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九十八章巧治苗記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九十八章巧治苗記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書記您是我們紅谷寨的大恩人,沒有你就沒有紅谷寨的未來。一個月時間解決不掉一年完全可以的。我們永遠支持葉書記,您是咱們同嶺的好書記,我們絕不會讓你在這裡終結您的『為民的仕途』。」想不到馬校長突然大喊了一聲,頓時,幾千寨民們全都跟著喊了起來。

「沒錯沒錯沒錯1寨民們沸騰了。

「謝謝大家,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我葉凡不敢自詡為君子,但我葉凡是一個黨員。」葉凡大聲的喊道。

突然,葉凡伸手往玉葉庵後邊的山壁上一指,叫道:「大家快看,那石壁上好像有些什麼是不是?」

聽他一叫,大家的眼神全都朝著玉葉庵後山那塊石壁望去。頓時,全場人都有些呆住了,幾千具活化石朔立著。

「好像是字1王朝躲在人群中突然大叫了一聲,其實,這貨今天經過化妝后混在紅谷寨當一寨民還真做到了以假亂真。

雖說身周的寨民們一看這傢伙好像不認識,不過,他們都以為是哪個寨民的親戚到這裡來走親的。也沒有指出這貨是一西貝貨色了。

「不對,應該是圖畫。」有個小夥子眼力勁好,大叫道。

「是字1

「是圖1

「壁畫1

……

一時間分成兩派居然爭論了起來。

「是字還是圖咱們走近點不就能看清楚了。」葉凡在話筒里大聲的說道。頓時,齊省長帶頭,一條長龍往玉葉庵而進。

其實,剛才葉老大距離那石壁也有一里多的距離。不過,這貨剛才利用飛刀之技把許多米粒大的沙子鋪天蓋地樣的撒了過去。一里距離葉老大如今的功底子還是能撒到的。

那些本來藏在青苔下搞假的書法字們被沙子一撒,蓋在上面的一些青苔被擊中后散落了下來,終於露出了裡面的字來。這可是葉老大跟天通幹了兩個晚上才搞出來的。

走近了。

人群沸騰了,有人大聲的叫道:「天埃真是字。這難道是咱們的祖先刻在上面的?」

「這字寫得好啊,難道是名家之作?」

「看看,怪了,怎麼沒有落款,到底是誰刻在這麼大的石壁上的?」就是齊振濤也小聲的說道。

「刻出這麼多的名詩彼為得花一番功夫了,老齊,咱們這裡面有沒考古方面的專家。叫他們出來驗驗?」風清錄滿面笑容著說道。

「不如調台抽水機來把石壁先沖洗一下讓字全貌露出來,咱們也好欣賞一下這無名大師的傑作。」葉凡建議道。

「這個法子不錯。用水沖應該不會弄壞了字。不然。看上去太模糊了。」風清錄點了點頭。

「此法不妥1就在這時候,一個滿頭白花的老者急得嚷叫了起來。

「為什麼這麼講老同志?」田初一忍不住問道。

「田省長,他是省博物館的副館長楊青松同志。這次跟我們過來也是想研究一下同嶺的人文歷史。

楊館長正在編寫一部關於咱們晉嶺省歷史人文方面的書籍。而且,楊館長也是省考古協會的副會長。

在考古方面一塊很有權威性。」這時,一位中年戴眼鏡的同志說道。

「噢,楊館長,你說說這些該怎麼樣處理?」葉凡是不恥下問。

「不能亂動。而且,要派人保護好這些字。從詩的年代來看。能看得清楚的幾首都是三國乃至唐宋兩朝的詩詞。

譬如『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這是曹操的名詞《短歌行》,還有蘇軾的名詞《水調歌頭》……

從目前僅能看到的幾首詩詞來講這刻字之人肯定是宋代或宋代以後的大師了。

至少也有著幾百年的歷史了,所以,要注意保護,搞不好的話就怕這石壁風化后字會受到損傷。

比如你們剛才提議用水沖,水雖說是至柔之物。表面上看去好像不會損壞石壁上的字。

但是,因為這些字刻上去有幾百年歷史了。而原先沒被人發現那是因為字的上面長滿了青苔之類的低等植物。

如果咱們冒然把青苔衝掉,那岩石的風化速度肯定會加快。那樣子干就太可惜了,這些字,很有研究價值的。」楊館長看了看石壁講著,看了看葉凡,說道,「葉書記,一定要囑咐寨民們保護好這些字。最好是政府能出面專門安排二到三個人來看守著。下午我趕回去后馬上給館長彙報一下,最遲不會超過明天下午會帶些人跟儀器趕回來研究一下。」

「沒問題,玉市長,你是負責紅谷寨建設的。關於石壁的保護就由你安排人手了。」葉凡轉頭沖玉春風講道。

「葉書記,你們放一百二十個心。這些字很有可能是我們紅谷寨的老祖宗們刻上去的。祖宗之物哪個敢亂來我三叔公第一個不答應。從現在開始,我會安排寨里壯年小夥子輪流看護這些字。24小時輪班。」三叔公這時擠出人群,說道。

