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九十五章被娘們盯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九十五章被娘們盯上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紅谷寨那個記者你認識?」紀剛成誤會了。因為舉報材料上是實名舉報,就是紅谷寨那個在同嶺日報當記者的汪明東舉報的。

「嗯,汪記者說是這次把命都豁出去了。我是很感動,而且,也早在暗中查過。其實,舉報材料上大部分內容還是我當初查出來的。不然,我不會這麼清楚的。」王朝從皮包里掏出了一份材料來,紀剛成接過後仔細翻了一遍下來,終於是相信了。

因為,這份材料跟自己收到的材料如出一輒。而且上面還有汪記才的親筆簽名,應該不會作假。畢竟,王朝的身份擺在哪裡的。而且,有了王朝的相助,紀剛成信心更是足了不少。

二輛車直奔秘密關押鄭滿常青三人的地方而去,關於王朝的事紀剛成並沒有向蘭正書記彙報。

因為,紀剛成想先拿下三人再給蘭書記彙報。因為蘭書記有言在先,如果能及時的橇開三人的嘴蘭書記同意下手了。

第一個要拿下的當然是鄭滿了。

這傢伙在這裡呆了一天一夜后臉色也有些憔悴,頭髮沒精打採的耷拉著。

「說實話,我已經用了許多的軟性手段。不過,鄭滿的嘴閉得很嚴實,如果三人中任何一個能突破的話就是一個重大的突破口子。」紀剛成有些無奈的講道。

「呵呵呵,那我就不客氣了。」王朝淡淡一笑進到了房間。

「大哥。這好戲可是漣漣埃」同嶺市翠花樓一個小包間里,齊天嘎嘎尖笑開了。

「咋啦,重大獎了是不是?看你小子幹得那是。」葉凡笑道。

「你不知道,醫院裡那戲演得一出接一出的。剛開始的時候是市局幹警來,接著就是寧滿到,最後居然是唐雲要跟我的兵蛋子打架。最後,當然挨打的是他了。我給劉成鐵講過了,如果某些人不識相要動手的話你們就放手給老子揍人就是了。

狠狠的揍。打壞了我齊天擔著,當然,別打死了就是了。」齊天笑眯眯的說道。

「不就打了唐雲,看把你樂得快找不著北了。咱們晉嶺第二公子齊大少就這點德性,真是滴。」葉老大微微搖了搖頭。

「老大,我這可是給你出氣來著了。」齊天差點叫出聲來。

「輕點你小子的。」葉凡沒好氣的哼道,轉爾問道。「這事既然柳月都不怕而且報案了,那天在谷溪壩上還當眾說出來了。估計柳月的父親柳信東也曉得了吧。柳家有沒做出什麼反應?」

「我也納悶。柳信東連個電話都沒來。我是一點都琢磨不透這老傢伙的心思。人家說伴君如伴虎,這柳信東可是咱的頂頭上司,燕京大軍區第二號首長。咱這琢磨不透心可是有些懸著了。」齊天摸了一下腦袋,有些鬱悶的咕嚕著干進去了一杯紅酒。

「哈哈哈,你小子也會害怕,這太陽打西邊出來了。」葉老大一臉興哉樂禍的笑開了。

「咋不害怕,人家是咱的領導。要是惹惱了他給咱小鞋子穿那就完蛋了。」齊天苦瓜著臉說道。

「其實。我想,這事也沒必要害怕的。我是想埃第一時間柳信東知道了這事兒肯定心裡大為光火。

這事,柳西河肯定會跟他講的。他是絕不可能饒過唐楚這畜牲的。不過。這事他知道了反倒是裝著不知道,倒真有些邪門了。

難道是為了避嫌,畢竟這事牽扯著他的女兒,他即便是不出面相信軍區法庭也絕不會饒過唐楚的。

他如果出面反倒是顯得有些尷尬了。」葉凡分析道。

「估計是這個心思了,柳老頭這一招厲害啊,殺人於無形之中。軍區法庭哪個會不賣他面子。

唐楚的下場肯定很慘的,而且,我聽醫生講唐楚胯下那根子孫根好像是廢了。

還說要看手術的效果了,如果恢復得好估計還有一些性能力。如果恢復不好,估計根玩意兒只能當擺設看了。

要不咱們暗中再搗鼓一下,讓這小子永遠都不能『人道』了。」齊天乾笑開了。

葉老大不由得打了個冷顫,說道:「柳月這娘們還真是狠啊,小齊同志,我原本以為是你想去拈花惹草的。不過,從這件事上看來你小子是打死也不敢有這想法了吧?她可是一隻不折不扣的母大蟲。這種娘們還是要敬而遠之。」

