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九十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九十一章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講得對,只要這晉嶺有羅書記一天在,齊振濤永遠只能是『老二』。

而葉凡想揚眉吐氣,作他的春秋大夢吧?別看他現在整天擺一把手的威風,相信他嘎不了多久的。

孔端對他不感冒,我車軍更是看不起他。連一個同嶺市委他都難以把持,他有什麼有耐領導同嶺人民。」車天講著講著豪興大發,一幅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勢。

「那是那是,這同嶺的天下,遲早是車書記的。葉凡不行,孔。」寧滿適時的又拍上了。

就在這時候,會議室外邊響起了叩門聲。

楊秘書得到應聲后輕輕推門進來,說是蔡軍隊長有急事彙報。

「叫他進來。」寧滿一愕之後應著看了車天一眼。

不久蔡軍進來了,這貨胸脯上還夾著夾板,臉上也貼著大號的紗布。額角上頂著一個旺仔小饅頭,那青腫的確很明顯。

「你不在醫院躺著跑這裡來幹什麼?」寧滿問道,不過,對於手下這種工作風格還是心裡認可的。

「剛接到消息,唐楚有下落了。」蔡軍咂巴了一下嘴痛得這貨直皺眉頭。

「在哪?」車天忍不住問道。

「很奇怪,居然在醫院。」蔡軍臉上閃過一線興哉樂禍。

「在醫院,怪了。難道是唐雲叫他進去的,這個。肯定是玩『悲情牌』。

到時咱們要去抓捕他時人家有由頭講了,說什麼受了重傷暫時只能在醫院了解情況就解決了。

不過,唐雲打滴好算盤。如果說沒有發生這件事還可以考慮考慮,畢竟咱們在同一口鍋里撈飯吃。

現在就不一樣了,老子要唐楚脫層皮才行。這次誰講情都沒用,因為,這是葉凡的命令嘛1寧滿乾笑了一聲,臉上露出一線猙獰之相來。

「估計是這樣了。不然,咱們一過去唐楚就得跟我們走了。而且唐雲也曉得他今天算是把寧局您給得罪透了。

所以,就安排了這盤苦肉計。我看,那傷八成也是裝出來的。寧局,你給個話。

我就是舍了這身剮也得去一趟。咱們把驗傷的幹警都帶去當場就揭穿唐家玩的把戲,這不等於當場煽這傢伙一耳光。

唐楚,咱們帶回局裡好好跟他玩玩。」蔡軍一臉的兇相。

「這次你不要去。」寧滿擺了擺手。

「寧局。我還能行。雖說這肋骨是撕裂開了一條。但這夾板一上就可以了,這鼻子處理了一下也還湊和。我身子骨硬朗著。又不是跟歹徒搏鬥。指揮幾個兄弟抓人還是行的。」蔡軍急了,說道。自然想在車軍面前表功了。

「你還是好好休息,這個,要避嫌嘛!蔡軍,你明白我的意思沒有?」車軍這時倒是笑了笑。

「是啊,不然,又有人說三道四了。」寧滿點了點頭。

「那派誰去?」蔡軍問著有些不甘心。多好的機會沒了。

「吳峰。」寧滿臉一板哼道。

「他……怎麼行?」蔡軍差點喊出聲來了,就是車軍也有些不明白的看著寧滿。

「怎麼又不行蔡軍?」寧滿淡淡一笑。問道。

「他可是包毅的鐵竿,雖說現在包毅走了。但吳峰並沒有向我們低頭。雖說他最近有所收斂,但此人絕不會跟咱們同一條心的。他可是包毅一手提拔上來的。這種人怎麼可能實足的幫我們辦事?」蔡軍急著說道。

這貨一用勁,把鼻樑上的傷給拉著了,痛得這貨直想喊媽,不過,有車軍面前又不敢叫。只得把痛給憋回去了。這貨只好改用輕輕的抽腳來緩解痛苦。

「呵呵,別急嘛蔡軍。吳峰雖說是包毅的鐵竿,但是,吳峰跟唐雲不是有很大的糾葛嗎?」寧滿神秘一笑。

「呵呵,寧滿,我發現你現在還不是一般的餿。看來,我車軍這雙眼不花,沒有看錯人。」車軍欣慰的笑了,轉爾又說道,「不過,我倒是對吳峰跟唐雲的糾葛有點興趣,說來聽聽。」

