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九十七章氣蓋九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九十七章氣蓋九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人啊,有的時候喝醉了自然就漏了出來。更何況,鄭滿三人還給柳暢介紹了二個漂亮姑娘。

當時以著鄭滿紅嶺縣委書記的威名,降服幾個漂亮姑娘還是不成問題的。

而柳暢為了顯擺抑或是永遠的套牢鄭滿三人為自己謀利益,所以,也把柳泰介紹給了鄭滿三人。」王朝說道。

「紀剛成的態度怎麼樣?」葉凡問道。

「他沒表態,不過,我看得出他查清楚后很是憤怒。不過,他說了這事會立即向蘭書記彙報的。

至於上面怎麼樣處理那得看上頭的意思了。我是擔心他們會繞開咱們私下處理了。

到時,只要柳西河把錢的空缺給填補上,估計柳暢屁事會沒有。而鄭滿三人不過是可憐的替罪差羊罷了。」王朝有些鬱悶,不過,他看了葉凡一眼,突然笑道,「不過,我自作主張了一回。」

「自作主張,怎麼作?」齊天追著問道。

「我當時的名義是以汪記者以及以紅谷寨老百姓的名義出現的,所以,當然得站在紅谷寨老百姓一頭了。所以,我提點了一句,那就是水的問題要解決。如果柳西河的手能伸到蘭正那裡,這句話應該能帶給他的。」王朝乾笑了一聲。

「你小子還不笨嘛1葉凡笑道,轉爾說道,「我倒柳西河怎麼來為兒子擦巴這屁股。如果上面想大事化校在水沒得到解決之前我葉凡絕不答應。」

「沒準兒柳西河會以捐贈的形勢補償給紅嶺縣的。」齊天笑道。

「這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葉凡淡淡笑道。

第二天早上。

葉凡一行人陪著齊省長田省長以及風部長等一行人浩浩蕩蕩的直奔紅嶺縣的紅谷寨子而去。

這邊,省電視台同嶺市電視台都派得有人跟蹤拍攝,場面十分的壯觀。

彼有股子拍電視劇的架勢。直到中午11點才到了紅谷寨,匆匆吃了午飯立即舉行剪綵掛牌儀式。

儀式就那樣子,因為紅谷寨到現在還沒通車路。所以一些設備都是用馬馱來的,而電視台的一些工作人員是昨天晚上連夜趕過去的。其實,並沒有什麼新鮮味兒。

三叔公跟馬騰校長這兩個人是寨子里最有威信的人,所以。省市電視台都對他們倆個進行了專訪。

兩位都對葉老大推崇很高。

不過,就在這時候。省台著名記者兼『風采』欄目主持人苗竹姑娘拿著話筒突然問三叔公道:「聽說你們寨子缺水是不是?」

「以前是缺水,不過,自從去年葉書記跟財政部的風清錄副部長以及省里田初一副省長等領導來看過後。

他們想群眾所想,急群眾所急。特別是葉書記和玉市長,三天兩頭往我們寨子跑。

終於在年底前解決了寨民們的生活以及生產用水問題。讓乾涸了幾年的谷溪重新恢復了生機。

而且,風部長為了讓我們寨子徹底脫貧。今天又再次到了我們紅谷寨。並且跟財政部完成了幫扶掛勾。

在錢款以及多方面給了我們紅谷寨子大力的支持……」三叔公一臉笑呵呵的答道。

當然,為了能圓滿回答問題。三叔公這老人家也是彼為辛苦的。馬校長逼著他背下了七八頁有相關對答方面的材料。不然。哪能回答得如此的好。

「不對啊,既然谷溪的水恢復到原先的一半左右。為什麼今天我們來的時候並沒有看見水流動?

雖說下邊有建得有幾條攔河壩子,但是那些水都是死水。並且,我看也所剩不多了。

照此下去,估計再過得幾天你們全寨寨民的生活用水問題都成問題了,那就更別說生產澆灌農田用水了。

沒有了水你們今後的生活該怎麼辦?而且,我還聽說。年前葉書記有肯定的答覆你們一個月這內解決你們的水的問題。

現在都超過一個月了吧。」苗竹這話一撂出來。三叔公頓時被住了。一下子僵在哪裡不曉得該怎麼回答,他看了看馬校長。

「苗記者。這個,困難只是暫時的。因為最近谷溪上游的谷溪壩前段時間閘門壞了。昨天剛裝上。

所以,也得讓壩子里貯存一定的水量以便於讓壩體不至於露在外邊造成對壩體的損傷。

所以,谷溪壩子重新貯水了。等他們水量貯存到一定的程序后又會重新開閘門放水的。

關於這事葉書記說是用不了多長時間了,徹底解決掉這個問題。」馬校長靈機一動,代三叔公答道。

「谷溪的水人家紅谷電站是要用來發電的,怎麼可能隨時讓水白白流掉。

剛才在採訪時我聽有些群眾反應,很擔心過段時間紅谷寨又將陷入水荒的困境。

而葉書記答應的承諾好像並沒有做到,是不是這樣葉書記?不然,就不會出現如此情況了。」苗竹今天肯定是有意而來了,話筒一轉直接問起了站在齊省長身側的葉凡。

「呵呵,在其中出現了一些波折。苗記者,好些事都不可能一帆風順是不是?不過,我葉凡答應的事一定會辦到的。再給我一段時間,我會徹底解決紅谷寨寨民們的用水問題。」葉凡一臉自信的說道。