「那當然,我開始根本就不敢有此想法的。只是領導的千金下來我只是當保鏢罷了。不過,大哥,我倒是覺得有些奇怪。」這時,齊天看了看葉凡。

「啥奇怪?」葉凡問道,喝了一口湯。

「我感覺你估計是被人盯上了。」齊天嘎嘎笑著干進去了一杯酒,大呼一聲『痛快隘。

「盯上,誰盯上我,你小子亂扯什麼?」葉凡有些丈二和尚的看著齊天。

「柳月啊,那娘們平時多孤傲。你看到沒有,在谷溪壩上,她是不是在故意跟你作對。這個,沒有恨就沒有愛,大哥,你可得小心著點了。這個,憑著我多年的經驗來看,這是一個姑娘愛上某位同志的初級表現。要是一深入,大哥,你可得自求多福了。」齊天干聲聲笑道。

「我小子胡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東,那娘們恨我倒是真的,又整出什麼愛來,愛個屁埃」葉凡伸了伸手終究沒拍過去,轉爾說道,「不過,齊天,這件事我覺得。人家柳信東雖說在裝傻,不過,你卻是不能裝傻了。」

「大哥的意思是?」齊天一愣之後盯著葉凡。

「主動把這件事彙報給柳將軍,當然,有些不該彙報的就不用彙報了。彙報時你要注意用詞,不然,千萬別露了底子。」葉凡指導著小齊同志。

「這個,唉……完啦,只能如此了。如果一直裝傻估計會給柳將軍掂念上了。這事,算啦,躲也躲不過去了。」齊天唉嘆聲漣漣了。

「哈哈哈,你小子也有今天。同志,得罪領導的事千萬別干,不得,你有得樂子玩兒了。」葉老大得意的大笑了一聲拿起一杯酒一口就幹了進去。

「老大,那個俄羅斯妹子味兒怎麼樣?異國情調啊,肯定特別的有味兒是不是?」齊天乾笑了一聲。

「你丫的聽誰說的,什麼亂七八糟的還俄羅斯妹子,你妹啊?」葉老大沒好氣的罵道。

「嘿嘿,這天下,沒有透風的牆的。當然,老大,相信兄弟我知道了也沒啥是不是?咱們嘛,用一個什麼詞來形容,對了,叫什麼一丘的東東。」齊天乾笑道。

「一丘之貉,咱跟你可不是同一路的,至少在色道上。」葉凡哼道。

「彼此彼此了,大哥在什麼地方都是大哥,小弟我是拍馬難及了。即便是在這方面我還得叫你大哥。」齊天笑著。就在這時候,王朝來了電話,說是三個小時後到同嶺來。

「齊天,弄些滷味兒咱們拿回家去。王朝等會兒會過來,等我接待完風部長后咱們三兄弟好好喝一常」葉凡交待道。

「風叔,他也到同嶺了?」齊天略顯異外,問道。

「嗯,明天財政部跟紅谷寨掛勾幫扶揭牌儀式。本來說好下午來的,不過因為臨時頭有事給推遲了。你爸跟田省長都講會來,不過,因為下午遇上一個緊急會議,所以,估計要明天一大早趕過來了。」葉凡說道。

不過,葉老大話音剛落地。齊天電話響了起來,接通后嗯啊了一陣子后笑道:「老頭子還真會搞突然襲擊。」

「怎麼,齊叔到了?怎麼沒通知我一聲。」葉凡真有些訝然了。

「老頭子講不好驚動下邊的同志。不過,也來了。還有田省長你得去迎接一下,他們的車隊快到同嶺了。」齊天笑道。

葉凡馬上通知了相關人等。

一時之間市委市政府都是雞飛狗跳的,孔端正跟唐雲商量著去找什麼人。一接到葉老大電話,也是匆匆出發。

雖說是晚上了,不過,同志們來得也真是及時。不到15分鐘居然全都集中到了同嶺市市區外邊出口處的一座藝術雕像前。

寒風瑟瑟,儘管大家冷得直嗦,但沒有一位同志敢發出怨言來。

齊天倒是早溜沒影了,用他的話說就是不想讓人知曉他跟齊振濤的關係。

當看到同嶺市搞出的排場后齊振濤也只能是苦笑了一聲,罵了一聲『這兔崽子的』什麼話從車裡下來了。

寒喧之後車隊在警車引路下直奔同嶺賓館而去。

不久,風部長一行人也到了。二路人馬聚集在一起在同嶺賓館吃夜宵了。

吃過夜宵后全體休息,因為趕路也趕累了。不過,葉凡被齊振濤叫了過去。

剛進那間一室一廳的房間就看見風清錄副部長也正坐在外間的小客廳里的沙發上。

「來來來坐小葉。」風部長熱情的打著招呼。

葉凡笑著打了招呼也坐了下來。

「葉凡,古川那邊的拔款已經下來了。已經打到了南福省財政廳的賬頭上。你給墨香和古川的同志打聲招呼,趕緊拿回去別誤了時日。」風清錄微笑著說道。

「這麼快,真是謝謝風叔了。不過,不曉得風叔給了多少?」葉凡嘿嘿笑了兩聲,厚著臉皮問道。

感謝『馬豬馬』『大城小事誠誠……千島山人』等兄弟打賞,狗子謝啦!未完待續rq!~!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