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九十章整人之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九十章整人之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書記,這事也只不過是一件打架事件。擱普通人身上正常,這個,擱他們身上也正常是不是?

脫了這身警服,他們都是普通人。而且,人都有脾氣不好的時候。你看,唐雲同志因為兒子的事言行是有點過激,但這個也是情有可原是不是?

任何人遇到這種事還能保持平靜的並不多。就是我孔端估計也做不到,所以,這事,我看是不是口頭批評一下他就此算啦。算是對他的警告和提醒。」孔端站出來講情了。

「對不起葉書記,我剛才情緒是失控了。言行有些過激了。」唐雲也趕緊趁熱打鐵想把這事一把就抹平了。

「是啊葉書記,蔡軍攻擊領導是不對。不過,當時也許是被唐雲同志一巴掌打糊塗了所以才幹了蠢事。

而楊秘書探出頭髮現了此事後寧滿同志行動稍微的慢了一點。也許是因為楊秘書並沒有看清楚。

還以為唐雲同志跟蔡軍同志在交流。事事也不能要求同志們能做得十分的完美是不是。

而寧滿同志後來跑出來制止了,這個,也是盡到了一個領導的責任。」車軍開脫道。

「像你這樣講寧滿同志不但無過還有功了是不是?難道還要我葉凡發張獎狀給寧滿同志,表揚他不及時的制止了下屬的打架事件?」葉凡著車軍冷冷的哼道。

車軍一時被噎住了。他看了看寧滿,寧滿馬上就領會到了。這貨一臉通紅的講道:「葉書記,這件事的處理上我是有些欠妥當。我向領導們承認自己行為上有些過失。還請領導們能給我一個深刻認識自己過失的機會。」

寧滿的用詞非常的巧妙,只講『欠妥』或『過失』,好像他並沒有錯誤似的。

「寧滿同志,看來,你還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難道這一切只是欠妥,而你並沒有錯誤嗎?

辜切不論其它的。你不及時出來而讓事態越發嚴重這就是相當嚴重的錯誤。

還有唐雲同志,你好像就是過激了是不是?這不是過激,這是很嚴肅性的錯誤。

身為領導,怎麼能由著自己脾氣想打人就打人。這讓老百姓會怎麼看待咱們的領導同志們。

所以,看來,寧滿同志跟唐雲兩位同志的認識還不夠深刻,還沒有真正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葉凡講到這裡。一臉嚴肅的掃了全體同志一眼,沖楊良說道。「這樣吧。暫時給寧滿和唐雲兩位同志記過處分。

當然,這個記過處分先口頭記下來並不記入正式的檔案之中。這記過是否記入檔案之中得看兩位同志的表現跟態度了。

兩位同志回去后好好的寫兩份檢討來,寫完全交我這裡一份,孔市長跟車書記還有遲書記哪裡都要抄一份。

到時,如果這檢討不夠深刻的話我得招集三位同志再討論對你們的處理了。

到時就是書記碰頭會上的決定了,你們兩位同志想清楚了。今天晚上到此為止,我晚飯還沒吃了。散了吧。」

葉凡一講完站起來就要走人。

「葉書記,只不過是一件普通的打架事件。給口頭記過也過了是不是?同志們有微許點錯誤我們可以幫他們糾正是不是?這個。記過能不能先免了。」孔端皺著眉頭講道。

「是啊葉書記,這事。我看先緩一緩怎麼樣?」車天也緊跟著講道。

「普通事件,這事對普通人來講的確是件普通事件。但是,他們三個都是什麼人,剛才我不是講過了嗎,他們三個都是市局的樑柱子。這還是小事嗎?這傳出去是什麼影響,二位同志想過了沒有?要是不嚴肅處理上行下效,咱們的政府,咱們的黨委還不亂套了嗎?

而且,公安局是一個什麼樣的機關單位兩位不是不清楚。這是國家的執法機構,是強力執法機構。

這個機構的思想作風一定要過硬,不能讓其偏離一點點。一旦發現有小的問題就要及時的糾正。

更何況,今天發生的問題已經很大了。這事就這麼定了,如果二位同志覺得我葉凡講的話不妥當的話咱們可以把這件事擱常委會上討論交流一下,幫助三位同志糾正錯誤也好嘛!

