煙說道。

「那當然,咱們有車書記在,柳西河也算不了什麼?只要羅書記發一句話,柳西河早飛啥地方去了。」蔡軍點了點頭,轉爾說道,「不過。唐家跟孔家關係不錯。而唐雲又是局黨組成員。這事,咱們是真抓還是假抓呢?」

「你笨啊1寧滿伸出手指頭差點戳到蔡軍鼻子上了。

「我這人就是笨腦袋瓜一個,一時拿不準不是來請示了嗎?寧書記指東我蔡軍絕不敢往西的是不是?」蔡軍這一記馬屁還是拍得相當的令寧滿舒坦著的,這貨往椅子後邊一靠瀟洒的噴了個煙圈,說道,「這事不能假。」

「那豈不是要得罪唐家了,這個。雖說唐雲以前對咱們也不咋的。而且還相當的翹皮。不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是不是寧局?」蔡軍勸道。

「說你笨你就是笨。以前唐家不鳥咱們。現在咱們就要讓他難過一下才行。

孔家又怎麼樣,這次的事是陳省長和胡廳長以及葉凡下的命令,我寧滿不抓能行嗎?

而且,雖說當時陳省長和胡廳長講話都有點口是心非的,而且葉凡的態度也有些懶散。

但是,都當眾說過了這話,而且當時還有省報以及市電視台的記者在採訪。

不抓能行嗎?到時柳西河把這事捅報紙上咱們吃不了得兜著走一回。所以。咱們要抓,要狠狠的抓。咱們是在執行任務嘛!

咱們也是受害者,估計唐家的人找過你了吧?」寧滿乾笑了一聲。

「他們叫人來打聽過了。不過,我有下令不準講出去。這個,要玩就跟他們玩神秘。要他們摸不準頭腦,呵呵。」蔡軍笑了起來。

「好好好!蔡軍,想不到你小子還真不是一般的餿。這人明明還沒抓住你就開始折騰起唐家來了,真是深懂吾心也1寧滿大大的贊了蔡軍一把,說道,「就這麼玩,先把唐雲的真火玩起來,玩得這傢伙心煩氣燥忍不住時就有好戲看了。」

「好戲,看啥好戲?」蔡軍一摸腦袋不明白。

「咱們只是執行命令,而下命令的直接人卻是葉凡。你想想,到時毛燥起來時唐雲會找誰急去?」寧滿乾笑了一聲。

「還真有好戲看了,寧局,那我先去安排一下。一旦發現唐楚那傢伙馬上向您彙報。」蔡軍說著轉身出了寧滿的辦公室。

因為是晚上,蔡軍剛走到過道上居然碰上了唐雲。不過,唐雲那臉色不怎麼好看,似乎怒氣沖沖的。

蔡軍正想打招呼時,唐雲卻是**的搶先問道:「蔡軍,唐楚呢?」

「我們也正找他,還沒找到。」蔡軍心裡一動又記起了玩神秘,所以,講這話時故意的目光有點閃爍,給人一種講話有些不實的感覺。

「你小子騙我是不是?」唐雲明顯著要發怒了伸手在蔡軍的臉前點了點,聲音也大了不少。

不過,蔡軍看了看不遠處寧滿的辦公室。這貨胸脯一挺說道:「唐書記,我真不曉得令公子唐楚的下落。而且,葉書記有下令,我們也正四處抓捕他,只不過還沒接到消息。」

蔡軍開始刺激起唐楚來了,不但搬出了葉凡還用了『抓捕』兩個字。

叭地一聲脆響,蔡軍被唐雲一巴掌甩得撞到了過道的牆壁上頓時頭上腫出一個小饅頭大的青包來。

「你嗎的唐楚犯了什麼事兒你們要抓捕,這事還沒搞清楚你們要抓我兒子,良心給狗吃了是不是?」唐雲按壓已久的怒火終於爆發了,一個跨步上前照準蔡軍的腰部又是狠來了一腳。

「唐楚是強姦犯,自已兒子管不了還來打我,你丫的是不是人?而且我們只是執行命令,有什麼錯1蔡軍也火大了,人一下子挺起來一腳踢向了唐雲。

唐雲著實沒想到蔡軍居然敢打自己,未及防備之下被蔡軍一腳給踹得也撞在了牆壁上,手臂頓時就青腫了起來。

要知道這兩個傢伙都是干刑警出身的,出手又狠,誰都不是良善之輩,所以,那是相當重的。

感謝『盟主哥大城小事誠誠』打賞,謝啦兄弟。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