這貨狠不得上前一拳干暈苗竹這娘們。心說這娘們也不曉得是受哪位同志慫恿來整老子的。

「以前葉書記也當眾答應過紅谷寨的寨民們一個月解決水的問題,到現在又沒水了。葉書記的話我不曉得信任度有幾分?」苗竹一臉笑吟吟的問著,擺明了要讓葉老大出醜了。在場的同志都看出來了。

「呵呵。苗記者,紅谷寨的水的解決也是一個大問題。葉凡同志作為同嶺市委書記在這件事上很上心了。

不然,也沒有這攔水壩子。作為一個市委書記,全市幾百萬人都在看著的。

方方面面的事特別的多,也不可能一直就盯在紅谷寨上是不是?不過,葉凡同志專門安排了玉春風同志駐紮紅谷寨子解決這些問題,這說明同嶺市委市政府很重視這個問題。

水的問題的解決也要分階段分層次進行,一口想吃成個胖子那是不可能的。

在這件事上。省政府也看到了同嶺市委市政府的決心。所以,今天我也下來了。」齊振濤笑著想轉移話題,把葉老大從尷尬中解圍出來。

「是啊,為了紅谷寨的問題。葉書記幾乎是每隔一天都會打電話催問財政部的掛勾幫扶問題。

我想說的是,在紅谷寨的問題上要不是有葉凡同志跑得這麼勤勞。我們部里未必肯掛勾幫扶,當然一次性拔下些款子支持解決就算是不錯了。

畢竟,全國像紅谷寨子這樣的問題不在少數。他們也急待著我們去解決。

不是我風清錄不想來,而是忙不過來。今天相隔不長的時間能讓我們一行人再次來到紅谷寨並且掛勾幫扶。葉凡同志的功不可沒。」風清錄也小捧著葉凡想把事繞過去。田初一省長看了看苗竹。意思是你見好就收了,別再這樣胡鬧下去了。

「齊省長風部長,你們講的是葉書記的另一個方面。我還是堅持著想問問葉書記,這紅谷寨的水的問題能不能給個明確的時間表給徹底解決掉。

今天齊省長風部長田省長都在場,葉書記的答覆可就是對領導以及對紅谷寨幾千寨民們的承諾了。

葉書記肯定是黨員了,為民辦事實不可能只擱在嘴裡是不是?如果葉書記答覆下來辦不到,那可是有欺騙領導以及老百姓的嫌疑。

如果葉書記解決不了水的問題也可以直接講清楚。我們省電視台這次派我下來就是想找一個典型。宣傳黨的幹部的『風采』。

而我們欄目叫『風采』。我希望能在裡頭見到葉書記的『風采』。」苗竹今天還真跟葉凡扛上了。這後面一個『風采』二字似乎有反語譏諷的意思了。

「一個月之內,我葉凡當作省里這麼多領導以及同嶺市的幹部。還有紅谷寨子幾千兄弟姐妹們的面做下鄭重承諾。

從今天起,一個月之內如果還不能徹底解決紅谷寨的生活以及生產用水問題。我葉凡回家賣紅薯。

此言天地可鑒1葉凡這話講得鏗鏘有力,擲地有聲,頓時引起了大家共鳴。

紅谷寨在現場的幾千寨民們頓時是掌聲雷動,直震九宵而去。而齊振濤跟風清錄雖說是皺了下眉頭,但旋即也是拍掌相賀了。

而孔端遲浩強等人雖說面掛微笑在拍掌,但一個個嘴角邊的冷笑葉凡的鷹眼餘光還是掃到了。

「葉書記的話講得氣蓋九天,希望葉書記能言行一致。我們省電視台『風采』欄目組會在一個月內跟蹤採訪。

如果葉書記真能做到這一點,你就是我們這個月風采欄目的『風采人物』。

當然,如果葉書記做不到,我們也會跟蹤採訪,到那個時候,葉書記也是我們風采欄目的『風采』了。」苗竹這女子還真是毒到家了,做得到是真風采,做不到那葉凡就成了反面典型了。

「呵呵呵,看來,咱們的苗大記者是一點餘地沒給我留,我怎麼有種要上梁山的感覺。」葉老大一臉的淡然,掃了全場一眼,說道,「今天我葉凡把話擱在這裡了,今天是三月一號。

下個月,也就是四月一號如果不能解決水的問題,我葉凡將在這裡走完我人生的『仕途』。

到時,還請苗記者作為見證人。」葉凡這次是面掛微笑,話講得很軟性,但一講完,又迎來了一陣子狂潮般的掌聲。

就連苗竹都發愣了一下,呆看了葉凡一眼。估計在思索自己這樣子干到底對不對?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