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八十九章整人的時候到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八十九章整人的時候到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報告葉書記,當時我跟田衛明正在值班室里查看一個小時前新龍街的監控錄像。

因為過幾天新龍街就要進行啟動剪綵儀式了。所以,市局這邊也是高度重視。

在新龍街交通容易受阻的地方增加了監控鏡頭。並且,寧局長有交待,一定要睜大眼睛。

說是市委市政府都在新龍街辦公,馬虎不能。出了亂子的話要我們怎麼怎麼的。

寧局交待得很細緻很嚴肅。因為一個小時前新龍街發生了一起摩托車相撞事件,雖說人員並沒受到多大的傷害,但是,我們要把一切的安全隱患排除在可能發生之前。

所以,我把田衛明找了來一起研究新龍街監控還有沒有不到位的問題。一直在查看一個小時前的錄像。

因為當時耳朵是戴著耳麥的,所以不曉得外邊發生了什麼事。後來摘下耳麥后才聽到寧局叫著要扯開拉開什麼的。

所以我們全出來了,發現唐書記跟蔡隊長在滾打在地下,我們趕緊上前硬是拉開了他們。」崔張成膽子還較大,微微一頓之後說道。

「小同志,從你們的言語中我們不難分析出先前他們怎麼樣毆打的事你們是不是並不知情?」葉凡一臉嚴肅的問道。

「是的,我們倆個都不清楚。只是後來出來時馬上就扯開了唐書記跟蔡軍倆人。」田衛明也說道。

「你們倆個是真的一點都不知曉先前怎麼打起來的事?」葉凡那臉突然一板。哼聲道。

「是的。」田衛明跟崔張成同時答道。不過,葉凡的生物氣波探測還是感覺到了兩人的心境應該是很不平靜的。

這兩貨應該沒講實話。想想也正常,寧滿他們不敢得罪,可是這個唐雲明擺著有孔端這個市長在撐腰,兩人更不敢得罪。

這年月,真是難死兩個幹警了,只好裝傻了。私底下估計早就盯了攻守同盟的。

「胡說,你們倆個上來扯我們時明明是從樓梯下跑上來的。怎麼會從辦公室內出來。

以為我沒看見是不是。我看見了。葉書記,他們倆個明顯在講假話。

其實,從一開始的時候蔡軍攻擊我時他們早都發現了,那門還微微的輕開了一下,後來嚇得趕緊關上了,那關門的聲音我都聽見了。還說寧滿也不可能不知曉,說什麼跟秘書在辦公室內處理材料純粹是講假話。」唐雲大聲的說道。

「唐書記。我們真沒看見,老天可以作證。」崔張成跟田衛明微微有點慌了。趕緊爭辯道。

「你們兩個真沒看見。怕是不敢出來吧?唐雲攻打蔡軍,兩人都撞到牆壁上了,折騰出這麼大動靜,而且離你們的監控室就一個門。小崔,小田,講假話就是作偽證,是要付法律責任的。這裡雖說不是審訊室。但這裡是葉書記在主持,孔市長跟車書記在旁審。

他們三個難道你還不清楚嗎?他們三位是代表市委。代表組織在跟你們二個談話。

現在馬上把事實講出來,要一點不漏的講出來。我可以請求葉書記他們先寬恕你們先前的害怕行為。」寧滿也有些惱了。明明曉得這兩貨在講假話,居然不聽話不出來指責唐雲。這個,明擺著不給我寧滿這個局長面子了。

「要證明很容易嘛,只要把新龍街一個小時前的監控錄像調出來讓崔張成跟田衛明兩位同志不看錄像先講講內容就是了。

兩位同志不是講在專心的研究一個小時新龍街發生的一起摩托車相撞事件嗎?

