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八十七章各懷鬼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八十七章各懷鬼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時,有些科室還有晚上值班的幹警從門縫裡伸縮了一下頭一看居然是這兩個傢伙在pk,那是趕緊又縮了回去。這個,哪個敢去拉架,那不是自找沒趣。

「反天了,你丫的敢打我,老子踹死你這個沒大沒小的混賬王八糕子的東西1唐雲的怒火終於全面爆發了,往前一撲一腳狠狠的踢在了蔡軍的臉上,叭嚓一聲。

蔡軍的腦袋像沙袋一樣來回晃了幾晃停下來時鼻血嘴血一起來了。而且,鼻樑骨好像被踢斷了,整個鼻子全塌陷下去了。

本來蔡軍比唐雲要年輕,應該更猛的。只不過蔡軍還是有些懼怕唐雲的虎威,只是被動抵抗罷了。他也著實沒想到在這裡唐雲居然敢真的下重腳。

「我跟你拚啦1蔡軍抹了一把,發現手上全是血,這貨不要命的撲向了唐雲。

唐雲給蔡軍那高大的身體一撞兩人頓時撞在牆壁上就滾到了地下,翻了幾下成了滾地葫蘆。

兩人在過道里翻著滾著互相狠命的往對方身上招呼著,猶如兩個潑婦打滾架一般。

而且,兩人一邊打著一邊吼罵道。

「幹什麼,成何體統1這時,過道不遠處傳來寧滿那莊嚴的吼叫聲。

「拉開拉開1寧滿吼道,不久,幾個幹警撲上來七手八腳的把兩人給硬拉開了。

「唐雲同志,你這是幹什麼?公然在市公安局辦公大樓的過道里打人泄憤。你想幹什麼?你堂堂的章河市政法委書記也不怕失了身份。跟下屬打架,太不像話了1寧滿首先就把醜惡的大帽子扣向了唐雲。

其實寧滿早聽到動靜了,一直沒出來就是要讓兩人打得重一些。最好是都帶上傷來那就有得樂子玩了。

「你嗎的講什麼屁話?老子打人泄憤,你哪裡看到老子打人泄憤了。」唐雲好像是氣極了,猛地從地下彈起一腳往寧滿臉上飛踢了過去。

嚓地一聲。

寧滿是千算萬算也沒算到唐寧居然會飛起腳來踢自己,這下子那是一點防備都沒有,臉上著實的給唐雲踢了一腳。頓時,寧滿感覺鼻子一熱。鼻血自然就出來了。

「瘋子1寧滿火大了,一把想把唐雲給扯祝不過,唐雲這個時候力氣特別的大,一拐就把寧滿這位挺著個啤酒肚的公安局長給拐到了牆壁上又來了一下。

蔡軍一看一個餓虎撲羊撲將上來狠命的抱著了瘋子般的唐雲。而寧滿又想把倆人分開,三人頓時扯成了一團,在過道上左碰右撞拳來腳往的。

而有幾個值班的幹警早嚇得偷偷地溜到下邊樓道,上廁所的上廁所。打電話的打電話去了。

這個,寧滿雖說是局長。但唐家有著孔家撐腰。那胳膊肘兒比寧滿的還要粗得多。反正兩個人都得罪不起。扯了誰就得得罪另一個,乾脆閃人才是王道。

「還不給老子都上來扯開他們。」寧滿那聲音樓底下都能聽見,那些嚇壞了的幹警們不得不硬著頭皮上前把唐雲跟蔡軍給扯開了。

「唐雲,你都幹了什麼?」寧滿一臉憤怒的指著唐雲吼道。

「幹個屁,寧滿,你都幹了什麼?明明是你的手下蔡軍這混賬東西在忽悠我,你居然不聞不問一開口就指責我還幫著蔡軍一起打我。你以為老子好欺負是不是?什麼意思。寧滿,你給老子講清楚。不然。今天跟你沒完?」唐雲也火大了,指著寧滿質問道。這貨一急。連手上的血都顧不及擦巴一下了。

就在這時候,章河市公安局辦公室主任陳正文也帶著幾個幹警沖了進來,一見唐雲那個慘樣子,又看了看蔡軍,陳主會嚇得叫道:「蔡軍,你丫的敢攻擊唐書記,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是不是?這是攻擊市局領導,先銬起來1

當然,陳主任也看到了寧滿鼻子上的血。但寧滿他可是沒膽喊的。

不過,跟著陳正文來的幾個幹警只微微挪了一下步子卻是不敢有所動作,因為寧滿正虎視著他們嘛。

「銬起來1唐雲發話了,幾個幹警只好硬著頭皮向蔡軍走去。

「給老子站住,這裡是什麼地方,容得著你們胡折騰嗎?」寧滿一臉嚴肅的盯著幾個幹警,嚇得幾個人再也不敢上前了。

「銬上,一切責任我唐雲擔著。」唐雲發狠了。

「哪個敢亂來,馬上銬了1寧滿也是兇巴巴的盯著唐雲講這話的。

晚上葉凡很晚才批示完了材料,一看時間都快六點半了,就到了市委食堂。

這個時候晚飯早吃完了,不過,發現是葉書記來了。聽說葉書記還沒吃飯。食堂的阿姨馬上把食堂經理找了過來叫師傅給炒了幾個菜。

剛坐下來喝了口湯一看電話響了,剛接通就聽到遲浩強的聲音講道:「葉書記,你能不能馬上到市公安局來一趟?」

「到市公安局,怎麼回事?」葉凡皺了下眉頭問道。

「剛才……」遲浩強把事情經過快速的講了一遍,說道,「這事,我根本就沒辦法處理。兩個人誰也不服誰,折騰得很兇。我叫他們各自先回家明天再說,可是他們倆個都不肯離開市局。」