「那好,這樣吧,由紅嶺縣公安局派出三個民警過來跟你們一起輪流看著。」葉凡說道。

而省市電視台的攝影師們當然不會放個這個特大號的發現了,一時之間閃光燈閃個不停。

苗竹好像也特別的興奮,拿起話筒嘰哩哇啦一邊摸著石壁一邊講個不停。

葉凡看了看上邊,嘴角突然勾起一道陰笑。

這貨趁別人沒注意,手腕裝著梳理頭髮往上突然的一揮。飛刀瞬間就飛了出去。

「啊!快躲開1現場人全都驚呆了。因為,一塊帶著青苔,拳頭大的石塊往正背對著石壁正講話的苗竹頭上砸了過去。

那石頭來勢太快了,對面的人根本就來不及拉開苗竹,就是攝影師也嚇呆了,扛著機器腿兒打著閃兒忘了一切。

而苗竹還沒明白大家的意思過來,眼見石頭就要砸在苗大記者頭上了。

這時,一道人影猛然的推開人群身子往前一撲。叭嚓一聲。那道身影抱著苗竹在地下翻滾了幾下才停了下來。

「啊,是葉書記,你沒事吧?」米月尖叫了起來。人群頓時就圍擠了過去。

他有事才怪……王朝在人群中目睹了一切,嘴裡小聲的鄙視了某位英雄救美扮豬吃虎的傢伙一句。

「什麼有事才怪?剛才太險了,不可能不受傷的。」這時,王朝旁邊一個老大爺不滿的沖王朝哼道,想不到這老頭子耳朵特別的靈。居然聽到了王朝的嘀咕。

「那是那是1王朝擠了點笑點頭說道。

葉老大好像用力過猛,一時有些暈乎了。大家發現。葉書記雙手環著苗記者。緊緊的抱著苗記者,兩人的胸脯都差點快貼成一個人了。也不曉得葉老大這樣子擠著人家姑娘的胸脯會不會有脹滿的感覺。

「沒事吧葉書記,苗記者……」王龍東輕聲問道。

「快叫醫生過來看看1田省長急著說道,手往後一招,跟著來的兩個醫生趕緊跑了過來。而兩個漂亮的護士拿著藥箱屁顛的跑著,胸脯是波濤翻滾。

苗竹開始有些暈厥,不過。一睜眼才發現自已居然被葉書記給緊抱著。

葉書記那強健的雙臂緊緊的擠環著自己。自己那中號的胸峰子都快給葉書記給抱擠扁了。

苗竹能清晰的感覺到葉書記手上傳來的熱度跟力度,一股安全感頓時湧上心頭。

再抬眼一看。苗竹頓時臉紅得像猴子屁股似的。因為,周遭全是人。兩人這樣子抱著倒有點像是動物園裡一對猴子情侶在幹啥事似的。

不過,苗竹發現葉書記雙眼緊閉著。還以為他暈了,所以,也不敢動手推開這傢伙。

這時,醫生過來了,一個中年醫生剛伸出一隻手輕輕的摸了一下葉老大。

「嗯……」葉老大居然有些困難的睜開了眼,看了周遭一眼,再看了看對面才發現自己是抱著人家姑娘了。趕緊掙扎著想站起來,不過,腳好像有些發軟。

手倒是鬆開苗竹姑娘了,一見葉老大有些發軟。苗姑娘倒是趕緊伸手費力的扶住了葉老大。這貨乾脆裝假裝到底了,身子往苗竹身上一靠,又擠在了一起。

「沒事吧葉書記?」醫生問道。

「沒事沒事,剛才有些頭暈。這下子好多了,沒事,我能行。」葉凡伸出一隻手在石壁上撐著,樣子似乎要休息一下。

「先躺一陣子。」醫生指揮著護士,幾個伙子早把單架給抬了過來。葉凡當然也就假模假樣的躺一會兒。而且,這個可是個宣傳自己這位英雄捨命救美為人民的好機會。

這貨心裡在得意的笑著。心說苗竹啊苗竹,看你這丫頭片子還會不會逼我上反語似的『風采欄目』了。

不過,幾位領導中只有齊振濤心裡有些犯嘀咕。因為,老齊同志雖說不曉得葉凡真正本事。但是,他兒子齊天的本事老齊同志是最清楚的了。

聽齊天講他這個大哥的本事比他大得多。所以,老齊同志不相信就這麼一下葉老大居然能暈倒。當然,老齊也不會點破這貨事。而且,還更為關切的問候著。

畢竟,葉凡表現越突出,老齊同志這個引薦者臉上也有光彩是不是?

經石頭上的字這麼一折騰,各位幹部的心思全都被招呼到了這上面去。

晚上,葉凡的一號樓里坐著王龍東跟王朝兩人。風清錄和齊振濤都連夜趕回去了。畢竟,這次下來只是給葉凡造造勢罷了。未完待續rq!~!