既然如此的專註著,那應該對到時的內容應該不會陌生吧?」葉凡突然微微一笑,說道。

「沒錯,還是葉書記有辦法,那就把錄像調出來。」孔端哼道。

兩貨頓時臉色慘白,互相看了一眼,身子骨突然間好像彎了不少。崔張成果乾一些,馬上說道:「葉……葉書記,剛才我們的確講了假話。

這個,我們其實都看到過了。只不過我們的確有顧慮,我們害怕這個。

寧局長跟唐書記都是我們的領導,我們怎麼講都不合適。到時事一結束挨板子的就是我們了。

以前包局在時時刻有提醒我們要講真話,現在想起來心裡有愧。」

葉凡一聽,微微一愣,心裡贊道這個崔張成還不錯,挺聰明的。估計他以前是包毅的人了。現在這個節骨眼上一講出來肯了。所以趕緊插了個話題表示一下。

「當時我們倆個本來是想衝出來拉人的,不過,我們擔心會被唐書記打。

而且,蔡隊長平時也很嚴格。這個時候他們倆個打紅了眼根本就不認人的。

誰去拉鐵定倒霉。而且,被打了也是白被打了。而且,我跟崔科長偷偷打開一道門縫之後還發現,就在唐書記跟蔡隊長拉扯在地下時現場後邊十幾米處有個腦袋露出了半邊。

還停留了一會兒才縮了回去。我的眼鏡有點近似看不清楚。不過,當時聽崔張成說那人就是楊天秘書。

而且還跟我講連楊秘書都不敢出頭來,咱們就更不能出去了。不然,咱們會倒霉透頂了。

我想想也是,所以,我們倆個都不敢出來。」田衛明講道。

「放屁,你倆個傢伙在放什麼屁?楊秘書明明蔡軍前腳一出門後邊就被我叫進辦公室裡間了,怎麼可能還探出頭來。

根本就是你們倆個眼花了。還有田衛明你有點近似怎麼能看清楚是楊秘書,沒準兒是我隔壁後邊辦公室探出的什麼人來。

這根本就是在亂講。你們倆位同志。先前講假話不說,現在被領導識破后又編出一些假話來欺騙領導。

你們的思想大大的出軌了。你們這是公然的污衊一個在職的公安局長,是對領導的大不敬。

這事,一定要嚴肅處下,嚴肅處理。」寧滿氣極了,指著崔張成跟田衛明罵開了。

「寧滿同志,要注意文明點。又是屁呀屁的想幹什麼?而且,你這樣子對待兩位同志可是有以挾領導威風欺負下屬的可能。

對待同志講話要客氣些。不能以恐嚇來嚇唬人。雖說你是公安局長,但是,公安局長上面還有遲書記嘛。

再上面,還有黨的領導嘛!難道公安局長就能支手遮天要打擊講了真話的下屬了。

所以,崔張成,還有田衛明兩位同志,不用擔心。只要你們是講的真話。如果某些同志心裡有想法要胡來的話,你們倆個儘管來找我。」孔端鼓勵開了。

「寧滿同志這是一時激動嘛。被人誣陷還能鎮定自若的同志那真稱得上是胸大如海了。

我車軍就做不到這一點。如果像剛才兩位同志如此的誣陷我的話我早就上前狠甩他們幾個耳刮子了。

太不像話了,這還像是公安幹警嗎?還像是伸張正義一心為人民服務的幹警同志們嗎?

他們倆個是幹警隊伍中的蛀蟲,敗類,講了一堆的假話欺騙領導不說,而且居然還想造謠弄事挑起領導之間的不和。

這兩位同志的思想上發生了嚴重的問題,既然葉書記和孔市長還有遲書記都在場,我建議馬上對崔張成跟田衛明兩位同志採取措施。開除黨籍。撤去其倆人的一切職務,由公安局督察室的同志立案調查。」車軍更狠。幾個大帽扣下來差點嚇壞了崔張成跟田衛明。

「葉書記,我……我們真沒講假話。先前雖說是講了假話。那是因為我們害怕。我們也認識到了錯誤,所以後面講的全是真話。我們以黨性作保,如果我們講了假話你們槍斃我們倆個都可以。」崔張成嘴唇激烈的顫慄著趕緊喊道。

「是啊,葉書記,我們後邊講的真的全是事實,一點假話都沒有。我們真看見楊秘書探出頭來了。

而且,後來寧局長見唐書記跟蔡隊打在一起了。寧局長就過去了,他喊了一句后也不曉得怎麼回事三人居然又打成了一團。

而且滾在了地下互相扯動亂踢亂打著。後來寧局長掙脫了站了起來大喊著,而我們看到半途后嚇得悄悄的溜到樓梯口的地方。

後來聽到喊聲后我們才敢上來扯開人的。」田衛明是也是一臉死灰的說道。

「嗯,兩位同志雖說先前有講了幾句假話,那是因為害怕和顧慮所致。從人性本性來講這個也是情有可原,但是,一定要把後面發生的事原原本本的講出來,不能有半點摻假。

如果能講清楚,這個,先前的東西就不追糾了。算是將功折罪了。不過,剛才兩位同志都講了後邊發生的事。

那先前唐雲同志跟蔡軍同志兩位怎麼打起來的還沒講清楚。這個,你們倆個繼續講來,要具體些。這對於咱們處理提供了依據。」葉凡講道。

崔張成跟田衛明一五一十的講了出來。不過,其結果出來就是三方都有錯誤。

唐雲先動手不對,而蔡軍攻擊領導也不對。而寧滿故意讓事態越弄越大更不對……

崔張成幾位下去后,葉凡一臉嚴肅的掃了唐雲跟寧滿以及蔡軍一眼。

「你看看,你們三個都幹了些什麼?一個公安局長,一個政法委書記,還有一個刑警隊長。

你們三個都是市局的樑柱子。樑柱子都歪了這市局還能撐得起來嗎?打人的打人整事的整事不敬的不敬,這樣的市局還能保一方平安嗎?

我是深為懷疑啊!而且,從剛才的態度看,三位同志並沒有認識到自己錯誤,在組織面前還想狡辯弄虛作假。

這是什麼行為,這就是欺騙組織,欺騙組織就是欺騙黨。這事,一定要嚴肅處理。

不處理何以正風氣,何以整頓我們的公安局。這樣的市公安局不整頓何以保同嶺一方平安。」葉凡一臉嚴厲,哼道。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