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九十三章可憐的唐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九十三章可憐的唐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燕京來的有位叫柳月的姑娘向我們市公安局報案,說是唐楚想污辱她。

地點就在天丘谷,接到省里陳旭副省長以及公安廳胡貴天常務副廳長以及同嶺市委的葉書記指示我們公安局要立即辦理此事。

所以,上尉同志,請你們把唐楚交給我們市局刑警。」寧滿講話還是相當客氣的。畢竟軍隊跟警察是分屬兩個不同的系統。

「對不起,我不清楚其它情況,我只是負責看著他。」劉鐵成一臉嚴肅的說著看了寧滿一眼又講道,「所以,我不能把人交給你們。」

「你們太過份了,這是我們公安的事,你們憑什麼把人扣住不放?」蔡軍有些急了,喊了一聲。

「同志,這是醫院,禁止大聲喧嘩。」劉成鐵一臉嚴肅的沖蔡軍說道。

「請你們把人交給我們市公安局。」這時,吳峰也上前,一臉嚴肅的說道。

「對不起,沒有首長的命令,任何人不能帶走唐楚。」劉鐵成腰竿一挺,而兩個看門的士兵也也站直了身子,而且還習慣性的摸了摸手中的槍,四隻眼虎視眈眈著吳峰等人。

「你們這裡負責的首長在哪裡,我要見他。」寧滿擺了擺手。

「對不起,首長不在這裡。你要找的話請到部隊去。」劉成鐵盯著寧滿。

「好威風,居然問我們部隊要人。想搶人是不是?」這時,後邊傳來一道充滿調侃味兒的聲音。

寧滿轉頭一看,見來的是個大校,身後還跟著二個上校。知道是響虎師團的首長到了。

「大校同志,我是市公安局寧滿……」寧滿把事又說了一遍下來。

「聽說唐楚的老子就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長唐雲是不是?」那個大校淡淡的問著,表情有些玩味兒。

「這事還處於調查之中,要讓我們見到唐楚后才能確定。」寧滿說道。

「他自已說自己老子是章河市公安局長,難道還有錯嗎?」這時。大校旁邊一個上校問道。

「那八成就是他了,不過,你們得把人交給我們。」寧滿點了點頭,看了看病房,疑惑的想道怎麼會事,唐楚難道受了傷不成?

「唐楚攻擊了我們正在執行秘密軍事任務的女軍人,後來女軍人正當防衛之下唐楚受了重傷。

這件事正好了。寧局長既然是市局局長,那這事就由你向唐楚的父親唐雲同志講一下了。

不過。你們如果要人那是不可能了。因為這事涉及到軍事安全。所以。這事已經由響虎師團保衛科的同志接手調查。

情節一旦證實嚴重的話還得上報到燕京軍區司令部,估計他的事要由燕京軍事法庭來審理了。

所以,已經不屬於你們地方公安的範疇。在這裡我知會一下。」大校一臉嚴肅的講道。

「那女軍人難道就叫柳月?」寧滿面上閃過一絲驚愕,其實,這貨心裡卻是喝了蜜一般的甜。

「沒錯,柳月同志是我們燕京軍區的軍人。」大校說道。

寧滿講了幾句無關痛癢的屁話后帶人走了。

出門后寧滿一坐進車裡馬上把此事向車軍彙報了。

「想不到這其中還糾出軍隊來,看來。唐楚還真是運背了,居然捅了這麼大個簍子來。根本就不用咱們收拾他就完蛋了。不過。寧滿,一旦唐雲知道了這個消息他的第一表情應該會是怎麼樣子的?」車軍乾笑了一聲。

「那還用講。那表情肯定特別的『豐富』。摔杯砸盤是小事,而且,唐雲肯定馬上會衝到醫院去。

聽說唐楚的傷相當的嚴重,要馬上手術。不過,人家女軍人可是正當防衛的。

唐雲,這次只能是打落門牙往肚裡吞了。」寧滿也是乾笑了一聲說道,「可惜了,咱們不能親自料理掉唐楚,有些遺撼。」

「不過,以孔家的能量找出幾個軍人朋友還是應該不成問題的。而且,孔正旭在京城也幹了不少年月了,人也認識得不少吧。

要是給他走通了燕京軍區的關節那咱們豈不是又將落空了。所以,寧滿,你要時刻關注著這件事的發展。

一旦軍隊那邊的態度有所鬆懈的話咱們就要抬出地方來。這次絕不能讓唐雲有鬆口氣的機會,雙管齊下,一耙子就要打死。」車軍冷冷哼道。

「這事我們是不是得馬上得通知唐雲了?」寧滿言語中充滿了興哉樂禍。

「這個容易嘛,按程序你是不是得馬上向遲浩強彙報。爾後老遲同志肯定會馬上向唐雲說這事的。而老遲同志也不會落下葉凡這個一把手嘛。畢竟,這事葉凡還在關注著。不過,還有一個人你要去查查。」車軍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

