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二十六章大洗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二十六章大洗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曉得,大家都在觀望,觀望著聯合調查組的處理意見下來。所以,大家都在耐心的等待。2005年,月號那天,處理結果終於下來了。

自然,跌了一地眼球。而且,令某些同志是終身難忘。

那一天剛好是星期四,政務院下來的是督查室一個廳級的主任,叫陳光。而陪同陳光同志一起到同嶺市的是省委組織部長朱天明。

對於朱天明的到來,同嶺的同志們都心存疑惑。你朱天明是組織部長,又不是考核任命幹部,按理講陪同陳光下來的應該是紀委的人才對。

這次下來,肯定是處理幹部的。

這其中是不是在預示著什麼天大的玄機。

葉凡鷹眼施展開隱晦的觀察著孔端跟高成,高成身體溢出的氣波較穩當。只是微微有些顫慄,這說明高成同志事先並沒有得到任何有關的消息。而且,這貨估計還有些期待著了。

反觀孔端,這傢伙雖說一臉的鎮定自若。不過,葉凡還是能感覺到他身上氣波很不穩當。而且,從氣波的振蕩中葉老大估計他心裡很不平靜。

「j動什麼,還沒宣布就j動成這樣子了。這傢伙的官欲還真不校」葉凡在心裡鄙視了一句。

因為,昨天晚上齊振濤就來了電話。葉凡早曉得了省里的重大人事變故。而孔端如此的j動,肯定也是省里有人提醒過他了。

只有高成最慘,到現在還蒙在鼓裡傻愣愣的站著。

其實,只能講是高成很倒霉。以前傍著的老領導都退居二線了。自然,在省里的消息就不那麼靈光了。

而且,這次省委對同嶺市市委班子的調整幅度較大,並且沒有跟葉凡通個任何的氣。

完全是由省委班子在二天時間內就敲定下來的。也許,省委早就想動同嶺班子了,只是沒有個引發調整人事的導火索。這次上頭來的調查組倒是引燃了導火線了。

不過,葉老大從齊振濤嘴裡曉得這消息后心裡也有些扒涼著了。按省委對同嶺市委班子的調整如下:高成調走,孔端提為同嶺市市委書記口孔端集團本身就有著常務副市長畢雲理,政法委書記遲浩強以及市委常委、同嶺區區委書記任信天四人不敗組合。

葉老大已經感覺到頭疼了,這下子孔端接了高成的班,人家上去了,那實力將更加雄厚。

而令葉凡頭疼的還有件事,就是接替孔端任同嶺市黨群書記的同志叫車軍,此人居然是省委書記羅坎成的原秘書。是從省委辦公廳空降下來的。

人家明擺著腦門上貼著一個大大的『羅,字,仗著原來的省秘第一大秘的威風,估計是想在同嶺市折騰些什麼了。聽說車軍此人一向囂張,他一直跟著羅坎成到晉嶺省的。

聽說都跟了十年左右了,以前就是省里的一些副省長以及各廳級一把手去找羅坎成,車軍這個秘書還甩臉子。如果說此人會怕葉凡,那根本就是在放屁。

葉凡琢磨出一些味道來了,這次羅坎成忍著讓孔端上去了。估計跟省委四號人物宋子良有達成些什麼。

不過,羅坎成這位『羅天上仙,並沒有把同嶺拱手讓出去。這邊又擱下一車軍下來,同時,市委組織部長陶居禮調走了,新任組織部長叫陳大海。

此人葉凡不怎麼清楚,是從省會龍江市組織部副部長位置提拔到同嶺的。如果此人也是羅坎成安排下來跟車軍搭檔著的。

這市委裡頭一個分管人事的黨群書記車軍是硬把了,再加上一個搞具體人事工作的陳大海跟著起鬨的話,那葉老大這個書記還怎麼把人事工作牢牢的抓在手中?

因為事先有接到通知,所以,在市委食堂擺開了許多凳子。全市正副處級及以上級別幹部都一臉正經的坐在凳子上。

別看同嶺市還不錯,不過,市委市政府連個大梯形會議室都沒有。一般要招開幾百人的會議時就地到食堂開了。

首先由政務院督查室來的陳光同志宣讀督查室的決定:「同志們,我是陳光,受政務院督查室的委託,代表督查室宣讀一下前次聯合調查組下來調查后的處理決定。

經聯合調查組查明,海山煤礦的事事實清楚,而這件事的起因是一對母子喊冤引起的。

當時剛到同嶺市任職的葉凡同志力主馬上展開調查。而從市委會議室的記錄來看,高成同志是不同意調查的。

不過,最後,還是把這事調查清楚了。而從大局出發,葉凡同志很婉轉的把這事上報上去了。

而海山煤礦的上級公司天木礦業集團的老總鳳草天也因此事得到了應有的懲罰,該同志現在還在監獄服刑。

而且,同嶺市委也處理了一批相關人等。天木礦業集團也拿出了誠意,捐贈…」鑒於此。」陳光講到這裡停頓了一下。

他一臉嚴肅的掃視了全場一眼突然聲音加大了許多,說道:「經督查室上報建議以及上級研究知會晉嶺省委決定,給予同嶺市市委常委,市委副書記,市長高成同志黨內記大過處分。給予分管煤礦一塊工作的吳用副市長黨內記大過處分,並且,撤消其副市長職務提經人大。給予同嶺市安監局……,而且,督查室強調了一點,那就去...…」