「吳峰以前在魚子縣擔任過刑警隊長一職,當時唐雲的兒子唐楚這花花大少也到魚子縣去玩。

正好碰上一姑娘這花花大少就上前去調戲人家。正好遇上吳峰帶著幾個人路過就上前勸阻。

結果是唐楚根本就不鳥吳峰,還推了吳峰一把吳峰一氣拿出了銬子來要銬人。

結果唐楚馬上就搬出老子來唐雲來。而且還譏諷吳峰說是你有本事就銬上什麼,不銬上就不是娘養的什麼的屁話。

吳峰此人別看沒什麼背景,但在破案一塊還是一把好手的。而且脾氣也相當的沖著。

人也相當的硬氣,所以,一氣之下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把唐楚給銬上了。

結果唐雲打來電話要求吳峰放人,吳峰說是還要調查之中不給放人。唐雲一氣之下親自以檢查工作為由頭到了魚子縣。

那是橫挑鼻子豎挑眼的,吳峰實在忍不住了頂了一句,結果就被唐雲給當場甩了一巴掌而且還停了吳峰的職,說他藐視領導,用言語攻擊領導什麼的。

後來還是前任公安局長童軍峰給講了情才恢復原職了。再後來就遇上了包毅。

不過,吳峰已經是魚子縣的副局長兼刑警隊長了。結果就被包毅一眼看中調整到市局任刑偵隊長了。

我想,這仇像吳峰這種有是絕不會忘了的。而且,包毅是葉凡的人。而吳峰忠誠於包毅,當然也會賣葉凡面子了。

咱們只要言明這是葉書記親自在現場下的指示就夠了。其實,那天在谷溪壩上吳峰已經看到了葉凡的表態。

這次的機會咱們留給吳峰,嘿嘿,有好戲看了。」寧滿滿臉笑容。

「嗯,吳峰出馬比蔡軍出手更有力度。而且人家是名正言順,就讓唐吳兩人好好的掰一掰。

相信到時弄不下來時唐雲會把這筆賬記在葉凡頭上的。估計,吳峰頂不住時肯定會打電話給包毅,到時包毅還不得帶吳峰去拜葉凡這碼頭。

唐雲既然要整事,咱們這次就聯手葉凡好好的整一下他。最好是能利用唐楚的事一靶子就整死這傢伙。

娘的,這傢伙也的確太囂張了一些。前段時間我去章河市,這傢伙居然不怎麼鳥我。

我本來打算在章河市公安局搞個試點開展思想認識性方面的大討論。

結合去年的海山煤礦的事進行開展思想工作。想不到唐雲此人居然不冷不熱推三阻四的好像並不熱心。

凡是不『吊』我車軍的人,我車軍全都記著的。不是不報,是時候未到。」車軍一席話同來,寧滿跟蔡軍兩人心裡都有些打閃兒。

心說這個主子太愛記仇了,這種人真是小人,絕對不能得罪的主兒。

「車書記,現在關鍵是唐楚的問題還沒弄清楚。是真的有調戲或強迫柳月的行為還是柳月此女在故意污衊他。

如果不污衊咱們就白忙活一塊了。如果真有此事,那唐楚這次直讓他脫層皮。

不過,車書記,你說說,是真下手還是以此為契機迫使唐雲屈服?」寧滿有請求的意思。

「想讓唐雲站咱們這一邊是不可能的,你們忘了還有個孔端同志嘛!所以,對於這種不願意站過來的同志咱們絕不能手軟。

見一個滅一個,咱們的對手才會越來越少。而且,也可以通過此事讓別的同志們都看看咱們的手段,這就是榜樣。

什麼叫榜樣的力量,殺雞嚇猴子嘛!我車軍才不相信這年月還真有不怕事的幹部?

一些幹部開始表現堅決,那是因為還沒有危及到他們自身的利益。這世上是沒有鐵竿的,只有利益才能決定朋友。

朋友,說難聽點,都是利益的結盟體。人家為什麼願意跟你交朋友,那肯定是看中了你的某一個方面。

所以,寧滿,這次你給我拿出十二分的力氣來,要堅決,要頂住,一定要讓唐楚進得來出不去了。

唐雲就這麼一個兒子,如果唐楚完蛋了,相信唐雲會捉時,乘他心機紊亂之機咱們就有機可尋了。

所以,你趕緊安排人馬過去把唐楚抓回來。而且,你還有葉凡書記這面大旗可以利用嘛。

到時頂不住時就抬出他來,相信那邊有柳西河盯著的,葉凡想手軟咱們都不會給他機會的。

這次,咱們要讓葉凡坐上咱們的船。壓也得壓死唐楚。」車軍臉上閃過一絲陰厲,蔡軍跟寧滿都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這事孔端絕不會見死不救的,倒有些麻煩。孔端跟孔家的關係太鐵了,孔端身上絕對會惹出孔家來。

那是一張無形的大網,咱們要捅破這張網相當的有難度。車書記,不用幾個小時,一旦唐楚落到咱們手中。

那說情的大網估計就是鋪天蓋地而來。」寧滿有些不確定。

「沒膽的種1車軍冷哼了一聲,看了寧滿一眼,哼道,「看來,你們還不相信我車軍的實力是不是?」

「我們不敢,車書記是羅書記的鐵竿,我們絕對相信車書記您的實力。

孔家又怎麼樣,他們的掌舵人在建設部部里。對於同嶺的未必插得上手。

最多就是搬出昔日的舊部來講情罷了。只要咱們頂住了,他們又有怎麼樣?」寧滿趕緊表忠心道,他還真怕會在車軍的心中留下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