到時,這件事的處理就由常委們決定了。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而我讓他們深刻的反省自己,並且暫時還沒有記入檔案,這就是在看他們的表現了。

這就是在挽求同志們,給他們一個天大的機會了。所以,這機會你們一定要抓祝」葉凡冷哼道。

「葉書記,這檢討我們一定會深刻的。這記過能不能暫時不要下達,我們會寫出深刻檢討的。」唐雲一看急了。

「是啊葉書記,我們一定深刻反省自己的。這記過能不能先擱一擱。」寧滿也是一臉黑烏之色急著講道。

「不要講了,這事就這麼定了。趕緊回去深刻反省吧。」葉凡進完后再沒猶豫,轉身噠噠著走了。

「哼,你們都幹了什麼。局長不像局長隊長不像隊長,亂彈琴嘛1孔端氣得鼻子一動,冷哼一聲也走了,而唐雲自然緊追著走了。

不過,後頭卻是傳來車軍的冷哼聲道:「我看,這書記也不像書記了。還政法委,都什麼形象,能管得了章河的公檢法機構嗎?簡直就是潑皮混混一樣嘛1

「潑皮混混也比故意不出來整事玩陰的某些人要強得多。還欺上嚇下,所以,至少,他們很直。」孔端頭也沒回哼了一聲下樓而去。

「這姓唐的根本就是想整死我,車書記,他太囂張了!不能讓他繼續下去了,這樣子下去還有咱們的立身之地嗎?」寧滿一臉憤憤然了。

「你也真是,沒用的東西。既然要搞就要搞得天衣無縫才行,最後搞了個半吊子出來還讓人給捅出來了。你是怎麼樣駕馭手下的,這種不聽話的人你還留在你的同一層辦公室里辦個毛球的工啊?」車軍不滿的罵起寧滿來了。

「這個,我也著實沒想到崔張成和田衛明這兩個傢伙居然看見了,而且居然還敢講出來。這兩個人,我不會放過他們倆的。給我巡山去吧。」寧滿冷哼道,臉也是臭臭的。

「現在講這個還有屁用,今天我這臉都給你丟盡了。不過,唐雲也太囂張了。

不就仗著有個孔家嗎?我車軍要讓他明白,孔家在晉嶺不算什麼?建設部能管得位晉嶺嗎?」車軍講到這裡看了寧滿一眼,說道,「不過,今天你們倆個把柄都給葉凡給抓住了。你這檢討還真要寫得深刻一些。不然的話他如果一直糾住不放你們也是麻煩。」

「我會深刻反省的。」寧滿點了點頭,手捏成了拳頭狀。

「反省,葉凡要的不是反剩」車軍冷哼道。

「我知道,他是在逼我。想讓我支持他,門兒都沒有。在這同嶺這一畝三分地里,我眼裡只有車書記您。其它人算個屁1寧滿及時的表忠心道。

「呵呵,寧滿,你這嘴還是挺溜的嘛。不過,葉凡怎麼會曉得這裡發生的事的,應該不是你叫他的吧?」車軍笑了笑,對寧滿這記馬屁還是相當受用的。

「這不是馬屁,這是我的肺腑之言。不過,我打死也不可能叫葉同的。

而且,我相信唐雲也不會叫的。不是孔端來了嗎?這種事又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讓葉凡知道了這下子不是麻煩了。

這事,我估計八成是遲浩強那老傢伙乾的。嗎的,這老傢伙良心大大的壞。」寧滿憤憤然罵道。

「嗯,應該是他了。我們推你上去,最失落的莫過於遲浩強了。他這個想管事可又沒有權力管事的空掛政法委書記也的確滲人得很。早就覬覦你這個位置了。包毅的挪走給讓遲浩強看到了希望。當時就連孔端也想拉遲浩強一把。

不過,孔家的態度太模糊。而咱們這邊卻是佔了上風。再說了,你別以為孔家有多了不起。

其實,孔家在晉嶺也已經是昨日黃花,開不了幾天了。不過,本來聽說唐雲跟遲浩強的關係也不怎麼樣。

只是這麼一來,就怕唐雲跟遲浩強會聯手來壓制你了。今後你更要小心著點,而你最大的壓力卻是來自葉凡。

包毅被我們用非常規手段給挪走了,最噴血的肯定是葉凡了。此人,估計是一刻也沒停止過想搶回你坐的位置的打算。

所以,你現在坐的這個位置,用如履薄冰來形容也不為過。所以我才叫你要小心再小心,今天的事你就失策了。

我知道你是想利用這件事把唐雲給整倒。不過,結果怎麼樣,反倒讓葉凡撿了個大便宜。

今後做事要三思而後行,要干就要干好。要干到別人恨你牙痒痒而又拿你沒辦法的地步這才叫高手。」車軍倒是跟寧滿聊起整人之道來。

「葉凡也不怎麼樣,在晉嶺省委那頭好像也僅僅只有一個齊振濤在支持著他。齊振濤現在也被羅書記給壓制著,他想翻身難了。所以,葉凡想從上頭得到多少支持那個只能是幻想。」寧滿咂了下嘴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