「那行,我過來一下。」葉凡講道,心裡卻是暗暗奇怪,怎麼會打起架來。

不久,葉凡在市委副秘書長楊良的陪同下進了市公安局。因為米月跟著玉春風到紅谷寨安排明天財政部的幹部下來剪綵的事。本來風清錄他們今天晚上就要到同嶺的。

只不過因為有急事給擔擱了,現在還在路上。估計要晚上10點左右才能到。不然,葉老大哪有空到市局來『判案子』了。

不過,剛從車裡下來居然發現車軍的車子跟孔端的車子居然也停在市局門裡的空地上。

他們也來啦,呵呵,雙方都搬救兵對峙了,晚上有好戲看了,葉老大微微一愣之後心裡嘀咕了一句。因為唐家跟孔家有親戚,而孔端跟建設部常務副部長孔正旭是親戚。

孔端的父親孔小羊跟孔正旭是拜了把子的鐵兄弟。既然唐家跟孔正旭也有親戚,自然,孔端跟唐家也扯上了一點關係。也不能光看著唐雲倒霉了。

果然,剛走到樓梯口遲浩強已經匆匆出來了,說道:「葉書記,大家都在三樓會議室。」

葉凡點了點頭,跟遲浩強扯了幾句,不久進了會議室。孔端跟車軍一見葉凡也到了,兩人也都站了起來打了聲招呼。這個,糾葛歸糾葛。當官的全都懂得裝面子。台上握手台下劈腿是正常的事。

而寧滿左邊臉也被打腫了,鼻子也腫得老高。這貨臨時頭塗了一些紅藥水,使得這腫脹看起來更大了一些,自然是為了打悲情牌了。

反觀唐雲也差不多,半截衣袖跟褲管都特地挽了起來,露出了裡頭那臨時頭包紮了一下的大紗布以及腫大的小腿以及手臂。

當然,最慘的要數蔡軍這貨了。這貨鼻子被包得緊緊的,只露出了兩隻眼睛。而這邊手腕上還打著吊瓶。

葉凡心裡直想笑,不過,這個嚴肅場面也宜於發笑。於是一臉嚴肅的坐在了會議桌的中央位置。

「都坐下吧。」葉凡作了個下按的手勢。

大家也就坐了下來。

「你看看你們,一個個慘兮兮的,成何體統。你,還像個市公安局長嗎?

你,還是章河市政法委書記嗎?你看看你,聽說你是市局刑警隊副隊長。

刑警隊是幹什麼,是公安局的頂樑柱子。你們的拳頭是拿來跟壞人作鬥爭的,而不是把拳頭朝向自己的同志。

你看看你們都幹了些什麼,玩過家家是不是?

害得我連飯都沒吃飽就過來了,說吧,到底怎麼回事,講清楚。這事,一定要嚴肅理處,太不像話了1葉老大伸手指頭點了點三個傢伙,一臉嚴肅的問道。其實,葉老大心裡正痛快著了,大呼著爽勁。

「是唐雲同志不對,他首先動手打人。」寧滿咂巴了一下嘴說道。

「放屁,明明是我問蔡軍有沒唐楚的消息。蔡軍這傢伙根本就是在玩我。忽悠我,我唐雲好歹還掛著個市局黨委委員,市局副局長職務。你蔡軍一個刑警隊的副隊長憑什麼無視領導,公然忽悠我!這個,太可氣了。」唐雲反駁道。

「講話文明點,別屁呀屁的。咱們都是官員,不能敗壞了政府形象。」葉凡一臉嚴肅,先訓叱了唐雲一句,其實葉老大有刺激唐雲的嫌疑。這把火最好是越燒越旺。

「對不起葉書記,蔡軍就是這樣忽悠我的。我實在氣不過伸手指頭點了點他,他居然一拳就幹了過來。這是公然的攻擊市局領導,這是在犯罪1唐雲先聲奪人。

「不是這樣的葉書記,我哪敢先動手打他。剛才我正向寧局長彙報關於唐楚的情況。咱們的確是沒抓到人,葉書記不信的話可以把跟我一起的市局刑警們全都找來問問,天地良心,如果抓到人我還瞞著唐書記哪我全家死光光。」蔡軍在三人中是最處於弱勢的。

現在見到葉凡和孔端以及車軍這市委三巨頭都在場,頓時這傢伙腿肚子覺得有點抽搐。差點就站不穩當了,所以,一急之下連全家死光光都給搗鼓了出來。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