「誰?」寧滿問道。

「柳月的家裡情況。」車軍說道。

「車書記是不是擔心唐家的人走通柳家的關係,如果這事柳月肯放唐楚一馬,估計以孔家的能量八成能把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了。不過,我想柳家估計也不是好相與。既然柳月叫柳西河叔叔,唐家如果想用錢來擺平這事估計是沒用了。

柳西河的錢比唐家多得多,當然,孔家也可以用官面層次的人出馬,柳西河畢竟只是一個商人。

商人是有軟肋的,不過,這方面已經上升到了晉嶺省里的角逐層次了,不是我寧滿所能關注到的。

柳月的身份我馬上派人去查,不過,省里柳西河那邊估計還得車書記你來把握了。」寧滿提出了自己的顧慮。

「嗯,你想得也有道理,同嶺這邊你盯緊些,省里我找人盯著就是了。

雙管齊下,我不相信唐雲這次還能翻身。一旦唐楚的事坐實了,這對唐雲來講無異於十二級地震的打擊。

他唐雲唯一的兒子進了大牢,他還有什麼心情跟我們較勁頭。對手嘛,自然就繳械了。」車軍在電話裡頭發出了爽朗的大笑,聽得寧滿直搖頭。

「唐楚在市第一醫院。」剛擱下電話的遲浩強說道。

「什麼,唐楚在市第一醫院?怎麼可能?」唐雲滿臉的不信。

「在醫院,唐楚是不是受傷了。不然,呆醫院幹什麼?」孔端皺了下眉頭。

「寧滿講他不清楚,說是有軍人看著不讓進。還講什麼唐楚攻擊正在執行任務的女軍人要上軍事法庭什麼的。」遲浩強也是面現焦急的說道。

「柳月是軍人?」想不到孔端跟唐雲兩人同時出聲。

「我馬上過去。」唐雲講著站了起來,他急了。

「急什麼,坐下。」孔端哼道。

「孔哥,唐楚都在醫院了,我實在是坐不住了。」唐雲滿臉的陰霾。

「急有用嗎?你不想想,寧滿給老遲彙報過其實就曉得這事會傳到你的耳里。你想想,寧滿最想看到什麼?」孔端越發老成。

「看笑話就是了,這個陰人。」唐雲差點咬牙切齒著就要往外跑。

「唐老弟,醒醒。」孔端唰地一下站了起來,大聲的吼了一聲。

唐雲倒是給震得站住了,他轉過臉來盯著孔端,哼道:「孔端,我尊重你一聲孔哥,並不代表我唐楚是你的跟班。現在躺醫院的是我唐雲的兒子唐楚,是你孔端的侄兒,他估計是受了重傷,不然,不可能有軍人看著。」

「你講什麼話唐雲,你不想想。寧滿都要不到人,你去能要到人嗎?你冷靜點,正如你講的,唐楚是我的侄兒。我孔端不是冷血動物。你現在最需要的是冷靜而不是衝動。對方是軍人,你要想想後果。」孔端呵斥道。

「誰講都沒用,我要去看兒子。」唐雲瘋了似的一下子就沖了出去直奔醫院而去。

「快點追上他,不然會出事。」孔端沖遲浩強講著,兩人也趕緊追了出去。

「唐雲太沖了。」在車裡,遲浩強有些擔心的說道。

車子飛馳到了市第一醫院,老遠就聽到唐雲的聲音在大聲在喊叫道:「我是唐楚的父親唐雲,我要見他。你們憑什麼攔著我,龜孫子的王八蛋。」

緊拉著又傳來叭地一聲脆響。

孔端跟遲浩強快步跑了上去,發現唐雲整個人被兩個士兵給反扭著手給用腳足踩在了地板上。一個士兵那隻穿著大號皮靴的腳正踩在唐雲的半邊臉上。

而唐雲的嘴角邊上還有鮮血溢出來,估計被打了。

「住手,我是同嶺市市長孔端,快放了他,他是市公安局副局長唐雲。」孔端老遠就叫道,主要是擔心唐雲再吃苦頭。

「公安局副局長也不能攻擊我們響虎師團正在執行上級命令的軍人,要不是看是警察,老子一槍崩了他。」一個上尉很沖的罵道,揮了揮手,兩個士兵才收回了腳手。

唐雲從地下爬起來一腳就要往那個上尉身上踢去,「你想幹什麼唐雲,住手1孔端臉一黑趕緊叫著撲上去把唐雲給硬是扭住了。因為唐雲力氣太大了,還是給他掙脫了過去。。

「你再動手的我劉成鐵就不客氣了1劉成鐵伸手抓住了唐雲的腳踝,一推,叭嗒一聲唐雲差點摔了個狗啃泥。孔端和遲浩強趕緊跑上前去扶住了他。

這三個士兵可都是齊天親自訓練出來的精兵。個個都有著二段左右身手,唐雲雖說以前也有些身手,但這些下來當官當得這身子骨早讓酒色給掏空了。哪是人家劉成鐵的對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小說網……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