陳光講到這裡肯定是故意的停頓了下來,又掃了全場一眼,說道:「督查室強調,要求葉凡同志以此為鑒,督促同嶺市各級幹部們都要遵法守法,遵守國家規章制度。不能因為地方小利益而包庇、袒護甚至夥同一些不當的企業集團,充當他們的保護傘等等。

一切都要守法經營,發展經來...…」

自然,這個結果,高成實在是難以接受。葉凡看得很清楚,高市長那一隻手握成拳頭狀。那拳頭狠狠的頂在了主席台前的桌子抽屜的框邊。

不過,為了防止桌子被自己頂得挪了位引起全場側目。高成又不得不用另一隻手緊緊的按往拉住桌子。

高成的手在顫慄著,不過,表情掩飾得不錯,面無表情。只是,葉老大的鷹眼下發現。高成那拳頭頂得都冒血了。肯定很用力了。

「下邊由省委來的朱部長宣讀弄委決定,大家歡迎……。」米秘書長這個會議主持人的話音還沒落,她雙手正想拍掌時這時意外發生了。

「怎麼是這樣,怎麼是這樣……。」突然一道很突兀,很刺耳、很瘋狂的聲音在全場響起。

只見坐在觀眾席上第一排位置的一個雍腫的身影是從凳子上跳起來的。一邊跳著一邊瘋狂的叫喊著擺動著那鍋蓋大的屁股。

「吳市長,你幹什麼?」高成騰地一下就站了起來,沖著那胖傢伙就叫開了。

「冷靜點老吳1市委組織部長陶居禮趕緊也說道。

「你們混蛋,全亂套了,怎麼會是這樣…,「」吳用副市長根本就不聽任何人勸,儘管他旁邊坐著的幾個副市長趕緊上前想拉扯住他。不過,此人居說身體重量達到,ご斤,是體育專業畢業出來的。

所以,叭嚓一聲,拉他的兩個瘦猴樣的副市長當場居然被他扯倒在地,一個頭磕在凳子上頓時就腫起一個青包。另一個乾脆摔了個仰八叉。全場同志頓時就傻眼掉了。

「吳用同志,給我坐好1葉凡突然站了起來,聲音利用化音迷術束成一條線樣直擊吳副市長的腦袋而去。

大家又有些呆愣住了,因為,在葉書記的威嚴聲音之下。那般瘋癲的吳用市長居然乖乖地坐了下來。而且,臉漲得通紅,像是犯了錯誤的幼兒園學生一樣,這貨頭都快垂到胸脯上了。

「成何體統1葉凡再補了一句。

「我……,我錯了葉書記。」吳用微微抬頭,通紅著臉吶吶道。

葉凡曉得,這傢伙一時難以接受被撤職的事實。腦血上涌一時有些呆瘋了。

「好了,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省委來的朱部長作指示。」葉凡承擔起了米月的報幕角色。

一陣暴風雨般的掌聲在食堂響起過後,朱天明部長一臉微笑的站了起來,不過,轉爾,他收斂了笑。

一臉嚴肅的巡了全場同志一眼,說道:「我就不嗦~~-更新首發~~了,直接宣布省委的決定吧。鑒於政務院督查室對高成同志的處理意見,所以,省委經研究決定撤消高成同志同嶺市市委常委、市委副書記,市長一職。調省政協辦公廳任研究室主任。孔端同志任市委副書記,代理同嶺市市長一職……。」

隨著多項人事任命從朱部長嘴裡噴出來,下邊的同志自然反響不一。

不過,下邊的同志當然全都屏息聽著,除了朱部長的聲音外,就剩下全場同志們那不同步的呼吸聲了。

當然,大家都明白。高成算是完了,調到省政協調研室任主任,那是個副廳級的職位。明擺著被降職了,而且,還是一個能令人閑得發霉又沒油水又蛋疼的苦逼地方。

而隨著車軍同志坐上孔端的位置,而陳大海同志接替了陶居禮的職位。下邊好多同志在心裡自然嘀咕開了。

中午吃過飯後,朱部長把葉凡叫到了臨時頭的休息間。

「葉凡同志,不要有太大的思想包袱,呵呵呵。」朱部長一臉笑容,說道。

「這次的事對我來講也是一次深刻的教訓,我會深刻的自省的。雖說省里並沒有處理我,不過,我心裡很愧疚。從督查室的建議來看,這件事上,我還是有些處理不當。我的工作還沒有做到家。」葉凡一臉自謙,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